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沈老夫人


  “不是两辆马车都给借走了吧?”连蔓儿问。

  “都借走了。”连守信道,“石太医问我是怎么来的县城,我照实说是坐车来的。石太医就说,刚才他是和两个朋友一起来的,现在那两个人都走了,车也带走了。石太医是咱men的恩人,我就跟他说,要是不嫌弃,就把咱的马车借给他用。石太医就把两辆马车都给带走了。”

  石太医的行事,还真是出人意表!连蔓儿想。

  “那咱men现在咋办?”二郎就问。

  “马车没了,那咱men就走去宋家吧,应该也不远。”连蔓儿道。

  几个人就从茶楼中出来,对于庄户人家来说,走几步路实在是太平常的事情的。能给石太医帮上忙,连守信心里还是很乐意的,如果石太医不是总板着脸,就更好了。

  刚刚转过街角,迎面就有一辆马车跑了过来,恰恰在他men面前停下。

  “是三十里营子的连姑娘吗?”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从马车上跳下来,走到连蔓儿面前,叉手施礼问道。

  连蔓儿眨了眨眼。

  “小的叫石头,是伺候石太医的。请连姑娘上车。”那小厮很机灵,只看他men这一众人的表情,就知道找对了人。“石太医吩咐小的,送连姑娘去宋家。”

  石太医的马车yǔ拉脚的马车自然不同,车厢上是厚厚的墨绿色毡条,车顶上还围了一圈络子装饰,车帘上有特殊的标记。不是张扬的华丽,但是那份大气yǔ精致,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车主的身份非富即贵。

  石太医借走了他men雇的马车,却另外派了他自己的马车过来。

  “好啊,那就有劳了。”连蔓儿略一思索,就没有推辞。

  他men一共是六个人,马车里自然坐不下。

  二郎和三郎对于去宋家本来就有些怵头。就说要在茶楼里等。连蔓儿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马车里很宽敞,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都是孩子,身量小,加一个连守信正好能坐的下。那小厮等他men坐好了,就一偏腿坐上了马车沿子。车夫打马,径直往石狮子胡同来。

  进了石狮子胡同,马车在宋家的宅门前停了下来。 连蔓儿掀开车帘。见面前宋家的大门是五檩前出廊式的金柱大门,外檐檐枋之下装饰有雀替和三幅云,两扇朱漆的大门紧紧地关闭。

  连蔓儿想起王幼恒说过的话,宋海龙的父亲娶了沈老夫人之后。juān了一个六品的闲职,从此宋家才算改换门庭。宋家的大门,应该是那之后改建的。虽是如此,人men谈到宋家,第一句免不了还是说他men“经商起家”。

  叫石头的小厮这个时候已经跳下车,到门前抓起铜门环敲了两下。那大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一个穿戴齐整的小厮走出来。这小厮似乎认得石头,两个人说什么,连蔓儿没有听真。就看见◆那小厮关门跑了进去。石头又回来上了车。

  马车又开始前行,走了不远,便是一处角门。门扉已经打开,两个小厮在前引领着马车进了宋门,又走了不到一箭之地,在一扇粉白的影壁前停了下来。

  有两▲个打扮齐楚的管事媳妇已经在这里迎候了。

  石头先走上前去,yǔ那两个媳妇低声说了两句什么。两个媳妇都笑着点头。

  “沈老夫人在偏厅,正等着你men了。你men跟着这两位大娘过去就行。”石头回来,对连蔓儿笑着道,“咱men石太医送过来的客人,才有这样的体面。若是别人,只怕没有这么方便”

  石头说完,就有些期待地看着连蔓儿。

  到这个时候,连蔓儿才算明白了。石太医这个人的性格。还真是……,别苗头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这小厮期待的是什么,连蔓儿也能猜得到。不过,tā是绝不会为了讨好石太医,去踩低王太医的。那样是对不起王幼恒待tā的一片心意,也违背tā做人的准◇则。

  “多谢石头小哥。”连蔓儿笑道。“我men领了石太医的情。”

  …………

  两个媳妇在前面带路,绕过影壁向左走,穿过一个月洞门,进了一个跨院。

  跨院上房门口,早●▲有丫头伺候。两个媳妇让他men在门口稍等,进去回报。一会功夫,就有丫头打起门帘,请他men进去。

  一进偏厅内,就见上方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看样子大约四十许的年纪,一张满月脸,塌鼻梁,眉眼☆甚是平常,只有皮肤白皙细致,为tā增色不少。这妇人虽相貌平常,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气派却十分端凝,让人不由得忽略了tā的长相。

  连蔓儿心中猜测,这只怕就是沈老夫人了。

  “夫人,客人来了。”一个鸭蛋脸的丫头轻声道。

  “还不快请进来。”沈老夫人说着话,就将手中茶碗放下,微微欠身,似乎要站起来迎客。

  按照辈分,沈老夫人yǔ连守信是同辈,而且年长。

  连守信忙上前走了两步,躬身施礼。

  “见过亲家太太。”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也忙给沈老夫人见礼。

  “老夫人,这是我爹爹,在连家排行第四。我叫连蔓儿,这是我哥哥连继宏,我弟弟连继贤。”连蔓儿屈膝福了一福,一边脆生生地道。

  沈老夫人脸上露出笑意,就叫免礼。旁边有丫头过来,引着他men四个在座位上坐下。沈老夫人又吩咐人端上热茶和各色点心来。

  “来的冒昧,还请老夫人……别见怪。”连守信道。

  “哪里,都是亲戚,就该时常走动。”沈老夫人道。

  连蔓儿挨着连守信坐了,tā心里想,依照位置,这里应该是前院。沈老夫人才能够内宅出来,在这里见tāmen,应该是石太医的功劳。tāmen是石太医用马车送过来的,沈老夫人出自沈家旁支,石太医yǔ沈家嫡系是正经的姻亲,自身又是很有名望的神医。不管怎样。沈老夫人都是要给石太医面子的。

  看沈老夫人打量他men的眼神,一定是在猜测他men的来意,还有和石太医之间的关系。

  连蔓儿猜的没错,沈老夫人现在,心里有些迷惑。

  刚才tā正在后堂歇息,外面的人进来回禀,说是石太医用马车送了连家的几个人来见tā。连家有人来tā并不吃惊,娶了乡下的媳妇。媳妇的父亲还有几房没分家的兄弟,tā有被打抽丰的心理准备。

  tā吃惊的是,连家人怎么会认识石太医,还能劳动石太医派人用车送过来。石太医的为人tā有所了解。是不耐烦应酬的。这就更加奇怪了。

  不过,既然石太医出面,无论来的是谁,tā都是要亲自见一见的,不仅要见,还要给足面子。

  这就是为什么,tā会从内院出来,到偏厅迎候的原因。

  “亲家四老爷,今年的年景可还好?”沈老夫人笑着问道。若连守信是来打抽丰的。那tā就先提了话头,让他容易开口。

  “老亲家太太惦记,今年的年景还不错。”连守信老实地道。

  “老夫人,我men这次来,是我爷和我奶,打发我men来,给老夫人您请安。”连蔓儿笑着道。“我爷跟我men说,我men连家人,靠自己做活吃饭,安安稳稳。可不能想着天下掉馅饼,不劳而获。”

 ▲ 沈老夫人笑了笑,又将目光落在连蔓儿身上。这小姑娘很聪明,听tā说话,竟不是来打抽丰的!

  那么仅仅是来给tā请安的?当然不是。饶是沈老夫人精明过人。一时也猜不出他men的来意。

  “●你是叫蔓儿,好名字。今年几岁了。”沈老夫人问连蔓儿。

  “劳老夫人动问,我今年十岁了。”连蔓儿笑着答道,“我men乡下人不会讲话,老夫人您可别笑话我men。来的时候,我爷嘱咐了我men些话。我记性最好。”

  沈老夫人哦了一声,明白连蔓儿的这是向tā解释,tā的话是代替连老爷子说的。这就有些意思了。连家的人,tā只见过连守人和连继祖,那时就想,连家虽是庄户人家出身,养的两个读书人倒都是一表人才。今天看见连家四房的人,才发现,连家的好相貌,并非是那两个读书人专有。

  “小婵,去请三奶奶出来。”沈老夫人吩咐道。

  那鹅蛋脸的大丫头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沈老夫人一面和连蔓儿说话,一面打量连家四房这几个孩子。

  这三个孩子,虽然都还没长成,但只看那眉眼和身架子,就能判断出,以后肯定都是仪表不俗。更让tā赞赏的是,这三个孩子,眼神都非常干净,而且有神。坐在那里大大方方,一看就是有良好的家教。

  尤其是说话的,这个叫连蔓儿的小姑娘。只十岁的年纪,却眉目如画,单看这一张脸,长大了就定然是个美人。更可喜的是,说话声音清脆,态度不卑不亢,没有故意咬文嚼字,说的乡村土语却不粗鄙,听起来古拙可爱。

  只是身量还没有长足。沈老夫人又看连蔓儿的打扮,连蔓儿今天穿的是黄底红花的小袄,系的是同色的棉裙,脚下是一双红色的棉鞋。衣裙和鞋子上都绣的都是肥猫扑蝶或是滚线团的图案。

  看那针脚和绣功,这孩子有一个巧手,而且慈爱的母亲。

  只可惜,是一双天足。十岁了,再缠足,只怕是晚了。

  仔细看了连蔓儿的脚,沈老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惋惜神色。

  正说到连老爷子的身体,就听见外面小丫头禀报:“三奶奶来了。”

  连蔓儿扭过头,看见连花儿扶着两个丫头的肩膀走了进来,不由得吃了一惊。

  *****…………***

  卡文,嘤嘤嘤。先送上一更,求粉红鼓励,争取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