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钱赚来就是花用的


  第一更,求粉红。

  *****…………………………………………****

  “吃足了。”小七接了冻梨,就道。

  以前没分家的时候,上房杀年猪,那杀猪菜里的带骨肉都是有数的,要一一经过周氏的手分派。几gè孩子一年也见bú到什么油星,即便是这应该是最丰足的一顿,能分到的肉也极少。至于张氏,是根本吃bú到肉,只能吃酸菜的。

  今年,连蔓ér家自己杀年猪,那gè可笑的分配制当然是取消了,为了让来客和自家的孩子都吃好,张氏特意在杀猪菜里多放了很多的肉,结果最后大家敞开了吃,依旧没吃完。

  连蔓ér和小七并bú馋肉。这一年来因为家里的条件好了,伙食上有了很大◎的改善。鸡蛋、鸭蛋是每天都要吃的,鱼和肉也是隔三差五就能买一回,几乎做到了没一顿都有荤腥。

  很多庄户人家,即便颇有些家资的,大多也过的很俭省,尤其是在饭食上。但是连蔓ér认为,只有吃的好,才◎能身体好,身体好,才能更好地干活、赚钱、念书。而且,她的记忆里始终记得,她刚从这gè世界上清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五郎、连枝ér和小七几gè都是一副营养bú良的样子,她也记得在周氏做主的饭桌上,那难吃的饭◇食和周氏的区别对待。

  正因为这种种因素,连蔓ér手里有了钱,就想让自己和五郎、连枝ér、小七都要吃好、吃饱。她们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必须要跟上。

  而张氏和连守信本就bú是省细的○人。也出于对几gè孩子的疼爱和补偿心理,对此也就采取了纵容的态度。

  说起来,只要连蔓ér说话,几gè孩子又赞成。张氏和连守信几乎就没反对过什么。

  一家人说了一会闲话,就开始商量zhe猪肉怎么分派。

  一头猪,除了刚才这一顿吃的。其余的两扇猪肉,都被张屠夫砍成了大块,如今正冻在外面的大缸里。

  “给我姥家砍十斤,幼恒哥那十斤,家兴哥家十斤,叶ér家十斤,”连蔓ér就道。“对了,那gè肠子啥的咱bú吃,干脆给老黄大叔吧,那天我听他说,好像挺爱吃那东西的。

  连蔓ér家杀的这头猪是六头猪里面最肥的。毛重将近两百斤。杀了之后,分量当然就没那么多了,去了这四十斤猪肉,再去掉今天吃掉的、内脏、猪头、猪蹄、猪尾巴、猪板油等零零碎碎的,连蔓ér家剩下的猪肉,连骨带肉也就一百斤挂零。

  “过年给大家伙发年肉,咱也bú用另外买了,就从这里出。”张氏就道。

  “过年咱bú还得请几桌客吗,估计也得二十斤猪肉。”连守信就道。

  “铺子里再用点。这肉也足够咱吃到明年去了。”张氏就道。

  “嗯。”连蔓ér点头,“铺子里多用点,估计咱这猪肉自◇己也吃bú了多少,别忘了,咱还定了一腔羊和十斤niú肉那。”

  “对,差点把这gè茬给忘了。”张氏就道。

  “这gè我还记zhe。刚才在桌上吃饭,吴三哥说了,明天就和家兴往西边去,后天▲或者大后天,就把肉给咱带回来。”

  说完了猪肉分配的事情,又说起要分一头猪的钱给赵氏的事。

  “就给他三伯按那头最重的猪算吧,”张氏就道。

  最重的一头是连蔓ér家那头猪里面的,当初张氏抓来的小猪羔。猪的毛重是一百九十三斤,每斤十四文钱,价银是两千七百零二文钱。

  下晌,赵氏和连叶ér过来的时候,张氏就将称好的猪肉给了她们,连蔓ér也从钱箱里拿了两千七百零二文钱递给赵氏和连叶ér。

  虽然当初是说要给赵氏一头猪,但是现在连蔓ér家又给猪肉,又给这些钱的,赵氏和连叶ér就都迟疑真bú肯收。

  “她四婶,我闲zhe也是闲zhe,这喂猪就是顺手的事。有这十斤肉,我们能过gè充裕的年,这就啥都够了。这么多的钱,我们bú能要。”赵氏就道。

  “对,四婶、蔓ér姐,这钱太多了,我们bú能要。”连叶ér也道。

  “当初说好了的,给你你就拿zhe吧。”张氏就劝道。“我又bú是没喂过猪,这一共六头猪,一天几顿的喂,这可bú是gè轻省的活。”

  “是啊,三伯娘,这钱你快收起来吧。”连蔓ér也道,“这些钱,明年开春,你们也能买几只小猪羔,喂上自己的猪了。”

  最后,大家伙劝zhe,赵氏和连叶ér终于感激地将钱收下了。

  …………

  吴玉贵和吴家兴从西边回来,拉回来杀好的两腔羊并二十斤的niú肉,和连蔓ér家一家一半地分了。因为买下的只整只羊,在那边找人杀的,因此连蔓ér家还得了一张羊皮。

  张氏就做主将羊皮送到镇上的皮匠铺子里,让皮匠给熟了,打算给连守信做一件羊皮袄。

  这羊和那肉niú一◎样,都是从更西边的地方迁移过来的那些回人养的。回人很会养niú羊,那羊皮毛很软很厚实,niú肉和羊肉的肉质也很鲜嫩。

  “以前在你姥家的时候,这niú羊肉也吃,就是到了这,这些年,总共才吃过两◆次。”张氏有些感慨地道,“那时候还没有你们几gè那,只有枝ér,上房还有五十亩的地,没后来那么穷。”

  “这肉咱咋吃?”一家人就商量。

  niú肉、羊肉都可以炖,都可以剁成肉馅包饺子、包包子,还可以红烧、卤,吃法很多。

  “咱可以生火锅,涮羊肉啊。”连蔓ér的两只大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她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多了,过了两gè冬天了,还一次火锅、一次涮羊肉都没吃过那。

  “咱家没锅子,要生火锅、涮羊肉,那咱还得先买锅子。”张氏就道。

  这gè年代的火锅,多是纯铜手工打造的,是一般庄户人家可望bú可及的奢侈品。可以说,哪家要是有一gè铜火锅,就可以立刻判断出,这家▲的日子过的非常阔绰。

  “那就买呀。”连蔓ér道。

  五郎和小七就都看zhe张氏。

  连枝ér坐在旁边,笑眯眯地bú说话。

  张氏见了他们这gè样子,就明白了,四gè孩□子都想买火锅,吃火锅,吃涮羊肉。

  看zhe大年将近,还有些年货也该置办了,第二天青阳镇的大集,一家人将家里都安顿好了,连守信就赶了小niú车,一家人坐zhe,来到了镇上。

  进了青阳◆镇,张氏、连蔓ér和连枝ér现在首饰铺子前面下了车,连守信则带zhe五郎和小七去陆家的大杂货铺,那里有现成的铜火锅卖。

  张氏、连枝ér和连蔓ér进了首饰铺,掌柜的立刻就迎了上来。

  □◆镇,张氏、连蔓ér和连枝ér现在首饰铺子前面下了车,连守信则带zhe五郎和小七去陆家的大杂货铺,那里zhèn,zhāngshì、liánmànérhéliánzhīérxiànzàishǒushìpùzǐqiánmiànxiàlechē,liánshǒuxìnzédàizhewǔlánghéxiǎoqīqùlùjiādedàzáhuòpù,nàlǐyǒuxiànchéngdetónghuǒguōmài。

  zhāngshì、liánzhīérhéliánmànérjìnleshǒushìpù,zhǎngguìdelìkèjiùyíngleshànglái。

  “四太太、两位姑娘,这边坐,看看有啥看的入眼的?要是有稀罕的花样,在咱这铺子里定做也行。咱这铺子,都是足金足银,价格也实在,这做活的匠人一点都bú比那县城、府城的差……”

  掌柜的满脸陪笑地将她们娘ér三gè招呼到后面的单间里坐下,随后就将铺子里最好的金银首饰一盒盒地拿进来让她们挑。

  今年手里的银钱充足,连蔓ér就打算zhe,她们娘ér三gè要好好地添一些首饰。

  “我就bú添了,你们姐俩挑。”张氏就道。

  连蔓ér先就挑了四gè鎏金的银项圈、四gè鎏金的银锁片,这是打算分给五郎、小七、连枝ér和她一人一套的。然后,连蔓ér又选了三对赤金耳环,这是她、连枝ér◎和张氏一人一对。接zhe,她又选了两对麻花对口贵妃银镯,两对蒜头福字银镯。这四对镯子每只的重量都大概在一两左右,她自己和连枝ér一人两对。

  接zhe连蔓ér又为自己和连枝ér挑了两根银簪子,■两只素面的赤金戒指。

  最后,连蔓ér还为张氏挑了一根银簪子,并向掌柜的定了一对泥鳅背的银镯子。

  “每gè要二两的。”连蔓ér告诉掌柜的。

  连蔓ér和连枝ér年纪还小,带太厚重的首饰并bú好看,而张氏的年纪,是压得住重器的。这种重器,除了做首饰点缀之外,更是压箱底的积蓄。

  挑好了首饰,连蔓ér就让掌柜的都拿盒子装好,下晌的时候送到她家里去。这掌故自然了bú得地答应了。

  从首饰铺子里出来,娘ér几gè往陆家的杂货铺走,正路过一家卖皮裘的铺子。

  “那张羊皮bú知道啥时候能熟出来,到时候皮袄的面,就用那gè石青的缎子。”张氏随口道。

 ○ “娘,干脆咱再买几张皮子。”连蔓ér心中一动,就说道。

  娘几gè就进了皮货铺子,那掌柜的和伙计自然也都笑zhe招呼。

  “我哥和小七每天上学,这来回被风吹zhe,得穿暖和点,一人该◎做件毛大氅。我和我姐也一人做一件皮袄,娘,你也做一件。”

  连蔓ér说zhe话,就让掌柜的拿羊羔皮来让她们挑。

  “蔓ér,”连枝ér轻轻扯了扯连蔓ér的衣袖,“要bú,咱再多买两张皮子,五郎和小七也该添双羊皮靴子,那样上下学,踩雪地里也bú怕。”

  “是家兴哥穿的那样的bú?”连蔓ér就笑,“那多买两张可bú够,我看家兴哥那靴子可旧了,也该换双新的。”

  ****………………***

  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

  求粉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