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争吵


  “咋你俩也不去了?”连守信和张氏异口同声地问。五郎和小七去上房chī饭,会跟连守信坐一桌,也就是跟连老爷子一起chī,不会有人给他们脸色看的。

  “也méi咋,本来也méi打算去。”○五郎就道,“咱是来帮我爷干活的,不是为了那一口饭。干完活,咱回家自己chī饭,这别人也说不出啥来。 再说,我爷他们chī一顿白面、猪肉也不容易,少我和小七两张嘴,不也挺好。”

  五郎的话,似乎都是为了连老爷子和周氏那一大家子好。只是,这话里的味道,咋有些不对劲那。

  “话不能这么说,你俩去chī,你奶也不能说啥。你们都不去,让外人看着不好。”连守信老实地说道。

  五郎的目光■闪了闪,似乎有话要说,又忍着méi有说。

  连蔓儿就看着五郎,他觉得五郎在生气,他刚才说的不是真心话。

  “哥,你咋想的,就说呗。这里也méi有外人。”连蔓儿就对五郎道。

  连◇守信已经将小黄牛从犁杖上卸下来,正往车上套。太阳早已经落山了,一轮胖月挂在东边的天际,这周围的地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人还méi回去。

  “要为我爷他们脸上好看,咱爹一个人去也就够了。我和小七不能去。”五郎想了想,就正色地说道,“我娘还有我姐和蔓儿,在那一大家子,本来就méi啥地位。我要是和小七都跟着咱爹去chī饭了,就你们不去。那人看着是啥意思,敢情我爹,我和小七,都承认我娘、我姐和蔓儿不算数,是人脚底下的人了?咱自家人这样,那以后,人更不拿我娘当回事了。”

  “爹,你想想。为啥我娘在家méi地位?”

  “不待见我娘,我娘méi地位,那也就是不待见我和小七,我们兄弟俩也méi地位。爹,你要孝顺我爷和我奶,那我和小七,也得孝顺我娘。……跟着来帮我爷种地,就是孝顺了爹。也孝顺了我爷了。现在,该孝顺我娘了。”

  五郎的一番话,说的大家伙都愣住了。

  张氏的眼★圈红了,她扭过脸去。将眼角的水迹飞快地擦干净。

  连蔓儿看着五郎的目光,充满了惊喜。五郎早慧,但是在这样的年纪就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还是让连蔓儿有些chī惊。毕竟,这个道理,有的男人,一辈子○都未必会懂,更别说有勇气说出来。

  五郎,很快就会成长为一个能够支撑这个家庭的男人。

  连守信也很chī惊。呐呐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五郎,这话它不能这么说。咱这是一大家子,★那是你爷跟你奶,这和两姓旁人不一样。”连守信想了一会,才有些艰难地说道。“你奶就是那个脾气,咱摊上了,也méi啥法子。你娘孝顺、贤惠。这大家伙心里都有数。也不是说,你娘这样就低气了啥的……”

 ■ “爹,家里外人的,啥事它都有个限度。这要是两姓旁人,咱能上赶着帮他种地来吗。咱要是肯帮忙,人肯定感激咱,还得高看咱。”五郎道。连守信虽然是成年人,但在某方面的想法却和jǐ岁的孩子一样天真。“爹。我和●小七就跟我娘家里去chī,还能帮着我娘烧把火啥的。”

  “嗯,爹,我跟我娘回家chī,我回去还得喂小牛,小牛累坏了。我也累。你去我爷家chī烙饼和炖肉吧。”小七摸着小牛的头,仰起脸对连守信说道◎

  “啊……”连守信摸了摸脑袋,不管是张氏还是孩子们,都让他去老宅那边chī,可是他咋觉得如果他去了,就挺对不起张氏的那。

  连守信又纠结了。

  “要不,我去跟他爷和他奶说一声,我也回咱家chī去得了。”连守信就道。

  “孩子他爹,你自己个去吧。我带jǐ个孩子回家chī去。”张氏道,“咱一个人也不去,孩子他爷心里该不痛快了。你一个人去,就都代表了吧。”

  商量了一番,还是连守信去老宅chī饭,张氏带着jǐ个孩子就往早点铺子这边来。

  五郎和小七牵着小黄牛在前面走,连蔓儿和张氏、连枝儿就跟在车后。她们谁都méi坐车,因为心疼小黄牛下晌太累了。

  “娘,咱回去chī啥啊?”小七在前面问。

  “想chī啥,咱就chī啥。”张氏道。身体很累,但是她的心情却格外的轻快,为的是五郎和小七刚才说的话。她任劳任怨,受了十jǐ年的气。分家出来■,日子好过了,jǐ个孩子都懂事,还为她撑腰。她觉得,一切都值了。

  是的,不管现在孩子们说要chī啥,她都会无条件的满足。

  “家里méi肉了,就还有jǐ个鸡蛋。”连蔓儿就道,“我今天◇去园子里看了,咱家的韭菜也能割了,要不,咱就烙鸡蛋韭菜馅的盒子chī,里面再放点小虾皮,比肉馅的不差。”

  五郎和小七都说好。

  “行,那咱回去就做。”张氏道,“明天咱再买两斤肉,包顿白面饺子chī。”

  “娘,我爹先答应我们一顿饺子了。你这一顿,可不能重了,那我们就chī亏了。”连蔓儿笑道。

  “行啊,你爹那顿是你爹的,我那一顿,是我的,我不用往后头支工钱,我账上还存着钱那。”张氏就道。

  jǐ个孩子就都笑了起来。

  …………

  连守信赶到老宅的时候,上房已经摆上了桌子,饭菜也早都做得了,不过大家伙都méi上桌。

  “就等着你那。”连老爷子招呼连守信上炕,méi看到张氏和连蔓儿jǐ个,连老爷子忙又问道。“哎,你媳妇和jǐ个孩子那,在后头?”

  “爹,那个,铺子那边有事,孩子他娘带着jǐ个孩子就回铺子那边去了,不过来chī了。”连守信忙解释道。

  “这个时辰了,能有啥事?”连老爷子自然不信,“临来的时候,我还特意嘱咐了,干了半天的活了,咋不来chī饭?”

  “爹,她们不来就不来吧,铺子那边也有chī的。我这不来了吗,我一个人就都代表了。”连守信陪笑道,“爹,你也累了半天了,咱就开饭吧。”

  “这不行。”连老爷子沉下脸,“今天能把这个地种完,多亏了你们。老四媳妇和jǐ个孩子干活都实诚啊。去个人,把老四媳妇和jǐ个孩子叫来。她们要是不来,我就亲自去请去。”

  “爹,这不用。”连守信忙道。

  “干啥都在这戳着,还不chī饭?刚才méi催的饿死鬼似的,这会又不饿了?”周氏端了一盆烙饼,砰的一声撂在炕上,“不来就不来,还当自己个是啥贵客了,还让人三请四催的。我这老天拔地地,扒拉一天了,也méi谁念我个好。她不就趁快完活了,献勤卖个面子光,她就有功了?不来、不来正好。”

  “你个老婆子你说啥那你?”连老爷子急了,对周氏斥道。

  周氏一扭身,就坐在了炕沿上。

  “你当老四媳妇是啥好人那?她这是下我的脸那。大家伙都看见她帮咱种地来了,人不得问,咋种完地,那边还不给你们一顿饭chī咋地。她肯定得说我舍不得给她chī啊,就她是个大好人,我就是那大恶人。宣扬的一村里大家伙都知道了,以后我老婆子出去,人人都指着我的脊梁骨,她就乐了。”周氏指天画地,说的口水四溅。

  连守信的脸就有些搁不住了。

  “娘,你咋能这么说那。孩子他娘可méi这坏心思,她就不是这样的人。这些年了,咱大家伙谁不知道。”连守信红着脸说道。

  “听听,听听,我亲生的儿子都向着她说了,这别人咋想,这还用问吗?黑心尖儿的,她是恨我啊。我土埋半截的人了,我是啥也不怕,也带累不着你们,就我秀儿我这老闺女,受我的挂连了。表面上装好人,心肠太歹毒了……”

  “你★这七三八四的,哪这么多用不着的,让人听见也不怕人笑话。人家帮咱,还帮出不是来了。老三媳妇,你去铺子那边,叫老四媳妇带孩子们,赶紧来chī饭。”连老爷子打断周氏,冲着赵氏吩咐道。

  “叫谁,我看▲你们谁敢去叫去。”周氏就站起身,拦在屋门口,“她不拿乔吗,就让她拿。不叫她去看她能咋样。我这白面、大肉地,她来了,她也méi那个脸chī。”

  “老三媳妇,让你叫人去。”连老爷子也生起气来,“☆你快点让开了,当着一家子的面,你还有个做娘的代价吗?”

  “我还咋做娘的代价,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们都给拉扯大了,娶了媳妇生了孩子,用不着我了,就不把我当个人,任由着媳妇和小丫崽子们作践我……◎

  “你,你这人,你咋就这么歪那。人家不来,还不是因为你,总不给个好脸!”听着周氏越说越不像话,连老爷子又气又急又无奈,“你在家里你不就是大天,谁敢把你咋地啦……”

  气氛越来越僵,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是面红耳赤,一个要掀桌子,一个要扔面盆,眼见着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求上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