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做“坏人”


  二更,求粉红。

  ***………………********

  “……开开恩,秀儿一辈子就这么一件大事。你有啥气,有啥怨恨,你都冲着我这个老婆子来。给,你打我,你大耳瓜子你扇我……”□周氏一手扯乱le自己的头发,红着眼睛对张氏道。

  这不是求人,这是膈应人。周氏就是要服软,也带有着她浓烈的个人特色。

  而这种扭曲的方式,对于心硬的人,对于无关的人,根本就没用。这种方▲式,只对嫡亲的、对她还怀有感情、心软善良的人们才有用。

  连守信和张氏,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儿媳妇,都恰恰是心软善良的人。

  连蔓儿就往前挪le挪,靠进张氏的怀里。表面上,她这是▲被周氏给吓着le,其实,她这是给张氏打气。

  不能心软,既然开始le,到这个关口,就不能退。

  来的路上,娘儿几个每天坐车,也没别的事情,就是唠嗑。他们唠的最多的,就是到太仓之后,该怎么办。

  娘儿几个商量好le,到le太仓,要见机行事。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她们几百里地来添箱,是怀着善意。如果周氏这些人好声好气地招待,她们自然也好声好气地应对,皆大欢喜。

  可如果周氏这些人恶言相向,还像过去那样不把她们当一回事,她们也不会再无原则的忍耐、退让。

  针对周氏这些人可能的态度,娘儿几个早就商量出le几种对策。

  张氏刚才的反应,就是她们商量出来的必杀技。跟周氏没什么道理可讲,多说话都是浪费口舌。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捏住周氏的七寸。

  周氏不念她们几百里的奔波,不因为连秀儿的喜事开一点点的情面,那么她们还有什么可顾惜的。而且,连书信不在这里。她们也无需顾虑他的感受,更少le一重顾忌。

  现在,如果张氏退le、软le,那么可想而知,她们留在太仓这两天的日子,将会是怎样的情形。甚至以后,张氏也还是那个周氏拿捏在手里的包子媳妇。

  大老远地上门来,就是为le让人踩做脚底下的泥吗。

  张氏作为母亲。她要为儿女撑起一把保护伞。就是她再心软,再看不得老年人自己糟践自己,她也得挺住。

  想到她肩头上的责任,又有儿女们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张氏此刻就没有周氏意想中的惊慌失措。

  “他奶,你这给我下跪,这可得有个由头。这是个啥由头那,咱今天就好好掰扯掰扯。咱就不从远le说,就从为啥分家开始说吧……”张氏开口道。

  “还不快点把你娘给扶起来。”连老爷子连忙道。

  连兰儿就忙将周氏扶着坐le起来。周氏这一招没拿住张氏,反而逼的张氏要掰扯为啥分家的事。为啥分家,自然就牵连到le连秀儿的身上。

  周氏心里发le慌,随着连兰儿的劲就坐在le炕上,垂下头来。只捂着脸呜呜地哭,却不敢再说话le。

  “老四媳妇啊,你大人有大量,咱娘这个脾气,咱谁都不能跟她认真。”连兰儿就陪着笑,对张氏说道,“老四媳妇。你别看娘嘴里这么说,她心里知道,总跟我们念叨,说你是个最贤良的人,心眼最好。”

  “不看别的,也看着秀儿吧。这长嫂如母啊,秀儿跟枝儿差不多大,还是你奶大的她。秀儿在你跟前,那就是个孩子啊。我知道,你心疼秀儿,比心疼自己个的闺女还多。你这大老远地来le,还不就是为的这情意。”

  “好好地一片心,还能因为几句话就变样。”

  周氏抬起头。又想说话,被连兰儿使个眼色给拦le回去。

  “老四媳妇啊,你和老四,还有这几个孩子,都是最懂事的,别跟她一个老婆子一般见识。这几百里地,挺冷的天,你们能来,这就是深情厚谊。礼啥的,那都在其cì。再说,你们这礼,还有老三这礼,这就是挺上等的礼。”

  “老四媳妇,你宰相肚子里能撑船,别把娘那几句话放心上。咱该咋地还是咋地。”连兰儿又陪笑道。

  “秀儿,你不说想你四嫂吗,你四嫂来le,你明天就要出嫁,还不和你四嫂亲香亲香。”连兰儿又对连秀儿使眼色。

  自张氏进屋,连秀儿就一声嫂子都没叫过。

  连兰儿连连对连秀儿使眼色。

  “秀儿,给你四嫂问好。”连老爷子沉声道。

  “四嫂好。”连秀儿嘟着嘴,委委屈屈地,最后还是起身跟张氏问le一声好。

  “娘,”连兰儿又忙推le推周氏,压低le声音道,“娘,说句话吧。”

  “有啥可说的。”周氏在炕上,扭过身去。

  “老四媳妇,这老婆子就那样le,我、我给你陪个不是吧。”连老爷子说着,就要起身。

  连蔓儿见火候差不多le,就从张氏怀里坐直le身子。

  “爹,你老这是干啥,你老快坐下说话吧。”张氏便也起le身,等五郎和小七将连老爷子扶着又坐下le,张氏才跟着坐下。

  “这是咋个话说的那?”张氏故意道。

  “娘,刚才你说到啥le,怕是我奶她们多心le,以为你要说啥以前不好的事那。”连蔓儿就笑道。

  “我刚才说啥le?”张氏就问。

  “娘,你刚才说推啥来着。”连蔓儿就道。

  “哦,是这话啊。”张氏就做恍然大悟状,“我就是看秀儿要出阁le,想起她们小时候。我这一手抱着枝儿,一手推秀儿的摇车……”张氏道。

  摇车,就是庄户人家小孩子睡的摇篮,用绳子吊在房梁上。这摇篮,也不是每户人家都有,每个孩子都能享受的到的。

  周氏在生下连秀儿后,因为毕竟上le些年纪,每天带孩子有些吃力,就买le一个摇车。这个摇车,是连秀儿专享的。连枝儿和连秀儿一般大。就从来不被允许坐在摇车里,更别说是躺在里面被摇晃着睡觉le。

  连秀儿大一点的时候,还是睡摇车,而连枝儿则是那个帮推摇车的。

  后来连秀儿大le,不用摇车le,五郎、连蔓儿、连叶儿这几个孩子接连出生。但是那个摇车就空置在那里,宁愿装粮食,也不给几个孩子用。因为连秀儿不允●许。

  “是没说啥。咱谁都没说啥。”连兰儿就陪笑道。

  张氏娘儿几个就交换le一个眼色。其实,她们本意只是吓唬一下周氏这些人,并不愿意真的将连秀儿过去的丑事爆出来。

  不过,这☆样的想法。却不能让周氏这些人知道。因为如果周氏知道le,肯定不会认为张氏善良,而只会认为张氏是可以继续被拿捏的。

  “就让她们以为咱们是坏人好le。起码这样,她们以后就不敢再轻易地拿捏咱们le。”连蔓儿当时是这样对张氏说的。

  周氏这一番闹腾,并没占到便宜,反而吃le亏。屋里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不过倒也平静le下来。

  “二郎媳妇住哪屋,我去看看她去。”张氏就道。

  她们这cì来,还要给赵秀娥下奶。

  张氏、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就都从炕上下来。连老爷子也下le炕。

  张氏要带着连蔓儿去看赵秀娥,五郎和小七不必去。

  “爷,咱到别处唠唠嗑呗。”五郎就对连老爷子道。

  这也是来时的路上商量好的,虽然写le信,许多事情,由五郎和小七当着连老爷子的面好好地聊一聊,会更好。

  “好。我也要跟我俩孙子好好唠唠。……你大伯、二伯。还有你们几个堂哥,都在外面办事,晚上才能回来。”连老爷子笑着道,就领着五郎和小七去le堂屋。

  连蔓儿则和张氏一起到东厢房,来看赵秀娥。

  东厢房共有三间,被分隔成le三个屋子。最北面,也就是挨着上房的一间,住的是连继祖、蒋氏和妞妞。中间的间。住的是连守义、何氏、三郎、四郎和五郎几口人。最南面的一间,才是二郎和赵秀娥的屋子。

  她们走到门口,何氏就带着连芽儿迎le出来。刚才大家已◎经见过面le,只是何氏和连芽儿最后没跟着去周氏的屋里。

  进le屋,就见炕上放着一张闸板,闸板外面坐着两个人。是赵秀娥的爹赵文才和赵秀娥的大哥。

  都招呼过le,何氏才领着张氏走到闸板◎的另一边。

  赵秀娥围着被子坐在炕上,旁边包被里躺着一个小婴儿,只露出小小的一张脸出来。赵秀娥的娘和嫂子都在旁边坐着。

  赵秀娥见张氏来le,就亲亲热热地招呼着,请张氏上炕坐。

☆  “芽儿,去,给咱四婶和你蔓儿姐倒杯热茶来。”赵秀娥就对连芽儿道。

  连芽儿答应le一声,转身出去,一会真的提le茶水进来,给张氏和连蔓儿倒le茶,又给炕上几个人的杯子里也都续le茶水,这才○靠着炕沿站le。

  张氏将两份下奶礼拿出来,赵秀娥就道le谢,直说人能来看她,她就领情等语,态度十分谦和、亲热,让连蔓儿不由得猜想,刚才上房那番闹腾,这屋里的人应该已经知道le。

  毕竟这院子比原来连家的老宅还要窄小,看那四壁,也不像是有多隔音的。

  “……母女平安,看你和孩子这气色都不错……”张氏笑道。

  “四婶啊,你就看面子上的le。……为le她,都给我脸色看那。”赵秀娥指le指包被里的婴儿,又往窗外瞧le一眼,就撇嘴道。

  ***………………***

  送上二更,还有几个小时这个月就结束le,2012年也结束le,求大家粉红支持。

  月票多多,更新多多。

  弱颜潜下去码字,争取三更。如果太晚,大家就不要等,明年新年早上起来看正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