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团年饭


  “就是炸点丸子,给鱼过过油。”连守信向连秀儿道,“秀儿,有啥事?”

  “二郎媳妇做炖肉,家里酱油没了。娘让我上你们这来看看,有酱油先借一碗。”连秀儿这么说着,眼睛在灶上灶下来huí地踅摸着。

  连守信走过去接了连秀儿手里de碗,给她倒酱油。

  “今天二郎媳妇做菜啊!”张氏同连秀儿搭话,“二郎媳妇做菜是讲究。”

  连秀儿迈步进了屋,更露骨地到处张望。

  “你们今天准备de菜可真不好。”连秀儿道,随即又小声嘟囔了一句,“怪不得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过年。”

  “今天不是炸丸子吗,就手就把菜都给做出来。就这几样往年过年de时候吃de菜,我们得吃一正月那。”张氏听见了连秀儿de小声嘟囔,就道,“上房今年有新媳妇,菜肯定多,我们哪能比。”

  连守信这时已经给连秀儿倒好了酱油,把碗递给连秀儿。

  “秀儿,尝尝你嫂子炸de丸子不?”连守信道。

  连秀儿冷哼了一声,端着酱油碗出去了。

  “过年上房也买了不老少东西,咋就没有酱油了?”连枝儿有些奇怪地道。

  “二郎媳妇做菜,肯定抛费。”张氏道。抛费,是他们这里de★土语,意思等同于浪费。

  “我看我老姑那样,好像查看咱来de似de。”连蔓儿说着话,夹了一个丸子吃起来。

  粉头儿、豆腐de素丸子味道出乎意料de好,外皮香酥,里面则是嫩嫩滑滑。
  “丸子真好吃。”连蔓儿说着,又吃了一个。

  “尝俩就得了,别多吃。”张氏不让几个孩子吃太多de丸子,“要不一会上桌,你们该吃不下别de菜了。丸子留着慢慢吃。”

  连蔓儿觉得张氏说de有道理,只尝了两三个。就不再吃了。

  “查看不查看de也没啥事,”连守信道,“咱这几样菜,上房也有。”

  “二郎媳妇是头一年,上房今年de菜挺多de。”张氏道,“对了,趁热把丸子捡一碗,给他爷尝尝去。咱今年这丸子软和。他爷肯定爱吃。”

  “行。”连守信点头。

  “我去吧。”连蔓儿就站起身,拿大碗捡了满满一碗de丸子,送到上房来。

  因为煎炒烹炸,油烟大。▲上房外屋de门帘子已经摘掉了。连蔓儿走进外屋,就看见古氏和何氏都在灶下烧火,周氏和蒋氏在一边炸丸子,赵秀娥在一边烧猪头。赵氏、连叶儿来huí穿梭着打下手。

  “真香。”连蔓儿道。庄户人家过年,★■重头菜千篇一律就是那些,只是不同de人家做法不同。上房也有鱼、有鸡、有肉。不过周氏做de不是红烧整条鱼,而是将鱼是切成了大段,放粉条炖。还有赵秀娥正在整治de猪头和猪肚、猪心、猪肠子这些猪内脏,是连蔓★儿她们没有de。

  “干啥来了?”周氏从锅旁边直起腰来。问连蔓儿。

  “奶,我爹和我娘让我送几个丸子给爷和奶尝尝。”连蔓儿道。

  “不用,我们也炸丸子了。”

  周氏就摆手道。

  连蔓儿就端着丸子进了东屋,连老爷子正坐在炕头上,连秀儿带着妞妞、还有四郎、六郎也都在。

  “爷,尝尝我家炸de丸子。”连蔓儿就将碗端给连老爷子。

  “行,我尝尝。”连老爷子就拿起一个丸子吃了。“挺好,够软和,有味。你娘会做东西。”

  连老爷子就让连秀儿、妞妞、四郎和六郎也过来尝丸子。

  “秀儿,找个碗,把蔓儿这碗腾出来,再把咱炸de丸子给蔓儿她们捡一碗。”连老爷子就道,

  “爷,不用了。”连蔓儿笑着推辞。

  “是你奶和你大嫂和de面。我看着还行,你们也拿去尝尝。”连老爷子道。

  连秀儿嘟着嘴,似乎有些不愿意,不过还是按照连老爷子说de,从外屋给连蔓儿捡了一碗de丸子来。

  连蔓儿向连老爷子道了谢,就huí西厢房来了。

  “我爷说咱de丸子炸de好吃。让咱也尝尝上房炸de丸子。”连蔓儿把碗放在灶台上道。

  “上房炸了两样丸子。”张氏看了一眼就说道。一种和连蔓儿她们炸de一样,另一种是用鸡蛋和面炸de面丸子。

  连蔓儿一样尝了一个,觉得味道都还可以,只是豆腐粉条儿丸子没她们de宣软。

  “是因为咱放de粉面子多。”张氏道。粉面子也是她们这里de乡下俗话,泛指各种淀粉。

  …………

  重头菜都准备停当了,只剩几道炒菜,张氏就让小七去看看上房de饭菜准备de啥样了。

  “等上房开饭了,咱再吃。”张氏道。

  小七跑huí来,说上房开始炒菜了,张氏这才烧火准备炒菜。

  这边还炒着菜,就听见外面噼里啪啦de鞭炮声响了起来,夹杂这四郎几个de◎欢呼声。

  “娘,上房开饭了。”小七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就跑huí来,“娘,咱也把鞭炮放了吧。”

  “行,你和你哥去把鞭炮放了,咱也开饭。”

  五郎和小七用木棍挑着一挂鞭炮出去。◆远远近近de鞭炮声,此起彼伏。原来三十里营子这里de风俗,团年饭都是在晌午吃de。

  等五郎和小七放了鞭炮huí来,屋里面已经摆好了桌子。平时他们六口人,挤坐一张桌子,今天de菜多,又加了一张桌子。

  除了几样炒菜、凉拌菜是用中盘装de,其他de炖菜都是用盆来装,还有大碗de扣肉,大盘子de红烧鱼,丸子也装了两碟,将两张桌子都摆满了。

  张氏还温了一小壶白酒,在自己和连守信跟前摆了小酒盅,几个孩子不被允许喝白酒,连蔓儿就拿了一小坛de葡萄酒出来,没有适合喝葡萄酒de杯子,她们干脆就用碗。这小坛de葡萄酒是连蔓儿额外酿de,糖加de少,酒精度低。完全可以当葡萄汁来喝。

  并没有什么餐前致辞,连守信只说了一句“少吃饭,多吃菜”,大家就笑着开动了。

  小鸡炖蘑菇,用de是节前集上买de公鸡,公鸡de肉多,更有嚼头,里面de蘑菇是李氏给de。从山里采de红蘑,都是小蘑菇头,和鸡肉一起炖de烂烂de,吃进嘴里无比嫩滑鲜美。扣肉是五花三层de肉。肥多瘦少,但是吃起来一点也不腻。

  一家人这段时间生活已经有了很大de改善,但是这一顿,还是吃de分外满足。

  吃了太多de肉,还是有些腻de。所以饭后,连蔓儿就出去捡了半盆子de冻梨huí来。冻梨,这也张氏de娘家那边一种很有特色de吃食。就是利用冬天de低气温,将梨子放在屋外冻透,想吃de时候再拿进屋里化开。

  别看冻梨de模样黑黢黢de很难看。味道却非常好吃。冻透了de梨子,化开了之后,外面是一层皮,里面包裹de梨肉已经变成了梨汁,将皮咬开一点,就可以吸着吃掉里面de梨汁。

  这种风味独特de凉凉de、甘甜de冻梨,最能解油腻。

  让冻梨解冻。要用水泡,而且只能用凉水。

  过年,对小孩子来说,似乎除了吃就是玩。刚吃完了大餐,肚子里de食物还没消化,一家几口围着冻梨盆子,一边吃冻梨,一边就开始讨论晚上de年夜饺子了。

  提到过年。就会想到年夜饭。可是三十里营子这里,就是这样de:中午吃大餐,晚上守岁,吃饺子。

  傍晚de时候,连蔓儿就和连枝儿开始跺菜馅,预备夜里吃饺子。

  “你们晚上包啥馅de饺子。”连秀儿端着个碗。又来了。

  “白菜猪肉de。”连蔓儿答道,她们还打算包一点豆角猪肉de,不过菜干剩下de极少,连蔓儿不打算说出来惹麻烦。“老姑,你们包啥馅de?”

  “还能啥馅,也是白菜猪肉de。”连秀儿道,“枝儿,娘让我跟你借点白糖。”

  “老姑,你是要做啥,还要用白糖。”小七从外面玩累了,跑了huí来,随口问了一句。

  “要做啥,我还得告诉你啊!”连秀儿就瞪起眼睛,“四哥,不就是点白糖吗,你要不愿意给,你就直接说。你们过年买了四斤糖,打量谁不知道那?”

  “秀儿,谁告诉你我们●买了四斤糖?”连守信问。

  “你管谁那,这话不是假de吧。”连秀儿梗着脖子道。

  连蔓儿心中一动,她们买了四斤糖,并没有和人说过。那天在赵家de富达杂货铺买糖,周围并没有认识de人,要◆●买了四斤糖?”连守信问。

  “你管谁那,这话不是假de吧。”连秀儿梗着脖子道。

  连蔓儿心中一动,她们买了四斤糖,并没mǎilesìjīntáng?”liánshǒuxìnwèn。

  “nǐguǎnshuínà,zhèhuàbúshìjiǎdeba。”liánxiùérgěngzhebózǐdào。

  liánmànérxīnzhōngyīdòng,tāmenmǎilesìjīntáng,bìngméiyǒuhérénshuōguò。nàtiānzàizhàojiādefùdázáhuòpùmǎitáng,zhōuwéibìngméiyǒurènshíderén,yào不然连守信和张氏肯定会打招呼。……那天,赵秀娥应该在杂货铺de。

  连蔓儿de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老姑,我们买了啥,买多少少,都是我们自己干活挣钱买de,没偷没抢,也没花着你de钱●。 你这急赤白脸地是干啥,谁欠你啥了?”连蔓儿放下菜刀,正色道。

  “不借拉倒,我huí去跟娘说。”连秀儿de脸腾地红了,扭身就走。

  “我老姑de脸咋这样酸。”连蔓儿无奈道。

  “都让着她,就没事了。”张氏道。

  连守信半天没说话,最后用舀了半碗de白糖,送到上房去了。

  “买个消停吧,大过年de。”

  …………

  晚上一家人一起守岁,吃饺子,连蔓儿支撑直到子时,和五郎、小七跑出去放了一挂鞭。新de一年,就在这鞭炮声中拉开了序幕。

  等连蔓儿huí到屋里,刚脱了鞋子,打算上炕睡觉了,就看见窗户上映出一片火红。

  “着火了!”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