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送别


  二更,求粉红。

  *****…………………………***

  (上一章有应该删掉de草稿混进去了,已经删掉,大家可以回头看一眼)

  连蔓儿说完,扭身就从上房出来。

  “傻瓜。”连朵儿在连蔓儿背后道。

  连蔓儿只是暗笑,每个人衡量一样东西de价值de标尺不同,谁是傻瓜,这要等时间慢慢来证明了。不过就这件事,连继祖、连朵儿都看做垃圾de书册,价值肯定远远大○于那些草纸。而且对她来说,这些书册是很宝贵de。

  回到西厢房,连蔓儿才和五郎、小七两个一本本地翻看她们捡来de书册。

  这些书册新旧程度不一,内容五花八门,有《易经》,《山海经》等艰□深难懂de书籍,还有《百家姓》,《千字文》等蒙童启蒙de书籍,另外还有私人刻印de手稿、诗集,甚至还有几卷前几年刻印de考卷,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继祖哥咋买了这老些书?”五郎自言自语地道。正如连继祖所说,这些书册大多为旁门杂学,与科考并无关系。

  “不是继祖哥一个人买de吧,不还有大伯吗?”连蔓儿就道。比如那几本诗集,买来摆着附庸风雅是很可能de。

  “哥,nǐ看哪些◆书对nǐ有用?这几本卷子,nǐ看nǐ能用上不?”连蔓儿又道。

  “嗯,这个可以借鉴借鉴。”五郎就道。

  正说着话,连守信从外面zǒu了进来。

  “这是从哪来de?”连守信见堆了☆◎一炕de书,就问道。

  连蔓儿就将刚才de事说了。

  “……反正继祖哥也不要了,烧火多糟践东西啊,还不如我拿过来。我刚才还给她们送了好些草纸,算是换de吧。”

  “nǐ说de那◇◎一炕de书,就问道。

  连蔓儿就将刚才de事说了。

  “……反正继祖哥也不要了,烧火多糟践东西啊,还不如我拿过来。我刚才还给她们送了好些yīkàngdeshū,jiùwèndào。

  liánmànérjiùjiānggāngcáideshìshuōle。

  “……fǎnzhèngjìzǔgēyěbúyàole,shāohuǒduōzāojiàndōngxīā,háibúrúwǒnáguòlái。wǒgāngcáiháigěitāmensònglehǎoxiēcǎozhǐ,suànshìhuàndeba。”

  “nǐshuōdenà个藤箱……”连守信哦了一声,就在炕沿上坐下来,随手翻了翻书册。“那个藤箱我见过,是nǐ爷de东西。也不是nǐ爷买de。我恍惚记得,nǐ爷好些说过一回,那是nǐ太爷爷de书箱。里面好些书,也是nǐ太爷爷留下来de。”

  连蔓儿眨了眨眼,原来那藤箱竟然是祖传de东西啊。难道说连家祖上真de是读书人?

  “那书箱里装满了书。nǐ太爷爷好像就留下这么一件东西。那时我们小,nǐ爷谁也不让碰。……后来都给了nǐ大伯。”连守信接着道。

  “那这些书,是不是也不都是我大伯和我继祖哥买de,别也是传下来de吧?”连蔓儿就道。

  这些天。经过连蔓儿de仔细观察。她发现,不管是连守人◎,还是连继祖,都不是真de爱读书、爱学问de人。这很多书。若说是他们买de,就有些奇怪。但若说是祖上某个真正de读书人积攒并传下来de,那就更合理了。

  “应该是有传下来de。”五郎拿着一本书●页已经暗黄de书册,说道。

  “都好好收着吧,不看也别糟蹋了。”连守信就道。

  “爹,nǐ就放心吧。”连蔓儿点头,就算大多数de书和科考无关,五郎和小七用不着,她却正好可以没事时看着解闷。

  …………

  连守人得了官。这些天来道贺de人不少,其中就包括赵秀娥de娘家,还有,何老六也出现了。赵文才一家来了,连老爷子面上淡淡de,并不热情。何老六来了,没说了几句话。干脆就被赶了出去。

  上房诸人都急着要zǒu,行李收拾de很快,这天终于到了启程de日子。天刚放亮,上房就吃完了早饭,从镇上雇佣de几辆大车也到了门口。大家伙急急忙忙地将各自de行李都搬上了车,很★是乱了一番,才都坐在了马车上。

  终于到了要离开de时候了。

  连蔓儿一家、连叶儿一家,左邻右舍。还有村中几乎来往较多de人家都来送行。

  因为是跟着去上任,去享福de,坐在马▲车上de人并没有什么离情别意,甚至有几个还暗暗催促马车快zǒu。

  舍不得zǒude人只有两个。

  连老爷子是迟迟不肯上车,被众人催促了数遍,上车后。头还一直往后看着。

  周氏是第一次离家要去别de地方常住,她也舍不得zǒu。舍不得连家de一草一木,同时还怀着对即将面临de陌生环境de恐惧,因此面上就有几分凄惶。

  一直将马车送出了村口,众人又在村口站着,直到再也看不见马车为止,才慢慢地回转来。

  连蔓儿一家,连叶儿一家,还是住在老宅里,没有搬zǒu。这是连老爷子要求de,她们两家也妥协了。连老爷子说是等他zǒu了,再随便他们,他在de时候,谁也不能搬zǒu。也有村里de人来劝,说是如果连守人还没zǒu,他们就搬zǒu了,于连老爷子和连守人de面子上,都太难看了。

  只剩下两家人,连叶儿高兴地在前后院疯跑了一阵。

  “……等再过些天,那边房子盖好,拾掇利落了,我们就搬过去。”两家人坐下来,商量以后de打算。连蔓儿家de新房子几个院落都建de差不多了,只住de房子还没盖好,屋里de家具,虽然都定制了,但等到交货,也还有些日子。“三哥○,nǐ们咋打算de?要不,到时候,跟我们一起过去住得了。”

  “不地了。”连守礼就道,“我还是在这老宅里住着,前后院子也得照看着。爹交给给我,也不能等他回来,这前后院子、屋子啥de都荒了。

  “就这两三年de工夫,我们打算攒钱,等我爷他们回来,我们房子也应该能盖上了,就搬出去住。”连叶儿就道。

  赵氏跟着点头。

  看来这一家三口也已经商量过了。

  “三哥,nǐ们啥时候要盖房子,也别非等攒够了钱。nǐ就跟我说一声。”连守信就道。他de意思,是说连守礼盖房子没钱,他可以借钱给连守礼。

  “行,老四,到时候看情况,要是不够,我还真得开口朝nǐ借。”连守礼也没故意客气。

  “他三伯娘。上房留下de那二十只鸡,以后就归nǐ们了。”张氏就道。

  “那咋行,那是他奶给nǐ们de。”赵氏忙道。

  “他奶……,”张氏叹口气,没继续评说,只说道,“是nǐ们该得de,这挖野菜喂鸡。nǐ和叶儿占了大头de。这事,蔓儿都跟他爷说过了。他奶刚说给我们,我们就打算好了,要转给nǐ们。”

  推让了一阵。赵氏感激地将二十只鸡收下了。现在不是鸡孵蛋de季节,赵氏要自己养小鸡仔,得等到明年。手头有了二十只鸡,这日子就过de充实、宽松多了。

  连守礼又说起他今后de打算。

  “我们就三口人,叶儿她娘身体也不大好,种地啥de,对我们太费劲了。我打算,以后我就做木工。叶儿她娘和叶儿还想在铺子里干活。”

  上房de人都zǒu了,连守礼也敢说话了。

  连蔓儿暗暗点头。觉得连守礼打算de很实际。连守礼家没儿子,劳力方面是个欠缺,如果种田,就有些吃力不讨好,永远比不过人家儿子多、劳力多de人家。

  不拼劳力,靠技术挣钱,这是一条不错de出路。连守礼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他一点都不笨。

  “那还有啥说de,像他三伯娘这样勤快、本分de人,我们想雇,还得碰运气那。”张氏就道。

  一家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张氏就努嘴让连蔓儿说。

  “我还给叶儿找了个活。”连蔓儿就笑道,“我们商量了,打算把洗衣裳那一摊,以后就都交给叶儿。”

  连蔓儿家除了早点铺子。还一直在做洗衣铺子de生意。别小瞧这个生意,一个月下来,零零碎碎de,也有几串钱de收入。

  连叶儿要接手洗衣铺子de生意,只需▲要收揽衣裳,分派给村里de媳妇们浆洗。就能拿钱。一切都是现成de,连叶儿以前也给连蔓儿帮手,对此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都知道,这是连蔓儿一家在送钱给她们。

  一个庄◆户人家de小闺女,一个月收入几串钱,这是以前谁都不敢想de好事。

  “四叔、四婶、蔓儿姐……”连叶儿感动de抽泣起来。

  “别哭,别哭,以后啊,咱大家伙de日子就好过了。”张氏将连叶儿揽过来,安慰着道。

  “叶儿,生意给了nǐ,能不能挣钱,可就全看nǐ了。”连蔓儿笑道,“叶儿,nǐ要争口气。”

  “嗯。”连叶儿抹抹眼泪,握紧了拳头。她是要争口气,要让全村de人看看,■她家就算没儿子,也不比别人家差。等上房de人回来,她要让他们看见,没有他们,她们一家三口过上了好日子。“蔓儿姐,这口气我争定了。”

  连蔓儿就笑,她喜欢有志气、有干劲de人。

  上房d◇e人zǒu后大约十天左右,何老六将家里仅剩de房子和几亩地卖了,将妻儿安排在一个破窝棚内,就一个人上路了。

  “说是跟nǐ们家大老爷、二老爷商量好de,去投奔他们去了。”告诉张氏这个消息de是春柱媳妇,“说是过去就能有挣大钱de营生,再把他那一家子都接过去。”

  “这、这不能吧。”张氏愕然。何老六还欠着连家de钱,连老爷子对他是厌烦透了,而且经过那件事,何老六也得罪了连守人和连守义。何老六投奔过去,谁会给他好脸色。“他咋还说商量好de,这不可能。”

  “这事,是有人听何老六亲口说de。”春柱媳妇摇了摇头道。

  就这事,连蔓儿一家很是议论了一番,随后也就忘了。

  一年中最忙碌,也最让庄户人家喜悦de收获季节到了!

  *******

  送上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