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攻守同盟


  ??费章节(12diǎn)

  听连守礼说完了进县城的经过,在铺zǐ里的几个人,包括连守信、张氏、连màn儿、五郎、连叶儿和小七都很气愤,同时脸上也都带上了忧色。

  “大哥只凑了四百两银zǐ?”连守信有些不敢置信,目光中透露中浓浓的担忧,“这也差的太多了吧?无小说网不少字让家里想办法,家里啥情况大哥能不,这、这不是要把爹和娘往死里逼吗不跳字。

  连守信一手拍在炕沿上,借此发泄心中的恼怒。

  当初连守人说的债务是五百两,后来为了还债,还想着手头宽裕些,从老金的手里借的是六百两的高利贷。拿到手的银zǐ是五百四十两,现在过四个月,利滚利,要还给老金一千二百四十四两挂零的银zǐ,才能消了这笔高利贷。

  连守人只凑了四百两,还差八百多两啊。他们这样的庄户人家,一时之间上哪去凑八百两银zǐ?八百两,可不是八十两。别说一时之间了,就是给他们几年,一家人不吃不喝,也攒不出八百两银zǐ。

  连màn儿想了想,如果她是连老爷zǐ,这个时候一定吐血。

  “走,回家看看去”连守信站起身道。

  这就是所谓一母生九zǐ,zǐzǐ各不同。一边是责任心为零,自私过度的老大连守人,一边就是责任心爆棚,无私过了头的连守信。

  无私是优良的品质,但是凡事都有个度。无私过了头,并不是好事,尤其是对无私者最亲近的人来说。

  “爹,等一会在。”连màn儿拦住连守信,“咱外边还有客人没吃完,不能就这么扔下就走。让我三伯和三伯娘他们先吧,咱们收拾收拾再。”

  “那边火都上房了。”连守信的脸通红,不过对连màn儿的语气还算柔和。 是不能把店就这么扔下不管。“我先和你三伯,你们帮着你母亲收拾完了再。”

  连màn儿心里很生气。

  虽然分家出来已经有一段日zǐ了,在某些方面,连守信已经有了完全的独立意识。比如说他们现在的小家,不能再依附连老爷zǐ的那个大家。但是在另一方面,连守信的独立意识还远远不够。

  换句话说,连守信在心理上,并没有和连老爷zǐ的那个大家,划定出适当的、正确的距离。

  “爹,你就那边火上房,你咋不看看我娘还有我们,我们也着急。”连màn儿抹眼睛,“爹,你看不出来吗,我娘在害怕,我们也害怕。”

  连守信听连màn儿这么说,立刻愣住了。

  张氏、五郎和小七都默默地站在那,看着连守信。

  “爹,你现在忙着,也帮不上啥忙。我二伯不了吗,路过咱这,根本就没叫咱。我大伯人家应该也有打算。你这么红头涨脸地,我爷和我奶看见了,不得更着急。”连màn儿见连守信站住了,又接着说道。

  “三哥,那你们先,我这收拾收拾就来。”连守信想了想,就对连守礼说道。

  “叶儿他爹,你吧,我帮着把活干完再。”赵氏就道,她就算跟着了,也没有啥发言权。

  “我跟我爹。”连叶儿说着,又压低声音跟连màn儿,“màn儿姐,我先,听二伯他们都说啥。”

  连màn儿diǎn了diǎn头。

  连守礼和连叶儿就走了,赵氏跟到灶间去干活,将屋zǐ留给连●守信一家人。

  “他大伯这办的叫啥事”张氏愤愤地道,她心中充满了对连守人一家的鄙视,扭过脸去呸了一声,低声骂了一句缺德”

  连守信慢慢坐回炕沿上。他感觉得道,连màn儿拦住他,不是连m●àn儿一个人的意思。张氏和孩zǐ们有话跟他说。

  “孩zǐ他爹,咱都分家了。”张氏先开口道。

  “我,可爹娘到啥时候,都是爹娘。”连守信有些痛苦地道。

  “我也没说不是。”张氏道,“咱分家后,你要孝敬他爷和他奶,我啥时候拦着你了?”

  “我不是说你,你比我想的还周到。这些……我心里有数。”连守信轻声道。

  张氏突然有些心酸,一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爹,有些事,咱得先理清楚了。”连màn儿道,“咱分家另过,孝敬我爷和我奶,这咱谁都没意见。 可有些事,不一样了……”

  同样都是连老爷zǐ的儿孙,连守信这一家分出来了,他们在对连老爷zǐ和周氏的权利和义务上,是不同于没分家出来的几房儿孙的。

  简单地举个例zǐ,如果连老爷zǐ这个大家里,不管是谁买了一块肉,一包diǎn心回家,连叶儿、连芽儿、四郎、六郎这几个就可以去吃,而连màn儿▲她们几个,在没分家之前,也是可以去吃的,但是分家后,就不能了。

  同样的,连守信家买了,拥有了财物,连老爷zǐ那个大家中任何一个人也无权来占有。

  孝顺连老爷zǐ和周氏可以,但是要具体▲的事情具体来分析。连守信有孝敬父母的义务,同时也有照顾妻儿的责任。连老爷zǐ和周氏还有另外三个和两个闺女,可是张氏只有连守信这一个,连màn儿这几个孩zǐ只有连守信这一个爹。

  连守信坐着没动,他将张氏和连màn儿的话听进了耳朵里。

  “你们别多想,我又不是傻zǐ。”连守信道,“我就是担心,想早diǎn看看。 也不大哥咋想的,八百两多两银zǐ,让爹咋凑的出来啊”

  “大伯总有办法的吧。那时候那五百两银zǐ,大伯是咋弄到手的。”连màn儿冷笑。因为是亲的关系吗,连守信这么健忘

  有些事情可以忘,有一些却绝不可以。这与宽容无关,因为,如果某些事你一旦忘了,就会再次受伤。比如说,你被狼咬了一次,侥幸逃脱。就要记住,狼是吃人的。如果你忘了,下次遇见狼的时候,疏于防范,那么很可能再次被咬。而这一次,你不一定能够幸运的逃脱。

  “màn儿,你是猜疑……”连守信猛地抬起头。

  “我啥也没说。”连màn儿冷冷地道。

  张氏一把将连màn儿搂进了怀里,五郎和小七也围了。

  “说要借钱的时候花儿是咋说的?他大伯和大伯娘不是在县城了住着好宅zǐ吗,还有管家佣人了,咋就凑了四百两银zǐ?他们这是没安好心眼。”张氏的语气很重,“孩zǐ他爹,咱这次可不能再犯傻。”

  “他、他不能吧,……咱都分出来了,他这不是逼爹和娘吗不跳字。连守信自言自语。

  “孩zǐ他爹,你也别想了。他们的心思咱庄户人家猜不出来。我先把话说在头里,你再和你爹你母亲,你大哥,你大嫂啥的一条心,你就跟他们。”

  “啊?”连守信有些发傻了。

  “你光身出去,后来买的地,卖葡萄酒的钱,还有这个铺zǐ,都是咱màn儿的主意,我们娘几个出的力,没你的份。”张氏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连màn儿瞄了连守信一眼,心说光身出去就行了,那太便宜了好不好。连守信这次要真犯傻,就让连守信去吃连老爷zǐ和周氏,还得让连守信付给张氏和她们姐弟几个抚养费那。

  “咋就说到这了那。”连守信尴尬,“不至于的呀。”

  “不至于更好。到时候我给○你赔礼道歉。”张氏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事,我们吓怕了还不行。”

  “嗯,我们吓怕了。”连màn儿道。所以遇到事才要提前预防。

  一家人订好了攻守同盟,这才出来收拾。

  ◇赵氏坐在灶下,两只眼睛呆呆地看着灶里的火,见他们出来了,一下zǐ就站了起来。

  “咋地啦,她三伯娘?”张氏看见赵氏脸色惨白,吓了一跳,忙问道。

  “她四婶,她四叔。”赵氏刚开口,眼睛就湿润了,“我求求你们,我和叶儿他爹都没啥,就是叶儿那个孩zǐ,要是、要是有啥事,求你们、求你们一定帮帮我们,帮帮叶儿……”

  因为太过着急的缘故,说到最后,赵氏的舌头都有些打卷儿了。

  赵氏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人,而且和张氏处的好。连màn儿一家在屋zǐ里,就没有特别的回避她。看来赵氏是听见了她们的内容,联想到连叶儿身上。赵氏哪里见过鬼蜮伎俩,只能从连守人和古氏要卖连màn儿换钱,想◆到这次钱不够,怕他们打主意要卖连叶儿。

  “他三伯娘,你别着急。谁要欺负叶儿,我们肯定不能看着。”张氏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她四婶,我就,你是好人。”赵氏感动的哭了。

  “三■伯娘,有我们在,不能让叶儿吃亏。”连màn儿道,“不过,三伯娘个也得把正主意,把腰板挺直了。”

  “要咋办,màn儿你说,我们都听你的。”赵氏忙道。

  “这个简单。”连màn儿笑道,“到时候要是听到谁说啥不讲理、欺负人的话,伤害你和叶儿,不管她是谁,你就站出来反对。”

  “反对?”

  “嗯,你就说你不同意,不答应。”连màn儿道,“为了叶儿好,……我们肯定帮你。”

  “行。”赵氏郑重地diǎn头。

  “那咱现在。”连màn儿道。

  给连守信打了预防针,说服了赵氏,让三房的人和他们一条心。不管连守人他们要耍心机,他们都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先送上一更,继续求粉红,晚上会有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diǎn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