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回信


  “说啥nà,邪里胡吃的,别说了。”张氏就道,语气缓和了许多,也bú再哭了。其实,她心里是相信lián守信bú会bú正经,她只是害怕,害怕周氏。

  古氏厉害bú厉害,可周氏照样给lián守人安排了小老婆。她的心计、手段可比古氏差的太多了,如果周氏安了心,真给安插了一个女人来,nà这个家就要败,就要散。

  lián守信见张氏的态度缓和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孩子他娘,你这话是从哪听来的?咱别听风就是雨。”lián守信就问张氏。

  “是刚才家兴他娘跟我说的。”张氏就将刚才吴王氏说的话,大概和lián守信说了一遍,“这个细情,还是从他二伯娘nà漏出来的。我估摸着,这bú是人胡说,肯定是有这个事。家兴他们耳目灵通,这个事要bú确实,家兴娘也bú能告诉我。”

  lián守信的表情就有些发懵,作为一个老实的庄稼人,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bú是我bú信你,我是信bú过太仓nà边的人。你斗得过他们谁啊,是你大哥,还是你二哥?老爷子、老太太说话,你能bú听。老爷子、老太太是疼你还是疼秀儿?秀儿就愿意嫁给个老头?老爷子、老太太就愿意秀儿嫁个老头?nà她bú还是嫁了。你bú愿意,经bú住老太太愿意,经bú住你大哥、二哥给你挖坑,到时候能由得了你?我是真害怕呀……”

  “咱们把日子过成这样容易吗,这才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啊……”

  说到这,张氏又开始抹眼泪。

  “为啥我说bú去太仓了。我bú去,哪个孩子也bú能去,就是怕又被他们给哄了呀。现在老太太学会了这一招,你去了。你就真bú用回来了。”

  “我bú去,你放心吧。”lián守信闷了一会,说道。

  几个孩子在屋外面听着屋里面战况平息。lián蔓儿就去炉子上,将刚烧滚的水提了。

  “爹、娘,水烧开了,要换热茶bú?”lián蔓儿就在门外问。

  “哎呦,水开了?我来,蔓儿你别碰nà水壶,再把你烫着。”张氏忙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就下了炕,推门出来。

  lián蔓儿就提了水壶,和五郎、lián枝儿、小七一起跟着张氏又回屋来了。

  张氏和lián守信对视了一眼,两口子心里明白,大概刚才他们吵嘴。都被孩子们给听去了。就都有些讪讪地。尤其是lián守信。

  “孩子们啥都知道,”张氏就道,“这些事也瞒bú住,外面的人都长着一张嘴nà。”

  lián守信就叹了一口气。

  “爹、娘,我爷给咱捎信捎的挺勤的,信里说的话也bú少。……我大伯和英子的事,三郎哥入赘,我二伯拿了人家一百两银子的事,还有□老赵家给我大伯牵线找师爷、找捕头这些。我爷咋一点消息都bú给咱透nà。咱还得听别人说才知道。”lián蔓儿一脸bú解地问道。

  “你大伯和三郎哥这两件,又bú是啥好事。你爷好个脸,肯定是信里b■lǎozhàojiāgěiwǒdàbóqiānxiànzhǎoshīyé、zhǎobǔtóuzhèxiē。wǒyézǎyīdiǎnxiāoxīdōubúgěizántòunà。zánháidétīngbiérénshuōcáizhīdào。”liánmànéryīliǎnbújiědìwèndào。

  “nǐdàbóhésānlánggēzhèliǎngjiàn,yòubúshìsháhǎoshì。nǐyéhǎogèliǎn,kěndìngshìxìnlǐbú好意思提。”lián守信就道,“nà啥师爷的事,nà是你大伯官面上的事,你爷跟咱提啥?”

  “我爷这里外里。分的挺清楚的。”lián蔓儿看了一眼lián守信,笑道。

  “啊……”lián守信啊了一声,若有所思。

  “爹,这我bú明白的事,你就明白。其实,你也分的挺清楚。”lián蔓儿又道。

  lián守信怔怔地坐在nà,lián蔓儿的话仿佛是一道闪电,将他脑子里原■本混沌的一些东西照亮了,劈分清楚了。有些事情,他潜意识里早就明白的,却一直bú肯去面对,宁愿混沌着。

  现在却混沌bú下去了。

  “爹,我大伯跟英子这事,肯定瞒bú住。现在恐怕咱村里就□■本混沌的一些东西照亮了,劈分清楚了。有些事情,他潜意识里早就明白的,却一直bú肯去面对,宁愿混沌着。

  现在却混沌bú下去了。běnhúndùndeyīxiēdōngxīzhàoliàngle,pīfènqīngchǔle。yǒuxiēshìqíng,tāqiányìshílǐzǎojiùmíngbáide,quèyīzhíbúkěnqùmiànduì,níngyuànhúndùnzhe。

  xiànzàiquèhúndùnbúxiàqùle。

  “diē,wǒdàbógēnyīngzǐzhèshì,kěndìngmánbúzhù。xiànzàikǒngpàzáncūnlǐjiù有人知道了。这事还是我奶给做的主。我大伯他们在太仓,啥也bú顾,咱在家还做人bú做人?”五郎皱眉道。

  “老爷子在信里总教导咱咋样咋样的,咱做事啥时候让人讲究过?反倒是太仓nà边,我都bú稀得说了。”张氏闷闷bú乐。

  lián守信只剩下叹气的份了。

  “咱家是咱家,他们是他们。”最后,lián守信道,“今后,咱就远着他们,这都分家了,咱还是净身出户,肯定bú能让他们影响坏了咱。”

  lián守信这话说的还bú错,bú过,重要的还是要看他以后的实际行动,lián蔓儿想。

  “咱商量商量眼目前这个事吧,过年,咱要是啥都bú给太仓的老爷子、老太太,这外面看着◇怕是也bú好。”lián守信停了一会,就说道。

  “爹,我爷他们去太仓之前,nà么多人给做见证,咱签下的文书里,明明白白写着。nà几间房、六亩地,就是咱出了供养我爷和我奶的。咱先bú说这房子,◎就说这地。六亩地的出产,我爷他们老两口子想吃多少饽饽、酸菜、冻豆腐没有呀?”lián蔓儿就道。

  “依我看,人家nà边bú缺这个,给送了,人家也bú能吃。人家现在bú是咱庄户人家了。就是想吃,也有人上赶着巴结着给送。他爷他奶,跟咱来往,也就是给捎个信,给她大姑,给老赵家,还有别人家,nà每次可都是大包小包的。”张氏就道。

  “上次从太仓回来,我有同学看见咱的车了,就问我,车上带nà老些东西,是我爷我奶给的bú?”小七抱着茶杯暖手,嘟着嘴道,“我说bú是,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我同学还问我,nà我爷我奶,还有我当官的大伯给我啥了,我想了半天,都bú知道咋回答。后来我就说,我们在nà住的几天,我爷、我奶和我大伯他们,给我们饭菜吃。”

  “咱有啥说啥,回来的时候,老爷子是说要给咱带东西的,是我没要。”张氏道。

  “我奶的脸色,搁谁谁也bú能要啊。”五郎就道。

  “nà咱就bú准备年礼了?”lián守信道。

  “年礼咱得准备。”lián蔓儿想了想,就道,“还得准备点合我爷心意的。”

  “nà准备啥?”一家人就都看着lián蔓儿。

  “咱给我爷的回信写的长点。”lián蔓儿就道。

  “就回一封信?”

  “哪能啊。”lián蔓儿笑道,“我看我爷给咱的信里,说的可都是圣人的大道理。我爷总给咱写信是为了啥,还bú是为了■让咱好好做人。现在我哥和小七都念书、干脆就让我哥和小七把我爷写的好的nà些话,都好好地抄上几遍。……这样,让我爷看看,我哥和小七都上进着nà,他的话,我们大家伙都上心。爹、娘,你俩也得写,bú要求达到◇我哥和小七nà样,咋地也得让我爷感受下你俩的孝心。”

  “我和我姐就算了。”lián蔓儿嘻嘻地道。

  既然lián老爷子nà么关心她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她们要是总想送物质的东西,nà就俗了,bú合时宜。

  “这个好。”五郎看了一眼lián蔓儿,几个孩子相互眨眼,就都笑了。

  说做就做,五郎和小七当即就放了桌子,摆上笔墨纸砚,又将lián老爷子的几封信都拿了出来,商定好要抄写nà几段,就开始抄写起来。

  lián蔓儿给愁眉苦脸的张氏和lián守信面前也摆了笔墨纸砚。

  “我这字也写bú好啊。”lián守信道。

  “我、我bú会写字。”张氏道。

  “会bú会、好bú好的,都得写,咋地也要把心意传递到。”lián蔓儿一点也bú肯通融。

  张氏和lián守信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拿起笔。

  最后,张氏、lián守信、五郎和小七整整写了厚厚的一摞子。其中多一半是张氏和lián守信的,并bú是他们写的字多,而是他们写bú好小字,只能写大字,所以用的纸就格外多。

  lián蔓儿掂量掂量这一摞纸,纸张的价钱可bú便宜,bú过趁此机会,让五郎和小七多练练字,也逼的张氏和lián守信学学写字,这就值了。

  然后,依旧是五郎执笔,这次bú是以lián守信的口气,而是直接以五郎的口气,给lián老爷子回信。

  信中自然提到了她们送上的年礼,五郎告诉lián老爷子,他们一家人每天都要将lián老爷子的信拿出来念上一遍,一天也bú敢忘记。他和小七每天还要抄写一遍,lián守信和张氏因为才开始学写字,所以写的慢一些,但也是每天都要写。

  五郎告诉lián老爷子,他们这一家肯定以lián老爷子为榜样,以lián守人为榜样,做良善的、道德上没有丝毫缺陷的人。

  在信的末尾,几个孩子商量着,又加了一段话。

  “最近村里、镇上、甚至县城里都流传着一些流言蜚语,事关祖父、祖母、大伯、二伯甚至大姑母等人,很多传言bú堪入耳,让孙儿们十分困扰。父亲、母亲已经有多天bú敢进村、赶集,枝儿和蔓儿更是lián大门都bú敢出了,我和弟弟上学,面对先生和同窗的询问、打趣,无话可回,感觉颜面尽失。请祖父闲暇时回信澄清为盼。”

  没有指明nà些流言蜚语究竟是什么,这是给好脸面的lián老爷子留了脸。

  bú知道lián老爷子接到这样的一封信和年礼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第一次,lián蔓儿希望快点将信送出,并早日接到lián老爷子的回信。

  bú过,lián老爷子这次会回信吗?!

  ********

  先送上一更,晚上争取二更。

  粉红翻倍的活动已经结束,在此感谢大家这七天对《重生小地主》的支持。谢谢大家,接下来的日子里,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正版订阅、粉红票支持。弱颜也会努力,尽可能多码字回报大家。(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