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消暑


  二更,求粉红。

  ***………………***

  正因为连守信是这yàng的人,他才能够这些年都任劳任怨,出了那么多的事,分家出来,对待爹娘和兄弟们还是yī片热心,只记得大家的好,而刻意去忽略那些不好。

  也正因为连守信是这yàng的人,他才不会答应连老爷子为连守人钻营的要求。即便连老爷子拿出孝道、亲情、家族荣耀这些筹码出来,连守信也会坚守他心中的那yī道底线。
□   “爹,那你没答应,饭都没吃饱就回来了,我爷挺生气的吧?”连蔓儿就问。

  “我把道理跟你爷说了,你爷是个讲理的人,他就是……,”说到这,连守信的语气顿了顿,连老爷子就是怎么yàng,这他没▲有说出来,“等缓缓,你爷能想明白这事。”

  “你爷这个人,他不是愿意麻烦人、求人的人。这都是为了你大伯。”连守信叹了口气,“以前我听你爷讲究过,他小时或过的那么难,也没说去求这个央告那个的,最后还是跟着人进城,去做了学徒,干那最辛苦的活。你大伯太不争气了,总让你爷看着他咋地咋地,肩不能挑shǒu不能拿,说啥念了这老些年的书,是啥怀才不遇还是咋的,那话我也不会说。”

  “为了他,这些年yī家的日子是咋过的,这还不算。你爷从不朝人借钱,为了他,高利贷也借了。现在还想要求人家沈六爷。这都是你大伯给闹的,你爷他不是这yàng的人!”

  连守信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起来。他恨连守人不争气,拖累了连老爷子,让连老爷子丧失了他yī贯做人、做事的准则。

  “他爷跟我说,说咱五郎和小七年纪还小,现在念着书,要出头,也还得几年。沈六爷就是想帮。也帮不上,不如帮他大伯,他大伯已经是监生了,就是往上推yī把的事。”连守信说着话。就看向五郎和小七,“你们俩可别有啥心思,想指着人家沈六爷啥的。咱自己个好好念书,自己考上就考上,考不上,回家来咱开铺子、种地,这日子咱照yàng过的下去。”

  “有多大的碗。咱就吃多大的饭。就像你大伯,不能做官,那就踏实点找个馆教书,他也能比yī般庄稼人过的强。咱都得记着这个教训,踏踏实实,yī步yī个脚窝。”

  “知道了,爹。”五郎和▲小七就都放下碗,齐声应道。

  连守信少有这yàng长篇大论的。见五郎和小七这yàng,他就干咳了两声。

  “知道就好,快吃饭吧。”连守信就道。

  五郎和小七这才又端起饭碗。

  连守信说了半tiān。却yī直没有正面回答连老爷子是不是生气了。

  “爹,我爷跟你说这些,我奶就没听见?咋没听见我奶骂人那?还有我大伯他们,这心里怕是对咱又有疙瘩了。”连蔓儿笑嘻嘻地说道。

  “你奶啥也没说。你大伯他们……,爱咋想就咋想吧,那我也没法子。”连守信闷闷地道。

  连家男主外女主内,像关系外面的yī些大事,就比如说上次借高利贷,周氏从头至尾,也没说过什么。这次的事。显然,也不在周氏的管辖范围内。至于连守人他们,连守信做到自己的本分,他们怎么想,别说连守信,就是神仙也管不了。

  “爹。你做的对,以后遇到事,也应该这yàng。”连蔓儿就道。不能因为怕连老爷子和周氏生气,或者怕连守人他们不高兴,就没原则地什么都答应。

  …………

  上房东屋,yī家子已经吃完了饭,赵氏、何氏几个正在收拾桌子和碗筷。连老爷子坐在炕头上,装了yī袋烟,正在吧嗒吧嗒地抽着。

  “爹,老四……”连守人没有走,他就坐在连老爷子身边,朝周氏看了yī眼,就开口想要说话。

  “这事就别说了,到此为止。”连老爷子打断了连守人的话,“这事,就是存着个万yī的念头。沈家六爷,那是尊大佛,是大贵人。yī个不大不小的官位,在人家眼里,啥也不算。人家yī高兴,点了头,就够咱们在别处忙活半辈子的了。爹这辈子,就不爱求人。为了你,爹把这脸也舍出去了。”

  “老四说的话也没错。这事,咱就求不着人家。老四也确实开不了这个口。”连老爷子说完,叹了yī口气。

  “爹,老四就懂得种个庄稼,yī点灵透劲都没有。这官场上的事,不管你多大的能耐,也得有☆人提携着。咱都跟老四把话说透了,也就是让他在沈六爷跟前递个话,他就不答应。饭都没咋吃,他就走了。爹,他那是给你甩脸子那。”连守人有些激愤地道。

  连老爷子的眼神暗了暗。

  “老四不是那yàng的人,他就是倔。”连老爷子道。连守信拒绝了他的要求,连老爷子是不高兴。但要说连守信跟他甩脸子,那他也不信。“那孩子,老实是老实,平时也能听进人劝。就是也有个倔脾气,认准了的事,还真是谁都说不听。”

  连守人见老爷子这yàng说,就忙冲着周氏眨了眨眼睛。

  “老头子,这事,再找老四来说说咋yàng。我也求求他,不就是他说句话的事吗。他只要好好去说了,成不成的,那都另说着。也不是说,咱老大的这个官,就指着他了。就让他说句话。咱养活他这么大,就yī句话……”

  “我说了,这事就到此为止。”连老爷子朝着周氏摆了摆shǒu,“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哎!”

  连老爷子打了个唉声,就穿鞋下地,出了外屋,到后院园子里去散心去了。

  “你爹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法子了。”周氏就对连守人道,“照我说,这事也不能成。老四他就种地,开个铺子,他的话要那么值钱,他也不是现在这个yàng了。”

  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放弃了,那么这条路算是彻底走不通了。

  连守人和古氏对视了yī眼,都垂头丧气起来。

  第二tiān,连蔓儿在院子里见到了连老爷子,依旧笑着打招呼。连老爷子也和往常yīyàng,没有任何的异yàng。这件事情,就这yàng悄无声息的过去了,连蔓儿也没有觉得奇怪。

  连老爷子大体上还是个爱面子、懂道理、讲究体面的老人,只要她们站住理,连老爷子是不大可能强逼着他们做什么事的。反而是周氏,这次没有闹腾,有点出乎连蔓儿的意料。

  …………

  冬有三九,夏有三伏。正是三伏tiān,yī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

  吃过了晌午饭,连守信就和五郎、小七三个,将大木床抬到铺子后院外面,这里通风、背阴,还有yī排杨树,背靠着铺子的后院墙,前面就是她家的菜园子,正是乘凉的绝佳所在。连蔓儿就跟在后头,yī只shǒu上拿着只大蒲扇,yī直胳膊下夹着个凉席卷,等连守信将床放安稳了,她就把凉席铺上去,然后爬到床上坐了。

  这张床是连守信将盖铺子剩余的零碎木料搜集起来,连守礼每tiān从山上回来,就借了木工的工具,几tiān的工夫,打了这么yī张矮脚的大木床出来,又弄了点漆料上了漆。

  每tiān忙活完了,张氏就会带着连蔓儿几个就将木床搬到阴凉处,娘几个坐在上面乘凉。

  “还是这凉快啊。”○连蔓儿坐在床上,扇了扇蒲扇,惬意地道。

  小七也爬到床上坐了,不过他只能坐yī会,就又要跟着五郎去私塾上学了。

  连守信也只歇了yī会,就被人找走了。

  张氏和连枝儿将铺子收拾◎妥当,就抱着针线笸箩出来了。

  “蔓儿,给,你把枕头给忘了。”连枝儿就将yī只凉枕递给连蔓儿。

  连蔓儿笑嘻嘻地接了,放在凉席上。

  张氏和连枝儿也都在大木床上坐下来,娘三个y☆ī边闲聊,yī边做针线。其实,是连蔓儿看着张氏和连枝儿做针线。

  连枝儿正在绣yī个肚兜,是小七的。张氏则是从笸箩里取出针线和yī条剪好的布条,给shǒu里的yī只蒲扇沿边。

  这只蒲◎ībiānxiánliáo,yībiānzuòzhēnxiàn。qíshí,shìliánmànérkànzhezhāngshìhéliánzhīérzuòzhēnxiàn。

  liánzhīérzhèngzàixiùyīgèdùdōu,shìxiǎoqīde。zhāngshìzéshìcóngpǒluólǐqǔchūzhēnxiànhéyītiáojiǎnhǎodebùtiáo,gěishǒulǐdeyīzhīpúshànyánbiān。

  zhèzhīpú扇,连同连蔓儿shǒu里拿的,都是连蔓儿从锦阳镇的集市上新买的。这个季节,扇子最热销。锦阳镇集市的扇子摊上,也摆满了各种扇子。有文人墨客最爱的纸折扇,闺阁中的姑娘们最爱的绢扇、纨扇,还有乡野风味十足的各种草编的、竹编的扇子,而最受庄稼人欢迎的是蒲扇。

  蒲扇也叫葵扇,是用蒲葵草编制而成的。不管是用料、还是加工都很简单,价格也便宜。蒲扇个大,结实耐用,稍微夸张点说,托住yī个出生几个月宝宝,◆是不成问题的。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几乎家家都有两三把蒲扇,即便用的年头多了,扇叶子开裂,也舍不得扔掉,拿针线用布条缝上,还可以接着用。

  连蔓儿yī家是去年秋末分家出来的,她们分家的家当里可●没有蒲扇,只能去买。

  庄户人家买回来的蒲扇,都会用布条将蒲扇的四周边都缝起来,叫做沿边,能够防止蒲扇边破损、开裂,让蒲扇更经久耐用。

  **………………***

  送上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