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回门


  第一更,求粉红。

  ***………………*****

  大红的衣袍,乌黑的头发,还有乌黑的胡须,都无法掩盖新姑爷那一脸的皱纹。不仅是皱纹,而且还有斑点,连蔓儿知道,那是老年斑。看这张脸,还有这个身形,这个男rén的年纪至少有七八十岁了吧。

  怀着一点点侥幸,连蔓儿四下张望,不过,很快她就绝望了。除了这个男rén,就是些丫头、婆子,再有的就是那些抬着礼物,明显是小厮、家丁打扮的rén了。

  这会工夫,车上又下来一个rén,正是连秀儿。连秀儿一身红色衣裙,披着大红色裘皮斗篷,满头珠翠,被几个丫头婆子扶着,环佩叮当dì下了车。

  连守rén、连守义、古氏和蒋氏这个时候也接了出来。

  连守rén和连守义上前跟那老者见礼。

  连守rén和连守义唤的是“郑三老爷。”

  “两位舅兄,以后这个称呼就免了,还是叫我的字吧。”黑发老者慈和dì笑道。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面面相觑,不用rén再说什么,他们也都明白了眼前的情形代表的是什么。

  连守rén和连守义接了郑三老爷就要往前厅走,古氏和蒋氏则是接了连秀儿往里院来。

  这时候,就听有rén在影壁内喊了一嗓子。

  “老太爷、老太太请姑奶奶和新姑爷进屋见礼。”

  连守rén和连守义就是一怔,不过还是将郑三老爷往前厅领,倒是这郑三老爷摆了摆手。说还◆是应该先去拜见岳父、岳母。

  连蔓儿忙拉着五郎和小七退回里院,三个孩子找到了张氏。

  “咋dì啦?”张氏见她们脸色不对劲,就问道。

  不等连蔓儿说话,张氏就看见了已经走进天井内▲●的连秀儿和郑三老爷。

  张氏张着嘴。就有些合不上。

  “娘,啥话也别说。”连蔓儿赶忙提醒张氏。

  “这是、咋回事?”张氏喃喃dì道。

  …………

  上房屋里,连▲老爷子和周氏都穿戴一新。板板正正dì坐在炕头上,连兰儿和何氏坐在dì上的椅子上,听着外边说姑奶奶和新姑爷到了,几个rén的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周氏心中激动,忍不住扭了脖子往门口张望,何氏更是将脖子伸的长长的,直盯着门口。

  先进来的是连秀儿。周氏顿时眼睛就有些湿润了。老闺女跟在她身边这些年,这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久。不过没法子,姑娘家总是要嫁rén的。好在,她这个老闺女的命好,到了太仓。就找到了这么好的婆家。

  看连秀儿那头上戴的,身上穿的,还有身边服侍的,周氏欢喜的几乎要掉下泪了。

  周氏的眼睛只看见了连秀儿,就没看见跟在连秀儿身后进来的郑三老爷。

  连老爷子、连兰儿和何氏却看见了。

  连老爷子就微微皱了皱眉,连兰儿的眼光一闪,何氏却毫无遮掩d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的。

  “秀儿。”周氏喊道。

  连秀儿看见了周氏,听见这一声喊,顿时就泪如雨下。几步上前,扑进了周氏的怀里。

  “娘……”

  娘两个抱头就哭了起来,周氏是欢喜的哭,而连秀儿……

  “这不是……”连老爷子欠起身,狐疑dì看着一身红袍走进来的郑三老爷,“这怎么……”

  “哎呦。太太,快起来跟老爷一起给老太爷、老太太行礼啊。”跟随来伺候的一个婆子就笑着道。

  周氏这个时候也看见了郑三老爷。她还在想,怎么三日回门,连秀儿的老公公还跟来●了。这是看重连秀儿?不过,连秀儿的姑爷,那郑小公子那?

  “给岳父、岳母请安。”郑三老爷手扶着膝盖,颤巍巍dì下拜。

  “啊……”周氏只觉得脑袋轰隆一声,两眼往上一番,身子往后仰,啊d◆▲ì叫了一声就厥了过去。

  连老爷子没有晕倒,他强支撑着,颤抖dì伸出两只手,张了张嘴,却是一点声音也放不出来。

  “唉呀妈呀,这咋整的,差辈分了这。这回门,咋把老公……”何氏一惊一乍d●ì道。

  连兰儿左右看了看,立刻上前wǔ住了何氏的嘴。

  连老爷子强撑了一会,啥话也没说出来,就也身子一栽歪,昏了过去。

  这下子屋里就乱开了锅。

  “老太太、老太爷都厥过去了!”

  连守rén和连守义都忙进屋来,将郑三老爷让了出去,直接领出里院,到前院去待茶。

  郑三老爷还有些不愿意走,说是担心连老爷子和周氏,问要不要请他郑家相熟的太医来诊治。

  “爹和娘这是高兴dì,没啥事,一会就好。”连守义就咧着嘴笑道。

  “哎呦,俺们就是怕亲家老太爷和老太太高兴过火,原本在家里,俺们都是称呼老太爷、老太太的。今天到这改了,叫老爷、太太,也▲是怕和这边的亲家老太爷、老太太重了。”那个婆子就笑道。

  古氏和蒋氏则是陪着笑,将随从来的蒋家众rén也让了出去。

  今天的回门宴席连守rén和古氏早有安排,说是嫌县丞这个院子里狭小,是另外借了寅宾馆的dì方开设宴席,招待郑家的来客。

  郑家的rén都走了,甚至一个服侍连秀儿的rén都没留下来。

  而上房东屋里,已经乱作了一团。连兰儿、何氏和连秀儿抱着周氏掐rén中、推胸脯,那边又叫来了二郎和三郎给连老爷子也如此炮制。

  张氏被连蔓儿拉着一直站在门外,这个时候她忍不住也走进屋。

  “这……这咋还不请郎中啊?”张氏急道。

  屋里的几个rén看看她,谁都没动dì方。

  “娘。”连蔓儿就扯了扯张氏的衣角。

  将郎中请来了,rén家问为什么晕过去的。那时候怎么说。如今这院子里,明面上说是连老爷子和周氏当家,但是她们住了这几天,难道还没看清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吗?

  那说了算的rén。会允许这个时候请郎中来吗?

  “造孽哦。”张氏低声咕哝了一句,也忙着上炕帮忙。

  一会的工夫,周氏和连老爷子相继苏醒了过来。

  周氏抱住了连秀儿嚎啕大哭。

  “秀儿啊。娘的秀儿啊,这是真的假的,这咋可能啊,这不可能啊,明明说的是郑小公子啊……”

  “娘……”连秀儿倒在周氏的怀里,也呜呜dì哭。

  连老爷子靠着窗台坐着,也是老泪纵横。

  “秀儿啊。你跟娘说,这是你逗着娘wán的吧,这不是真的,对不?”周氏一连声dì问连秀儿,显然还是不敢相信。连秀儿嫁的不是郑小公子,而是郑三老爷。

  “娘,这是真的。娘啊,你把我嫁给了一个老头啊……”连秀儿哭着道。

  “啊……”周氏嚎了一嗓子,差点又没晕过去。

  周氏历来是大嗓门,这一嗓子,估计前院,甚至周围的院落都听的清清楚楚。这个时候,连蔓儿就想。连守rén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的吧,将招待郑家的宴席安排的那么远。

  “明明是小的,咋就成了老的。”周氏一边哭,一边喃喃dì道。

  “是啊,它咋就换了那。娘啊,这个亏咱们不能吃。咱跟他老郑家好好掰扯掰扯,得把rén换过来。”何氏大嗓门dì说道。

  连兰儿白了何氏一眼,现在整个院子里都没外rén,她也懒得去拦何氏的话头了。

  “这是咋回事,这是咋回事。”周氏显然陷入了混乱当中。其实平时看周氏厉害,那都是对几个儿子和儿媳妇们使出来的,真的遇到大事了,周氏自己根本就没能力处理,只能依靠别rén。

  没rén回答周氏的话。

  “咱这是给rén骗了?”半晌,周氏才道,“老头子,你咋不吱声,这么大的事,你可得给秀儿做主啊。”

  周氏终于想到求助连老爷子。

  “去,叫你爹和你大伯来。”连老爷子擦了擦眼泪,冲二郎和三郎道,“跟他俩说,不管有啥事,立刻给我滚回来。要是不来,他们以后也别认我这个爹了。”

  “哎。”二郎和三郎答应了一声,连忙出去找连守rén和连守义。

  “把老大媳妇给我找来。”周氏从连老爷子的态度中,隐约感到了什么,看看屋里的rén,就向何氏吩咐道。

  “哎。”何氏也答应了,出门去找rén。

  半晌,何氏带着古氏回来了。

  连蔓儿拉着张氏往后退的远了些,冷眼旁观。到了这时候,她不可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她所听到的、看到的,一个个疑点终于都有了答案。

  连秀儿这件事,与连守rén、连守义,还有古氏脱不开关系。

  现在,到了对景的时候,古氏先被推到了前面,来面对连老爷子和周氏的怒火。

  想来既然刻意如此,他们应该已经想好的应对之策。不过,这样一个弥天的大谎,他们要怎样才能给圆上那。或者说,要怎样,他们才能在连老爷子和周氏面前洗白自己那?

  “你给我跪下。”周氏指着走进来的古氏,厉声道。

  古氏朝周围看了看,抿了抿嘴唇,虽百般的不愿意,还是屈膝跪了下来。

  “老大媳妇,你就没啥话要跟我说?秀儿这婚事,是不是你搞的鬼?”周氏死死dì盯着古氏,喝问道。

  “老太爷、老太太,我冤枉啊。”古氏掏出帕子,抹了抹眼角,立刻变泪如雨下,“这个事,我也是才知道。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三号了,粉红月票翻倍继续中,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