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丧事


  ??费章节(12点)

  连守信和连守礼还镇定些,一个上去扶了连老爷子,一个去看连守人。

  连蔓儿也gēn了,就见连守人胸膛一起一伏,显然人还活着。

  众人乱了一阵,将连老爷子和连守人都扶到了炕上。

  “快去找郎中来”周氏叫道。

  “不要去。”连老爷子和连守人异口同声道。

  这是在众人进屋后,这两个人第一次出声,而且竟然能颇有默契。张氏端了热茶来,先给连老爷子喝了,又给连守人也灌了一碗,就见连老爷子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连守人则是不住口地呻吟。

  看来,两个人都méi事了,若一定要比较,只怕还是连老爷子的情况更糟糕些。他毕竟上了年纪◎,急怒攻心,也多亏他身体底子好。至于连守人伤的如何,表面上还真看不出来。

  “爹,还是请郎中来看看吧。”连守信见连老爷子和连守人都不愿意请郎中,就忙劝道,“要不然,娘和我men都不放心。大哥的◇◇伤,也得看看。”

  “我méi事。”连老爷子在炕上坐直了身子,“他更不用看,也别给他买啥药,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连守人只是哎呦,也不提请郎中来看的事。

  连蔓儿心想,这父子◎☆两人都是心知肚明,怕把事情闹大了,chuán扬出去不好听。

  周氏这个时候是最忙的,一边放不下连老爷子,一边又心疼大。等她看见连老爷子似乎是恢复了,一颗心就都系在了大身上。

  “你把老▲◇爷子扶。”周氏吩咐连守礼,就要去脱连守人的衣裳,查看他受伤的情况,只是闺女、儿和孙女都在,不方便。

  “老四你留下,别人先出去。”周氏又说道。

  男女有别,张氏、赵氏、连秀儿并连蔓儿、●连枝儿、连叶儿几个就都朝外走去,连蔓儿扭头看见地上的旱烟袋,忙走捡起来,送到东屋。

  东屋里,连老爷子躺在炕上,似乎是睡着了,连守礼挨着炕沿坐着,见连蔓儿进来,就冲她摆了摆手。

  连蔓儿轻手轻脚地将旱烟袋放在连老爷子身边,就退了出来。

  张氏等人从西屋出来,并méi有回的屋子,而是和赵氏一起在灶下烧火。连守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着周氏的哭声和骂声从西屋里chuán出来,连秀儿呆呆地站在地当间,脸上泪痕未干。

  “娘,这是干啥?”连蔓儿就问。

  “烧点热水。”张氏一边利落地将铁锅刷洗干净,倒入清水,一边低声答道,“一会你爷口渴啥的好喝,还有你大伯,要是洗洗也得用热水。”

  “也就是你母亲想的周到。”赵氏笑道。

  “孩子他娘,咱娘让你烧一锅水。”连守信掀开门帘,从西屋里探出头来。

  “正烧着那,马上就好。”张氏道,“他大伯伤的咋样?”

  连守信扭头往屋里看了一眼,méi有回话。

  “蔓儿,你爷那屋méi人看着吗不跳字。连守信看见连蔓儿就问。

  “爷睡着了,三伯在屋里陪着那。”连蔓儿答道。

  “水还méi烧好?”西屋里chuán来周氏的声音,“一个个地,是不是都挺尸了?”

  连守信的脸上就有些尴尬,忙回头冲着屋里解释,“娘,水马上就好了。三嫂和枝儿她娘出来就烧上了。”

  “不用你在那打马虎眼,哪个黑心烂肺我都,快把水端进来,你也看着你大哥受罪?”周氏又骂道。

  张氏无奈地摇了摇头,将锅盖揭开,见铁锅底已经微微泛起了水花,就从旁边拿过一个木盆,舀了半盆的热水。

  连守信忙走,端起水盆。

  “娘就这个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连守信压低声音对张氏道。

  “哼。”连秀儿突然哼了一声。

  “快把水端进去吧。”张氏对连守信道,又另外拿了盆子,从水缸里舀了半盆的凉水。

  “五郎,”张氏叫五郎,“把这水端屋去,给你奶。”

  五郎就端了水,走进西屋。

  “拿这么烫的水,你想烫死我,还是想烫死你大哥?”西屋里,周氏尖声骂道。

  “奶,这有凉水。”五郎的声音道。

  “干点活,都不让人省心。”周氏又骂了一声,又提高了声音道,“去,再多烧点水。”

  五郎从屋里出来,连蔓儿就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我和你三伯娘在这就够了,五郎也留下,来回帮着打个零儿。”张氏又往锅里添水,“枝儿,你带蔓儿、叶儿和小七睡觉去。”

  ……

  连蔓儿几个就都回了西厢房,扯了一条大被胡乱盖了,几个孩子靠在一起,虽然都困了,却都不想睡。

  “奶咋这méi刁,这么难伺候?”连叶儿撅着嘴道。

  连蔓儿和小七都点头,连枝儿méi,不过显然也是不大高兴。

  “可不是。”连蔓儿深有同感。在她看来,即便méi有之前张氏被各种亏待的事,张氏作为儿,对待周氏和整个连家,也几乎méi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

  刚才,张氏根本就méi用周氏,就主动想在了头里,和赵氏一起生火烧水。张氏这么做,不仅是想的周到,还因为她的热心和善心。

  可周氏那,不仅méi有一丝一毫的感激,反而鸡蛋里挑骨头,还恶语伤人。

  “不是嫌咱伺候的不好吗?要我说,就让四婶和我娘都。”连叶儿继续恨恨地道,“老姑也有手有脚,她咋就不能烧水?”

  “我看老姑站在那,倒像个监工。”连蔓儿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我娘老实,怕咱奶。四婶就是心太好了。”连叶儿幽幽地道。

  将近半夜的时候,院子里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二伯、二伯娘他men才?”连叶儿道。

  连守义gēn了何老六去,晚饭也méi吃。吃过晚饭后,何氏也带了几个孩子去了西村,家里只留下六郎和连叶儿。方才这一番闹腾,六郎和连叶儿两个也来看了,然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后半夜,连蔓儿半睡半醒之间,五郎先了,然后是连守信、张氏、连守礼和赵氏。

  连守礼和赵氏将睡的迷迷糊糊的连叶儿抱回了屋。

  “爹、娘,哥,你men咋才?”连蔓儿揉了揉眼睛道。

  连枝儿和小七也醒了,都坐了起来。

  “要陪着你爷。”连守信就道,“你母亲和你三伯娘忙着烧水,还得陪着你奶,照看你大伯。” ▲
  原来,连守信和连守礼两个怕连老爷子是年老的人,半夜会出事,所以不敢离开。直到刚才,连老爷子睡醒了一觉,才让他men了。还有上房西屋,周氏给连守人擦洗了身子后,连守人因为身上被打的疼,睡不着觉◇,周氏眼泪不干地一直陪着,时不时要水要茶的,因为连守人和连老爷子都咬死了不肯叫郎中,她又怕连守人的伤有变故,所以就一直把连守信给禁在眼皮子底下。

  “大伯到底伤的咋样?”连蔓儿就问。

 ☆ “……都是皮外伤。”连守信道,“老爷子生气归生气,咋也不能真把大哥打死,都挑怕疼的地方打的。”

  “老爷子这是因为啥?”张氏不解地问,“就因为大哥晚了,不至于的呀。”

  连守信沉吟了一会,“总得因为点啥事。咱爹不说,咱就别多想了。”

  张氏就和连守信对视了一眼,夫妻两个默契地méi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连蔓儿在旁边瞧见了两人的模样,心中不由得猜想,这么多年,他me◇n也该对连守人的脾性有所了解,他men是不是也猜出了,只是觉得那件事情丢人,因此都避而不谈。

  “爹,我men走后,我奶又méi少拿我娘出气吧?无小说网不少字”连蔓儿就向连守信道。

  ●张氏就白了一眼连守信。

  连守信嘿嘿地笑了两声。

  “娘就是那个脾气,孩子他娘,你多包涵。”连守信冲着张氏拱手陪笑。

  “在孩子mengēn前,你做这个样子干啥?”张氏嗔道,“◎我要是计较,我当时就回屋来了,也不能gēn着你忙活到现在。”

  “娘,我奶就是认准你这个脾气,吃定了你。”连蔓儿道。

  “小孩子家,别乱说。”张氏道,语气中并méi有斥责的意思,眼睛也◆瞟向连守信。她是怕连守信听见连蔓儿的话生气。“我这不都是看着你爹吗。 你奶爱说啥,就让她去说,我只当méi听见。我行的端做的正,老天长着眼睛那……”

  “娘,你别找借口了,你就直接说你心软得了。”连蔓儿打了个哈欠道。

  …………

  第二天,连老爷子又支开周氏,和连守人谈了半天的话。连家很是安静了些天,连守人本来打算住两天就回县城,因为养伤,就一直耽搁了下来,给县城捎信,只说在家里静心读书。

  这一天,几个孩子正在上房gēn着连老爷子念三字经,就听见街上chuán来叮叮咣咣的铜锣声,铜锣响过之后,有人gēn在后面高声念诵着。

  连老爷子变了脸色,放下书册就往外走。

  “这是出啥大事了。”

  连蔓儿gēn在连老爷子身后,走到街上,就见周围的人家也都走了出来。

  “出啥事了?”

  “皇宫里的皇后娘娘宾天了”

  ……………………

  先送上一章,争取二更,求粉红鼓励。

  …………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