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御赐


  二更,求粉红。

  ****…………………………****

  众人一听,都吓了一跳。连守信还以为是盖房子那处了什么事,手都来bú及擦,就往外走。

  连蔓儿几个也忙跟在后面。

  “小坛子,到底是啥事啊?”一边往铺子那边赶,连蔓儿一边询问小坛子。

  “来了好多人,四婶告诉我说有大事,让我赶紧来找连四叔的。”小坛子就道,“四婶也没说是啥事,就说要快。我就跑来了。”

  来了很多人,会是什么事?

  老宅离着铺子也bú远,连蔓儿几个一路小跑,很快就出了村口。远远地,就看见铺子前面停了好些马匹,又有几个穿着官衣的人站在铺子前面。很多村里的人都从家里走出来,站在bú远处观望,却bú敢上前。

  张氏也站在铺子外面,正和一个穿赭色直缀的男人说话,看见连守信他们,那男人忙挥手招呼。

  是钟管事。

  几个人就快步走了过去。

  “钟管事,带了好些县衙的chà役来。”张氏迎上来,告诉连守信,“刚来的,还带了好些东西。”

  连守信就忙上前去和钟管事并众chà役见礼。

  “……赶紧着的吧,一会宣旨的大人们就要到了,在哪接旨,就这铺子里,可bú大成。”钟管事向连守信还礼,说道。

  宣旨,连蔓儿听见这两个字,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大约猜出了会是什么事。一定是沈六将玉米的事情上奏了朝廷,皇帝有旨意下来,要来这里宣旨,肯定是奖赏他们的。

  “后面。就是我家新盖的房子。”连蔓儿忙就上前,说道,“就是还没完全盖好。bú过前厅能用。”

  钟管事就走到旁边,往连蔓儿指的方向看了看。连蔓儿家新建的院落,外面一层院落非常宽敞,那是预备着旁边的打谷场bú够用时,也可以当打谷场使,晾晒谷物、打场、扬场等。

  “屋子里收拾收拾,宣旨就bú用进屋子里了。就那外面就挺好。六爷的意思,万岁爷的恩典,□也能让大家伙都听听。”钟管事就道。听他话里的意思,是周围的百姓,都可以过来听宣读shèng旨。

  这会工夫。连蔓儿已经回了一趟屋里,和张氏、连枝儿封了几个鼓鼓的红包。红包拿出来,交给连守信,分●发给钟管事和众chà役。

  这些chà役手里都没空着,有的抱着大红的地毡,还有的抱着香案、香炉等物。

  “……六爷和颁旨的钦chà都在后头,一会就到。六爷想的周全,知道你们这,怕是没有这些东西。因此。就打发我先一步过来,将一应所需的物事都准备好。”钟管事道。

  沈六吩咐他提前赶来,这一应所需的事物,都是从县衙征用的,这些chà役,也是带过来帮忙布置的。

  连守信给众◎chà役分发红包。连连道谢,然后就向钟管事询问,能bú能透露shèng旨的内容。

  “……我先一步来的,并bú知道。连四爷,你也别多问了,这bú是明摆着的事情吗,管保是好事的,大大的好事。”钟◆管事就笑着道。

  据钟管事所说,拿着shèng旨下来的人,是从京城来的钦chà大臣。这钦chà大臣先来到府城,在沈家宣读了一份旨意,接着就来三十里营子,宣读给连蔓儿家的shèng旨。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连家众人,钟管事并几个chà役就忙活了起来。

  先是将院门大开,整个院落又打扫了一遍,然后,就开始铺设的大红的地毡和香案、香炉。

  这期间、王举人、里正、庙里的住持并众和尚、村里的众位村老,并村里在家的老老少少,几乎都来了。

  王幼恒、吴玉贵、吴家兴父子,老金带着几个儿子、老黄等人,也都闻讯赶了过来。王举人带了家丁、仆役,王幼恒、吴家父子等于连家关系亲密的人家就都帮着收拾,又有里正、村老等负责组织来看热闹的村中百姓,要回去换了干净的新衣裳,再回来,bú能随意乱战,要排列好了队伍,迎接钦chà、并聆听shèng旨。

  这可是三十里营子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件事。这即将到来的shèng旨虽是宣给连蔓儿家的,但是整个村里的人都与有荣焉。

  等这边忙忙碌碌地,将一切都准备妥了,就听见了官道上传来鸣锣开道的声音,一队车轿浩浩荡荡地朝三十里营子而来,锦阳县的知县就在最前面做引导,后面还有张千户带领的兵士护卫。

  队伍中间,是一辆豪华的马车。紧随其后的,是沈家的马车,再往后,是辽东府的知府等众官吏车马、轿子。

  走到红地毡前,马车才纷纷停下来。从中间那辆豪华马车上,下来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文官,身穿孔雀补服。那文官下了马车,就忙向从后面马车上下来的沈六行礼。

  沈六连忙还礼。

  今天的沈六头戴梁冠,脚下是粉底朝◇靴,身穿了一件宝蓝色蟒袍,前胸后背两块狮子补子,金丝绣线、栩栩如生,他身后的辽东府众官吏也都各自穿了圈套的朝服。

  众官吏簇拥这那钦chà和沈六走上红毡,都在香案前站定了。最前面站的是沈六,其◆◇靴,身穿了一件宝蓝色蟒袍,前胸后背两块狮子补子,金丝绣线、栩栩如生,他身后的辽东府众官吏也都各自穿了xuē,shēnchuānleyījiànbǎolánsèmǎngpáo,qiánxiōnghòubèiliǎngkuàishīzǐbǔzǐ,jīnsīxiùxiàn、xǔxǔrúshēng,tāshēnhòudeliáodōngfǔzhòngguānlìyědōugèzìchuānlequāntàodecháofú。

  zhòngguānlìcùyōngzhènàqīnchàhéshěnliùzǒushànghóngzhān,dōuzàixiāngànqiánzhàndìngle。zuìqiánmiànzhàndeshìshěnliù,qí后中官吏纷纷按照品级排列。

  再之后,就是连守信带领这张氏、连蔓儿、连枝儿、五郎和小七。

  然后,才是王举人、王幼恒、里正、住持、连守礼一家三口,以及吴家父子等与连蔓儿家交好的人家。

  最后,便是所有村中的百姓了。

  那穿孔雀补服的钦chà就走到前面,有人唱了一声“跪”,包括沈六在内,众人就都纷纷跪倒,听那钦chà宣读旨意。

  那shèng旨骈四俪六,连蔓儿只听得个大概,bú过,最重要的部分她听懂了。

  “……连守信……有功于社稷……赐黄金百两,miǎn除丁、税十年,另赐牌lóu一座,责令辽东府督造……”

  “蔓儿,那shèng旨啥说啥?”张氏就在连蔓儿的旁边,她心急,低低的声音问连蔓儿。

  “……皇上家赏给咱们一百两金子,咱家以后十年,bú用服劳役,还啥税也bú用交。还让辽东府给咱修一座牌lóu。”连蔓儿也低低的声音告诉张氏。

  “哎呦。”张氏喜的,一把攥住了连蔓儿的手,说bú出话来。

  一百两金子,那就相当于是一千两银子。这一笔钱,即便是买她家那些玉米种子,也绰绰有余。另外十年bú用服劳役、交赋税,也能让她家省下一大笔的钱,关键还是省心。而最后那御赐的牌lóu,更是为她家的功绩立了一座碑。

  有御赐的牌lóu,她连家就会成为一个超然的存在。即便bú说见官大三级,那效果也chàbú多。

◆  连蔓儿心里想的高兴,连前面的官吏叫起来也没听见,还是张氏将她拉了起来。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