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釜底抽薪


  二更,求粉红。

  ***……****

  “花儿jiě,这门亲事是你自己找的,是你自己费尽心思要嫁进来的。”连蔓儿见连花儿要诉苦,打同情牌,就有些不耐。她有同情心,而且不少,但是不想浪费在连花儿这样的人身shàng。“今天进城的事,咱爷说了,办成啥样,都听我的。你觉得苦,就跟我回三十里营子吧。”

  连花儿本就是话不应心,不过是想告诉连蔓儿,拿出这些钱,她也很不容易。事情并没有按照她的计划发展,她只hǎo拿出sòng海龙放在她这的私房钱,还另外跟账房提前支领了几个月的月钱,才凑够了钱。

  当然,如果她早做打算,这笔钱一点点地凑起来,应该不用像现在这么紧张。

  但是实话实说,一千两银子,就是在sòng家也不是小数目。如果换另一个刚几门不久的人,不求助于沈老夫人,绝对凑不出这些钱来。

  她想将这些话,hǎohǎo地跟连蔓儿表白表白,可惜连蔓儿的答话,让她只能将这些话都咽回肚子里。

  连蔓儿将银子查点hǎo,和契纸都放进木匣里。

  “蔓儿,你赶紧回去,把钱还了,多余的就送给你。”连花儿就道,刚才连蔓儿的话她都听进了耳朵里,这钱晚还shàng一天,就会再多出几百两的利钱来。她现在把能搜罗出来的钱都搜罗出来了,再多,她也不能够了。

  “花儿jiě,我不会故意耽误工夫,可要是赶不回去,那也没法子。谁让你不早点想着还钱那。”连蔓儿淡淡地道。

  “蔓儿,你今天说话咋这么冲那?”连花儿几次被连蔓儿用话堵的心里不舒坦,皱眉道。

  “花儿jiě,你要是我,就不只话说的冲了。”连蔓儿道。

  连花儿无语。

  连蔓儿站起身。就要走。

  “蔓儿,我有身子了。”连花儿突然道。

  “哦。”连蔓儿哦了一声,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似乎听到的不过是“我吃过了”这样的家常话。

  连花儿更不舒服了,她或许不该跟连蔓儿说这句话,连蔓儿才十岁,根本不懂得这些。

  “花儿jiě,”连蔓儿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扭头问连花儿。“大伯和大伯娘在县城买了房子?”

  “那房子不是他们买的,他们哪来的钱。”连花儿忙答道,“那是sòng家一处闲置的宅子。借给他们住的。……那些下人,也是sòng家的人。”

  “哦,我知道了。”连蔓儿点头,“花儿jiě,你别送我了,打发个人带我出去就行。”

  连蔓儿手里拿着她的全部私蓄,她要将连蔓儿送走才安心。

  连花儿便由两个丫头扶着,送连蔓儿出来。刚走出连花儿的院子不远,迎面就和一队花枝招展的女人们碰shàng了。

▲  “是大奶奶和二奶奶。”扶着连花儿的一个小丫头低声道。

  连花儿的嘴角往下抿了抿。随即换shàng一脸的笑容。

  “哎呦,三奶奶怎么出来了?三奶奶现在可是尊贵人,你们可小心些,要是三◆奶奶有了一点闪失,可仔细你们的皮?”个头高挑,身穿淡黄色褙子的是sòng家的二奶奶。

  “这小姑娘是谁,hǎo俊的模样。”中等身材。略显富态,身穿淡青色褙子的是sòng家的大奶奶。

  “这是我……乡下的族妹。”连花儿道,“大嫂、二嫂,她急着回家。我先送她出去,回来再和大嫂、二嫂说话。”

  连花儿的样子,显然不想让连蔓儿和sòng家的大奶奶、二奶奶多接触。只是这两位分外的热情▲,拦住了路,一时无法过去。

  “原来是族妹。我还以为是堂妹。”二奶奶就笑道,“哎呦,这手里抱的是什么,看着怪重的。让客人拿东西,这可不是咱们sòng家待客的礼数。小燕,还不快去帮一把。”
  就有一个小丫头笑嘻嘻地过来。要替连蔓儿抱手里的箱子。

  连花儿脸shàng出现了窘色。她进了sòng家的门,sòng海龙和沈老夫人都待她很hǎo。也是她运气hǎo,很快就怀了身孕,这下子更了不得。沈老夫人不仅赏赐了hǎo多的头面衣裳,还让自己的小厨房负责连花儿的饮食。

  这一家子shàngshàng下下都将她捧在了手心里。她更加没把大奶奶、二奶奶放在眼睛里了,没儿子的寡妇,以◇后只能看她的脸色过日子罢了。

  现在看来,她想的太简单。大奶奶、二奶奶不是死人,她不该急着跟乡下老宅里的人置气,让人有把柄可抓。

  她先要将连蔓儿送走,有些手段不hǎo现在就用出来,就▲盼着连蔓儿能机灵点。

  连蔓儿抱着小匣子,并没让小燕碰。

  一群人正在胶着,小婵从远处走了过来。连蔓儿正想去和沈老夫人告辞,就让小婵带她去。连花儿不放心,也跟了来,sòng家的大奶奶和●二奶奶带着人散了。

  依旧是在偏厅,沈老夫人出来和他们见面。

  “怎么就要走,hǎo歹吃了饭,在城里住两天再回去。”沈老夫人听连蔓儿说就要走,就笑着道。

  “多谢老夫人的hǎo☆意,年底家里事多,就不多留了。”连守信道。知道连蔓儿拿到了钱,连守信不想在城里多待。

  “老夫人,我爷说,我大伯和大伯娘他们在城里,多亏了您照看。”连蔓儿就道,“要过年了,我爷要他们回家去。”

  沈老夫人哦了一声。

  “我也替我大伯他们跟老夫人您告个别。我们这就去带他们走,老夫人您把宅子和佣人都收回来吧。”

  连花儿吃了一惊,偷偷地瞪连蔓儿。

  沈老夫人笑了。

  “这又何必。亲家老爷和太太要回去尽孝道,这个我不能拦着。那宅子和那几个人,是我打算送给亲家老爷和太太的。”

  “我爷这么嘱咐的,我们只能照办。”连蔓儿道。

  “hǎo吧,我派人送你们过去。”沈老夫人道。

  连蔓儿抿了抿嘴,心里高兴。特意多带男丁来,就是因为听连守礼说,连守人住的宅子里有下人伺候,怕到时候有冲突,人家人多,她们吃亏。现在先跟沈老夫人说明了,就免除了后患。

  这也算得shàng是釜底抽薪吧。

  连蔓儿抱着木匣,并没有特意避开沈老夫人。沈老夫人对那木匣,有如不见,自然也没有问起。又说和连蔓儿几个是第一次见面,一人送了一份表礼出来。☆这才打发小婵送他们出来。

  连花儿被沈老夫人打发回去歇息了,她不放心,特意让身边一个叫小红的丫头送连蔓儿,不过转眼就让小婵找了个借口,打发走了。

  小婵一边送连蔓儿往外走,一边逗连蔓儿▲说话,问她家里都有什么人。连蔓儿也不隐瞒,一一的答了。

  “蔓儿姑娘,听说,你老姑和你一般大?”小婵笑着问。

  “我老姑比我大,和花儿jiě,还有我jiě一般大。 花儿jiě和我老姑差不多一样高,我jiě没她们高。”连蔓儿道。

  “对了,蔓儿姑娘,信德堂是家生药铺,刚才老夫人说,你们要是想要什么药,跟我说,我让人给你们去拿。”

  “我刚才听花儿jiě说,才知道信德堂是生药铺。”连蔓儿笑道,“我老姑听人说起,还以为是卖头花的铺子那。”

  小婵扑哧笑了,看了看左右,并没有其他人,便又靠近了连蔓儿一些。

  “前些天,药铺的伙计来府里,还说你们那个屯子有个姑娘来药铺看病,说也姓连。我当时还想,莫不就是你们家的人?”小婵说着话,眼睛一直看着连蔓儿。

  连蔓儿脸shàng表情不变,连守人和古氏带着连花儿去信德堂看腿伤,连花儿蒙着脸,冒充连秀儿。但是连守人和古氏肯定会被信德堂的伙计认出来。这个小婵不简单。

  “三十里营子,就我们一家姓连。肯定是伙计们听错了,我们家我、我老姑,我jiě,还有我两个堂妹今年都没进过城。我们hǎo着吗,没病没灾地,我们才不往药铺跑那。”连蔓儿道。

  小婵目光一闪,轻轻地笑了起来。

  ……

  出了sòng府,他们雇的那两辆马车就等在外面,是石太医打发他们过来的。连蔓儿就拿出早就准备hǎo的赏封,让石头带着石太医的马车先回去。sòng家另派了一个管事的,也坐了一辆马车,先到茶楼接了二郎和三郎就到柳树胡同,连守人借助的宅子来。

  到门口,连蔓儿跳下车,就看见连继祖和蒋氏抱着妞妞站在门口,见他们来了,就迎了shàng来。

  连蔓儿心里明白,这是连花儿打发人给他们先送了信。

  “……爹病的起不来炕,娘在照顾爹。”一边往里面走,连继祖和蒋氏一边解释道。

  连守信、二郎、三郎、五郎和小七早听了连蔓儿的嘱咐,都不答话。

  “sòng管事,带我们去正堂。”连蔓儿对跟来的管事道。

  那管事得了沈老夫人的吩咐,一切都听连蔓儿的,就在前面带路。

  众人进了正堂,连守信、二郎、三郎、五郎和小七就呼啦啦分左右站了,连蔓儿将连老爷子的旱烟袋拿了出来。

  来到这里,与在sòng府不同,连蔓儿没打算跟谁客气。

  “二郎哥,三郎哥,你们去把大伯扛过来。”连蔓儿举着旱烟袋道。

  *****

  hǎo累,头晕。求粉红,求150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