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包饽饽


  ??费章节(12点)

  连老爷子希望大家伙一起包饽饽,然后再将连守信他们的份分给他们。对于连守信一家分出去过这件事,连老爷子当初是出于无奈,他最喜欢的还是所有的儿孙们就聚集在的跟前,干啥都在一起。

  连守信和张氏对视le一眼,他们也不是没想过连老爷子会有这样的提议。要不要在一起那,还是愿意家单独分出去包饽饽,张氏想。

  连蔓儿正好奇地查看地上摆着的几个袋子,里面是大黄米面、小黄米面、黍米面,还有一袋子是小豆,也就是红小豆。她听见le连老爷子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来。

  连老爷子正笑着等连守信夫妻答应,周氏带着连秀儿坐在炕上,半眯着眼睛,似乎对事非常不满。

  连蔓儿就凑到张氏跟前,偷偷扯le扯张氏的袖子。她们还是包的吧,不然在周氏跟前,又要看脸色,听怪话。

  张氏不由得就瞟le一眼周氏。

  “爹,还是分给我们点面和豆子,我们包吧。★这样,娘也能轻省点。”张氏就道。

  周氏冷哼le一声,一双眼睛像毒蛇信子一样在张氏的脸上扫过。连秀儿也狠狠地瞪le张氏一眼。

  “四嫂,你不愿意一起包,你就直接说。”连秀儿怒气冲冲地道□▲,“你不就是仗着年轻,能干活,看不上咱娘老le,怕咱娘拖累你吗不跳字。

  张氏被连秀儿的话说的呆le一呆,随即一股委屈情绪从胃里直接涌上嗓子眼。

  “这不冤枉人吗,我啥时候这么想过。”●张氏是个老实人,在遇到她无法理解和预料的恶意和冤枉的时候,本就不善于拌嘴的她,就更加的口拙le。

  “老姑,你别冤枉我娘。”连蔓儿忙安抚地往张氏怀里挨le挨,一边对连秀儿道,“我娘常跟我们说,咱们整个村,都挑不出一个像奶这么干净、利索的人。我娘说她跟我奶差着好几十里地那,紧赶慢赶,都答对不上我奶。”

  周氏冷冷地打量le张氏和连蔓儿母女一眼,脸色似乎缓和le一些。

  “就你能,嘴巴能抹le蜜似的。”连秀儿就瞪连蔓儿。

  “我说的可是真话,老姑你是说我说的不对?”连蔓儿故意道。

  连秀儿撇le撇嘴,啥也没说。如果她说连蔓儿说的不对,那不就等于是说周氏的坏话★。

  “我娘说le,我们家吃饭的人口多,要包的饽饽就多。干活的人少,要是一起包,就拖累大家伙。我们包,快点慢点啥的,都能将就。”连蔓儿又道。

  “对,孩子他娘是这么说的。”连守信忙附和■★。

  “我娘说le,我们家吃饭的人口多,要包的饽饽就多。干活的人少,要是一起包,就拖累大家伙。我们包,快点慢点啥的,都能将就。。

  “wǒniángshuōle,wǒmenjiāchīfànderénkǒuduō,yàobāodebōbōjiùduō。gànhuóderénshǎo,yàoshìyīqǐbāo,jiùtuōlèidàjiāhuǒ。wǒmenbāo,kuàidiǎnmàndiǎnsháde,dōunéngjiāngjiù。”liánmànéryòudào。

  “duì,háizǐtāniángshìzhèmeshuōde。”liánshǒuxìnmángfùhé道。

  连老爷子在炕上哈哈笑le起来。

  “一家人,说啥拖累不拖累的。大家伙一起干活,热闹。我的话,就是一起包。”连老爷子说着话,又去问周氏,“你咋说?”

  “一起包吧,包完le按数给老四家分饽饽。”周氏就道,丝毫没有迟疑,似乎早就想好le。

  连蔓儿有些吃惊,她这个时候还不周氏是早就算计好le的。

  “老四,一起包吧。”连老爷子从胸腔里叹出一口气,“往年都是大家伙一起包,我是土埋le半截的人le……”

  连老爷子说到最后,垂下头去抽烟,露出头顶。

  父亲的头上似乎又多le不少的白发,bèi脊虽然还是挺直的,但是精神头却不如从前le。连守信就觉得鼻子有些酸。垂暮的老父亲,一点微薄的愿望,儿孙们共聚一堂。

  “行啊,就听爹的,一起包就一起包。”连守信立刻热切地应道。

  “那就一起包吧。”张氏的心是最软的,几乎和连守信同时说道。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le,连蔓儿她如果再说,连守信和张氏也是不会支持她的,所以她就闭上le嘴。

  “这就和面。”连老爷子立刻焕发le神采,冲着连守信吩咐,“去把你二哥、三哥都叫来。”

  连守信答应le一声,出门去叫le连守义和连守礼到上房来。

  “还看啥,去烧水。”周氏对张氏道,又吩咐连秀儿,“把你二嫂、三嫂、还有叶儿和芽儿都喊来。”

  小孩子对于包饽饽这件事,是充满le热情和好奇的。连蔓儿前世吃过饽饽,但是对于包饽饽的记忆却模糊le。现在,她就和小七都好奇地趴在炕沿边,看连老爷子和面。

  粘饽饽的面皮,主要用的是大黄米面。但如果全部用大黄米面,和出来的面就会过粘,包出来的饽饽更会将人的嘴巴都粘上。所以要在大黄米面中,再加上适当比例的小黄米面。

  连家人口多,没有那么多的大黄米和小黄米,因此还要加上一些黍米面。要包出好吃的,粘度适中的饽饽,每种面的比例就要掌握好。连老爷子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加多少面,都是他说le算。

  炕头上摆leliǎng个大瓦缸,用来和面。这是因为要和的面多,而家里最大盆子,一次也只能和十几斤的面,liǎng个瓦缸,却可以和三百斤的面。

  连老爷子、连守信、连守义和连守礼都脱le鞋子,站在炕上。

  将面按照比例倒入liǎng个缸里,张氏和赵氏送上烧好le水。连老爷子已经脱掉外面的棉袄,只穿里面的衫子,又将liǎng只袖子高高地卷le起来。他先伸手试le试水的温度,就点点头。连守义就端着水盆,将水慢慢地倒进缸里。同时,连老爷子手里拿着一根粗木棍,搅拌缸里的面。另外一只面缸旁边,是连守礼负责倒水,连守信负责搅拌。

  连老爷子一边干活,一边还不忘嘱咐旁边的连守信。

  “老四,看着点,面别和稀le。”连老爷子道。

  “哎。”连守信大声答应着,一边不停地搅拌。

  连守信见水倒的够le,就让连守礼停下来,这个时候缸里面的面已经有些成团,百来斤的面,搅拌起来是很费力气的。连守信早也脱le棉袄,和连老爷子一样,将袖子高高卷起,这时候,连守礼也放下○水盆,脱le棉袄,将手放在木棒上,和连守信liǎng合力搅拌面团。那边的连守义自然也是如此。

  和面是个绝对的力气活,所以都是家里的男人们负责。

  面搅拌的差不多le,就不再搅拌,将木■棒撤掉,开始用liǎng只手揉、揣面团。连老爷子带着三个,轮换着和面,等将liǎng缸的面和好,每个人额头上都冒le汗,脖颈子里的汗更是将衫子领子都浸透le。

  连蔓儿就拉着小七,端le一盆温水,将几条毛巾浸湿le,先递给连老爷子。

  连老爷子接过手巾,擦le汗,就笑呵呵地抚摸小七的头,直夸连蔓儿和小七又孝顺又有眼力劲。

  面和完le,还不能就包饽饽,这面还的发酵。所以liǎng个面缸上都盖le盖子,又用破棉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就放在炕头自然发酵。

  “蔓儿,小七,挑豆子。”连秀儿在炕上招呼道。

  男人们负责和面,们就负责挑豆子,就是在炕上放一个大笸箩,将小豆摊开,将沙粒、土粒、瘪粒等杂质都挑出去,剩下一颗是一颗,颗粒饱满的小豆用来煮豆沙。

  一个大笸箩占据le半个炕,周氏、连秀儿、张氏、连枝儿、何氏、连芽儿、赵氏、连叶儿各据一方,每liǎng个人liǎng个笸箩,一个里面放好豆子,另一个里面放跳出来的杂质。

  连蔓儿和小七就挨到张氏身边,也伸手帮着挑豆子。

  “就在那打溜须。”连秀儿递一个白眼。

  连蔓儿和小七就都嘻嘻地笑,她们才不跟连秀儿生气那,连秀儿这是嫉妒她俩le。

  果然她们俩这一乐,连秀儿就更气le,然后她俩就更乐。

  “老实点。”张氏就嗔le连蔓儿和小七一眼,低低的声音道,“要不,就把你俩撵回屋去。”

  挑豆子虽然是干活,但是连蔓儿和小七都不觉得辛苦或者枯燥,她们只觉得好玩。因此张氏这么一说,她俩就都抿le嘴,不敢再笑le。

  “娘,我手疼。”连秀儿突然道。

  连蔓儿抬起头,四下看le一眼。张氏和连枝儿,还有赵氏和连叶儿,都已经挑好le满满一笸箩的小豆,何氏和连芽儿,还有周氏和连秀儿则是多半笸箩。

  “你一边歇会去吧。”周氏就对连秀儿道。

  连秀儿就从大笸箩旁边退开,靠在周氏身后,对连蔓儿几个露出胜利的笑。

  “蔓儿,你别挤你妈跟前,去,把你二伯娘挑的豆子,再挑一遍。”周氏突然对连蔓儿道。

  这是啥意思?连蔓儿眨le眨眼,有些不解。

  “去吧。”张氏给连蔓儿使le个眼色。何氏干活粗心,没啥责任心,张氏也怕她挑的豆子不干净,到时候坏le一锅豆沙。她是个开朗的人,既然答应一起包饽饽,就不会斤斤计较,而且她一直认为,多干点活累不死人,她看不上偷懒耍滑的人。

  连蔓儿还没说,那边何氏将手里挑le一半的豆子又扔回笸箩里。

  “娘,俺挑le一遍,还得让蔓儿再挑一遍,要不,俺就不挑le?”何氏咧着嘴道,“娘啊,俺也手疼。”

  先送上一章,晚上争取二更,求粉红鼓励下。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wèi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