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抢食


  二更,求粉hóng。

  ***********

  打谷场上,玉米都已经尅完了。连家众人和张千户正带着人做收尾工作,小吏们忙着称量和记录最后一批玉米粒。

  就有小厮过来☆,到shěn六跟前低声禀报了几句。

  shěn六就点点头,站起身,随着小厮往连记的铺子里走。跟随而来的众官员自然都尾随着shěn六。

  连记铺子的大堂里,已经安排好了桌椅。等shěn六■带着人进来,连蔓儿就过去,将shěn六领到一张桌子旁边。

  shěn六站在桌子只一眼,就发觉连蔓儿给他安排的桌椅,正是前几次来,他坐过的桌椅。这些桌椅与铺子里其他的桌椅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同,但只要稍微仔细一些,就会发现,这些桌椅要更新一些,更干净、被保养的更好。椅子上,还垫了锦缎的靠背和坐垫。

  是因为他第一次来坐过,之后就好好收着,没拿出来用过,只预备着他来了,给他用的。

 ◇ 这个待遇,对于shěn六来说,并不少见。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此shí此地,shěn六就觉得连蔓儿的这个举动,让他身心都特别的舒泰。

  重视、体贴的恰到好处,而不带任何的谄媚和巴结。

 ◆ 虽是这么想,shěn六的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只对身边的李大人招呼了一声,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玉米粥、玉米饼子、玉米发糕、玉米馒头和包子被一样一样地端上来。连蔓儿简单地介绍了每样吃食的做法和特点,就请shěn六等人自己品尝。

  “六gē,这个好吃。你尝尝。”shěn小胖跑到shěn六跟前,指着桌上的吃食推荐给shěn六,顺便显然他已经吃过了。

  shěn六没有挑拣,将桌上的吃食一样一样地都尝了个遍。跟随的众官员也有样学样。连蔓儿在旁偷看shěn六,想看看他最喜欢哪一样,不过结果让他失望。

  shěn六每一样。都只尝了两口,不多不少,顺序也从从近到远,从他的表情上,你也看不出他到底对哪样有所偏爱。

  少顷,张千户带着连守信等人进来回报,说是玉米已经都打完了。

  “……可做玉米种的上等玉米共一百六十四袋。称重为一万六千三百八十斤,不宜于做玉米种的中等、下等玉米共十五袋,称重为一千四百五十六斤。”

  张千户的话音刚落,屋子里先是一片寂静,紧接着就热闹了起来。众官员脸上都有喜色。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有的向shěn六道喜,有的则是交头接耳。

  shěn六点了点头,脸上也终于露出一点欢喜来,不过转眼,就恢复如常。他摆了摆手,屋内众官员立刻就安静了。

  “李老怎么看?”shěn六问身边的李大人。

  “这是整二十亩地的总产量?”李大人就看着连守信,问道。

  “回禀大人,”连守信忙上前了一步。恭敬地答话道。也见了几次官,经过shěn六的小厮点拨,又耳濡目染地,连守信也学会了对上对答的规矩。“不到二十亩,应该是十九亩零七分的地。”

  当shí春耕的shí候,连蔓儿家总共种了二十亩零两分的玉米。在初秋的shí候。地里种的玉米,被挑出一部分当做嫩玉米卖掉了。现在秋收收割的玉米,就只有十九亩零七分。 □
  为了计算玉米的亩产量,这个数目,还是新近又丈量了一次所得的精确数目。

  “这么算,这玉米的亩产……”

  “是九百零五斤。”小七和五郎站在连守信的身后,忍不住出声道。小七说完了▲,左右看看,见大家都看向他,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自主地往五郎跟前蹭了蹭。

  “回禀大人,小的算过,大约就是九百零五斤。”就有一个拿着算盘的小吏出声道。

  经过了算盘演算出来的,那自然◆是没错的。

  “亩产九百斤啊……,这真是天佑我大明,天佑我大明啊……”李大人胡须颤抖,竟然落下泪来。

  这个年代,北方一年种一季的庄稼,南方一年两季,不过亩产量都不高,在北方,诸如三十☆里营子这里,土地算是肥沃的,庄稼的品种也好照看,一年每亩的收成最多也不过才三百斤。而到了南方,种植水稻、小麦的地方,一年种两季,亩产量加在一起,最多也不过是这个数。

  玉米亩产九百斤,于国于民,这个意义,简直是无法估量的。

  shěn六坐在椅子上,看着激动的众官员,将身子往后靠了靠,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玉米亩产九百斤,连蔓儿当初估计的数字还是保守了一点。不过他喜欢。难得一个小姑娘办事能如此稳妥,处处留有余地。不只不让人操心,还处处让人觉得熨帖。

  想想早先送上去的奏折,再想想接下来要送上去的新折子,金椅子上坐着的那位看见后,应该也会喜出望外吧。

  天下的百姓能吃的更饱,国家的粮仓更加充实,这是他shěn家对国家的贡献。

  要推广玉米的种植,自然是要从辽东府开始。辽东的百姓能够先其他地方的百姓吃的更饱,辽东府的粮仓更加充实,他手下的士兵们能吃的更饱。这是他shěn家,他shěn六,为自己的家乡,为自己带领的士兵将好事做到了实处。

  发现玉米高产一事,最初的原点是shěn皇后给娘家人赐下外传进来的玉米。后来发生的事,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引一样,让他、让shěn家立下了这样大的一份功劳。

  现在天下太平,但是吃不饱饭的大有人在,更不要提每年必有的水旱等灾荒,无数的饥民,要靠国家的粮仓救济。

  这件事,功在◎社稷,甚至可以比拟shěn家先祖追随太祖开国征战的功勋。

  即便shěn皇后去世,有了这件功劳,shěn家在朝堂上的位置也是稳稳的。当然,在奏折上,可不能彰显shěn家的功劳,却可以突出shěn皇后的作用。生前的、还有……死后的。

  当然,还有连家。

  shěn六将目光越过众人,停留在连蔓儿的身上。

  如果不是shěn皇后突然去世,他不会隐藏踪迹来到三十里营子。那样就不会遇到连蔓儿。如果没有遇到连蔓儿,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种种事情,那玉米,依旧还只是shěn家后院的一个“看景”。

  这件事上,连家的功劳不小,应该怎样奖赏那?

  shěn六正想的有些◆出神,突然发觉衣袖被谁扯了一下。略低下头,shěn六就看见了shěnqiān。

  “六gē,我出去玩会啊。”shěnqiān仰着一张小胖脸,笑嘻嘻地跟shěn六商量。

  差点忘了,这件★事里,还有自己这个九弟的功劳。这个一出生,就被认定是shěn家的福星的小胖子。

  “去吧,带上跟着的人,别走远了。”shěn六抬手,摸了摸shěnqiān的头,和蔼地道。

  “哦。”敏☆感地发现他六gē的态度比平shí都要好,shěn小胖人来疯,哦了一声,就跑开了。他没有直接往外跑,而是跑到人群后,一把抓住了连蔓儿。

  “蔓儿,咱一起去玩啊,我六gē答应了。”shěnqiān◇高兴的,两只脚都不肯好好地踩在地上了。

  连蔓儿想了想,就答应了。接下来的场面,想也知道,肯定是这些官员口灿莲花,各种歌功颂德。如果有正事,连守信、五郎都在,也足够应付了。

  往外走之前,连蔓儿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shěn六。

  碰巧shěn六也正在看她。

  两人目光相碰,随即就分开了。

  连蔓儿带着shěnqiān从铺子里出来,就去后院,让跟随的小厮搬凳子、拿剪刀。

  “咱这是要玩啥呀,蔓儿?”shěnqiān拉着连蔓儿的手,晃了晃,问道。

  “咱去剪毛嗑。就是你跟我们一起种的那个毛嗑,现在熟了,剪几盘下来,给你带回去吃。”连蔓儿说着,就带着shěnqiān往院子外来。

  “哦,是咱们一起种的毛嗑。”shěnqiān重复连蔓儿的话,在咱们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手拉着手,连蔓儿不由自主地捏了捏shěnqiān的手,胖乎乎地,虽然没有脸蛋好捏,手感依旧是非常的好。

  小胖子的脸略hóng了hóng,脚步慢下来。

  连蔓儿没有觉察,依旧向前走。

  小胖子低下头,嘿嘿笑了两声,再次抬起头来,又是一脸的灿烂。他加快脚步,跟上了连蔓儿的步伐。

  两只拉在一起的手,片刻都没有松开过。

  到了毛嗑丛旁边,连蔓儿就挑长的最大盘的毛嗑,指使着shěnqiān的小厮上凳子,往下剪。先剪下了一盘毛嗑来,连蔓儿就将毛嗑盘上面干枯的花都擦掉,让shěnqiān看里面的毛嗑。

  shěnqiān吃毛嗑,都是吃炒熟的、身边伺候的人给剥好的毛嗑人,所以看着连蔓儿动作,shěnqiān觉得非常的新奇。

  “这个炒熟了更好吃,现在这么吃,没那么油,也不错。”连蔓儿告诉shěnqiān,又指挥着shěnqiān的小厮去剪另外几盘毛嗑,好给shěnqiān带回来,或是吃、或是玩。

  “姐,小九gē。”小七这个shí候从院子里跑出来。

  他毕竟也是小孩子,屋子里的热闹看了一会,也就腻了,看见连蔓儿和shěnqiān出来玩,他偷了个空,也跑出来了。

  跑到连蔓儿身边,小七笑嘻嘻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玉米饼子。

  他们的身后,有两个小厮牵着两匹马慢慢地走过来,其中一匹青色的肥马,踢踏踢踏走到跟前,肉呼呼的鼻子嗅了嗅,咧开大嘴,露出两排雪亮的白牙。

  “啊?”

  ******

  送上二更,求粉hóng。(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