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包子磕牙


  第四更,求粉红。

  **********

  连蔓ér走到大门口,突然停了下来。

  “娘,三伯娘,你们先回去做饭。我回铺子里看看。”连蔓ér就道。虽然相信连守信不会答应连兰ér的要求,但是她还是想回去亲耳听yī听,这才能够放心。“我哥和小七应该快放学了,我再去迎迎他俩,让他俩回家来吃饭。”

  “去吧。”张氏也没拦着连蔓ér。她知道这个闺女年纪虽小,却特别有主●意,而且越来越机灵,有她过去,就不怕连守信吃连兰ér的亏。

  “娘,四婶,我也跟我蔓ér姐去。”连叶ér就道。

  “都去吧,别贪玩,早点回来吃饭。”张氏和赵氏就都道。

  连蔓é□yì,érqiěyuèláiyuèjīlíng,yǒutāguòqù,jiùbúpàliánshǒuxìnchīliánlánérdekuī。

  “niáng,sìshěn,wǒyěgēnwǒmànérjiěqù。”liányèérjiùdào。

  “dōuqùba,biétānwán,zǎodiǎnhuíláichīfàn。”zhāngshìhézhàoshìjiùdōudào。

  liánmànér和连叶ér就往铺子里来。她们从后门进了外屋,就站住了。

  两个孩子交换了yī个眼色,决定不进屋,就在外面偷听。

  屋子里面,yī阵尴尬的沉默后,连兰ér不得不再次开口。

  “老四,zán爹给我来信了。”连守信不肯提定亲的事,连兰ér只得抛开面子,主动提起。“上次我到你这来,看着五郎那孩子特别好。我真心稀罕这孩子,这不,给zán爹捎信的时候,我就提了yī句。”

  “zán爹昨个给我写了yī封信,说是要把银锁给五郎做媳妇,已经跟你说了,让我有个准备。”

  连兰ér说完,就期待地看着连守信。

  连守信这个时候,心里又是不耐烦。又是无奈。yī直以来,连兰ér在他的印象中,是个非常大方得体的大姐。在为人处世方面,连兰ér更是个聪明的。说话、做事从来都恰到好处。

  可是这次连兰ér是怎么了。他和张氏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怎么连兰ér还死乞白赖往这件事上叮!

  “老四啊,”没等连守信说话。连兰ér又开口道,“上次跟你提金锁和蔓ér的事,你没答应。大姐我这心里……哎,我和你姐夫是为了啥,还不就是为了zán们亲香,孩子们都知根知底。你驳了大姐的面子,大姐可没记恨你。”

  “这次。是zán爹和zán娘做主,我也稀罕五郎那孩子。银锁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不是我夸口。我这闺女,配啥样的人配不上?县城里,有现成的县官的表侄子、那回乡的三四品★大官的小ér子。托了官媒上我家来,要定银锁。我都没答应,为的就是zán们姐弟的亲情,五郎他不是外人,他是我亲侄子,我有好闺女,我不能给别人。”

  “大姐,有这样的人来求亲,你赶紧就挑个最好的给☆dàguāndexiǎoérzǐ。tuōleguānméishàngwǒjiālái,yàodìngyínsuǒ。wǒdōuméidáyīng,wéidejiùshìzánmenjiědìdeqīnqíng,wǔlángtābúshìwàirén,tāshìwǒqīnzhízǐ,wǒyǒuhǎoguīnǚ,wǒbúnénggěibiérén。”

  “dàjiě,yǒuzhèyàngderénláiqiúqīn,nǐgǎnjǐnjiùtiāogèzuìhǎodegěi银锁得了。”连守信终于开口了。“五郎他先生说了,让五郎先好好念书,说亲啥的,等过两年再说。”

  说到最后,连守信的语气就有些发硬。这实在是他被连兰éryī番吹大气的话给说烦了。

  “啥?”连兰ér就有些下不来脸了。

  有连老爷子的亲笔信,她还亲自上门。主动开口要把银锁给五郎了,这是她巴巴地将闺女送上了门来,这连守信竟然yī开口就把她给撅了。

  在连家,上至连守人,下至这几个弟弟,哪yī个敢跟她这么说话。尤其是连守信,过去在她跟前,可都是她说啥是啥,什么时候敢说个不字了。

  连守信变了。

  “大姐,你这是何苦那。”连守信的声音略微提高了yī些,“你看你那天,要说亲,孩子他娘都把话说清楚了。大姐你能听不懂。你又找我,直接跟我提亲。好歹你跟我说yī句,刚才孩子他娘那没同意啥的。你啥也不说,就在二上这么懵我。”

  想起之后张氏和孩子们不搭lǐ他,连守信有些激动了。

  “啥叫从二上懵你,你是老爷们,这个家,那不是你当家还她当家?我根本就没跟她提,我那天来,就是要跟你提。”连兰ér就道。

  “吵起来了。”连蔓ér低低的声音和连叶ér说道。

  “四叔这是真生气了。”连叶ér也低低的声音道。

  “嗯。”连蔓ér点头。这是连兰ér自找的,yī开始连守信都没开口,就是给连兰ér留脸。如果连兰ér识相,看连守信没那个意思,就趁早离开,不这么逼迫,那连守信这口气应该就忍了。

  “大姐,我姐夫也是老爷们,你们家不还是你当家,啥事都你说了算?”连守信道。

  “啥,你说啥?”连兰ér惊诧了。

  连守信会顶嘴了,不再yī味地给人留脸,而是直击要害反击了。

  “好。”连蔓ér小声叫好,对付这么不知趣纠缠的人,就该这样。

  “你们家是她张桂香当家了?”连兰ér气愤地问。

  张桂香是张氏的闺名。

  “外面的事我当家,家里的事孩子他娘当家。大姐,这个事往后就别再说了。zán爹那,我会写信过去说。”连守信站起身来说道。

  “你、你……”连兰ér指着连守信,气的说不出话来。

  分家才几天啊,周氏走了才几天啊,原来那个被踩在她们脚底下,她连yī眼都懒得去看的张氏,竟然都当家了!

  这简直是岂有此lǐ,岂有此lǐ啊。这简直比连守信不答应结亲还要让连兰ér觉得无法接受。

  “老四啊,你忘本啊,zán娘白养活你了……”连兰ér就道。

  “这都哪跟哪啊。”连守信道。他自然是无法了解此刻连兰ér心中是怎么想的,只觉得连兰ér这话说的驴唇不对马嘴。

  “老四,你别不识抬举,这是zán爹定下的事。我都上赶着来了,你这么待我,zán爹和zán娘知道了,得咋心凉你想过没。你这是想跟我断道了吧!还是你想不认zán爹和zán娘了?”连兰ér语带威胁。

  所谓的断道,是三十里营子这边的土语,意思等同于断绝来往。

  待连兰ér不好。跟连兰ér断道,连老爷子那里先不说,周氏那里会怎样。周氏肯定不会饶了连守信,怕了吧。怕了吧。

  连兰ér知道,连守信怕周氏,而且不忍心让连老爷子和周氏心凉、伤心。

  连蔓ér在外屋抚额。竟然能把嫁金锁给五郎的事,跟认不认连老爷子和周氏画上等号。这真是太彪悍,也太可笑了。

  可就是这样的逻辑,将连守信牢牢地控制了这么多年。

  那么今天,连守信能挣脱这荒谬的枷锁吗?

  “大姐,你这话哪也不挨着哪吧。我和爹娘咋样,真轮不着你说。你去当罗家的家。我这连家■,不是你当家。这时候不早了,大姐,我不留你了。”连守信开口送客。

  前些天,张氏和孩子们已经说了。要跟连兰ér断绝来往。现在连兰ér竟然也拿断绝来往这事威胁他。

  本来想的今天能谈成y◎ī件好事,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连兰ér心里接受不了,而连守信的态度让她彻底明白了。

  连守信不再是面团了,他不受控制了。

  想跟五郎做亲,没门。

  连守信家不欢迎她。她从yī进门,张氏就带着孩子们走了,yī口水也没给她倒,更别说预备饭让她吃。

  连守信跟张氏是yī股绳了。

  “我没你这个兄弟。”连兰ér呜咽着,往外就走。

  “爹。刚才咋听我大姑说,要跟zán断道?为啥呀。”连蔓ér也没躲,故意走上前去,问道。

  连兰ér夺门而出,连守信在后面长出了yī口气,又叹了yī口气。

  “爹。”连蔓ér就走过去,拉住连守信,笑的yī张小脸都○发了光。“刚才我在外边都听见了,爹你说的话太有劲ér了。走,zán回家去吃饭,让我娘给你做红烧肉吃。”

  “有红烧肉吃?”五郎和小七从外面跑了进来。

  “刚才那马车里是谁啊?”五郎就问○了yī句。他们从官道上过来,正好看见连兰ér的马车跑过去。当然,马车帘子撂着,他们并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连兰ér,只是判断这车是刚从铺子前离开的。

  “是大姑。”连蔓ér就道。

  几口人就往家里走,yī路上,连蔓ér就跟五郎和小七学说连守信刚才和连兰ér的对话。

  回到家里,连蔓ér忍不住又将话跟张氏几个学说了yī遍。

  大家伙又是气愤,又是高兴。

  气愤的是连兰ér形同逼婚,高兴的是这次连守信没有让她们失望,将连兰ér打了回去。

  “……她这回去,肯定得捎信给他爷他奶告状,还不知道咋说那。”张氏就道。

  “zán那封信不是还没送出去吗,再添◎上几笔,就把今天的事说说。还说我爹不答应婚事,就是不认我爷和我奶。依照着这么说,那银锁可特金贵了,都跟我爷我奶平齐了,zán家没那么大的祖宗板,供奉不起她这个神。”连蔓ér道。

  众人本来生气◆,被连蔓ér这么yī说,又都笑了。

  “哥,你在信里就说,zán不答应婚事,大姑就要跟zán断道。让zán爷评评这个lǐ。”连蔓ér又道。

  “zán是有lǐ,可你爷你奶那边咋想,zá▲n哪知道。你奶肯定是怪zán。”张氏有yī些忧虑地道。

  “娘,这有啥可担心的。她又不是zán的天。zán占着lǐ,走哪都不怕。zán解释解释,是zán的孝道。她不听,……这以前zán也没少经■历过。看看zán,现在过的比谁差了,谁说zán不好了?”连蔓ér就道。

  “是,是这个lǐ。”张氏顿时释然。

  *****………………****

  送上第四更,今天更新了yī万两千字,求粉红鼓励。大家在自己账户里看看,有粉红/月票就扔过来吧,yī票顶两票。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