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打春饼


  二更,求粉红。明天28号开始,粉红翻倍。投一票,当两票哦。咳咳,大家懂的。

  ***…………*****

  连守义看着赵文才的脸红了,不仅没yǒujiù此罢休,而且还进一步的落井下石。

  “没了nǐ们老赵家的姑娘,我们二郎照样娶黄花大闺女。nǐ们赵秀娥离了我们二郎,那可jiù差老行市喽。我们往外宣扬宣扬她这两天在我们家干的事,打男人,骂婆婆,动不动jiù打扮的妖里妖气地,离了自家男人,往外头跑。她还想着再找人家,看谁敢要她!”连守义说着话,得意地晃了晃腿,“也jiù是我们老连家厚道,今天才能让nǐ们进这个门。”

  赵文才一张脸已经成了猪肝色,赵秀娥、赵秀娥的娘吴氏和赵秀娥的嫂zǐ也都涨红了脸。

  “亲家啊,话不能这么说啊。这是欺负人啊,不给我们留活路了。我们秀娥好歹做了几天nǐ们家的媳妇,爷、奶、爹、娘地,喊了nǐ们几天,nǐ们不能这么办事啊。”赵文才的娘jiù哭了起来。

  “爹、娘,我们走。我宁肯出门我自己个碰死,我也不受这窝囊气。”赵秀娥忽地站起来道,又指着连守义,“nǐ们yǒu脸说我,也不先看nǐ们自己身上啥样。nǐ们不安好心,以为我们老赵家jiù是好惹的,我……”

  赵文才忙咳嗽起来,给媳妇和儿媳妇两个使眼色。如果这个时候任凭赵秀娥闹起来,甩袖zǐ离开,那他先前那些忍气吞声,可不jiù都白搭了。

  赵秀娥的嫂zǐjiù忙拉着赵秀娥坐下来,不让她再说话。

  “秀娥这丫头,年纪轻,脾气直,亲家nǐ大人yǒu大量,别和她计较。一会让她给nǐ磕头赔礼。”赵文才道。

  连守义嘿嘿地冷笑。

  “看见没。nǐ们这闺女jiù这样,谁都敢骂,jiù差着往我们脸上甩巴掌了。我们还敢要她?老赵,我算才想明白,nǐ们干啥舍得给嫁妆。嘿嘿,现在,nǐ们jiù算抬座金山来,我们也不敢要这样的媳妇。”

  赵文才只能陪笑。又偷偷地瞪了赵秀娥两眼。连家人中,连老爷zǐ讲理讲人情面zǐ,可是连守义却不讲这些。刚才赵秀娥发作,又被抓住了把柄。连守义话语中隐隐透露出。要狠敲他们一笔的意思来。

  “年轻人,也yǒuyǒu脾气的。还不得慢慢调理吗,今天,我们jiù把秀娥这丫头留这了,亲家,nǐ们按着nǐ们家的规矩,咋调理咋是,我们不管。”赵文才jiù道。

  赵秀娥的娘吴氏jiùyǒu些着急,给赵文才使眼色。意思是nǐ怎么能这么说那,咋能不管闺女那。

  赵文才一边擦汗,一边也给吴氏使眼色:不这么说,jiù要破财,大大的破财。

  连守义看着赵家几个人眉来眼去,撇了撇嘴,还要再说什么。被连老爷zǐ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么着,我刚才说的话,nǐ们都没啥意见吧。”连老爷zǐ道。

  “没意见,我们能yǒu啥意见,大叔nǐ咋说咱jiù咋是。”赵文才忙道。

  “他爹,咱来的时候是咋说的?”赵秀娥的娘吴氏忍不住了,对赵文才道。

  赵文才扭头看了看,赵秀娥娘俩都哭的眼圈泛红。期待地看着他。

  “……是、是这样。”赵文才干咳了两声,又开口道,“其实吧,我们yǒu个打算,还没来得及跟nǐ们说。为啥要秀娥他们住在镇zǐ上,秀娥的嫁妆。我们再给添些钱,jiù让二郎和秀娥两个在镇上开家铺zǐ,挣的钱,也够他们小两口花销的了,不比二郎种地出苦力强?这是我们心疼闺女、姑爷的一片心。”

  连守义的眼睛jiù亮了一下,将身zǐ坐直了一些,看着赵文才。

  “当初我们那聘礼,nǐ们可是说好了,给带回来的。到现在,我们也没看见这钱在哪。秀娥嫁进我们家,她的嫁妆也是我们家的。jiù这两样钱,开个铺zǐ,都yǒu富余。nǐ们说给添钱,谁看到钱在哪了,这不是说便宜话吗。到时候,nǐ们老赵家,又yǒu说嘴的地方了,好像我们二郎是靠着nǐ们似地。老赵,nǐ可别和我耍心眼zǐ。”

  “亲家nǐ火眼金睛,我哪敢跟nǐ耍啥心眼。”赵文才心里很憋屈,脸上还得陪笑。如果不是赵秀娥这事上他yǒu求于人,也不能这么处处受制于连守义。

  最后,连守义和赵文才交换了一个眼神,jiù找借口一起出去,不知道嘀咕了一些什么,回来的时候,连守义jiù改了口风。

  “爹,要不,镇上房zǐ没找着买主之前,jiù让二郎和秀娥再住几天。”连守义和连老爷zǐ商量,“咱这实在住不下,总不能让她俩小两口跟着我们还yǒu三郎这几个半大小zǐ住一屋。”

  连守义说的确实是个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连老爷zǐ当初能同意二郎和赵秀娥在镇上住的原因。新盖一座房zǐ,不仅要钱,还需要时间。那边买房zǐ也不是说卖,立刻jiù能卖掉的。

  不过,如果答应了连守义,那事情似乎又退回到原来的样zǐ了。连老爷zǐ心软,但是并不糊涂。

  “我想好了,让继祖和他媳妇回西屋住去。让三郎、四郎两个,搬上房跟我住来。二郎和二郎媳妇,今后先跟nǐ们两口zǐ住东厢房。等下面房zǐ盖起来了,再让他们去住新房。”连老爷zǐ道。

  似乎是yǒu些不可思议,但是这里的庄户人家jiù是这样,一铺大炕,可以同时住上老少、甚至同辈的几对夫妻,照样生儿育女。当然,到了晚间,几对夫妻之间会被隔开,形成相对**的空间,或是用类似于炕屏的闸板,或是从顶棚垂下帘zǐ。

  赵秀娥当然不愿意,但是连老爷zǐ这么说了,jiù表示不可更改。最后是赵家的人压服着赵秀娥,赵秀娥没yǒu法zǐ,只得接受了。

  似乎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连老爷zǐ当即jiù安排人到镇上,去搬赵秀娥的嫁妆。

  “把镇上的房zǐ空出来,也好卖。”连老爷zǐ是这样说的,“要不,人家还以为咱们不是诚心卖房。”

  连老爷zǐ这样说的时候,还yǒu意无意地看了看赵文才和连守义两个人。

  连蔓儿觉得连老爷zǐ在这件事上的做法很英明。当然,他们一家几口也被连老爷zǐ叫上,帮忙搬东西。

  蒋氏和连继祖也跟去了镇上的房zǐ,当初他们搬回来,还yǒu些不常用的箱zǐ柜zǐjiù留在了那座宅zǐ里库房里,现在要把宅zǐ清空,这些东西自然也要拿回来。

  jiù这样,赵秀娥搬进了东厢房。她和二郎,与连守义夫妻带着六郎,各占了半铺炕。

  “这下nǐ二伯娘应该不会抱怨,没儿媳妇在身边伺候了吧。”张氏看着何氏乐呵呵地搬东西,小声道,语气中并不是那么肯定。

  “谁知道那。”连蔓儿轻声道。赵秀娥的脸可是一直沉着的。“咱这院zǐ以后肯定比以前热闹,这是一定的。”

  后来的事,正如连蔓儿所说。

  转眼jiù是立春,庄户人家俗称打春。春天来了,万物即将生发,这在庄户人家眼里,是个大日zǐ。在这一天,三十里营zǐ这边yǒu吃春饼的习惯,叫做打春饼。

  连蔓儿家当然也不例外,这天早上,等早点铺zǐ的客流高峰过去了,连蔓儿jiù提着篮zǐ,带着小跟班小七,到镇上去采购。

  瘦多肥少的猪肉,买了二斤,水嫩嫩的蒜苗买了二◇斤,干豆腐买了两斤。再加上家里本来jiùyǒu的胡萝卜、大葱、特意发的绿豆芽,春饼卷的馅料jiù差不多齐了。因为家里没yǒu鸡蛋了,连蔓儿最后还买了二十个红皮鸡蛋,这才从镇上回来。

  看各家的◇生活条件,打春饼用黍米面、杂豆面、白面都行。连蔓儿一家本来打算用三和面的,后来想想,难得的好日zǐ,干脆全用白面,给大家打打牙祭,他们家现在完全吃的起。

  打春饼,jiù是和面,烙薄薄的饼,里面卷上各种馅料,然后蘸着大酱吃。

  不过还yǒu更方便的,jiù是摊煎饼做春饼。煎饼比烙饼要薄,更适合卷着馅料吃。三十里营zǐ这里,各家按照自己的喜好,yǒu的摊煎饼,yǒu的干脆烙饼,再简单地炒个豆芽菜,也不一定要卷在饼里吃。

  连蔓儿jiù提议摊煎饼。

  “娘,昨天我和小坛zǐ说打春饼,他告诉我,庙里yǒu现成的煎饼烙zǐ,我跟他说咱能不能借来用,他说行。”连蔓儿对张氏◎道。

  “那敢情好,蔓儿,nǐ去看看,能借来,咱jiù摊煎饼。”张氏jiù道。

  连蔓儿jiù来找元坛,元坛早将煎饼烙zǐ准备好了,替她提了过来。

  这煎饼烙zǐ是铁做的,样z☆ǐ与连蔓儿前世看过的电饼铛很相似,两扇原形的厚铁片,屁股处合页链接,把手比较长,末端制成环状,便于拿放。这个年代的铁制品,都很重,这个煎饼烙zǐ足yǒu三四斤的样zǐ,虽然对连蔓儿也不算什么,但是元坛○还是殷勤地替他送了过来。

  摊煎饼不需要和面,而是要将面里加水,搅拌成均匀的面糊。煎饼烙zǐ送到的时候,张氏已经将面糊准备好了。

  最近老宅那边总是很“热闹”,这顿春饼,连蔓儿一家准备□在早点铺zǐ吃。

  ***………………******

  万分感谢大家的玉兔、yuè饼、粉红、推荐各类打赏和票票,每次上来打开页面,都很欣喜,嘻嘻。

  明天粉红翻倍,求大家继续支持,让《小地主》留在粉红榜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