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打乌米


  二更,求粉红。

  ******

  张氏出来看见了,又往院子lǐqiáo了一眼,就看见周氏踩着一双小脚从上房出来,也进了园子。

  “……谁也没有你心狠啊,秀儿不是你亲生的闺女?这tiān都要黑了,你还让她掰烟叉。这是她能干的活吗?”周氏看见连秀儿蹲在那掰烟叉,就心疼了。

  所谓的掰烟叉,就是将旱烟上长出来的小枝杈掰掉,免得耗费营养,影响了大旱烟叶子的长势。干这个活,需要蹲在两条旱烟垄之间,身上、脸上都会被旱烟叶子刮到,手上也会沾上旱烟油,旱烟油会让人的皮肤呈现烟锈色,而且气味很不好闻。

  “都是人干的活,秀儿咋就干不了?”连老爷子硬邦邦地回道。

  其实,连老爷子心lǐ也是疼连秀儿的,他让连秀儿干活,他自己更没闲着,而且还比平时干的快,为的就是他自己多干一点,这样连秀儿就能少干一些。

  只是这样的话,他不能对周氏说。而周氏,显然也没看出连老爷子的良苦用心。

  连秀儿因为一边掰烟叉一边抹眼泪,手上的旱烟油沾到了眼睛上,这会工夫,她的眼睛就红了,而且被烟油味熏的十分的难受。虽然是庄户人家的女儿,但是因为上面有几个大她许多的哥哥,就是几个侄子也比她年纪大,所以连秀儿从小就没挨过累、做过粗重的活计。

  掰烟叉,就是连枝儿和连蔓儿都不喜欢干,就更别说是连秀儿了。

  连秀儿红着眼睛看周氏,她希望周氏能带她回屋去。

  周氏是想带连秀儿回去,但是连老爷子今tiān的脾气特别的执拗,她也不敢太过违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帮着把这活计给干了,那她就能把连秀儿给带回屋去了。

  上房连守人一家都在,可□没一个是干活的人。东厢房。连守义和何氏和几个孩子都串门去了,只有二郎和赵秀娥在。赵秀娥不可能来帮máng,二郎被赵秀娥禁住,也不能来。

  然后就是西厢房。老三连守礼和老四连守信两家人都在,可却★没一个人出来为她解围。

  “王八犊子,都心狼啊,良心让狗给吃了。”

  周氏低低的声音骂道,没人来帮máng,她心疼连秀儿心切,咬了咬牙。就也钻进了旱烟地lǐ。

  “没人干,我干。看我累死在这,这帮王八犊子就都乐了。”周氏一边掰烟叉,一边骂道。这次,她骂的很大声,故意让几个屋子lǐ的人都听见。

  “你嘴lǐ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地是干啥?没人让你干活,你屋lǐ呆着去。”连老爷子就道。

  “我不像你那么心狠。我心疼我老闺女。”周氏就道“……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没一个心疼我这老tiān拔地地。黑心尖儿,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

  西厢◎房北屋“咱不去?听他奶这骂的,可越来越狠了。”连守礼迟疑着道。

  “不去,咱不去。”连叶儿趴在窗台,往外看了一眼,坚决地说道。

  “那就不去吧,去了,还得挨顿骂。”赵氏道。

  ★西厢房南屋“他奶这个人,这个脾气,可真是让人没辙。这些年。咱都是咋过来的那。”坐在炕上,张氏感慨道。周氏的骂,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洗脑。再不正常的事情,如果习惯了,也就成了自然,或者说麻木。

  而生活环境的变化。让张氏渐渐地看清了过去的生活的真面目,重新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对周氏就回不到过去那样退让和顺从了。

  “他奶那么骂,就是个习惯。不能听,要真听了,往心lǐ去,那日子就不用过了。”连守信靠在炕头,说道。

  “你听这个骂,这又是在拿咱们那,让咱们出去替秀儿干活去。”张氏抿了抿嘴道“我是不去,我还没让她骂够是咋地?”

  “咱谁都别去,这是我爷教导我老姑那,咱去了,我爷的苦心就白搭了。”连蔓儿道。

  “蔓儿说的对。”五郎道。

  周氏骂了半tiān,直骂的累了,也没骂来帮máng的人。

  大家伙都知道,即便去帮máng,换来的也是另一顿骂。

  …………

  玉米结穗了,高粱和糜子也在抽穗,连蔓儿家的地lǐ雇了看青的人,张氏、五郎和小七有空闲,也会下地看看,连蔓儿和连枝儿也会趁着去挖野菜的时候,进地lǐqiáoqiáo。连守信更是恨不得长在地lǐ头。

  金玉米,正如武掌柜的预料,卖的很火。为了保证玉米的新鲜,酒楼的人每隔两tiān,就会来三十lǐ营子取一次玉米,都是半夜来,凌晨走。

  五十两银子的定金支完了之后,武掌柜又亲自送来了五十两。这些钱,都被连蔓儿派了用场。盖新房要用好木料,这件事交托给张青山。靠山屯往北,就是深山老林,那lǐ上了年头的好木材多,张青山又有拜把子的兄弟在那,拿了连守信写好的木材尺寸、用途,可以精心地挑选好木料,提前做晾干、做防虫和防腐的处理。

  虽然张青山面子大,说话管用,但是连蔓儿还是先给了定钱,好让人为他们做事、做的心lǐ安稳。

  还有琉璃窗,也是定了尺寸、huā样,由吴玉贵和吴家兴父子两个拿去琉璃厂,给了定钱,开始慢慢的烧制。

  此外,还有砖石、砂子、新家具,这些也要开始准备,也要给定钱。

  “多亏下来这笔钱,要不等到秋下,咱就算能把房子给盖起来,也没这么周正。还有屋子lǐ面的东西,咱也置办不起来。”张氏道。

  今tiān又是五郎和小七的休沐日,吃过早饭,过了早点铺子最máng碌的时候,连守信就说要下地。

  “今tiān有啥事?”张氏就问。

  “今tiān打乌米。”连守信就道。

  “爹,我跟你一起去。”小七立刻就道。

  看小七这个样子,就是连蔓儿本来不知道,也立刻就能猜到,打乌米是跟吃的有关,而且还很好吃。

  “那我也去。”连蔓儿正好算完了账,就将账本收起来道。

  “正好没啥事,那我也去。”五郎道。

  “你们爷几个就去散散吧,晌午记得回来吃饭。”张氏就笑道。

  连守信就带着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往地lǐ走,他们去的是北面赵家村那块地,离的不算远,只连守信提了一个篮子,爷几个也没套车,就走着过去的。

  打乌米,自然进的是高粱地。玉米地也可能有乌米,但比高粱地要少许多在高粱杆的结节处,从高粱叶子根部伸出来的细长的被绿色的外皮层层包裹着的,就是乌米。

  进了高粱地,连守信掰下第一根乌米,将外皮撕开,露出lǐ面白嫩嫩的瓤,递给连蔓儿。连蔓儿掰下来一段吃了,从自己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这才大概知道了,乌米到底是什么东西。

  乌米,其实是高粱的一种病变,学名似乎叫做黑穗病。是由于种植密度过大、或者肥料没有完全糟透等原因引起的。
■   黑穗病的初期,乌米是白色的,很嫩,而且味道甜美。若是放任它继续成长,后期乌米就会变成黑色、膨大,不仅不能吃,而且还会感染高粱叶子,影响高粱的收成。

  这个年代没有农药,好在乌米也没那么容●易大面积爆发,相反,由于庄稼人的种植经验都很丰富,乌米的出现是比较少的。只要在乌米的生长初期,将乌米掰下来,就可以解决问题。

  这就是打乌米。

  而这个时候打下来的乌米,是小孩子们最爱的美味之一。既可以就这么生吃,也可以拿回家去蘸酱吃,外面裹了干豆腐蘸酱吃,还可以和土豆、豆角一起炖了吃。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将一根乌米分吃了,就分散开,各自拿了两条垄向前走,搜寻乌米。高粱叶●子刮在皮肤上,有些痒痒地疼,但是在庄户人家的孩子眼中,这根本一点都不影响他们寻找乌米的快乐。

  找到乌米,掰下来,谁也没有再吃。

  “拿家去,晌午咱买上一斤干豆腐,卷着蘸酱吃。”连蔓儿□是这么打算的。

  五郎和小七都同意,连守信自然更不会说什么。

  将一片高粱地都搜索完,打下的乌米也才装了半篮子。

  连蔓儿qiáo着半篮子乌米,有些小小的纠结,乌米不多,说明高粱的长势好,她应该高兴。可是她心lǐ的某个角落,是希望能打到更多的乌米的。

  出了高粱地,爷四个又到旁边的玉米地看了一圈,玉米地lǐ没有乌米,玉米长的很好,结的玉米穗从外面就能看出,lǐ面已经开始长玉米粒了。

  因为粪肥的量足,今年的雨水又好,不管是高粱、玉米、糜子都长的很好。

  走到地头,连守信去跟看青的人说话,连蔓儿就在地瓜地lǐ蹲下身,小心地查看地瓜秧。从地瓜秧的长势上,可以估计出,地底下的地瓜必定也长势喜人。

  玉米加上地瓜,她今年不仅能大饱口福,还能大赚几笔,这真是让人高兴。

  连蔓儿就忍不住抿了嘴笑。

  “四叔、蔓儿姐,快回家,家lǐ来人了。”连叶儿急匆匆地从地头跑过来,一边高声喊。

  xxx………………xxx

  送上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