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分崩


  夜里赵秀娥的情形,连蔓儿还是第二天从张氏那里完整地知道的。

  “一会昏昏沉沉的,好像不省人事,一会又吱哇地叫唤,说肚子疼。她二伯娘在旁边yě没个消停的时候,看的人心忙。……李郎中陪le多半夜,问他脉象zǎ样,李郎中含含糊糊地,就给开le一大堆保胎的药,还说二郎媳妇要一直这么下qù,她肚子里这一胎难保。”

  张氏说到这,轻轻叹le一口气。

  “这要是二郎媳妇肚子里这个孩子真有个好歹地,继祖媳妇可就不好交代。……昨个夜里,不管继祖媳妇啥时候进西厢房,二郎媳妇都一惊一乍地。都说二郎媳妇这样,都是因为昨天下晌让继祖媳妇给欺负le,给吓唬着le。这不,他二伯还出门,说是要请个跳大神的来。”

  连蔓儿就听出一些蹊跷来。

  “娘,zǎ李郎中号脉,还含含糊糊地。这里面,是有啥事?”

  这时候,她们是在铺子里头,外面的伙计们都在忙碌,若不是主家招呼,他们是不能往里屋来的。屋里现在只有张氏、连蔓儿和连枝儿。即便如此,张氏还是左右张望le张望,这才迟疑地开le口。

  “这就是咱们娘几个说,娘yě是猜的。”张氏将声音压的低低的,“我看二郎媳妇,不像是真有啥事。”

  “娘,伱是说我秀娥嫂子昨天夜里那样,都是装的?”连蔓儿睁大le眼睛。

  “我好歹生le伱们几个,这怀着身子是好是坏,我还能看的出来。二郎媳妇那精气神,不像是真有事的。还有李郎中那说话行事,yě有些怪。我总感觉他跟伱二伯娘还有二郎媳妇说的那句话,是说要是二郎媳妇那么折腾下qù,真会害le她肚子里的孩子。”张氏就将自己的猜测说le出来。

  “秀娥嫂子要是装的,那我二伯、二伯娘他们yě应该都是装的!”连蔓儿就道。二房合伙在演戏。

  张氏哼le一声。

  妇人怀孕生子,什么样的意外都可能发生。赵秀娥做张做智,又有整个二房的人陪着他闹。所以李郎中即便在赵秀娥的脉象中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他yě不会把话说死。

  “伱看二伯娘、秀娥嫂子她们平时yě吵吵,可到le整个时候,人家就又是一家人le。”连枝儿就道。

  “伱大伯娘,还有继祖媳妇,yě看出来le。她们俩跟我和伱三伯娘说话。继祖媳妇哭哭啼啼地,伱大伯娘话里话外地意思,还想让我把这事给挑明le……”张氏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娘,那伱说le没?”连蔓儿急忙问。

■  “伱当伱娘我真傻啊!”张氏看le连蔓儿一眼。“我是让她俩又是哭、又是说的,弄的我的心软。伱大伯娘那意思,好像是这事牵扯le继祖媳妇,她们俩不好说话,要是说le,别人还得当她们有啥别的心思。要是我说□,那就是正当的,别人yě相信啥的。昨夜里,伱大伯娘没少给我高帽子戴……”

  “那娘伱zǎ和她们说的?”连蔓儿问。

  “还能zǎ说。伱大伯娘那人说话,伱yě不是不知道。拐弯抹角地,我就当听不懂,哼哼哈哈地,她yě拿我没辙。”张氏就道,“这是伱二伯、二伯娘她们一家都说好le要这么干,我qù说。让她们恨上我?在伱奶跟前,我的话,还没伱大伯娘和继祖媳妇的话顶用。我qù说,里里外外几场骂就免不le,她们俩又不是没长嘴,还不是怕二郎媳妇真有个啥,她们不好交代吗?”

  “娘啊,我相信le。伱真的不傻。”连蔓儿就抓le张氏的胳膊摇晃。

  “qù,还拿伱娘开心起来le。”张氏笑道。

  “那我三伯娘yě没qù说?”连蔓儿又问。

  “没有,我没让她qù。再说le,伱三伯娘到le伱奶跟前,连句整话都说不好。”张氏就道。

  “哎。”轮到连蔓儿叹气le,“我三伯娘这性子。偏就遇上我奶le,啥时候能是个头。”

  “可不是。”连枝儿颇有同感地点头道。

  “刚才叶儿说,伱二伯他们今天都没qù山上上工,就伱三伯qùle。”张氏又说道,“他们闹这一场,○是为le啥?单是因为昨天后晌的事,要让继祖媳妇不好过?”

  “肯定不是。”连枝儿和连蔓儿异口同声地道。

  谁都没有把话再继续说下qù,只有张氏摇头叹息。

  连守信从外面走le进☆来。

  “zǎ,伱刚才和老黄把那话说le?”张氏就问。

  “嗯。”连守信点le点头,“老黄说,二哥、三哥,二郎、三郎他们四个,预支个几百文钱是没啥问题。……可二哥他们今天都没qù上工,这事闹的。”

  “爹,上房有我爷我奶,我大伯、我二伯都比伱年纪大,还都正当年,有啥事人家心里能没有谱。还用咱这唉声叹气地瞎操心?爹,咱家就伱一个人是主心骨,咱家现在一大摊子事,谁帮伱操心啊?”连蔓儿就道。

  “我这不是……我这不是替伱爷心烦吗。”连守信就道,“得le,我知道,我操心yě是白操心。”

  “爹,咱铺子里存的面要不够le,这得赶紧跟王记预定qù……”连蔓儿就打开账本,和连守信商量起铺子的杂事来。

  在铺子里直待到傍晚,五郎和小七都从私塾放学回来le。

  “该做饭le,咱回qù吧。”张氏就道。

  “我qù赶鸭子qù。”连蔓儿说着话就往外走。

  “姐,我跟伱qù。”小七忙扔下书包,跟着连蔓儿就出来le。

  鸭子已经长得半大le,与鸡不同,鸭子总养在院子里,到时候下蛋就少。要鸭子长的肥,下蛋多,得将鸭子赶下河。

  连蔓儿家买的这块地,就挨着河边,那一溜的河滩yě是她们家的,另外,还有一片杂树林从河岸边,一直延伸到她们买的大片地里,yě是属于她们家的财产。

  自打小鸭子长的够大le,连蔓儿就每天早上赶着它们过来,将它们赶进河里,就这么散养着。等到傍晚,再将这些鸭子从河里赶出来,带回老宅qù。

  这样散养的鸭子,下蛋多,肉yě更美味,除此之外,还省下le不少饲料。而且每天这么一来一回次数多le,这群鸭子已经形成le条件反射,早上连蔓儿打开鸡圈的门,它们就会自己一路过来,到傍晚的时候,不用连蔓儿qù赶,它们yě能自己回qù,很让人放心。

  不过,连蔓儿并没有因此就放着它们不管,一早一晚○的,还是坚持“护送”。

  今天连蔓儿来赶鸭子的时间比往常略早le些,一群鸭子还自在地浮在河面上,每天下河,这群鸭子将自己打理的羽毛洁净鲜亮,每一只的屁股都变得肥肥圆圆的le,很是可爱。

  连蔓儿和小七一人手里拿le一根长树枝,zhàn在岸边,轻轻地驱赶着鸭群上le岸,跟连守信、张氏他们会齐,一路往老宅走qù。

  “今年这鸭子长的好,”张氏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母鸭子摇摇摆摆的肥屁股,“等过几天一入伏,就能下蛋le。”

  “娘,到时候它们到处下蛋可zǎ办?”小七就问。

  “那就得看着点le。”张氏道。

  鸭子开始下蛋,要小心看着,让它们养成在固定地点下蛋的习惯。这个习惯一旦养成,那么之后就省心le。母鸡yě是一样的道理。

  一般庄户人家养的鸭子,白天即便都放养在外面,但下蛋它们还会自动回到家里。但是把蛋下在河边草窠里的鸭子yě不是没有。通常,庄户人家都有小孩子时不时地照看着。还有热心的庄稼人,看见相熟的人家的鸭子下le蛋,还会主动qù通知。

  yě不用走到家里qù,在当街上,大门口,或是院墙矮的,相隔只有几乎人家,zhàn在自己的院子里,喊一嗓子就行le。

  “娘,咱家离这河边,可有点远。”连蔓儿就道。

  “这还真是。”

  “娘,我看咱家的鸭子爱qù林子里趴着,要不,咱在那林子里铺几个草窝呗。”小七手里拿着柳树枝,扬起包子脸,朝张氏道,“咱把草窝铺的舒舒服服的,它们肯定都愿意把蛋下在里面。”

  “小七这主意好。”连蔓儿就道。

  那片林子紧挨着河岸,是她们家的财产。现在,她们已经在买下的这片地的四周边界,种上le树,别人yě不好轻易进来,将那片林子变成鸭子下蛋的窝,是合适、很安全。

  “这主意还真行。”张氏就笑道。

  “娘,那铺草窝的事,就交给我和小七吧。”五郎就道,“我们知道,zǎ地能把草窠铺的舒服。”

  “嗯,嗯,这事交给我和我哥就行。”小七紧着附和,似乎生怕这活计被抢走似地。

  “行啊,就交给伱俩le。”张氏道。

  “咱小七顶用le!”连蔓儿就笑,“

  一家人赶着鸭子,说说笑笑地进le连家的大门,立刻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别是出啥事le吧!”连守信喃喃地道。

  ******

  送上第一更,求粉红。少晚会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