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丰收


  二更,求粉红。

  xxx……………………xxx

  周氏摔了筷子,同时那张脸也呱嗒一下落了下来。她瞪着眼睛看向连守信。

  “吃饭、吃饭。”连老爷子觉察到了周氏的qíng☆◎绪,立刻就开口道,“拿个碗来,给你娘捡饺子。 老四,爹就不留你了。你也快回去吃饭去吧。”

  连老爷子冲连守信挥了挥手,这shì让连守信赶紧走的意思。

  连守信当然明白,忙mài步就往外○●走。

  “给我捡啥饺子啊?”没等连守信出门,周氏已经扯开嗓门骂了起来,“我对人家有啥功劳,我有那个脸吃人家的饺子。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吃我的奶,长大了,用不着我了,人家谁眼睛里认得我呀?我sh□ì人家的谁啊?走当面见着我,咬着牙叫我一声。背过身去,心里不定咋骂我那。……王八犊子,他现在他眼睛里还有谁啊?……别给我饺子,给我我就扔地下,我这老不死的,我不配吃人家的东西……”

  骂着骂着,周氏就委屈了,眼圈就红了。

  连蔓儿在门口瞧的一清二楚,心道,周氏这样,也应该算作shì一项了不得的本领了吧。真shì不知道,她的那个主观世界shì怎样一个奇妙的存在。不仅能拿不shì当理说,而且她来从心里往外地,觉得她有理,都shì别人不对,都shì别人心眼子狼。这天底下,就只有她一个shì好人,shì心善的。

  “好好的,老四过个生日,还给咱送饺子过来了,你咋又打雷下雨的?”连老爷子看着周氏,气闷的不行,“这又shì那根肠子不对劲儿了。你又找人撒气啊?吃饭,都吃饭。老四。这没事,你娘就这样,你回家吃你的饭去,啥也别往心里去。”

  “哎。”连守信答应了一声,急忙就出了上房。

  上房屋里,周氏见连守信走了,气的又骂了几句,被连老爷子给喝止了。

  “你那shì干啥那。活多大岁数了。你看你这对老四,这一出一出的,你也不怕人讲究你。”连老爷子说完,打了个唉声。

  周氏从屁股底下扯出一块大帕子来。擦了把脸,又响亮地擤了一把鼻涕,完全无视古氏、蒋氏、赵秀娥几个瞬间扭曲的脸。

  “老四丧良心,他以为他吃点啥好的,就往这送,他就shì孝子了?他丧良心啊,他。”周氏指手画脚地道。

  “得了,得了,跟你说不清楚。吃饭!”连老爷子不耐烦继续和周氏掰扯。果断地打住了话题。

  连守信回到西厢房,连蔓儿已经先他一步,将在上房看到的事都跟张氏说了。

  张氏看见连守信一脸的丧气,就忍住了也没盘问他,只shì劝解。

  “他奶这个脾气,一百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来。咱答对不上她,咱就做自己的本分。她爱咋地就咋地吧。”张氏道。

  周氏的脾气shì古怪,但shì追根究底,其实也简单。如果连守信和张氏还像过去那样,周氏说啥shì啥,这就太平了。周氏总挑刺、作,就shì因为这夫妻俩不再受她摆布了。

  这让连蔓儿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具体的文字她已经记不清了,但大致的内容她还记得。

  统治阶级习惯了他的统治地位。当意识到被统治的人要脱离他的掌控的时候,统治阶级必将进行惨无人道的反扑。而当统治阶级感觉到,他已经失去了统治地位的时候,他也不会就此甘心,必将会为了夺回统治地位,而使出浑身的解数。进行垂死的挣扎。

  四房脱离了周氏的掌控,惨无人道的反扑阶段其实已经过去了,现在不过shì因为还不甘心,☆存了些绝望和希望,而进行的挣扎。

  黎明前的黑暗,挺过去这段时间,愿意不愿意的,大家都会习惯这新建立起来的秩序。

  所以,真的没什么好在意的,她们反而应该高兴才对。

  想到这,◎◎连蔓儿瞧了连守信一眼,见他脸色还有些抑郁,就扭头对小七使了个眼色。小七立刻放下手里的书,几步跳过来,猴到连守信身上。

  “爹,我们私塾门外来了个卖糖人的。那糖人做的可好了。爹,你给我俩钱,我买★糖人呗。”

  被小儿子抱住要钱,连守信并没有生气或者不耐烦,反而高兴起来。

  这爷俩说了一会话,连守信脸上的阴云就完全散开了。

  饺子都蒸出来了,张氏又打了一个鸡蛋海木耳汤,一□家人放了饭桌,开开心心地吃饺子,给连守信庆生。

  …………

  给沈六捎过信之后,很快连蔓儿就收到了回信。shì钟管事捎来的口信。说shì让连蔓儿定好了收地瓜的日子,他到时候会来。
  连蔓儿就掐着指头算了算,将日子定了下来。

  没几天,就听山上的老黄传来消息,说shì沈家的六爷要来查看山上工程的进展qíng况。老黄所说的沈家六爷要来查看的日期,正shì连蔓儿定下的那个日子。

  连蔓儿心里就明白,沈六肯定shì要去山上查看,然后“顺便”看看她家收地瓜。

  转眼,就到了这一天。

  巳末时分,沈六一行的车马就到了三十里营子。这次,更与前几次不同,□队伍中多了好几辆马车,都有穿官衣的侍从护卫,看前面开道的摆出来的回避牌子,除了沈六的征虏前将军、辽东府总兵官,还有知府、布政司、盐运司等。

  沈六这次的排场更大了。

  沈六的车马队伍从●早点铺子前面经过,直奔山上。钟管事从队伍中拐出来,到早点铺子与连守信打招呼。

  “一会六爷回来,就跟着你们下田。……六爷最近事忙,怕shì不能多留。”钟管事道。

  “好,我们这都准备齐全了。”连守信忙道。

  随即连记早点铺子就打了烊,一家人准备了铁镐、大箩筐,还有一杆大称,都用小牛车拉到了地瓜地的地头。之前,连蔓儿已经各方面放出话去,说这天要收地瓜。庄户人家,爱看个新鲜,尤其shì这新鲜的作物,更对他们有极大的吸引力。一会沈六这些人也会去,连蔓儿相信跟去看热闹的人肯定不会少。

  约莫两刻钟的工夫,沈六的车队就从山上浩浩荡荡的回来了。

  这次,沈六没有下车,只shì让钟管事带了连守信过去说了两句话,就让连守信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就往地里来。

  等沈六这些人纷纷在地头下车、下马,连蔓儿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沈六发话。

  沈六站在地头,先s□hì指着大片的玉米地,让跟随前来的众官员都看看。

  “……前日已经写了加急的奏章上报朝廷,只等万岁爷批复。托赖万岁爷的鸿福,若这玉米果真高产,则我大明将再无饥民……”

  一番话说完,众◎官员都点头附和。

  沈六又将连守信招去问话,因连蔓儿也在跟前,就一起跟了过去。

  “免礼吧。”沈六见他们过来,作势要拜,就摆了摆手,“这在外面,一切礼仪从简。”

  连蔓儿shì巴不得的,这个年代,人动不动就要跪拜,她还shì有些不习惯。以前见沈六,多shì私下的场合,在礼节上并不大讲究。今天的场合不同,要与沈六说话,就先要跪拜。好在沈六说了这句话,连蔓儿也就乐得只福了一福。

  “六爷,请你看看我们收地瓜。这地瓜能吃,还顶饿,产量比玉米还要高。”连蔓儿就笑着道。说话的同时,连蔓儿忍不住往沈六身后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到沈小胖。

  今天沈六这次出行,完全shì公事,还带了许多辽东府的官员,shì不方便将沈小胖那只小尾巴带在身边的。回想起刚才在铺子里,钟管事还特意地提了一句,说shì“九爷很不高兴,在家里闹脾气”。

  不知道沈小胖在家里shì怎么闹脾气的,连蔓儿想,如果shì躺在地上打滚,就他那圆滚滚的样子,还真shì,只想想她就忍不住要笑。

  跟随在沈六身边的众官员,此时都注目在连蔓儿身上,他们心中都很惊奇。这开口说话的shì个农家小姑娘,一身普通的半旧袄裙,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样貌却已经shì清丽无双,说话声音清脆,丝毫不拖泥带水。虽然面对着他们这些人,这小姑娘的父亲都有些畏缩,偏这小姑娘不卑不亢地,一点怯意都没有,实在shì让人稀罕。

  沈六看了连蔓儿一眼,嘴角微微翘起,随即又恢复如常,只shì向着连蔓儿他们点了点头。

  连守信立刻就带着五郎、小七,还有请来的林阿水、小石头等几个人翻开地瓜秧,开始刨地瓜。

  连蔓儿则和张氏、连叶儿、赵氏几个抬了箩筐,跟在后面往箩筐里捡地瓜。

  一会工夫,地瓜地刨完了大约三分之一,四五个大箩筐里都装满了地瓜。连守信等人就将箩筐一只只地抬出来,就在地头,当着沈六和众人的面过秤。

  小七端了个算盘站在旁边,等连蔓儿报出数字,他就拨动算盘珠,一笔一笔地加起来。

  “总共三百二十七斤。”小七用还略有些奶味的声音,高声地报出最后的数字。

  沈六的微微眯了眯眼,跟随他的官员中,却有好几人惊叹出声,站在稍远处观望的村里人,更shì一下子轰动起来。

  xxx………………xxxx

  送上二更,求大家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