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乱斗


  看见赵富贵带着人来了,连shǒu义就从屋子走了出来。

  赵富贵对连shǒu义很客气,抱拳拱手,也没进屋,就拉着连shǒu义走到院子de一角xiǎo声嘀咕了起来。赵富贵de媳妇直接进了东厢房,何氏忙随后跟了进去。

  一会工夫,东厢房里就传来何氏de嚷嚷声。

  “富贵媳妇,你这是干啥啊?”

  “这些箱子柜子,都是我妹子de箱笼,里面都是我妹子要用de东西。我妹子不在你们这过了,我得把我妹子de东西拿回去。”赵富贵de媳妇道。

  这个时候,连shǒu义和赵富贵分开。连shǒu义直接奔了上房,赵富贵则往东厢房来。东厢房里,赵富贵de媳妇一声召唤,赵富贵●连同两个伙计就都进了屋里,随后,就将赵秀娥大大xiǎoxiǎode箱笼都搬了出来。连蔓儿在对面,就看见赵秀娥de每一只箱子上面,都上了足yǒu她拳头那么大xiǎode锁头,将箱柜锁de严严实实。
  这个锁头看着真结实,连蔓儿就想,不知道赵秀娥是从哪买de,她是不是也该买几把来。

  上房里,连老爷子和周氏都听连shǒu义说了,赵富贵这次来,就是为了拿走赵秀娥de嫁妆。

  “她这又是要不过了?”周氏瞪着眼睛,“当咱老连家是啥地方,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de,那嫁妆进了咱家de门,她不说出个道道来,就别想搬走。”

  “还愣着干啥,别让他们搬东西。”周氏这个时候已经听见了外面de动静,急急忙忙地从上房走了出来。

  连老爷子、连shǒu义、连秀儿也跟了出来,随后,蒋氏也抱着妞妞,带着连朵儿从西屋走了出来。

  西厢房这边,连shǒu义一家和连shǒu信一家也出来了。

  “把东西都给我放下!”周氏看着赵富贵几个人抬着箱笼往外走,就忙喊道,一边招呼几个儿子。拦住赵富贵。

  周氏下令,连shǒu礼、连shǒu信、三郎、四郎几个就忙将赵富贵一行人◇拦住了。

  “大奶,我们这拿de是我妹子de东西,你们凭啥拦着?”赵富贵de媳妇,也就是赵秀娥de嫂子,也立起了眉毛,对着周氏道。

  “你妹子是谁,她是我孙子娶de媳妇。我们花了彩礼。☆◇”周氏气势十足,这是在她自己家里,周围都是自己de儿孙,她怎么会惧怕赵家一个媳妇。“别说这些东西。就是你妹子,那也是我们连家de人。她自己跑了,可没通过我同意,我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就敢跑这搬东西来了☆。还没王法了!”

  “哎呦呦,你老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赵富贵媳妇与周氏yǒu旧怨,上次吃了亏,心里正不自在。现在情况不同了,她对周氏说话也没了顾忌。“你也说我妹子是你们de家de媳妇了。我妹子怀了你们老连家de孩子。你们不把她娘俩当回事,一个劲de作践她。那么吃香de喝辣de,却一顿饱饭都不让她吃。为了个鸡蛋,你就骂de我妹子差点自己抹脖子。我妹子在你家活不下去,我们老赵家能养活。干啥,你还想昧下我妹子de东西?你这才是没天理! 也不怕遭报应,天打雷劈!”

  赵富贵媳妇嘴头子极厉害。联想赵秀娥de做派,看来这是她赵家一脉相承de家风。

  周氏被气de胸膛起伏不定,她在连家是一言堂惯了de,不管她说啥,一家人都只yǒu听着de份,一个不字也不敢说de,她哪里听得过这样冷嘲热讽,和她对着干de话。

  “……哪个媳妇进门不得先孝敬长辈。你们老赵家de闺女就非◇得反过来,要在我们老de头上拉屎拉尿。没人伦de东西,才该天打雷劈。你能这么说话,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打爹骂娘de不要脸de**。你没好好问问你那妹子,哪家买de母鸡不下蛋。也没见谁成天要吃要喝,我都替▲她臊de慌。也就你这没脸没皮de玩意儿,还腆着脸跟我这瞎咧咧,回去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个那样……”

  与周氏气de脸由红变白相比,赵富贵媳妇却是一派气定神闲,而且脸上还带着笑。

  “哎呦呦,我咋忘了,你们老连家是多好de人家,这十里八村谁不知道,你老那是磋磨儿媳妇de头一份啊。也就你们家娶de媳妇都皮实,不然老早就让你老给折腾死了。我还忘了,你老不都折腾死一个了吗?还yǒu一个,你家老四媳妇,谁不知道,让你给害de就剩下半条命,人家都不跟你一起过了,宁可光身也要分家。”

  这下可说到了周氏de痛处,她嗷de一嗓子,挥舞着两只手,就朝赵富贵媳妇扑了过去。旁边de人怎么会看着两个人打起来,都忙拉住周氏。

  “你敢骂我娘,看我不撕烂你de嘴。”连秀儿在周氏身后,气de就要上前跟赵富贵媳妇撕捋。

  “唉呀妈呀,我还把你忘了。你不就是老连家那个馋嘴没够,丑八怪、跟侄孙子抢鸡蛋,嫁不出去de老姑娘吗?”赵富贵de媳妇笑骂道。

  连秀儿立刻气de直打哆嗦,虽然是周氏de闺女,但是她并没yǒu周氏骂人de本领,翻来覆去,只会骂几句脏话,远远不是赵富贵媳妇de对手。她气急了,就卷了袖子,冲上前,拉扯赵富贵媳妇de头发。

  赵富贵媳妇根本没yǒu躲闪,就和连秀儿厮打在一起。

  没几下,连秀儿就吃了亏。她平时刁蛮,从没碰见过狠角色,而且还是没出阁de闺女家。赵富贵de媳妇却是个阴de,直朝女孩家见不得人de地方下狠手。连秀儿吃痛、加上害羞,几下就狼狈de哭了,却不肯服软,也不后退,结果更被赵富贵de媳妇趁机来了几下狠de。

  这些不过都发生在一眨眼de工夫里,周氏听见连秀儿de哭声,又气又急,鬓边de白头发几乎都要竖起来了。

  “你们就都看着我和你妹子让人欺负,你们个个丧良心de。”

  周氏说话de工夫里,张氏和赵氏已经上前,去拉连秀儿和赵富贵媳妇了。

  毕竟是在连家,赵富贵媳妇得了便宜,见好就收,哧溜一下就躲赵富贵和几个伙计身后去了。连秀儿要上去追打,嫌赵氏拉着她,又正在气头上无处发泄,劈头盖脸地就给了赵氏两巴掌。

  赵氏哎呦一声捂住脸,指缝里冒出血来,脸被连秀儿de手指给抓破了。

  连蔓儿在旁边看de这叫一个气,刚才还偏在连秀儿这边de心,立刻就转了方向。什么叫亲者痛仇者快,什么叫做窝里横,看看连秀儿,就知道了。

  周氏抱着连秀儿,心疼de嘴唇发抖,就叫旁边de儿子媳妇们,去打赵富贵媳妇。

  没人动地方。

  周氏气de直翻白眼。

  连shǒu●人和古氏不知在不在屋里,一点声音也没yǒu。至于连shǒu信和连shǒu礼,是两个老实人,让他们打人,还是比他们辈分xiǎode,侄媳妇de娘家嫂子,他们下不去手。张氏和赵氏,都是脾气温顺de,如果她■●人和古氏不知在不在屋里,一点声音也没yǒu。至于连shǒu信和连shǒu礼,是两个老实人,让他们打人,还是比他们辈分xiǎode,侄媳妇de娘家嫂子,他rénhégǔshìbúzhīzàibúzàiwūlǐ,yīdiǎnshēngyīnyěméiyǒu。zhìyúliánshǒuxìnhéliánshǒulǐ,shìliǎnggèlǎoshírén,ràngtāmendǎrén,háishìbǐtāmenbèifènxiǎode,zhíxífùdeniángjiāsǎozǐ,tāmenxiàbúqùshǒu。zhāngshìhézhàoshì,dōushìpíqìwēnshùnde,rúguǒtā们能开口就骂,抬手就打,那也不会一直受周氏de气了。

  说到底,连家,包括周氏,历来都是文斗,对于武斗根本就不在行。连shǒu信和连shǒu礼两对包子夫妻,更是文斗武斗都不行。

  这个场合,能指望上de,也最yǒu立场动手de,是连shǒu义和何氏。

  但是奇怪de是,连shǒu义和何氏,今天都特别de老实。

  yǒu古怪!连蔓儿四下扫了一眼,敏感地觉察到。

  张富贵那边就带了媳妇,抬了赵秀娥de箱笼往外走。

  “这东西,今天不能让你们抬走。”连老爷子沉着脸发话了,“让你爹来,写了字据,啥该是你们de,我们一根线也不留。”

  连shǒu礼和连shǒu信听了连老爷子de话,忙上前又拦住了赵富贵。

  “让她们走,我看她一个带崽儿de烂货,离了连家还yǒu谁要她。再想进我连家de门,让她们一家从镇上磕头爬过来。”周氏怒骂。

  连shǒu礼和连shǒu信对视了一眼,yǒu些不知所措,两人同时看向连shǒu义。

  连shǒu义冲两人挥了挥手。这是让他们让开?连shǒu礼和连shǒu信愣怔de工夫,赵富贵得了机会,连忙带着人抬着箱柜出了大门,跳上马车,快马加鞭逃也似地走了。

  “你俩咋让人给走了那?”连shǒu义这时顿足捶胸,责备连shǒu礼和连shǒu信。

  “二哥,不是你挥手,让我俩让开吗?我也还奇怪。”连shǒu信道。

  “是啊,二哥,你到底啥意思?”连shǒu礼老实地道。

  “我是让你俩把人给拦下,你俩咋让人给走了。爹,这下可咋办?”连shǒu义道。

  连老爷子默不作声,黑着脸扭身回屋了。

  …………

  西厢房里,连shǒu信和连shǒu礼兄弟俩,都是一脸de官司。

  “二哥他到底是啥意思?”

  连蔓儿翻了个白眼,她也想不明白,只知道一点,连shǒu义故意让连shǒu信和连shǒu礼背黑锅。

  当天夜里,二郎没yǒu回来。连老爷子得到消息,赵秀娥和二郎砸开了镇上宅子大门上de锁,搬进去住了。

  转天,赵家打发人来传信:赵秀娥要分家。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