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婆媳斗


  古氏弯下腰去开箱子,周氏虽然坐在炕沿上没动,但shì眼睛却已经盯在了箱子上。

  连蔓儿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她知道,周氏有暗中翻查儿媳妇们的箱柜的习惯,但shì对古氏,却一直都shì网开一面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shì古氏大多数时间住在镇上,二就shì连守人有秀才的功名在身上,有希望做官,周氏一直给古氏这个秀才娘子,以后的官太太几分颜面。

  但shì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方才■连老爷子谈话中透露出,对连守人做官已经不做指望了。作为连老爷子的枕边人,周氏应该知道了连老爷子的决定。那么周氏对古氏就没了顾忌。

  再加上高利贷的事情,周氏恨极了古氏。

  现在在周氏眼◆liánlǎoyézǐtánhuàzhōngtòulùchū,duìliánshǒurénzuòguānyǐjīngbúzuòzhǐwàngle。zuòwéiliánlǎoyézǐdezhěnbiānrén,zhōushìyīnggāizhīdàoleliánlǎoyézǐdejuédìng。nàmezhōushìduìgǔshìjiùméilegùjì。

  zàijiāshànggāolìdàideshìqíng,zhōushìhènjílegǔshì。

  xiànzàizàizhōushìyǎn睛里,古氏不仅不会再高看古氏,古氏甚至比连家的其他几个媳妇还不如了。周氏shì打定了主意,拿出当婆婆的款儿来,好好磨一磨古氏。

  古氏打开了几个箱子,却没动靠在最边上的两个。

  “这shì有啥东西,不能让我看shì咋地?”周氏不高兴了。

  “不shì的,娘。”古氏忙陪笑道,“这大爷和我的箱子,都打开了。那两只……”

  古氏说着话,就瞟了瞟蒋氏和连继祖。

  “那两只shì继祖和他媳妇的箱子。”

  既然儿媳妇的箱子都要打开,那么孙子媳妇的箱子当然yě可以打开。这一屋子都shì她的儿孙,还有什么shì该瞒着她的。周氏脸色yòu阴沉了几分,果然古氏shì★几个儿媳妇里面心眼最多,最难缠的。她分明可以什么都不说,老老实实地把所有的箱子都打开,却非要指明那两只shì蒋氏的箱子。

  这shì在跟她耍心眼啊。

  周氏不高兴,蒋氏yě有些不自在,◆感觉到自己yòu被放在了中间某个尴尬的位置上。一边shì亲姨娘同时shì婆婆,一边shì奶奶婆。

  “……都打开吧。”蒋氏脸上就shì一红。呐呐地道。

  “继祖两口子的箱子不用看,就看你们的。”周氏道,最终还shì给了孙子和孙子媳妇一个面子。

  “把不和咱庄稼人身份的东西都拿出来。”周氏yòu对古氏道。

  古氏就yòu弯下腰,开始在箱子里翻找。

  “慢腾腾地,你那手上挂东西了。让人看不上……”周氏骂了一句,就招呼连蔓儿和连秀儿,“秀儿,蔓儿。你俩帮着她翻。”

  连秀儿答应一声,就走了过去。连蔓儿yě只得慢慢地跟了过去。她原以为周氏只shì让她来壮声势,没想到还要让她动手。

  站在古氏身边,连蔓儿看清了几个箱子里的东西。满满的都shì绸缎衣裳、皮袄皮裙。大毛的披风就有两件。

  “大嫂,你咋新添了这老多好衣裳。”连秀儿最快,大声道。

  “都shì亲家太太给的,……为了凑钱,能卖的都卖了,亲家太太给的,就不好拿出去卖。”古氏忙道,“我的衣裳没几件,你大哥的衣裳多。这好些的。都shì给娘的,好有花儿给你的。”

  古氏这么说着,就从箱子里开始往外拿衣裳。一件石青色的皮袄,说shì给连老爷子的,给周氏的shì见老绿色的灰鼠褙子,一条石青色的皮裙,给连秀儿的shì件银红色的银鼠褙子。一条桃红色的皮裙,另外还有件桃红色的小披风。

  周氏的面上看不出什么,连秀儿却shì喜上眉梢,摸着衣裳爱不释手。

  “还有这个,shì给蔓儿的。”古氏看见连蔓儿在旁边,yòu拿了一件葱绿色的马甲递给连蔓儿。

  “我不要。”连蔓儿面上淡淡的,并没有伸手去接。

  古氏目光一闪,忙yòu挑了件藕荷色的灰鼠褙子。一条同色的皮裙,都递给连蔓儿。

  “这shì特意给蔓儿留的,蔓儿你瞧瞧,合不合身。”说着还将褙子抖开在连蔓儿身上比了比。

  “哼。”炕上有人哼了一声。

  连蔓儿扭头看去,就见连朵儿伸长了脖子正往这边看,两只眼睛都瞪圆了。脸上满shì气恼的表情。连蔓儿收回目光,yòu看见了古氏正偷偷给连朵儿使眼色。

  连蔓儿心中暗笑,古氏shì什么样的人,如果真的给周氏等人准备了礼物,早就拿出来讨好了。那天她们去的急,事情办的yě急,根本没有给毫无准备的古氏留出周详思考和准备的时间。这些衣裳应该shì连守人和古氏带来准备自己穿的,古氏临时挑出几件来讨好周氏。

  依古氏的精明劲,早该这么做了,到现在不得已才这么做,足见她shì有多不舍得这些衣裳了。

  连蔓儿并不shì很懂,但yě能看出来,这些衣裳不论材质、做工还shì款式,都价值不菲。

  衣裳都很新,可shì看折痕,应该shì在衣箱中存放的时间不短了,还有那淡淡的却十分宜人的香气,yě不shì古氏常用的。

  起码有一点古氏没撒谎,这些大多应该shì沈老夫人的馈赠。

  至于给她的衣裳,合她的身,那么yě合连朵儿的身,看连朵儿的样子,应该shì连朵儿的衣裳,古氏想做人情讨好她。

  “大伯娘,你看朵儿那样,恨不得吃了我。这衣裳我可不敢要。”连蔓儿就笑道。

  “朵儿不懂事,蔓儿你别和她一般见识。这衣裳正好过年的时候穿。”古氏狠狠地瞪了连朵儿一眼,转而yòu对连蔓儿笑道。

  “我不要,还shì留着朵儿自己穿吧。”连蔓儿笑着躲开。

  “都拿过来。”周氏道。

  连秀儿就接过古氏手中的衣裳,都放在了周氏的身边。

  “啥东西,你说给谁就给谁?”周氏指着古氏,“这里啥东西shì你的?你进门时带的那三两件破烂,我可都记着那,你yě敢腆着脸分派这个,分派那个,就shì你,yěshì我们老连家的。你要分,你自己个滚,你嫁过来带来的那点破烂,随你拿走。别的,你一根草yě别想拿。”

  古氏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连蔓儿扭开脸,虽然精明的知道要低调忍耐,但shì自己当家习惯了的古氏,在不知不觉中犯了周氏的大忌:连家的东西只有周氏有权分派。

  “娘,我没说这些东西shì我的。娘,这些,娘看着咋分派咋shì。”硬生生的将委屈咽回肚子里,古氏很识时务地说道。

  周氏哼了一声,她等的就shì这句话。因此yě不客气,亲自上前,将古氏的几个箱子都翻了个底朝天,除了留下几件半新不旧的底衣,那些女式的衣裙甚至鞋袜都被周氏拿了出来,搬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连蔓儿yě做了搬运工。

  只有衣裳,却没有银钱,连头面首饰yě没有。真的像古氏说的,都卖了凑钱?周氏可不信。

  周氏直起腰,狠狠地打量了古氏一眼。

  古氏红着眼圈,一声不敢吭。

  古氏的目光就落到另外两个没有打开的箱子上。她怀疑◆,那根本不shì蒋氏和连继祖的箱子。

  “秀儿,”周氏招呼连秀儿,“把我那套靛青的衣裳拿来,让她把身上的衣裳换下来。”

  连秀儿答应着出去了,一会工夫,就拿了一套旧的粗布衣裳来,shì◇庄户人家上了年纪的女人常穿的款式。

  “继祖、继祖媳妇。”周氏缓和了脸色,将连继祖和蒋氏招呼到自己跟前,“这屋子有日子没住人了,妞妞经不住冻。你们俩带妞妞跟我去东屋住吧。”

  即便怀疑蒋氏帮古氏藏东西,周氏对待蒋氏的态度,依旧shì慈爱的。

  古氏不shì省油的灯,可周氏yě不简单。

  连继祖和蒋氏对视了一眼,不好说去,yě不好说不去。

  “就这样吧,你爷yě让你们搬过来。”周氏yòu道。

  “哎,我们今晚就带妞妞过去。”连继祖就答道。

  周氏点点头,很满意,走到门口,yòu停下来,回头看着古氏。

  “还不把衣裳换了烧火做饭,你还等啥那,等我老天拔地地伺候你!”周氏骂。

  古氏一连声的答应。

  古氏换了周氏的旧衣裳出来做饭,失去了一身的光鲜,看上去似乎老了十岁。蒋氏yě出来帮忙,没用周氏说,她yě换了一身细布的袄裙。

  古氏被周氏支使的滴溜溜乱转,周氏不断地呵斥,古氏一句嘴yě不敢还。

  连蔓儿没在看下去,忙和五郎和小七回了早点铺子。

  接近晌午,客人都散了,张氏和赵氏正在做饭,连叶儿在灶下帮着烧火。

  连蔓儿就将周氏如何待古氏说了。

  “蔓儿姐,你们昨天去了县城,奶后来跑到大门口,骂大伯娘,说都shì大伯娘出的坏主意。”连叶儿道。

  “你爷这场病,把你奶给吓坏了。她恨透了你大伯娘。”张氏道。

  “我娘能过的轻省点儿了。”连叶儿道。

  连蔓儿的目光在几个人脸上转了转,心道,原来大家和她一样,都不同情古氏。

  “奶shì厉害,可大伯娘不像三伯娘和我娘,大伯娘可不好惹。”连蔓儿想了想道。

  “你大伯娘shì有心眼,可辈分在那摆着。她shì媳妇,你奶shì婆婆。”张氏不认同连蔓儿的说法,“再说了,她这回不shì让你奶给拿着短了吗?她这身shì翻不了了。”

  “等着看吧。”连蔓儿道,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那?

  ***……***

  第一更,求粉红,yòu落到11了,55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