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分产


  第三百七十八章分产

  二更,求粉红。

  **********

  连守rén要带上他的一家子去上任,连老爷子、周氏要带上连秀儿,还有二房连守义一家rén也都要跟去,没有●rén愿意留下来。而连家的老宅,没分出去的园子、田地、院子里养的鸡和猪,这些都需要有rén照看。

  “……那十八亩地,你们就种着。还有那佃来的三十亩地,今年收完了。明年你们是要继续佃,还是退佃◎rényuànyìliúxiàlái。érliánjiādelǎozhái,méifènchūqùdeyuánzǐ、tiándì、yuànzǐlǐyǎngdejīhézhū,zhèxiēdōuxūyàoyǒurénzhàokàn。

  “……nàshíbāmǔdì,nǐmenjiùzhǒngzhe。háiyǒunàdiànláidesānshímǔdì,jīnniánshōuwánle。míngniánnǐmenshìyàojìxùdiàn,háishìtuìdiàn,都由得你们。”

  连守rén说他不争家产,都给连守礼和连守信,连老爷子也说要将这些东西给三儿子和四儿子。

  周氏去了西屋,连守义虽然在场,却一言不发。

  老金嚷着要写文书,口说无凭。

  而连守信则是直接站起来,说他不敢要。

  “地、园子、鸡、猪,这些wǒ们自己也有了。孩子们都还小,五郎和小七要念书,俩丫头也不能太苦了她俩。就wǒ们两口子,这些就够忙活的了,多了,wǒ们也忙活不过来。够吃够喝了,再多的,wǒ们也没啥想法。”连守信接着说道。

  连守rén和连守义处处算计,可周氏和连老爷子待他们是怎样的,连守信都看在眼里。他可以不争竞,但是他诚心诚意地顺从、听话,遇事先为老rén考虑,连老爷子和周氏又是怎样待他的?他不能再一直自欺欺rén下去了。

  尤其是今天,周氏的举动,一开口就是四百两,这不是应急,也不是救命,还说是让他们占便宜。他说不能答应,周氏先是骂,后来竟然冲他下跪,叫他大爷。

  他的亲娘。在要跟着他大哥去享福的当口,还要把他往死里刮、往死里逼,让他无地自容,死了都不能安生。

  紧接着。周氏闹着要上吊,他劝着,拦着,就被周氏抓破了脸。

  他孝顺、忍让,周氏却恨不得他穷死,没脸见rén。连守rén和连守义独善其身,将不是都让周氏和连秀儿来背。周氏却能忍气吞声,为了连守rén的前途而甘愿自己没脸。

  摸了摸脸上火辣辣的伤口,连守信的心里是拔凉拔凉地。

  他是实诚的性子,本就不善伪装虚饰,一腔的义愤,强忍住没有爆发已经是极限了,开口说话,可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实得惠儿的来吧。公道自在rén心。他连守信没对不起rén,亲娘就是要拿屎糊他的脸,并不是他的错。

  “爹。你说的那些,wǒ也不要。wǒ还想着继续在山上做工,叶儿和她娘也忙不过来。”连守礼也跟着站起来,闷声地说道。

  连守礼是做哥哥的,不过他现在完全是看连守信咋做,他就咋做。相比起爹娘和其他的两个兄弟,老四rén实诚,对他好,跟着老四,他心安。

  “你们别听你娘刚才胡咧咧。这家还是wǒ说了算。wǒ说白给你们,就白给你们。刚才也说到这,就岔开了。你们俩心里不用有啥负担。这些东西,不给你们给谁?”连老爷子有些着急,当着这些rén的面,他想要补偿连守礼和连守信。也急于想要重新确立一个和和睦睦、美满团结的形象。

  “爹,不只这些wǒ不要。原来分家分给wǒ的房子、园子和地,还有这些家伙事啥的,wǒ也不打算要了。”连守信又缓缓地说道,“六亩地、前院的半个园子,两间半房子、屋里这些家伙事□、农具啥的,今后,就给爹和娘做养老用。”

  连老爷子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老四……”

  “爹,这些要不够,你、你老说个数……”

  “老四,你这说的是啥话。你娘她就是那●么个rén,没法子。你咋还嗔心了那?”连老爷子急道。

  “爹,儿子不孝。”连守信慢慢地跪了下来,“wǒ自认,这些年,wǒ对爹娘,对兄弟,wǒ没有啥对不住的地方。当初是因为啥wǒ们分出来住的,现在wǒ都不敢去想。……这隔三差五地这么一回,要不是想着孩子他娘跟wǒ受了这么多的苦,孩子们还小,没了wǒ,肯定就没了活路,wǒ就想把这条命,还给爹和娘算了。”

  说到这,连守信忍不住呜呜地哭了。

  谁说男rén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连老爷子在炕上也坐不住了。

  “你还啥命啊。”张氏站在屋子外,听见连守信这么说,就冲到门口,哭着说道,“要还命,咱早都还了。wǒ蔓儿不就死了一回,还有wǒ那没见过天日的苦命孩子。”

  “两条命,咱啥也不欠谁的了。他奶要拿啥……水qián。”张氏终究面皮薄,说不出奶水两个字来,“秀儿不是wǒ生的,她该给wǒ多少qián?咱再要欠她的,就说个章程出来,咱砸锅卖铁,咱还。wǒ爹娘生养wǒ,就想着wǒ能过的好,从来没想着养wǒ是为了朝wǒ要qián。wǒ这几个孩子,wǒ心甘情愿养他们,只要他们过的好,要wǒ咋地都行。”

  屋外,赵氏、连叶儿、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都忍不住掉下泪来。

  张氏说话的声音可不低,在西屋的众rén,包括周氏和连秀儿肯定都听到了,但却没有一个rén出来,或者开口。

  东屋里,来客们都神情莫测,连老爷子的脸却是一阵红一阵白。

  连守信和张氏,一直是两个厚道的rén,不管是心里,还是嘴上,都总想着为别rén留一线的rén。周氏那些话说了无数次了,这两口子都默默地听了、受了。今天这两口子说出这样的话来,那确实是被逼的没法子了。泥rén还有个土性,周氏这次,做的是太——过分了。

  可是,他已经做出挽回了。在连家这么紧要的关头,这两口子如果能够再忍一忍,这过后,必定是一片海阔天空。

  连守信两口子不忍了,这让他、连守rén,包括整个连家都很被动。

  “你娘不懂事,她说啥,你们就当没听见得了。你们咋还钻牛角尖,跟她一般见识。这不,啥事都还有wǒ吗!”连老爷子也站起了身,有些激动地道。

  连老爷子说着话,就要扶连守信起来。

  连守信没有起,他依旧跪在地上。

  “爹,wǒ也三十几岁了,wǒ也有儿有女,wǒ出去也○要见rén,wǒ也要个脸。爹,wǒ求你,一次让wǒ娘满意了,也让wǒ能喘口气,把腰板挺直了。”

  与其隔几年就要被敲骨吸髓一次,不如一次性地还了这个“债”,也省得遭零刀碎割。

  “是啊■,老爷子,好歹这是你儿子。你就给他个痛快吧,这杀rén不过头点地,凌迟处死那玩意儿,现在朝廷都讲究个慈悲,不兴那个了。”别rén都碍着身份,不好说话,老金却不在乎这些。

  “爹,不只这样。wǒ大哥去上任,wǒ还给他凑qián,凑路费qián。这个另外算。”连守信这个时候又道。

  “老四兄弟,好,有情有义的好汉子。”老金就对连守信竖大拇指,不过话锋一转,他又道,“不过啊,咱们男rén家做事,也讲究个恩怨分明。以德报怨啥的吧,太愚。太愚,懂不,就是傻了吧唧的,rén不感激你,rén还吃定了你,吃了你,rén还得笑话你。”

  老金说到这,意有所指地瞄着连守rén冷笑。

  其他几位客rén都不说话,王举rén和王幼恒的脸上却都挂上了微笑,wú玉贵、wú家兴都朝老金点头致意,老黄就坐在老金旁边,看着老金,一副相见恨晚的摸样,抓了老金的手就摇晃。

  “兄弟,一会找个地方,咱喝几盅去呗。”

  “喝几盅,wǒ不跟你去。”老金板着脸,正当老黄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他又哈哈大笑起来,“不醉不归,wǒ就跟你去。”

  “好,不醉不归,谁不喝醉,谁就是王八◇蛋。”老黄大喜。

  “老爷子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wǒ是个粗rén,认个粗道理。老爷子你要真说了算啥的,也不能有今天的事,也不能有wǒ老四兄弟和媳妇说的那些事,对不对?干脆啊,就划下道来, ■
  大家伙都在,写个字据,wǒ们也能给你做个见证,都不用另外请rén去了。”老金和老黄约定了喝酒,他也没忘了眼下的事,扭头又去连老爷子道。

  连老爷子有些气苦,别rén都碍着身份,偏这老金,总拿粗rén做幌子,啥话都敢说,谁也拿他没办法。连守信和张氏毕竟面皮薄,虽闹到这个地步,太过决断的话,他两个也说不出口,可老金替他们说了。

  这让他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老爷子,wǒ们今天可不是听见你们家打架wǒ们来的。wǒ们有别的事。”老黄这个时候就道,“不过,这赶上了,别的不行,做个见证啥的,这wǒ能行。”

  王举rén、王幼恒、wú玉贵和wú家兴也点头,表示他们和老黄一样。

  众rén虽如此说,连老爷子却明白,分明是刚才在门口闹的动静大了,这些rén与连守信交好,因此闻讯立刻就赶来了。这些rén里,哪一个都有自己的门路,若是传上去只言片语,对连守rén的前程大大的不利。也因为如此,他要当着这些rén的面,将事情办的让他们满意。

  “是wǒ没管好老婆子,治家无方啊。”连老爷子叹气道,“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这么办了。那就……另写文书吧。”

  ******

  送上二更,求粉红。

  外向的、敢说话的rén就是抢戏,现实生活中是这样,书里也一样。(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