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为什么回来


  第一更,求粉红。

  ****………………******

  连蔓儿走jìn前厅,一眼就看见连继祖脸色尴尬地坐在椅子上,吴家兴和五郎则是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

  见连守信、张★氏等人走了jìn来,吴家兴和五郎就先站了起来,连继祖动作慢了半拍,也跟着站了起来。

  相互见了礼,连守信就在上首de椅子上坐了,张氏、赵氏、连蔓儿、小七和连叶儿则都坐到了炕上。连枝儿在后院看屋○子,没有跟来。

  “继祖啊,”连守信看着连继祖开口道,“你这是啥时候来de?来de时候你绕道,走de时候你还绕道,为de就是bú在我们门前过!继祖,你让人心寒那。”

  “四叔……”连继祖bú自在地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就要解释。

  连守信正在气头上,冲连继祖摆摆手。

  “继祖,你眼睛里还有你de叔叔、婶子吗?我们是哪对bú过你了,你对我们有想法?就是两姓旁人,也没有这么办事de。你回来了,你下车来看我们一眼,说一句话,你就低气了?就损了你县丞家大少爷de身份了?我们也没啥可求着你de,你怕什么,怕我们挂连你?”

  “这要bú是有人看见你,给我们送信,我们让家兴把你给追回来了,你是bú是就当没回来过呀?”

  连守信这一句句话将连继祖问de哑口无言。

  连蔓儿坐在炕沿上,心里想,连守信这还是第一次说这么重de话,而且对象还是备受连lǎo爷子◇重视、疼爱de连家长孙连继祖。谁让连继祖这次做de这么过分那。连守信只是当面叱问,这就已经很客气了。要是换做脾气坏de,动手教训连继祖,那也合情合理,别人知道了,bú仅bú能讲究。还得说连守信做de对▲

  “四叔,你误会了。”连继祖抬起衣袖,抹了一把额头上de汗,陪笑解释道。“我没要走,我就是……有点事,打算回头来看四叔和四婶来。”

  连继祖这么说着话,还露出有点可怜de表情讨好地对张氏笑了笑。在他de印象中,张氏性子最为绵和、好说话,对待晚辈很慈爱。连继祖这个动作,是心里希望。张氏能说句话,帮他解围,给他个台阶下。

  张氏收到了连继祖可怜巴巴de眼神,bú过,此刻她对◇连继祖de所作所为也十分反感,并且深知事情重大,难得连守信能这样威严,实在bú是她随便给台阶de时候。

  “继祖哥。我在后头追你,喊你半天,你都没搭理我。你de马车都出了镇子。上了去太仓de官○◇连继祖de所作所为也十分反感,并且深知事情重大,难得连守信能这样威严,实在bú是她随便给台阶de时候。

  “继祖哥。我在后头追你,喊你半天,你都liánjìzǔdesuǒzuòsuǒwéiyěshífènfǎngǎn,bìngqiěshēnzhīshìqíngzhòngdà,nándéliánshǒuxìnnéngzhèyàngwēiyán,shízàibúshìtāsuíbiàngěitáijiēdeshíhòu。

  “jìzǔgē。wǒzàihòutóuzhuīnǐ,hǎnnǐbàntiān,nǐdōuméidālǐwǒ。nǐdemǎchēdōuchūlezhènzǐ。shàngleqùtàicāngdeguān道了。要bú是正好有人在你那马车de前头,帮我拦着你,就我一个人,还追bú回来你。”吴家兴就笑着道。

  吴家兴是个心思玲珑de人,看连守信和张氏de态度,他也就bú肯给连继祖留面子,干脆将实情都说了出来。

  连继祖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这bú是快要考试了吗,我、我也是为了连家。”连继祖含糊其辞地道。

  “继祖哥,就在我们门口停一会,bú超过一刻钟de工夫。能耽误你啥大事啊?”连蔓儿开口道,“继祖哥,你就说你对我们家有啥意见吧?还是就是看bú起我们家了?”

  “bú是,bú是。”连继祖连忙摆手否认道。

  “继祖哥,你是啥意思,你明说呗。”五郎道。

  一屋子de人。都看着连继祖。

  连继祖额头bú住地冒汗,犹豫了半晌,才站起来团团地作揖。

  “这事是我办debú对,四叔、四婶,我给你们赔礼。”

  “继祖哥,你bú把话说清楚了,你这赔礼,我们可bú敢接着。”连蔓儿见连继祖这样,就道,“继祖哥,你回来是干啥de?为啥故意避开我们?是你自己个de主意,还是谁交代给你de?”

  bú提她们已经知道周氏回来de事,先将连继祖审问清楚,掌握了主动再说,这是刚才在外面,一家人商定de方案。

  他de赔礼被拒绝,而且连蔓儿这几句话都正问在了点子上,连继祖内心焦灼,站在那,是继续站着也bú是,回去坐下也bú是,bú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把lǎo太太给送回来了。”半晌,连继祖垂着头,坐回到椅子上。那姿态,竟有几分死猪bú怕开水烫de意味。

  这么一个毫无责任心de男人,连蔓儿觉得手有点痒。

  “继续说啊,继祖哥。”强忍下怒火,连蔓儿接着问道。

  “……lǎo太太想家了,说想回来待几天,我就把lǎo太太给送回来了。”连继祖道。

  周氏想家bú想家de,连蔓儿bú知道。但是她肯定,周氏这个时候,绝bú会自愿独自回三十里营子。因为,周氏bú会离开连lǎo爷子。太仓还有周氏放bú下心de连秀儿。周氏绝bú会扔下太仓县丞内宅de管家大权,让古氏自在。

  周氏没有任何理由离开太仓。

  “哦,是这样啊。”连蔓儿佯装相信了连继祖de话,“那我大伯娘和我大嫂都一起回来了?”

  “没。”连继祖答道,“大太太病了,起bú来炕。你大嫂,太仓那边离bú了她。”

  “是吗,那是谁陪着咱奶回来de?”连蔓儿忍怒,yòu问。

  “是大姑太太。lǎo太太别人谁伺候都bú行,就得大姑太太伺候。”连继祖道。

  “继祖哥,这是你念书d○e人说de话?你敢把这些话出去跟人说说bú?”连蔓儿再也忍bú住怒火,“lǎo太太那么些儿媳妇、孙媳妇、孙子、孙女都在太仓待de好好de,你四百多里地,就把lǎo太太一个人给送回来了。一送回来,你这脚☆bú沾地地就想跑,跟我们连个招呼都bú打,生怕我们知道了啥。”

  “lǎo太太多大年纪了,谁知道你因为啥把她给送回来de。扔到这,你就走,你bú是心里有鬼?lǎo太太要是有个好歹地,你留一个姑太太在这顶什么事?继祖哥,你到底想干啥?我们想bú明白,咱干脆把里正、住持大师,还有左邻右舍都找来,到时候你说说,让他们听听,兴许比我们听de明白。”

  “我去找人。”五郎站起身道。

 ● “别。”连继祖忙拦住五郎,“这就是咱自己家了这点事。”

  “继祖哥,你这个时候yòu把我们当自家人了。”五郎看着连继祖,语气中充满讥讽。

  “继祖,是你爹和你bú打算养活lǎo太太了▲,就想把lǎo太太给扔这bú管了是吧?”连守信也看着连继祖,“你、你们真是做de出来啊!”

  “bú是,没这回事。这是lǎo太太自己个张罗回来de。”连继祖忙道。

  “bú可能。”连守信道,“你爷还在太仓,你奶bú能自己个回来。还有你lǎo姑也在太仓,你奶舍bú得你lǎo姑。”

  “真是我奶自己张罗回来de。”连继祖急着辩解,yòu故意抬眼瞟了瞟吴家兴。

  这是有什么话,要避讳着吴家兴de意思。

  吴家兴就站起身,要告辞。

  连蔓儿觉得有些可笑,到了这个时候,连继祖还有什么事、什么话要避讳着人吗?难道他bú知道,就凭今天他de所作所为,他已经名扬青阳镇了吗?还会有什么事,比他独自扔下周氏,bú见连守信和连守礼,逃走yòu被追回来更加严重de“家丑”吗?

  “家兴哥,你别忙着走,你坐你de。”连蔓儿就对吴家兴道。

  这是将吴家兴完全当做自家人,bú管连继祖说什么,都bú避讳吴家兴de意思。

  吴家兴明白连蔓儿de意思,bú过他也有他de考虑。

  “我去书房坐一会,有件事,我得去写个帖子。”吴家兴就道。

  连蔓儿听吴家兴这么说,就点了点头,让小七陪吴家兴过去。吴家兴离开,是怕连继祖接下来de话所涉及de事情,伤及连守信de脸面。吴家兴避开,是他人情练达。而连蔓儿留客de姿态,也是必须de。

  “你说你奶自己张罗回来,为啥?”连守信追问连继祖。

  “这是因为……lǎo太太和lǎo爷子闹别扭了。”连继祖答道。

  “lǎo两口子,平时在家de时候,bú也有磕磕绊绊吗?那还bú都是过去拉倒。”张氏表示bú信。

  “就算是你爷、你奶闹别扭,你们都bú劝吗?就真让你奶一个人回来?这么大lǎo远,当是小孩摆家家那?”连守信也bú信。

  连蔓儿点头,她赞同连守信和张氏说de话。周氏和连lǎo爷子闹别扭,周氏任性,但周氏同时也最bú爱出门。周氏会在县丞衙里大闹,直到和她对立de人都对她服软。周氏绝bú会要坐几百里地de车,回三十里营子。

  “这次bú是平常de那种别扭。”连继祖似乎也有些难以启齿,“是、是……”

  “是啥?”连蔓儿追问。

  “是、是lǎo太太,她疑心。lǎo太太疑心lǎo爷子有了外道。”连继祖说着话,两手捂住了脸。

  “啥?”一屋子de人,都露出了yòu是惊讶,yòu是bú信de表情。

  “这bú可能。”连守信红着脸道,他bú相信连lǎo爷子临lǎo临lǎo,还会出现这方面de问题。

  “光是疑心,就能闹到这样,让咱奶赌气回来,这bú可能。”连蔓儿道,“继祖哥,你没说实话。”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晚上会有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