第四百六十六章 松口


  第一更,求粉红。

  ***………………***

  听连继祖说要回太仓,一家人不由得交换了一个眼色。

  “继祖啊,”连守信就开口道,“你现在还不能回去,你得留在这照看你奶▲●。你爷,还有你爹娘打发你来,肯定也不是让你把你奶撂下就走,要那样,打发谁来不行。有你这个长孙在这,别人就不能说你爹娘不孝,把你奶一个人给扔回乡下来受罪。……所以,你不能走。”

  连守信话里的意◇思很清楚,连继祖如果走了,那代表连守人这一房的人不孝。

  这个年代的人,不管心里怎样,没人敢背上不孝的名声。连守信和连守礼这两家包子就不用说了,即便是连守人和古氏,他们平常敢各种各样的算计,却不敢说要和连老爷子、周氏分家的话,要去太仓上任,也得把连老爷子两口子并二房的一大家子都带上。

  “四叔,五郎和小七现在也念书,你知道这念书是件大事,老爷子心里最惦记的就是这个事。wǒ先回去,也就几天。这几天,老太太shēn边还有wǒ大姑。再说了,这不还有四叔、四婶、还有三叔、三婶吗。”连继祖陪笑道。

  连蔓儿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连继祖,终于把他心里的打算给说出来。

  连继祖他这次送周氏回来,就是打算将周氏甩给连守礼和连守信这两家人的!

  可恶,无耻!

  “继祖哥,wǒ爹wǒ娘。还有三伯和三伯娘,这加在一块,也和继祖哥你比不了。继祖哥你是继承家业、正枝正叶的▲长房长孙,wǒ们早就分家另过了。wǒ们照看咱奶。跟你照看咱奶,那意义都不一样。……继祖哥,你这句话在这个屋里说说。wǒ们不跟你计较。你出去说,惹人笑话这还是小事。你信不信立刻就能有人往上面递帖子,说你□▲不孝不悌?”五郎就道。

  “继祖哥,你不用着急。”连蔓儿也道,“wǒ哥已经给太仓写信了,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有回信来。到时候看咱爷咋说。你现在就一门心思,把咱奶给伺候好了就行。”

  连□继祖说了半天,毫无效果,最后无奈,只得慢吞吞地走了。

  “继祖这孩子。靠不住啊。”连守信就叹气道,“就知道吃喝享乐,啥担子他都不担。他要是念书考出点名堂来也行,这些年,wǒ看他念书也就是个样子,不走心。”

  “少爷秧子。”连叶儿突然说了一句。

  “啥?”

  “……是wǒ听别人这么议论的。”连叶儿就道。

  吃够了饭,一家人就议论,怎么连继祖会养成这样的性子。

  “他爷这辈子都要强,一个人白手起家。咋到了继祖这辈,就这样了。”连守信道。

  显然连守信不认为连继祖这个性格是天生的,可他却只提连老爷子,而没有提连继祖的父亲连守人。

  连蔓儿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连守人和连继祖这父子俩,在性格上。有许多的相似之处。比如说没有责任心这个男人的致命伤,比如说好逸恶劳。而这父子俩这种性格的养成,和连老爷子是分不开的。
▲   连老爷子将读书、走科举改换门庭的期望,都寄托在了这父子两个人的shēn上。为了让他们能够专心念书,连老爷子将念书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承担了起来。

  正因为连老爷子的大包大揽,一步进一步的纵容▲,让这父子俩养成了责任往外推、好处往里搂这样的习惯。

  其实在很多家庭都有一种现象,母强子弱,或者母弱子强。这就是环境改造人、造就人。比如说赵氏软弱,连叶儿就泼辣,因为tā必须泼辣起来,才能生存。又比如说,周氏泼辣,连守信和连守礼两个就懦弱。

  而在连蔓儿家,因为连守信和张氏两个包子,几个孩子就都早熟,现在内宅说是张氏当家,其实说话算的是连蔓儿,而在外面,五郎正在渐渐取代连守信。

  许多家庭,都有类似的例子。

  将连继祖打发回去,又过了两天,连继祖和连兰儿没来,连叶儿苦着脸来找连蔓儿。

  “蔓儿姐,你说这个事可咋办啊?”连叶儿坐在炕沿上,闷闷地道。

  “又咋啦,奶又指使你们干活了?”连蔓儿就问。连叶儿一家依旧住在老宅,因为连守礼不肯搬,赵氏随着连守礼,连叶儿要是自己搬出来,会更加不放心tā的包子爹娘。

  “tā是又指使了,wǒ爹wǒ拦不住他,wǒ娘wǒ拦住了。”连叶儿就道,“是咱奶,又开始骂人了。”

  “哦?”连蔓儿听连叶儿这样说,就坐直了shēn子。tā对周氏说过,要周氏不再骂人、不再闹腾,tā才会想法子送周氏回太仓。自▲那之后,周氏确实老实了,怎么又骂起来了。

  “啥时候的事,tā又骂谁了?”连蔓儿问连叶儿。

  “就昨儿个晚上。”连叶儿道,“wǒ爹下工回来,wǒ们刚吃完饭,奶就把wǒ爹给召唤过去了。后◎□来,wǒ看wǒ爹半天没回来,wǒ就去上房看看。奶让wǒ爹给tā烧完炕,又在那数落wǒ爹。一开始,tā还小声,后来声音就越来越大,又像以前那样骂wǒ爹,后来还骂上了wǒ和wǒ娘。”

  “……骂w▲ǒ爹立不起来,当不了家,啥啥都听wǒ娘和wǒ的。说wǒ爹天天挣钱,过年啥也不给tā买,tā回来了,啥啥都缺,wǒ爹也不惦记着给tā张罗,骂wǒ爹丧良心。还说wǒ娘生不出儿子,是啥占着窝不拉屎,现在还看不上tā,不孝顺,要不是tā这样心眼好的婆婆,换别人家,早把wǒ娘休了啥的……越骂越难听。”

  连蔓儿抚额。人不吃饭,就会觉得饿。这是本能。很多勤快的人,一天不干活,就会觉得不舒坦。而周氏,是一天不骂人。就不舒坦。

  因为想回太仓,顾忌着连蔓儿的话,消停了两天。周氏就忍不住了,柿子捡软的捏,抓了连守礼到跟前,过tā骂人的瘾。

  让周氏不骂人,比让tā不吃饭饿着还要让tā难受。

  “那wǒ三伯,就那么听着?”连蔓儿就问。

  “wǒ爹可不就那么听着。”连叶儿显然十分气闷,“那天奶不是抱着wǒ爹哭来着吗。后来就跟着大姑tā们俩,跟wǒ爹说以前的事。说对wǒ爹咋好咋好,把wǒ爹养活大多不容易。还说wǒ爹小时候,有一次闹病,家里没钱给瞧。咱爷那意思,就让wǒ爹等死了,是咱奶tā当了一个簪子,给弄了个啥偏方,wǒ爹才活下来了。”

  “继祖哥吃不惯家里做的☆饭,从镇上酒楼订饭菜吃。咱奶这两天就每天留点那菜,等wǒ爹下工回来,还特意偷偷摸摸地把wǒ爹叫过去,让wǒ爹吃那菜。说是tā给wǒ爹省下来的……”

  “就这么地,说wǒ爹忘了tā的恩。”连叶儿◆○说着话,吐出一口闷气,“然后,wǒ爹就又跟咱奶好了,可亲了。还跟wǒ和wǒ娘说,没咱奶,早就没他了。过去的事,也就是家里穷,咱奶就那个脾气,也没真把wǒ和wǒ娘咋样。”

  连蔓儿无语。

□  很多男人,对待自己的母亲和妻女,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标准。他的娘怎样对待tā的妻女,只要没给虐死,那就啥事都没有。而反过来,如果他的妻女稍微让他娘不自在了,那就是罪大恶极。

  连守礼对周○  hěnduōnánrén,duìdàizìjǐdemǔqīnhéqīnǚ,cǎiyòngdeshìwánquánbútóngdeliǎngzhǒngbiāozhǔn。tādeniángzěnyàngduìdàitādeqīnǚ,zhīyàoméigěinuèsǐ,nàjiùsháshìdōuméiyǒu。érfǎnguòlái,rúguǒtādeqīnǚshāowēiràngtāniángbúzìzàile,nàjiùshìzuìdàèjí。

  liánshǒulǐduìzhōu氏有感情啊,过去一直被忽略的他,如今成了周氏唯一关注的,连守礼的心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听连叶儿的叙述,周氏这简单的一巴掌一个甜枣的手段,已经完全收服了连守礼。

  “蔓儿姐,你赶紧想个法,让tā们走吧。……wǒ娘这两天,又跟过去似的了。”连叶儿就央求连蔓儿。

  “咱奶那边,wǒ来想办法。”连蔓儿想了想,就对连叶儿道,“叶儿,这事根子还在三伯和三伯娘shēn上。你要是想以后不再这样,就得多在他们两个shēn上下功夫。”

  赵氏胆小,因为膝下无子而心虚,看见周氏,就仿佛是老鼠见了猫。而连守礼的心倾向到周氏那边,对待赵氏和连叶儿也从来不会打骂。这样,如果周氏不闹腾,◎一般就不会有大的冲突,但是温水煮青蛙,这样下去,周氏迟早会一步一步地将连叶儿一家重新捏进手掌心。

  因为答应了连叶儿,等第二天,连继祖又跑来,说要回太仓的时候,连蔓儿的口风就活动了些。

  “继祖哥,你这么急着回去,wǒ们总拦着你,让你觉得好像wǒ们不近人情似的。……你回去也行,可咱奶shēn边不能没有你。”连蔓儿就对连继祖道。

  “……四叔,你们兴许还不知道。这几天,老太太和wǒ三叔家处的可好了。有wǒ三叔、三婶照看着,比wǒ在shēn边都强。四叔你们也知道,wǒ也不大会干活。”连继祖就道。

  连蔓儿暗笑,周氏对待连守礼一家,不过是经过了太仓的诸多事情,有了危机感,找一条后路,另外还有柿子捡软的捏,找个打骂撒气的沙包的念头。

  “继祖哥,你说啥也没用。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你。”连蔓儿就道。

  “要么,你陪着咱奶一直在三十里营子住下去,要么,你回去,带着咱奶一起回去。”

  “那wǒ回去和老太太商量商量,要是老太太愿意,wǒ就带老太太回去。”连继祖想了想,就道。

  经过这几天,看到连蔓儿一家态度坚决,连继祖终于还是选择了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那条路。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年底杂事多,shēn体也不给力,晚上争取二更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