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规矩


  二更,求粉红。

  …………******…………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真是能安慰度日。就是怕,连守rén、古氏这xiērén,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无法习惯庄户rén家的生活。

  不过,话又说回来,rén的潜能都是无法预料的,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适应,只是过程辛苦xiē。

  看着周氏和连秀儿又搬着东西出去了,连蔓儿就从怀里掏出钱袋,将xiē银子和铜钱拿出来,递给连老爷子。

  “爷,我从先前啊四百两银子里,拿了二十两出来,是预备进城要债花的。”连蔓儿道,“是咱运气好,遇到了好rén,这xiē钱没花了,爷你收着吧。”

  接着连蔓儿就跟连老爷子说了,钱都花在了什么地方。

  首先是来回雇车的钱,然后在茶楼请石太医喝茶吃点心,最大的一笔支出,是给石头还有石太医家的车夫的赏钱。

  “怕进不去宋家的门,朝幼恒哥借了王太医的帖子。后来遇见石太医,石太医跟沈家亲家,要不是他派马车和小厮送我们进宋府,要债这事不能这么顺当。”

  “这是应当的。”连老爷子道。别说是二十两,就是花更多的银子,只要能把债要回来就行。

  “刚去镇上,我把帖子还给幼恒哥了,另外还买了几样年礼,幼恒哥要回县城过年,正好捎回去。”连蔓儿又道。

  “这礼不能薄,你该再多花点。”连老爷子点头,看着剩下的银子和铜钱道。

  “爷,还有件事,我没和你商量,就办了。”连蔓儿就笑道。

  “啥事?”连老爷子问。

  “二郎哥和三郎哥跟着进城,能把大伯他们带回来,也多亏了他俩。嗯,”连蔓儿左右瞧瞧。五郎和小七都冲着她笑,不说话。

  “我看着钱有剩,就给了他俩一rén一点。”连蔓儿就说道。

  连老爷子略一愣怔,biǎo面含笑,心里却叹了口气。他将要债的事情交托给老四一家,就是看着连蔓儿心思聪慧,能对付的了大房的几口rén。老四一家几口rén是一条心的,可要使唤家里别的rén。只有他的话,怕不好使。

  这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孩子说的话不实,应该不是看钱有剩才分了xiē给二郎和三郎,应该▲事前许诺了吧。

  连老爷子此刻心情有xiē复杂。他想起刚才连蔓儿说起。连守rén和古氏是在听说他吐血,生死不知的时候,才低下了头。他还活着,可若不是亲自出马,威信就已经打了折扣了,这若是他这次▲没挺过来那?

  连蔓儿这个孩子小小年纪,竟然能够洞悉rén心到如此地步,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机变,这笔钱。也是要不回来的。

  “把事情交托给你们了,这钱咋花的,爷不过问。能把钱要回来,还上了债,就是大功。”连老爷子道。

  “爷,那你可别怪二郎哥他们,也别说出来。二郎哥是要娶媳妇的rén了。手里一文钱没有,遇事也难。”连蔓儿道。二郎拿了钱,立刻去买东西送给赵家的那位姑娘了。三郎有了钱,却是啥也不买,装口袋里存了起来。

  “行,我不说。”连老爷子笑,他也猜出来二郎那钱的去向,感叹孙子们都长大了。“蔓儿。这钱我不要,你们三个留着自己买点啥吧。 我知道,要是没有你,这钱可要不回来。”

  连蔓儿不接钱,只是笑,小七也咧着嘴笑。

  “爷。我们自己买了。”五郎就道。

  “哦?”

  “我们自己买了纸笔,还买了两块墨,两方砚台。”小七就比划着道。现在她们姐弟四个rén,每个rén都有一套文房四宝了。

  “好,好。”连老爷子笑着点头。

  “爷,刚才这xiē东西,也是从这里面出的钱。”连蔓儿道,“我怕你舍不得花钱买,就替你买下了。”

  去县城要债的花销,加起来不过六两银子,给二郎、三郎,还有她们自己买笔墨纸砚的钱,是一两有余,给王幼恒买年礼花了有七两银子,另外还有葡萄酒,没算钱,刚才那xiē东西还不到八钱银子。

  庄户rén家,大多自给自足,俭省着过,一年一两吊钱的用度,就够了。看看这八钱银子就能买到的东西,就会深切地体会到,砸碎玉佩、借高利贷是多么的败家了。

  二十两银子,剩下还给连老爷子的是四两五钱银子,还有两串多铜钱。

  “爷,这xiē钱你也别舍不得花。那xiē东西吃完了,就再去买。把身子骨先养好了。”连蔓儿道。

  连老爷子低头看着手中的银钱,蔓儿这孩子是真敢花钱,不过每笔钱都花在正地方,而且对他不隐瞒。连蔓儿把钱要回来,就是她不说这二十两银子的去向,他也不会追究。

  “这钱我不要,蔓儿,你们拿去,看过日子缺啥,就买点啥。”连老爷子要将钱给连蔓儿。

  连蔓儿当然不要。

  连老爷子就将目光落在小七身上,小七吓了一跳,赶忙把两只小胖手背到了背后,似乎生怕连老爷子硬把钱塞他手里似地。

  “爷,这钱你留着吧。我们现在花销不大,铺子的进项就够了。”连五郎笑道。

  “爷,咱别来回推了,你快把钱收起来吧。”连蔓儿冲连老爷子眨眨眼,“爷,你肯定没私房钱。”

  连老爷子被逗笑了。

  “行,”连老爷子将大块的银子收起来,把几小块银子并两串钱推给了小七,“这是爷给你们,买纸的钱。”

  推让了两句,连蔓儿就让小七把钱收下了。连老爷子的一番好意,她得领情。

  “爷,那你好好养病,早点好,我们好接着学写字、念书那。”

  “爷都好的差不多了,今天下晌你们就过来。你们几个都会记账了是吧,咱小七也会用算盘了,爷心里高兴着那。”连老爷子被几个孩子哄的心情大好。揉着小七的脑瓜顶笑道。

  临近晌午,周氏并没有急着张罗做晌午饭。

  大房的rén都回来了,周氏对家事重新做了安排。赵氏在早点铺子里帮忙,只负责连家每天的晚饭。其余的早饭和晌午饭,现在就由古氏和何氏,轮流负责。

  今天,是古氏的班。

  “秀儿,蔓儿。五郎,你们都跟我来。”周氏招呼道。

  “去吧,看你奶有啥事。”连老爷子就道。

  连蔓儿几个就从炕上下来,跟在周氏的身后。进了西屋。

  因为炕不热,又没烧炉子的缘故,西屋里比东屋冷了很多。

  连守rén、古氏、连朵儿、连继祖、蒋氏和妞妞都穿的厚厚的坐在炕上,腿上盖着被褥,其中连守rén身上还围着一床棉被。

  几个rén看见周氏进来了,都忙起身。

  “娘,我正要做饭去。”古氏第一个溜下炕来,讨好地对周氏道。

  周氏冷冷地看了古氏一眼,没说话。

  “奶。快坐炕上。”连继祖和蒋氏也都下了炕,将一条褥子铺在炕沿上,请周氏坐。

  “娘。”连守rén没下炕,只是在炕上换了个双膝跪地的姿势。

  连朵儿抽了抽鼻子,抱着妞妞往连守rén身后缩了缩,看不见她脸上是什么biǎo情。

  周氏在屋子里打量了一番,除了屋子里本来摆着的几个躺柜。还有连守rén他们这次从城里带回来的几个箱子,堆放在墙角。

  收回目光,周氏慢慢地在褥子上坐了。

  “娘。”古氏不敢有丝毫怠慢,垂首帖耳地站在炕下。

  “要干活、做饭,你穿这身衣裳可不行。”周氏扫了古氏一眼。

  在县城住了几个月,古氏的衣裳全都换成了绫罗绸缎。当然,大房的其他rén也都是如此。

  “娘说的对,我这就把衣裳换了。”古氏顺从地道。

  “你那衣裳都不行。待会我把我的旧衣裳给你穿。”周氏就道,“咱庄户rén家就得有庄户rén家的样子,以前你不在我跟前,我也懒得管你。以后可不行了,你这穿戴打扮的,出来进去。让rén家看着笑话。”

  古氏不敢说话。

  “去,把你那衣裳箱子都打开,不能穿的都挑出来,搁我那。”周氏就道。

  古氏愣了。

  ●“愣着干啥,没听见我说啥?”周氏立刻就怒了,指着周氏骂道,“在城里待几天,你就飞上天了?眼里还有我这做婆婆的没有。把你黑心尖,坏透了婆娘,背地里使坏,撺掇我儿子算计我们,恨不得整死我是不是?”

  “娘啊,我没有啊。”古氏知道这是周氏要发落她了,赶忙跪下,哀求道。

  “别在我跟前装的rén五rén六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好好的大rén、孩子,都让你给带坏了。”周氏又骂,眼睛阴沉沉地扫了一眼连守rén和躲在他背后的连朵儿。

  冬天,炕上凉,地上更冷。古氏跪了一会,就觉得两腿发僵,脸上就露出苦相来。

  “娘……”连守rén想开口求情。

  “闭上你的嘴,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周氏立刻扭头骂连守rén。

  连守rén红着脸,闭上了嘴。多少年了,周氏还是第一次地他这样。

  连守rén都是如此,连继祖和蒋氏就更不敢说话了,只低头在地下站着。

  “你还等啥那?”眼见着一屋子的rén都被压了下去,周氏又对古氏斥道。

  古氏这才想起周氏刚才说的话,心里不愿意,却也只好站起身,走到箱子旁边。

  “几个箱子都打开。”周氏高声道。

  ***…………***

  蔓儿地位提高,周氏的打击目标重点转移,呵呵。

  求粉红,求粉红,扭动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