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山雨欲来


  二更,求粉红。

  ****……………………***

  lián老爷子嚷着要分家。

  周氏第一个变了脸色。

  “老头子,你糊涂了?分啥家,咱俩这都硬实,秀儿的亲事还没个准谱那。”周氏急忙道,又扭头瞪着lián守信,“你都跟你爹瞎咧咧个啥,你看现在咋办,就一吊钱,我这张老脸,就不值那一吊钱,你掉钱眼子里了?”

  lián守信很无奈。

  lián蔓■儿抚额。遇上不讲理,而且将不shì当理说的rén,而且这个rén还shì家里的长辈,打不得、骂不得,除了憋屈到内伤之外,你还能怎么样。

  被周氏纠缠上,肯定就没完没了。lián蔓儿就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不过在走之前,话还shì要说清楚的。

  “爷,我爹把话都跟你掰扯明白了。爷你当这个家,还shì你说了算。”lián蔓儿不理周氏,只对lián老爷子说道,“爷,我和我爹先回去,你老好好想想,要还shì让我爹出这一吊钱,那就让我老姑来给我们个信儿。”

  lián蔓儿说完,就从炕上下来,给lián守信使了一个眼色。

  lián守信也跟着站了起来。

  “爹,娘,那我先回了。”

  lián守信和lián蔓儿从上房出来,回了西厢房。

  张氏正拿了盆子从锅里往外掏饭。晚上蒸的shì一锅高粱米饭,火候刚刚好,将饭铲出来之后,锅底还留了薄薄的一层锅巴。

  “娘,锅巴给我吃啊。”lián蔓儿就道。

  “行,娘给你留着。现在先别吃,等会上桌了再吃。”张氏就将锅巴小心地铲下来,团成一个饭团状,放在铲出来的米饭上面,又在盆子上盖上了盖帘保温。

  “说的咋样?”张氏就问,“刚才在门口。我都听见老爷子吵吵说要分家。真要分家?”

  “屋里说去吧。”lián守信说着,就从张氏手中接过饭盆,走进里屋。

  在里屋坐下,liá○n守信和lián蔓儿就将刚才在上房的事情。跟张氏学说了一遍。

  “蔓儿,你跟你爷说,他要还shì让咱出钱,咱就给出?”张氏听了之后,就问道。

  “都说那么明白了,老爷子不能这么干。”l●◆ián守信道。

  这话说的没错,lián蔓儿那么说。也不过shì为了好听。

  “他爷真能下决心分家?要shì分,可咋分?”张氏自言自语道。

  正说着话,lián守礼、赵氏和li●◇án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lián守礼shì刚刚从山上收工回来,听到了风声,来找lián守信打听。

  “爹真说要分家?”lián守礼问。

  “shì有这个话。等等看吧,一会爹捋清楚了,就◇◇该叫rén过去了。”lián守信道。

  “咋感觉跟做梦似地。”lián叶儿轻声道,一张小脸蛋兴奋地有些发红。眼睛也闪烁着希冀的光。

  …………

  上房西屋,门关的严严实实地,除◇◇该叫rén过去了。”lián守信道。

  “咋感觉跟做梦似地。”lián叶儿轻声道,一张小脸蛋兴奋地有些发红。眼睛也闪烁着希冀的gāijiàorénguòqùle。”liánshǒuxìndào。

  “zǎgǎnjiàogēnzuòmèngsìdì。”liányèérqīngshēngdào,yīzhāngxiǎoliǎndànxìngfèndìyǒuxiēfāhóng。yǎnjīngyěshǎnshuòzhexījìdeguāng。

  …………

  shàngfángxīwū,ménguāndeyányánshíshídì,chú▲了妞妞正躺在炕上睡觉。lián守rén、lián继祖、古氏、lián朵儿、蒋氏都围坐在炕上,小声商议着。

  “老爷子这次,shì真的要分家?!”lián守rén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听的可真了。我爷说话声,好像还挺生气的。”lián朵儿小声道,又扭头笑着问古氏,“娘,shì不shì分了家,咱就能搬到城里去了?”

  “别净想着回城,这八字还没一撇那。”古氏嗔了lián朵儿一眼,心里暗暗叹气。lián朵儿和lián蔓儿同岁。可这说话、做事却和lián蔓儿根本没法比。比如说现在,lián朵儿就只想到要去城里享福,完全没意识到,分家绝不shì那么简单的事。

  如果真那么简单,她们现在早就在县城里了,难道谁愿意在这乡下地方受罪。老天有时候也很不公平。张氏竟然能生出那么机灵的闺女来,而她却生了个笨闺女。

  不过,好在还有lián花儿。也许shì聪明劲都被lián花儿给占了,所以落在lián朵儿身上的就少了吧。

  “他爹,这要真shì分家,咱咋说?”古氏就问lián守rén。

  “我这以后要shì还想做官,分家这事咱就不能赞成。”lián守rén想了想,就缓缓地道。

  “咱又没说分家,这不shì我爷提出来的吗?”lián继祖插话道。

  “要shì老爷子坚持分,那就好说了。”lián守rén两手握在一起,手指头轻轻地敲着手背。“那咱就顺着老爷子。”

  一家rén谁都没说话,只有一股名为喜悦的气流在他们之间来回传递着。

  “他爹,这分家,你估摸着,咱能分到些啥?他爷和他奶shì跟着哪一股过?”古氏又问道。

  “家里的东西都在明面上,分啥不分啥的,谁也背不过谁去。”lián守rén就道,“老爷子和老太太……,身子还都硬实着,我看,他们愿意自己过的面儿大。”

  所谓面儿大,shì三十里营子这里的土语,就shì可能性大的意思。

  古氏轻轻地吐了一口气。lián守rén的目光就转了过来,落在古氏的脸上。夫妻俩交换了一个眼色,知道他们这shì想到一处了。

  “他爹,话shì这么说,可咱还得往细里想想。他三叔那边估计shì没啥,可他二叔那rén最赖,还有二郎媳妇,说起来这事就shì她闹的。咱得多想想,要shì他爷和他奶现在就要归一股,那咋办好?”

  所谓的一股、一股rén,也shì三十里营子这边的土语,指的shì一房、一房rén。比如在lián家,从lián老爷子往下,lián守rén这一房的rén就算一股。

  古氏所说的lián老爷子和周氏归一股,就shì说这两rén和哪一房rén过日子,归那一房rén抚养。

  lián守rén就沉吟起来,这个年代,若shì分家,父母一般都会跟着家里的长子。要不然,长子就会被rén指摘为不孝。

  如果以后只shì依附着lián花儿做个富家翁,这还罢了。如果以后他要出仕,那这不孝的名声shì万万不能有的。

  lián守rén有些头痛起来。

  “你有啥法子没有?”lián守rén就问古氏。

  遇到这种情况,lián守rén习惯询问古氏。当然,这不shì说古氏就当的了家,这最后做主的rén还shì他。

  “要shì不分家,这话我就不好说。要shì分了家,我打算着,先得把继祖送县城去。那有好书院,继祖在那念一天书,比在镇上念一个月都强。”古氏并没有直接回答lián守rén的话,而shì说起了lián继祖念书的事。“花钱的事,继祖完全不用操心。我和妞妞她娘辛苦点,再不行,那不还有花儿吗。她大哥念书用钱,不用谁去要,她自己就得送来。”

  古氏这话,lián继祖当然爱听。

  “娘,你也别总先紧着我,咱要去县城,当然shì一起去。”lián继祖就道。☆

  “咱都去了县城,大半shì要靠着宋家和花儿,就怕你爷和你奶跟着咱,不自在。”古氏就道。

  “那就让我爷和我奶还住老宅呗。老rén年纪大了,冷不丁换个地方住,对老rén不好。”liá★n继祖道。

  蒋氏瞟了lián继祖一眼,随即飞快地收回了视线,脸上看不出什么感情波动来。

  “继祖这么一说,还真提醒我了。”古氏就笑道,“……他爷他奶在老宅,咱吃点亏,那一股帮咱照看老rén,咱的地就给那一股rén种,房子也给他住。这些换成钱,啥都够了。咱就进城投靠花儿,你们父子俩专心念书,等啥时候考出个功名来,那个时候,又有另外的说法。”

  lián守rén听得不由得眼睛一亮。

  古氏说的这个法子好啊。lián家就剩这一点东西,分成几股,他们能得到的非常有限。有lián花儿和宋家的照应,他们当然不会将这么一点东西放在眼里。而将这些东西当做lián老爷子和周氏的◎抚养资费,谁也不能说他不孝,不抚养老rén。

  若shì他不做官,就一直保持这样。若shì他做了官,到时候就说lián老爷子和周氏一直都shì他抚养的,他并没有单独分出去,那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这么办。”lián守rén右手握拳,击在自己的左手掌上。

  “他爹,凡事我们都听你的。”古氏就笑道。

  …………

  东厢房门口,lián芽儿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手◆◆

  “就这么办。”lián守rén右手握拳,击在自己的左手掌上。

  “他爹,凡事我们

  “jiùzhèmebàn。”liánshǒurényòushǒuwòquán,jīzàizìjǐdezuǒshǒuzhǎngshàng。

  “tādiē,fánshìwǒmendōutīngnǐde。”gǔshìjiùxiàodào。

  …………

  dōngxiāngfángménkǒu,liányáérzuòzàiyīzhāngxiǎobǎndèngshàng,shǒu里坐着针线。她shì被打发出来望风的,屋里,lián守义一家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着对他们一家的未来非常重要的事情。

  说shì一家rén商量,但shì二郎、三郎几个多数时候都shì沉默,发言最多的只有两个rén——lián守义和赵秀娥。

  赵秀娥饱饱地睡了一觉,又吃了二郎给她买回来的酱猪蹄,她现在精神抖擞,完全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病态。

  她正一边掰着手指头,鲜红的嘴唇仿佛shì蜜蜂的翅膀飞快地扇动着,旁边的何氏、二郎、三郎等rén都看着她,似乎shì被她给说晕头了。

  lián守义的表情却shì越来越欢喜。

  “二郎媳妇,你说的好啊。咱就这么办,二郎媳妇,二郎最笨,一会可就看你的了。”lián守义笑着对赵秀娥道。

  “该我开口的时候,我当然会说。可这事,爹、娘,你们得打头阵。”赵秀娥挑眉道。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