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周氏的弱点


  “娘,nǐ老先别shēng气。我不知道秀儿跟nǐ咋说de。是秀儿,不知道咋回事,枝儿就老老实实坐在这,秀儿就把一盆水都泼枝儿身上了。娘,nǐkàn,枝儿这整个后背都湿了。”张氏让周氏kàn连◎枝儿被泼湿了de后背,一边忙向周氏解释道。

  周氏de眼睛在连枝儿de后背扫了一眼,连枝儿de整个后背几乎都湿了,挂着一两根韭菜叶子,衣襟上还在往下滴着脏水。

  周氏心里很清楚,刚才连秀儿出来泼洗韭菜de脏水,再kànkàn地上de水迹,就不难发现事情de真相。连秀儿心里不痛快,这个她知道。刚才在后院摘韭菜,何氏和赵秀娥不知怎地就说起老金家要帮着连守信种地,其实是kàn上了连枝儿,想要说了去做媳妇。又说老金家日子如何好过,老金家de老儿子长de如何de一表人才。

  连秀儿当时脸色就不好kàn,端了水盆起身说要去泼水。她也没拦着,想着连秀儿心里不痛快,走开一会散一散也就好☆了。

  结果没一会工夫,连秀儿就一身湿漉漉地,哭丧着脸跑回来,说是连蔓儿欺负她,故意泼了她一身de水。

  周氏本来就在心疼连秀儿de心里不痛快,又kàn见连秀儿被淋de落汤鸡似de,心★☆了。

  结果没一会工夫,连秀儿就一身湿漉漉地,哭丧着脸跑回来,说是连蔓儿欺负她,故意泼了她一身de水。

  周氏本来就在心疼连秀儿de心里le。

  jiéguǒméiyīhuìgōngfū,liánxiùérjiùyīshēnshīlùlùdì,kūsàngzheliǎnpǎohuílái,shuōshìliánmànérqīfùtā,gùyìpōletāyīshēndeshuǐ。

  zhōushìběnláijiùzàixīnténgliánxiùérdexīnlǐbútòngkuài,yòukànjiànliánxiùérbèilíndeluòtāngjīsìde,xīn疼de了不得,立刻就过来,找连蔓儿算账。

  就算连秀儿泼了连枝儿又咋样。连秀儿心里正不痛快那。张氏不是总说心疼连秀儿吗,那怎么还kàn着连蔓儿拿水泼连秀儿。连蔓儿故意用水泼连秀儿,张氏和连枝儿都在场,这是她们娘三个合起伙来,欺负连秀儿一个。

  欺负连秀儿,那就是欺负她,下她de脸。

  “我呸,老四媳妇,nǐ少跟我面前这摆花架子、装好人。nǐ们娘三个。秀儿就一个,不是nǐ们欺负她,她一个人敢找上nǐ们?nǐ欺负我没kàn见,nǐ咋说咋是了。我就问nǐ,秀儿这身上de谁是不是蔓儿泼de,蔓儿是不是故意往秀儿身上泼de这水?”周氏盯住张氏,厉声质问道。

  “娘,我不都◆跟nǐ说了吗。是秀儿先泼枝儿de。”张氏道。

  “nǐ这是承认蔓儿故意泼秀儿了?”周氏立刻道,“nǐ就在旁边干kàn着,秀儿一个没出阁de闺女,可碍着nǐ们啥事了?nǐ们三不五时地欺负她。丧了◇良心没人伦dedōng西。老四媳妇,我还不知道nǐ。nǐ这是自己当家了,能挣俩钱了,nǐde眼睛里就没人了。kàn我老了,不中用了,戳我de眼珠子那。”

  “nǐ不总说nǐ是kàn着秀儿长大de,总说nǐ咋心疼秀儿,nǐ就是嘴甜心苦,黑了心de婆娘。纵着nǐde丫头欺负她老姑,没大没小,没人伦,坏了良心de。今天敢泼她老姑一身水,明天就该寻趁上我了。nǐ有能耐别拿秀儿出气,nǐ直接掐死我,不就随了nǐ们这一窝de心了……”

  “脏心烂肺de。老天爷在这kàn着那。nǐ不报应到现在,往后nǐ也有报应……”

  周氏指天画地,七三八四地斥骂起来,最后更是开始用恶毒de话煮粥张氏娘三哥。张氏站在她前面,被喷de满脸吐沫星子。

  连蔓儿抚额,她错了。

  若是好好de讲理,张氏也许并不比谁弱。但是遇到周氏,周氏哪里是个肯跟nǐ讲理de?说到说歪话、骂街。十个张氏也不是周氏de对手。说到底,只要张氏讲理、要脸面,她就永远不会是周氏de对手。

  “娘,咱屋去吧。”连枝儿拉了拉张氏de衣襟。

  惹不起,她们躲开还不行吗。

  “这样nǐ们就想走?”周氏瞪着双眼,“泼了nǐ老姑一身水。nǐ们就白泼了?这还没王法了。”

  “孩子她奶,事情都跟nǐ说清楚了。明明是秀儿不对,nǐ不说秀儿,平白地把我们骂了半天。我们嫌磕碜,不跟nǐ对骂,我们躲开,nǐ还不让。nǐ到底想咋地,这天下de事,它咋地也不能大过一个理去吧?”张氏也有些急了,周氏骂她也就算了,用那么恶毒de话诅咒连枝儿和连蔓儿,她听不下去。

  “有事咱说事,枝儿和蔓儿不是nǐde亲孙女。nǐ咒她们不得好,nǐ有啥好处。再说了,我闺女啥坏事也没做过,nǐ那些咒人de话说了也没用,谁做了坏事,nǐ那话就是咒谁de。”

  张氏不会骂街,也不会说脏话或者恶毒de话。这在与人吵架de时候,往往就先输了气势。不过,毕竟占着理,底气足,被气急了说出来de话也很有分量。

  张氏de话,听在周氏耳朵里,就变了味道。张氏分明是在说她和连秀儿做了坏事,张氏这是在诅咒她和连秀儿。这还了得,张氏这个媳妇de良心太坏了,竟然敢诅咒婆婆和小姑子。

  “nǐ这个坏了良心de臭婆娘,nǐ不怕下油锅啊nǐ,nǐ还敢咒我。”

  周氏骂起来没完没了,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都不愿意和周氏对骂。

  “娘,nǐ出去左邻右舍地串串门子,把刚才de事说说,让大家伙给咱评个理。”连蔓儿就对张氏道。

  “对,家里没有理可讲,我出去说道说道去。”张氏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nǐ站住,nǐ给我回来。”周氏赶忙拦到。在家里她要怎样都没什么,这个家她就是天。但是,她还不至于认为她能罩住外面de天。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事情如果说出去,连秀儿和她de名声都不好听。

  连秀儿和连枝儿同岁,还比连枝儿大上一些,辈分也高。可现在有人上赶着要说连枝儿做媳妇,连秀儿却还没人给提亲。十五六岁,正是该说亲de最好年纪。可不能再让连秀儿de名声上再添污点了。

  连蔓儿见周氏拦阻张氏,就知道周氏对于是非对错,心里是明镜de。说句不好听de,周氏就是倚老卖老,不占理非说占理。

  “呀,秀娥嫂子,nǐ咋没在屋里歇着?”连蔓儿眼珠一转,kàn见旁边赵秀娥和何氏,就道,“刚才我在镇上,kàn见赵大叔了。赵大叔问nǐ好不好,说要来kànnǐ那。”

  周氏被连蔓儿突如其来de话吸引了注意力,扭过头来,kàn见何氏和赵秀娥都站在她旁边。

  ◆周氏和赵秀娥是对头,周氏和张氏娘三个吵架,赵秀娥旁观de心情会是如何?

  周氏kàn着赵秀娥和何氏,越kàn越觉得这两个人似乎都……太高兴了!一时shēng气,和张氏吵架,让赵秀娥kàn热闹了☆

  张氏母女今非昔比,主意大了。如果她再继续骂下去,张氏就会出去跟村里de人说道,赵秀娥正在kàn她de热闹。想到这,周氏立刻打消了继续和张氏闹下去de想法。

  “nǐ俩在这卖啥呆,不做饭了,等着我老天拔地地伺候nǐ们那?”周氏对何氏和赵秀娥斥骂道。

  何氏和赵秀娥正乐得在旁边kàn热闹,周氏突然调转枪口,两个人都闹了个没意思。

  周氏就要拉着连秀儿进屋。

  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也扭身打算回屋。

  “娘,蔓儿就白泼了我一身水啊。”连秀儿拉住周氏,她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周氏被连秀儿拉住,扭回身来,眼角余光瞥见大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她心中☆一动,立刻变了主意,回身就往张氏de身上扑,“我几辈子做de孽了,没shēng一个好儿子,没娶着一个好媳妇。当着人面装好人,背了人,就要欺负死我了。nǐ不是要打吗,nǐ打死了我吧,nǐ打死了我吧?” □☆一动,立刻变了主意,回身就往张氏de身上扑,“我几辈子做de孽了,没shēng一个好儿子,没娶着一个yīdòng,lìkèbiànlezhǔyì,huíshēnjiùwǎngzhāngshìdeshēnshàngpū,“wǒjǐbèizǐzuòdenièle,méishēngyīgèhǎoérzǐ,méiqǔzheyīgèhǎoxífù。dāngzherénmiànzhuānghǎorén,bèilerén,jiùyàoqīfùsǐwǒle。nǐbúshìyàodǎma,nǐdǎsǐlewǒba,nǐdǎsǐlewǒba?”
  不是完事了吗,怎么周氏又反扑回来了?张氏吃了一惊,赶忙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退回了屋里。

  “娘,nǐ这是干啥,咋地啦。”一个人快步跑过来,抱住了周氏。

  来人正是连守信,五郎和★小七也跟了过来,不过两个孩子没往连守信和周氏跟前去,都忙跑到张氏娘三个de身边。

  “娘,姐,这是咋地啦?啊?我姐衣裳咋都湿了?”

  “nǐ还认得我是nǐ娘啊?nǐ个丧良心de王八犊子●,nǐkànkàn秀儿让她们娘几个给欺负de,nǐ就逞着她们,kànnǐ娘和nǐ妹子让她们给欺负死吧……”周氏一边骂,一边捶打着连守信。

  连守信来了,显然更加高兴、感觉到更有了靠山de是周氏●

  “娘,到底是咋回事?……这些年了,孩子他娘不是那样de人。”连守信这个时候,也kàn到连秀儿和连枝儿都是浑身湿漉漉de,知道肯定是发shēng了什么事情。

  “爹,”为了防止周氏颠倒黑白,连蔓儿忙将事情de原委告诉了连守信。

  但是连蔓儿忘记了一点,周氏跟自己de儿孙们,历来是不讲是非黑白de。孝字当头,一切是非都是浮云。唯有一个大大de孝,笼罩着连家大院de整个上空。

  “nǐ说啥,nǐ这是说我冤枉她了?”周氏立刻就炸了,“nǐ个丧良心de,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咋一把屎一把尿地把nǐ拉扯大de,nǐ吃了我整整三年de奶……奶水钱……给nǐ瞧病……”

  周氏喋喋不休地骂了起来,连守信de脸越来越红。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