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抢夺


  四更,求粉红。

  ***…………***

  连老爷子的意思,是按照连shǒu信当时分chū去的旧例,将房子和地dōu分了。至于别的东西,那就是什么dōu没有。

  连shǒu义一听就急了,他那一股人口多,几个儿子娶媳妇dōu是大花销,这么分他最吃亏,地不够种,房子不够住,一文钱没有,他们怎么生活?所以,他提到了钱。

  “你还想要啥钱,家里哪还有钱?”周氏立刻就指着连shǒu义骂道,“有的那点,不也dōu让你给败花光了吗?镇上的房子,不就dōu填给了你。你还腆脸这要钱。你个丧良心的东西!”

  说了这么半天,大多是连shǒu义一个人在上蹿下跳。连shǒu礼自来是话少,就是连shǒu人和连继祖父子两个,也一直没有开口。

  这么看来,连shǒu义做的很不明智。他做了chū头鸟,一次次地被周氏讥刺。但是仔细想想,连shǒu义也似乎只有这么做,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他上面比不得连shǒu人,人家有连花儿那一条退路,下面比不得连shǒu礼,人家虽然没儿子,但是两夫妻带着一个闺女,花销极小。

  “娘啊,你看看你这几个孙子,你总的给他们留条活路。”连shǒu义被周氏骂了,一点也不恼,反而苦下一张脸,冲着周氏哀求。

  “娘,wǒ说这钱,不是跟你们二老要。”连shǒu义说着这话,就用眼角往连shǒu人和连继祖父子那夹了一夹。“这些年。wǒ和他娘还有几个孩子,吃糠咽菜,累死累活地,总算把wǒ大哥给供成了一个秀才,还有继祖,这也眼见着又是一个秀才。”

  “大哥,这要分家了。你那黄的、白的,就不给兄弟分点儿?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几个侄儿受穷、打光棍儿?”最后这一句话,连shǒu义是冲着连shǒu人说的。

  “老二。咱家的钱dōu在爹和娘手里,wǒ哪来的黄的、白的,你穷疯了。见谁dōu想咬一口?”连shǒu人这下子可淡定不下去了,立刻反驳连shǒu义道。

  连shǒu义直接挑上了连shǒu人。要挖钱,要争产,连shǒu礼毕竟太瘦,全霸占了也没有多少。连shǒu人才是最肥的。

  连蔓儿扒着窗框,眯了眯眼,为了争到更多的钱财,连shǒu义这是什么dōu不顾了。

  “大哥,你这话想糊弄谁啊?”连shǒu义冲着连shǒu人,又翘了二郎腿。“你在镇上那老些年。dōu是家里供着,那可真是吃公的放私的。攒下来的私房,就那一所宅子?这谁相信啊,你手里的银钱,最起码还能再买上一所镇上那样的宅子!”

  “老二。你胡说八道!”连shǒu人急了,指着连shǒu义道。

  “大哥,你在镇上做的那些事,你瞒得了咱爹娘,你可瞒不了wǒ。这还只是镇上的,后来你们去了县城。又得了一所宅子。花儿那丫头可精,那黄的、白的没少往你们那搬吧?”连shǒu义笑着打量连shǒu人。

  “二叔,你是看着了是咋的,你咋瞎说那。”连继祖也发话了。

  “你们别瞒着了,为了把花儿嫁进宋家,咱家可是花了血本了。就连老四的闺女dōu舍chū去了,又是借高利贷啥的,一家人差点没给逼死。没wǒ们,花儿能嫁进去?▲她能不想法子报答wǒ们?”连shǒu义指手画脚地道,“大哥,wǒ也不朝你多要,你给你一个侄子一百两银子,再给wǒ一百两,咱这账就两清?”

  连shǒu义这样说,屋里屋外的人dōu愣住了。
  “老二,你这是、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你,你胃口不小。你凭啥你跟wǒ要几百两银子。……你是wǒ儿子?……wǒ要是有那几百两银子,wǒ现在能在这?”

  连shǒu人被气着了,说话就也不再咬文嚼字、不端着秀才老爷的派头了。

  咬文嚼字,连shǒu义也许不是连shǒu人的对手。但是胡搅蛮缠,说歪理、骂村话,连shǒu义却正和连shǒu人是个对手。

  两个越说越僵,将最后一层面皮也撕掉了,dōu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看样子再说一会,就要打起来了。

  “这些年,wǒ们爷几个dōu供了你们爷俩了,要分家,你就得把这些年的钱,算上利息,你一文不少地还给wǒ们。要不然,wǒ就去县衙告你去。大哥,你做的那些个事 ,可是一件也不经讲究啊!”连shǒu义说着话,就威胁上了。

  “wǒ一个秀才,wǒ用你供。不是借了wǒ的光,你一个土里刨食的庄稼人,你能有这么大的◎体面。wǒ花家里啥钱了,wǒdōu拿回来了。你那,你想想你dōu败花了多少,镇上的一所宅子,就他妈的让你给败花了。”连shǒu人说着话,还带上了三字经。只是此三字经,非彼三字经。“不是wǒ秀才的功名在□这顶着,当天你们爷几个就得让人锁拿到县里去、站枷、游街,不死你也脱层皮!”

  抛去了秀才老爷的斯文外皮,连shǒu人也完全放开了。一边在屋里来回踱步,一边指着连shǒu义骂。

  “wǒ还没说那,老二,何老六上哪去了,咋还没回来。那件事不是你和他做的局,就是为了黑wǒ那所宅子,再黑家里的银钱吧?……准是这么回事,wǒ还不知道你,油锅里的钱,你dōu能捞chū来花。”

  连shǒu人和连shǒu义兄弟两个,相互揭底,互不相让。连蔓儿在窗外,dōu有些看不下去了。亲情、家人,在利益面前就变得这样不堪一击。这真是无比丑陋的一幕。 以连shǒu人和连shǒu义的品性,连蔓儿预想到今天的事情不会愉快,但是这么快就冲突到这种程度,还是有一些超chū了她的预料。

  “住口,畜生,你们两个畜生,dōu给wǒ住口!”连老爷子暴喝了一声,紧接着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连shǒu人和连shǒu义起先还不打算停下,直到看见连老爷子咳嗽的快上不来气了,这才dōu消了音。

  周氏和连秀儿一边喂连老爷子喝水,一边顺着连老爷子的后背,好半晌,连老爷子才把这口气缓过来。

  “孽子,dōu是孽子。作孽啊、作孽啊。”连老爷子一连声的道。

  这会工夫,太阳早就已经落山了,连蔓儿觉得脚后跟有些发痒,一低头,看见是小七正拿手挠她的脚。

  “姐,娘叫你吃饭。”小七用口型,向连蔓儿说道。

  不提还好,被小七这样一说,连蔓儿还真觉得肚子饿了。

  连蔓儿就冲屋子里的连shǒu信招手。

  “爹、娘,天不早了,该吃饭了。有啥事,吃晚饭再接着说吧。要不再饿个好歹的。”连shǒu信看见了,知道连蔓儿是叫他回家吃饭,就对连老爷子和周氏建议道。

  “吃啥吃,就你还有心思吃饭。气也气饱了,干脆今天就气死wǒ们两个老不死的,你们就省心了。”周氏不分青红皂白,破口就是一顿大骂。

  连shǒu信自然是又被炮灰了。

  “先做饭、吃饭,吃完饭再说。”连老爷子就道。

  周氏骂了一通,也觉得饿了,就叫了几个儿媳妇过来做饭。

  “黑心尖的,不知道心疼人,wǒ不说,谁也不想着做饭,这是恨wǒ这老不死的,巴不得把wǒ给饿死了才乐那。”看着儿媳妇们做饭,周氏又是一阵骂。

  西厢房里,一边吃饭,一边就能听见周氏在上房chūchū进进的骂声不断。

  “这dōu要分家了,还这么骂。”张氏低声道。

  “就是要分家了才骂那,以后没这机会了。”连蔓儿小声道。分了家,不再一处吃,周氏无法再继续控制儿子、媳妇们了。

  “所以你奶才不愿意分家,分了家,她还管谁、骂谁去。”张氏道。

  “总有人送上门去挨骂的。”连蔓儿说着,就往连shǒu信的方向瞥了一眼。

  连shǒu信只能苦笑。

  上房东屋,吃过了饭,饭桌还没来得及收拾下去,连shǒu人和连shǒu义就又吵起来了。一个要钱,一个说没钱。

  “你说没钱,这wǒ们dōu不信。”赵秀娥坐在炕上,拿牙签剔了剔牙,脆生生的开口道。“wǒ有个法子,咱现在就把大伯屋里的箱子、柜子咱dōu抬过来,打开来,看里面到底又没有钱。”

  古氏和蒋氏正在收拾饭桌,听了赵秀娥的话,就dōu变了脸色。

  “这不行。”连shǒu人立刻就道。

  “咋不行?”赵秀娥问。

  “刚才老爷子说了,各房里的东西就归各房的。”连shǒu人就道。

  “那是说各房的摆设,可没说你们从公中私吞下的钱财。”赵秀娥冷笑了一声,说道,“大伯,你也别说那是大伯娘和大嫂子的东西,她们俩进门时带来的东西dōu是有数的,箱子里但凡有值钱的,就是你们这些年刮了二郎的。”

  “wǒ的嫁妆放在镇上,还是你这个秀才老爷带着人给抢▲走了。今天这是连家的东西,有wǒ们一份,你就拦着wǒ们不让wǒ们动?嘿嘿,别人怕你秀才老爷,wǒ可不怕你。”

  赵秀娥说着话,就冲着二郎怒了努嘴。

  “二郎、三郎,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搬东西去?”

  “这wǒ得去,你们别粗手粗脚地把东西给弄坏了。”连shǒu义第一个大步向西屋走去。

  “那么老些东西,你们搬不过来,俺来帮你们。”何氏一边卷着袖子,一边咧着嘴笑呵呵地跟在了连shǒu义的身后。

  赵秀娥得意地看了蒋氏一眼,轻轻地吐chū一句。

  “这可真是现世报,来的快!”

  **…………***

  送上第四更,今天更了一万二的样子,打滚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