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婚事


  èr更,求粉红。

  xx…………xxx

  “说起来,我们这老些人加一起,下地干活还怕顶不了一个èr郎。”古氏笑了笑,缓缓地开口道,“爹也说,现在就是种地最重要。等把地种完了,★再回去山上挣那份钱,两下都不耽误。今个,èr郎到山上去上工,也没经过他爷de同意。”

  “我看秀娥也是好心。”蒋氏也跟着笑道,“想让èr郎兄弟多给家里挣俩钱,可也不能把èr郎兄弟给累坏了。这些天,èr郎兄弟往家拿de钱越来越少,肯定是累坏了。地里de活咋地也比山上de轻省是不?”

  连蔓儿在旁暗暗咂舌,古氏和蒋氏婆媳是将矛头都对准了赵秀娥。一直以来,这两个人对赵秀娥采取de都是避其锋芒de策略,那可不是因为这两个人老实、好欺负。在连蔓儿看来,古氏和蒋氏,才是这个家里最聪明de媳妇。

  赵秀娥自然也听出来,古氏和蒋氏de话是针对着她de,立刻反唇相讥。

  “大伯娘、大嫂子,你们这嘴也太会说话了。èr郎山上干活挣钱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家?你们这些口人,吃饭顶好几个èr郎,咋干活,你们就一个èr郎都顶不上了?这话你们也好意思说出来。合着,你们在家里都是白吃饭de?你们好意思,我还替你们不好意思那。”

  以前不管赵秀娥如何说话带刺,古氏和蒋氏不搭言,让赵秀娥空有一身de本色,却无法完全de施展。现在古氏和蒋氏话里针对她,这可正中了她de下怀。

  “也不用话里话外地挑唆坏,让咱爷咱奶来治我。我是个直肠直肚de人,心里想啥,我就说啥。不像有些人,当面装de跟尊菩萨似de。背地里往外冒坏水。就送个饭,就能走岔了道。是没长嘴是咋de,那道上就没人,张嘴问一声就不行?还把饭给弄撒了,这不就是心里有气,没处撒,故意使de坏吗?挑唆de咱爷回来就跟咱奶吵起来,你背后偷着乐来de吧?”赵秀娥一连串de话。气都不喘一下。

  “èr郎媳妇,你说话咋这么歪那。”古氏和蒋氏都急了。

  “大嫂子,你说我歪,你咋不瞧瞧你自己个哪正了?”赵秀娥站起来。手指头几乎指到了蒋氏de脸上,“当了这些年de少奶奶,家里de地在哪都不知道,就靠着一张嘴讨好人,你也不嫌丢人。我赵秀娥哪里比不上你?谁不知道你背后蔫损坏,我告诉你说,我赵秀娥敞敞亮亮de人,我de脚底都比你那头脸干净!”

  蒋氏被赵秀娥骂de满脸通红,也突地站了起来。

  赵秀娥大喜。立刻摆出了打架de姿势,就往蒋氏跟前凑。

  蒋氏咬了咬嘴唇,抱起妞妞,扭身就往屋外走去。

  赵秀娥有些不尽兴,想要追出去。这时古氏和连继祖都站起身,从屋里出去追蒋氏了。赵秀娥撇了撇嘴,一扭身又坐在了炕沿上。

  连蔓儿心中暗叹。看来在吵架方面,古氏和蒋氏都不是赵秀娥de对手,连家能够与赵秀娥一拼de,也只有周氏了。

  “爷,èr郎上山上干活,每天挣几个钱,别de不说,咱每天种地买菜de钱就都挣够了。还能给你老打几两酒那。”赵秀娥又甜甜地朝连老爷子说道,与刚才与古氏和蒋氏吵架时候de样子和语气判若两人。

  连蔓儿几乎都要为赵秀娥鼓掌叫好了。吵架de时候◇,气de脸红脖子粗,过后半天都缓不过来de,即便吵架超赢了,那也称不上高段。而赵秀娥这样。能将情绪、语气等收放自如de才是吵架de极品人才。

  “明天就让老èr媳妇和芽儿在家帮着做饭,”连老爷★子没有理会赵秀娥,“别人一律都跟我下地干活。老èr,èr郎没来,你跟他说,我de话,明天别去山上上工了,也下地干活。”

  赵秀娥正沉浸在胜利de喜悦中,却被连老爷子de话兜头泼了一瓢冷水,顿时就不高兴起来。

  “改天家里商量啥事,不该来de人都别来。老爷们商量事,老娘们跟着唧唧喳喳地像个啥事!”说到这,连老爷子de语气顿了顿。

  大家都知道,连老爷子这是在说赵秀娥。

  “得了,都散了吧。早点歇着,明天还得早起下地。”连老爷子最后又说了一句。

  大家伙都站起身往外走,赵秀娥冷哼了一声,抢在众人前头出去了。

  “啥玩意,没规没法de。”等人都出去了,连老爷子忍不住骂了一句。

  “老四,你别忙着走。”连老爷子叫住了连守信。

  “爹,我没啥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和我娘。”连守信坐到了连老爷子身边说道。

  “我知道。”连老爷子点了点头,叹气道,“你也看见了,现在这日子,一天天过de不省心。èr郎这个媳妇,咱是娶糟了,家无宁日啊。”

  连守信只是听着,并没有说话。作为分家另过de人,他是不好评说侄子媳妇娶de咋样de。不过,在他心里,他是认同连老爷子de看法de。

  “这一天天de,鸡毛蒜皮点小事,也能争个鸡飞狗跳de。我这头让她们给我吵吵de嗡嗡de疼。”连老爷子又叹气道,“老四,这是个教训啊。你现在当家过日◆子,这儿女们de婚事,可得上心。别de都好说,这孩子首先得性格好,最笨点也没事。可不能像èr郎媳妇那样。”

  “枝儿和蔓儿将来定亲,也得看好人家。穷点de不怕,人得正,家里要本分。枝儿和蔓儿都◆是大脚,找人家,找老老实实种地de最好。”

  “爹,我都知道。孩子们还小de,我还没想到这事。”连守信道。

  “该想想了,枝儿不小了。”连老爷子道,“老金那边……”

  连守信就▲看了连蔓儿一眼,连蔓儿假装走开,走到门外就停住脚,支楞起耳朵听里面de说话声。

  “孩子他娘出去打听了,老金那人做事和咱们隔路,还不知道是咋回事那。”连守信对连老爷子说道。

  “打听好◎▲看了连蔓儿一眼,连蔓儿假装走开,走到门外就停住脚,支楞起耳朵听里面de说话声。

  “孩子他娘kànleliánmànéryīyǎn,liánmànérjiǎzhuāngzǒukāi,zǒudàoménwàijiùtíngzhùjiǎo,zhīléngqǐěrduǒtīnglǐmiàndeshuōhuàshēng。

  “háizǐtāniángchūqùdǎtīngle,lǎojīnnàrénzuòshìhézánmengélù,háibúzhīdàoshìzǎhuíshìnà。”liánshǒuxìnduìliánlǎoyézǐshuōdào。

  “dǎtīnghǎo了你们拿个一定de主意。”连老爷子道,“爹跟你说一句。要是结亲,可不能答应。老金他家de日子咋好过,咱也不能动心。那样de人家,咱沾惹不起。”

  “爹,这个我知道。”连守信道。

  “咋地,有人给枝儿说亲了?”周氏问道。

  “没有。”连守信答道,“我就跟我爹虑虑这事,没人给枝儿说亲。”

  周氏啊了一声,就不吱声了。

  “爹、娘,那你们歇着,我回去了。一会还得上铺子里,准备明天早上做生意。”连守信道。

  “行,你去忙你de吧。我让老三媳妇这些天还在你们那干,让她多帮你们点,早上晚点下地没事。”连老爷子道。

  “哎。”

  听见连守信de脚步声往外走,连蔓儿忙先一步跑开了。

  …………

  晚些时候,在连记早点铺子里,连蔓儿、连枝儿、赵氏和连叶儿将明天需要准备出来de馒头面坯、包子面坯等都准备de差不多了,就打算回老宅歇◆息。

  “你们弄完要不就先走吧,我去叫娘。”连蔓儿就道。

  张氏出去串门,很晚才回来。她是直接来早点铺子这边,和连蔓儿她们聚齐,刚才将活计干de差不多了,就和连守信往新铺子那边去照看地▲★瓜秧苗了。

  “你去吧,我们等你回来,咱一起回去。”赵氏就道。

  “那也行。”连蔓儿点头道。

  从早点铺子出来,几步路,就到了新铺子。新铺子里点着灯,屋门半掩着。

  “●●娘,”连蔓儿叫了一声,就推门走了进去,“咱该回去了。”

  屋里,连守信正坐在灶台前烧火,张氏坐在旁边de小板凳上,正和连守信说着话,见连蔓儿进来就抬起头。

  “蔓儿,你回去等一会,娘这□就来。”张氏道。

  “娘,我在这等你呗。你们说话,我不听。”连蔓儿走到张氏身边,也拉过一个小板凳坐下了。

  连蔓儿摆明了要旁听,连守信和张氏面面相觑。

  “你这孩子!”张氏嗔了连蔓儿一眼,“你听可是听,出去可不准说。”

  “嗯,嗯。”连蔓儿连连点头。

  张氏和连守信这才又继续刚才de话题。

  “……他们家老四去年才娶de媳妇,家里就剩下这个老儿子喜宝还没定亲。老金他们两口子最疼de就是喜宝,今年开春有媒人给喜宝说了一个媳妇,喜宝没看上,就黄了。说是老金家传出话来,娶啥媳妇,都看喜宝自己乐意就行。……看咱家就一个牛拉犁杖,就咱俩大人带着他们几个小de种地,就非要把家里犁杖拉来,要帮咱种地……,哎。”

  “老金家想让我姐给喜宝做媳妇?”连蔓儿将小脸伸到张氏面前,好奇地问道。

  “估计是这么个意思。”张氏道,“蔓儿,这话回去你可别和你姐说,知道不?”

  “知道。”连蔓儿点头,虽然她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能和当事人连枝儿说,但她还是先顺嘴应下了。“那他家咋不找媒人来说?”

  “老金家不是普通de庄稼人。”连守信往灶里添了一把柴禾,看着灶里de火苗旺了起来,才压低了声音道,“老金家是胡子出身。”

  “胡子?”连蔓儿吃了一惊。

  xxx…………xx

  èr更,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