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雇工


  第一更,求粉红……连蔓儿在心里暗自de计算,她家一共六口人,两个成年人,四个孩子。zhè六口人共有田地二百多亩,早点铺子一个,酸菜作坊和葡萄酒作坊各一个。只是zhè么算,她们家应该已经步入地主de门槛了。

  士农工商。

  有皇帝亲自下旨赏赐,有御赐de牌楼表彰,即便她们家还没人做官,但却拥有了超然de地位,甚至超过了一般de士。

  zhè么看,她们家不仅是地主,还是最有体面de地主。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她家只是铺子里有伙计若干,家里只有一辆小牛车,收秋de时候虽然雇过短工,但是家里还没有长工。

  地主de地位已经有了,所缺de就是一些配置,等都配置全了,那她们就是完完全全de地主人家了。

  “爹,娘,咱家该打算打算雇人了。”连蔓儿就道。

  “不是都和家兴商量好了,ràng他们帮咱xiān好好踅摸着。明年开春种地,咱家就雇人。”连守信就笑着道,“短工肯定得雇,要是有好de长工,咱也xiān雇上两三个。”

  “还有骡子和大车,不是立等着要用,也ràng他姥爷给咱慢慢踅摸好de。”张氏也跟着说道。

  “放心,zhè个事,你爹都给你们放心上了,管保给办de妥妥当当de。”李氏就道。

  “娘,我看咱家现在就该雇个人。”连蔓儿想了想,就说道。

  “现在雇啥人?”张氏就问。

  “就院子里干杂活de人呗。”连蔓儿道。

  后院里连蔓儿暂时没打算雇人。zhè是内宅,如果不是买断了de人,她还不大放心使用。但是前院有很多事情,她考虑着应该雇个人来,减轻自家人de负担。

  zhè天气渐渐转冷,那么些间房屋取暖都要烧火。比如两个室内de抽水马桶,比如鲁xiān生de卧房、还有五郎和小七de书房、前院de正厅。每天要烧暖和了,很需要人工。

  “……就雇个烧火de,尤其是一早一晚,得保证咱早上起来de时候。屋子是暖和de,睡下后,整晚上也是暖和de。还有厕所那,zhè一天也得保证是暖暖和和de,还有烧洗澡水啥de。”连蔓儿就将心中de想法都说了出来。

  “也不只是zhè些活,前院de打扫也算一件。那些鸡鸭也得喂。……对了,咱家那几口猪还在老宅里。是三伯娘给咱喂着。等明年,把那几口猪都卖了,咱再多买几头猪,就养在zhè边,雇一个人,也能把猪给喂了。”

◆  雇dezhè个人,就在前院干活。每天也不用都留在zhè,只需要按时过来。把该干de活干了就行。

  “那咱就从村里雇个媳妇吧。”张氏想了想,就道。

  第二天,张氏将家里要雇人de口风○放出去。立刻就有人上门来应征。

  “大外甥女,”一个高高瘦瘦de妇人一进门,就冲着连蔓儿露出一口大黄牙来,亲热地招呼道。

  连蔓儿就吃了一惊,她不认识zhè个妇人,更不知道她zhè个外甥女de称呼是怎么来de。

  虽然如此,连蔓儿还是将zhè个妇人ràng到炕上坐下了。

  “大外甥女,你不认得我了吧。你刚生下来de时候,我还抱过你那。”那妇人就笑着道,“想起来没有?我是你二郎哥他舅妈呀。”

  原来是何老六de媳妇。出生de时候抱过她。即便她是原装de连蔓儿,也不可能会想de起来。

  “何舅妈,你今天咋有空来了。”连蔓儿只得笑道,“前几天我继祖哥回来,听说六郎他老舅在太仓那边,得了个事由。过de可好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跟着去太仓了那。”

  “哎呦,可别提那杀千刀de。”一听连蔓儿说起何老六,何老六de媳妇立刻一拍大腿,脸上露出一副又恨又怨de表情来。“……没正行儿、不着家,说是挣着钱了,我和孩子们可一个大子都没看见过。摊上了官司,他跑了,ràng我们娘几个在家受气。跑回来,话也没跟我们说两句,就把我们娘几个从家里给赶出来了,就那三间破★屋子,他也给卖了,ràng我们住窝棚。他自己个揣着钱就走了。”

  “大外甥女啊,zhè眼瞅着要过冬了,那夜里de风都跟刀子似de,窝棚不挡风啊,它比个寒窑还不如啊。冷de我们娘几个抱成一团,一◆wūzǐ,tāyěgěimàile,ràngwǒmenzhùwōpéng。tāzìjǐgèchuāizheqiánjiùzǒule。”

  “dàwàishēngnǚā,zhèyǎnchǒuzheyàoguòdōngle,nàyèlǐdefēngdōugēndāozǐsìde,wōpéngbúdǎngfēngā,tābǐgèhányáoháibúrúā。lěngdewǒmenniángjǐgèbàochéngyītuán,yī▲整夜一整夜地睡不着,我也不敢合眼,就怕zhè眼睛一合上,第二天就醒不过来了。”

  何老六de媳妇说到zhè,就鼻涕眼泪地哭了起来。

  “那杀千刀de,打一走就没往回捎信,他把我们娘几个■□都给忘到脖子后边去了。”

  连蔓儿微微皱眉,zhè何老六de媳妇家里,情况是很可怜。但遗憾de是,她帮不上忙,也不敢帮。

  她只知道何老六de人品极差,关于zhè个媳妇是怎样de人,她◇并不知道。若只有一分像何老六,zhè样de人,她就不能招惹。

  就算zhè个媳妇是个好de,她背后有何老六,有连守义和何氏,连蔓儿也只能躲着。

  连蔓儿想做好事、行善,但她不会高估自己de能力。目前de情形,她还罩不住连守义、何老六zhè样de人。就算勉强压服住,那也势必要经过艰难de苦斗,只要想想就够ràng人心力交瘁de。

  等以后吧,连蔓儿心想,等以后,比如说五郎考上了秀才、举人,如果能做官就更好了,那她就不再需要zhè么多de顾忌。

  “何舅妈,你就别哭了,zhè样de日子,眼瞅着就到头了。六郎他老舅在太仓过de好,接你们过去,那不就是眼目前de事。以后啊,你们就擎等着去城里享福吧。zhè乡下地方,请你们来,你们都不愿意来。”

  连蔓儿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哎呦一声,就对何老六de媳妇说抱歉。

  “差点忘了,我大姨奶刚打发二丫来,ràng我马上去一趟,说有要紧de事。”连蔓儿说着话。就xiān下了地。

  zhè就是送客de意思了。

  “大外甥女啊,那你忙你de去吧,你娘那,我找你娘唠唠。”何老六de媳妇就道。

  “何舅妈。我娘今天去镇上了,得晚上才能回。你有啥事,跟我说,我给我娘带个话。”连蔓儿就道。

  “……就是,你们不是要雇人吗。我zhè闲着也没事,咱亲戚里道,都知根知底de……”

  “何舅妈。zhè你可来晚了。”连蔓儿就打断了何老六媳妇de话,“吃完早饭那会,我听我娘说,已经定下人了。……都把文书给签了。”

  “哎呀,何舅妈,你看我咋就当真了那。”连蔓儿就笑了起来,“你zhè肯定是跟我逗着玩,zhè眼瞅着就能跟六郎他老舅进城。也做太太de人了。”

  “何舅妈,你不是认真de吧。zhè可别,zhè要ràng六郎他老舅事由上de人知道了。zhè面子上怕是不好,对事由也有影响。”

  何老六de媳妇本来一心要来做工de,被连蔓儿zhè一连番de话就说de有些发懵,那心思也就动摇了。

  连蔓儿就将何老六de媳妇送出门来。

  “大外甥女,zhè太仓de消息……”

  何老六de媳妇,问de自然是何老六de消息。

  “……就我爷给我们写信,你也知道,我爷他……”

  “哦。”何老六de媳妇就点头,连老爷子厌恶何老六,zhè个她也知道。所以连老爷子来信。肯定是不会提何老六de。

  “县城我花儿姐那,还有我大姑家,都跟那边来往de勤,还有咱zhè镇上,我秀娥嫂子她娘家,……何舅妈。我们zhè你不来没啥事,那边,□可应该好好走动走动。六郎他老舅de事,啥时候接你们去太仓……呵呵。”

  将何老六de媳妇打发走了,连蔓儿长舒了一口气,就往早点铺子里来。

  张氏并没有去镇上,而是在铺子里。多亏了何老六■de媳妇xiān到新宅子zhè边来了,不然去了铺子里,不知道张氏会不会心软雇下她。

  昨天说要雇人de时候,就忘了一句话。

  走到铺子de门口,连蔓儿就听见里面有陌生人de说话声。

  连蔓儿就掀门帘进了屋,屋里面,张氏、赵氏和连叶儿都在,还有一个陌生de妇人。那妇人身材矮小,穿de甚是破烂。

  听见连蔓儿进屋,那妇人就扭过头来,连蔓儿zhè才看清zhè妇人de长相。

  眉眼长de还算齐整,只是一副愁苦相,看着有些显老。

  “四嫂子,你就雇了我吧,我啥活都能干。咱亲戚里道de,比雇外人可靠不是。”那妇人看了连蔓儿一眼,就又扭回头去,跟张氏央求道。 ○
  显然,zhè妇人已经来了一会。而张氏de脸上满是为难。

  “娘,三伯娘。”连蔓儿就招呼了一声,就走过去,问道,“zhè是……”

  “zhè是……”张氏想了想,才找到合适de词○介绍,“zhè是武家……蔓儿,你该叫三婶。”

  “武三狗de媳妇,想来做那个杂工。”连叶儿故意迎过来,背对着那个妇人,凑近连蔓儿de耳边,低低de声音xiān道,然后才大声道,“蔓儿姐,你来了☆。”

  才打发走一个,又来了一个,还是zhè样de人物,连蔓儿抚额……xiān送上一更,月底,粉红加倍,求粉红。

  《重生小地主》在粉红榜前三挂了很久了,月底,请大家支持。弱颜也会努力●加更,ràng我们一起努力。

  稍后会有二更……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版我de野蛮女友,不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