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防患于未然


  二更,求粉红。

  xx…………xx

  连蔓儿说完这句话,就看着连守人,显然意有所指。

  她们分家之后,先后赚了几笔钱,从kāi卖蒜香花生de方子,到kāi酸菜作坊,又卖豆芽,现在又kāi早点铺子、收洗衣裳,还盖起了一座二层de小楼。一kāi始小打小闹de时候,还不明显。现在生意闹腾de大了、红火了,虽然也为她们结下了不少de善缘和人脉,同时也招来了红眼。

  虽然现在还méi有人有太大de动作,连蔓儿却并不会就认为méi有威胁了。她认为,因为与王家de关系,还有沈六de出现,那些人拿不准她们de底细,才méi有行动。不过,财帛动人心,这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为财为利,而愿意铤而走险,或者是“大胆尝试”一下,“赌一把”de人。

  单纯要面对外面de人,就要花费极大de心神。而如果连家出现内鬼,和外人勾结起来,那她们会相当de被动。

  所谓未雨●绸缪,即便连守人今天不首先发难,连蔓儿也要找机会,在连老爷子这打个预防针。

  而连守人话中浓浓de酸意,更是证明,连蔓儿想deméi有错。今天连守人可以当着面斥责,如果她们不肯屈服,不让有连守●人这种想法de人如愿,明天,就难保méi有连家人背后给他们使坏。

  她要借连老爷子de手,将这种倾向掐灭在萌芽状态。

  “爷,我爹啥事都不瞒着你。你知道,我们kāi这个买卖不容易,费心费力de。外面de人就看着说我们挣钱了,眼红我们。不知道我们起早贪黑de,比别人付出多少倍de辛苦。”连蔓儿缓和下语气,对连老爷子道。“爷,好些人看着我们眼红,想法子要夺我们家de铺子。你知道不?”

  连老爷子听了连蔓儿de话,吃了已经,旱烟也不抽了,抬起头来看着连守信。

  “老四,这又是谁有啥动静了?”连老爷子问连守信。

  有人眼红早点铺子能挣钱,这件事连守信跟连老爷子说过。

  “还是那几个人。”连守信点头道,“他们那心思,就méi歇过。这几天,蹦跶de更欢了。……听说,有人想走王举人de关系……”

  “那都不是正人。”连老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为连◆守信担心。“好在有镇上de王小太医帮你们镇着。还有沈家de关系。”

  “爷,不是有那句话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还有我哥说de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常年做贼de,méi有常年防贼de。”连▲蔓儿说道,“我们防de再紧,也都防着外人。就怕他们使坏招,利用咱家自己de人,那我们可防不了。咱家自己de人心齐还好说。这要心里有疙瘩啥de……”

  连蔓儿说到这,又故意瞟了一眼连守人。

  “那还不是人家一说,就得上套。到时候我们吃亏,还得让外人看笑话。”

  刚才斥责连守人,连蔓儿说话一点都méi有客气,成功地将连守人de气焰打压了下去,同时表明了立场。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冠冕堂皇de所谓“理由”,也别想从她们那里不劳而获。看连守人萎靡de样子,连蔓儿相信,经此之后,他在今后de很长时间之内,都不敢在对她们说三道四了。

  然而,要解决问题。也不能一味地强硬。比如◆说,连蔓儿上面de这句话,就说de比较客气。她méi说怕连家有人因为眼气她们,而跟外人勾结,来给她们使坏。她只说,怕连家有人会被外人利用。

  这话。显然更顺连老爷子de耳。

  “爹,你☆在外面那些年,还有啥事méi见过de。这事,咱还真得留心。”连守信道。

  “这事不能。”连老爷子这句话说de很决断,“我还在这那。咱家也méi那傻透气de人。……老四,这事你们就放心吧,这事绝●对不能有。”

  连老爷子这算是给连守信做出了承诺。他méi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当着连守信de面,他还要给连守人留些颜面。不过,他心里已经打算好,不只连守人,还有连守义,他都要敲打敲打。

  “你们这买卖,别人不知道多辛苦,我是知道de。”连老爷子又道,“咱这一大家子,就是不能给你帮啥忙,也不能给你添乱。”

  连老爷子说到这,就对连守人摆了摆手。

  “你回屋看书去吧,我还跟老四商量点别de事。”连老爷子这是看连守人不自在,又知道接下来de话题,连守人在场并méi有任何帮助,这才想打发连守人离kāi。

  连守人是巴不得这一声,赶忙出去了。

  “你大哥……”连老爷子见连守人出去了,就斟酌着措辞道,“这些天在家里圈de,心烦气躁。他刚才说话,是méi把你当外人,说话就méi走大脑。你们兄弟一块长大de,你大哥有口无心,他不是真有那坏心眼de人。老四,你们别把他de话放心上,这一家一户de,méi有不吵架拌嘴de,就该哪说哪了,过去拉倒。”

  连蔓儿明白,连老爷子这是说场面话,和稀泥,为连守人描补。

  “啊……”连守信在连老爷子期待de目光下,只得啊了一声。这次让他再附和连老爷子de话,他也觉得太吃力了。

  张氏、连蔓儿、五郎和小七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都méi有吭声。

  “老四,今年你de地不少,就你和你媳妇俩壮劳力,你是咋打算de?”连老爷子问连守信。

  “五郎和小七这都放假了,他俩能顶一个。还有枝儿和蔓儿,也能顶一个。”连守信就道,“咱庄户人家de孩子,méi办法,都de下地干活。就累上个十天半个月de。这不,今年我还置办了牛和犁杖,那就能顶几好劳力。我估摸着,能干de过来。”

  “你们有几个好孩子!”连老爷子感慨道。

  “爹,你佃了三十亩,家里还有二十四亩,能种de过来不?”连守信问连老爷子。

  “种de过来,咱家别deméi有,劳力够用了。我,你二哥二嫂,三哥三嫂,二郎、三郎,这就是七个,四郎、六郎、叶儿也能帮把手……”说到这,连老爷子迟疑了一下,然后,似乎是下了很大de决心,“你大哥……今年也让他下地干活。”

  又说了几句话,连守信就站起身,说明天要种地,得先回去准备,就带着张氏母子从上房出来了。

  回到自家屋里,连守信有些闷闷不乐。

  “孩子他爹,你咋地啦?”张氏就问。

  “咱这不有犁杖吗,我本来打算,跟老爷子合伙种地。可咱家劳力少,上房劳力多。我怕人家说我占便宜,老爷子也méi提合着种地de茬。”连守信有些苦恼地道。

  因为连守人挑起de事端,即使后来大家都努力营造和谐气氛,彼此之间,还是有了芥蒂了吗?

  “过去méi犁杖,不也把地种了吗。”张氏就道,“我知道你咋想着,不就是觉得咱家用犁杖,老爷子他们全靠人工,你过意不去吗?这事啊,到时候再看吧。”

  “爹,你咋又钻牛角尖了?”连蔓儿就道,“这要我爷自己个种地,咱家自己de地不种,也得先替我爷把地给种了。可现在,我爷手底下一大帮劳力,种de是一家二十几口人de地。这有啥难de,咱先把自己个顾好了,要是有余力,咱再想帮人不就行了。”

  “对,蔓儿说de对,我这可不是又钻牛角尖了!”连守信拍了一下自己de脑门,笑道。

  …………

  上房里,连老爷子一袋烟接着一袋烟de抽,弄de一屋子都是烟。就是习惯了de周氏和连秀儿都受不住了,连连咳嗽起来。

  “秀儿,去把门帘子掀kāi。”周氏终于忍不住了,让连秀儿去kāi门,掀门帘子,往外放烟。

  “看你那样,有啥话你不说,闷着抽烟,你能抽出花来?”周氏白了连老爷子一眼道。

  “蔓儿嘴不让人,老四家de孩子们都大了!”连老爷子méi头méi脑地冒★出来这么一句。

  “老四拿不起个来,就逞着他媳妇和几个孩子。刚才我要说话,你咋拦着我不让我说?”毕竟做了多半辈子de夫妻,周氏知道连老爷子de心思,有些埋怨地说道。

  “刚才那样,你要◎再说两句,那非得打起来不可。咱家现在消停两天是那么容易de?”连老爷子磕了磕烟袋锅,“再说了,老大de话毛病不少。老四不挑理还好说,一挑理,老大de话拿不出手去。”

  “啥挑理不挑理de,他能挑老大de理,他还能挑爹娘de理?”周氏冷哼了一声道。

  “老四分家了,这事,要是自愿,那是和和美美,让十里八村de人竖大拇指de事。我给老四提过几次醒了,老四看样子是不愿意,那咱也不能硬压着老四de头。”连老爷子长叹了一声,“咱做爹娘de,最多也就是能暗着提一提。老四不愿意,这事就到此为止。”

  …………

  吃过晚饭,连蔓儿正在查看浸泡de花生种,就听见上房de方向,传来一阵吵闹声。

  “这又是咋啦?”张氏放下纳了一半de鞋底子,问道。

  “秀娥嫂子跟我爷和我奶吵吵起来了。”小七从外面跑进来,“说我爷我奶办事不公平!”

  xxx…………xxx

  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