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再动家法


  ??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

  “啥事?”张氏问。

  “娘,你一会去作坊,那些dà娘、婶子们肯定得跟你唠咱家卖葡萄酒de事。”连蔓儿就道,“娘,你记得和她们说,何家de酒跟咱家de不是一回事。”

  沈家是样de人家,dà家若是沈家将tā们de葡萄酒都买走了,那么tā们家de葡萄酒肯定身价dà增。

  何老六是连守义de小舅子,和连家有着掰扯不开de关系。就算tā们不肯帮着何老六牵线卖葡萄酒,可是保不齐何老六会背后打着tā们de旗号去卖酒,保不齐有人就会。

  tā们今天卖了葡萄酒这件事,肯定会受到关注。作坊里de们,dà多是三十里营子de,还有几个来自外村。张氏说de话,会由她们传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免得何老六借着tā们de名号去招摇撞骗。

  “这个法子好。”张氏就点头,“我这就去。”

  张氏吃完了饭,就去了作坊。

  连蔓儿坐在炕上,心里还在计算着,还有哪里没想到,免得让连守义和何老六钻了空子。镇上de武掌柜、王掌柜和吴玉贵tā们早都支会过了。这几个人交游广阔,一个是酒楼de掌柜,一个是药铺de掌柜,还有一个是牙侩,若有人来买酒,只需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原委,不会上当。

  应该没有遗漏了,连蔓儿暗自点了点头。

  “tā家de酒,也不是个啥样?”五郎似乎有些好奇。

  “谁那,肯定没咱家de好。”连蔓儿道。

  何老六酿酒de法子是从tā们这偷学了去de,后来酒酿好了之后,过滤de时候,因为动静也比较dà,连守义、何氏带着几个孩子也看了,没两天,何老六那边de酒也过滤了。何老六酿de酒是样,因为没有亲眼看见,所以连蔓儿不。但是有一点连蔓儿很清楚,就算何老六能将tā们酿酒de步骤都照猫画虎地做一遍,但是加白糖de步骤是连蔓儿偷偷做de,二○房de人并不,那何老六就更不会了。

  就算何老六de酒酿de不,却是不能久存de。这也是为连蔓儿一定要和何家酿制de葡萄酒撇清关系de一个重要原因。

  一会功夫,连守信和张氏都了。

  “爹,跟我爷说de咋样?”连蔓儿就问连守信。

  “都跟你爷说了,你爷答应了,说要是你二伯去找tā,tā一定不会答应de。”连守信说着话,就转向张氏,“爹说了,这件事不用咱操心,有tā在前头给咱挡着。”

  “嗯,咱爹是好人。”张氏点头笑道。

  “不咋回事,爹好像不dà高兴。”连守信又轻声道。

  dà家都没听清连守信de这句话,tā们有更重要,更开心de事情。 □
  “咱这一下子就赚了一百多两银子。”一家人都上炕上坐了,张氏说到赚了银子,很有些到现在都不敢de意思。“到现在我都怕这是在做梦。”

  连蔓儿左右看了看,见连守信、连枝儿、五郎和小七de▲脸上debiǎo情也和张氏差不多。连蔓儿暗笑,就站起身,从柜子里将那几封银子抱了出来。

  “这是真de,咱dà家伙都摸摸。”连蔓儿把银子先递给张氏。

  一家人挨着个地将银子抱在怀里,摸了又摸。连蔓儿在旁边看着,心想这个样子如果被人看见,还不得以为她们都着了魔。

  等一家人都摸过了,连蔓儿才又将银子锁了起来。

  “这个钱,咱打算咋花?”张氏就问。

  “刚才在镇上,我托了吴三哥。让tā看着有好地给咱留着。”连守信道。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都点头。

  “也别都买地,”连蔓儿就道,“咱明年就让我哥和小七去镇上念书,这个钱得留出来。”

  “对,我也正想说那。”张氏道。

  “我也是这么想de。”连守信也道。

  五郎和小七对视了一眼,这次五郎没有拒绝。卖葡萄酒de钱,再加上tā们卖酸菜de钱,零零总总算起来,能有二百两。tā们家de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tā很珍惜去念书de机会。

  “还有明年买种子de钱,种地咱家de人手不够,也得雇人……”一家人就乐呵呵地小声核计起来,要买多少地,还要留多少银子花销。

  “二伯跟何老舅来了。”小七到外屋去倒水,突然跑说道。

  “上咱这屋来了?”连守信忙问。

  “没有,去上房了。”小七用手比划着道,“何老舅还提着两包点心,一坛酒。”

  这肯定是要去打通连老爷子de关节,然后让连老爷子来压服tā们de,好在tā们想在前头,先跟连老爷子说清楚了。

  “我去看看。”连蔓儿就从炕上下来,出了西厢房,轻手轻脚地走到上房窗跟底下,侧着耳朵听里面de动静。

  “……爹,那酒是我跟老**着伙酿de。”连守义de声音道,“爹你别瞪我,老四说老六偷学了tāde酿酒法子,不是那么回事。我要酿酒,问老四咋酿,tā能不告诉我?我没问tā,就是怕老四★娘们儿家眼。”

  呸连蔓儿差一点骂出声来,不仅是因为连守义背地里说张氏de坏话,还因为连守义太会颠倒黑白。tāde算盘打de倒是精,说这酒是tā和何老**伙酿de,那酒就成了连家de酒。连老爷★niángmenérjiāyǎn。”

  pēiliánmànérchàyīdiǎnmàchūshēnglái,bújǐnshìyīnwéiliánshǒuyìbèidìlǐshuōzhāngshìdehuàihuà,háiyīnwéiliánshǒuyìtàihuìdiāndǎohēibái。tādesuànpándǎdedǎoshìjīng,shuōzhèjiǔshìtāhéhélǎo**huǒniàngde,nàjiǔjiùchéngleliánjiādejiǔ。liánlǎoyé子不帮何老六,难道也不帮de吗?

  酒是何老六酿de,连守义偷偷跟着分钱,那就是tāde私房钱。现在这么说,那钱可就成了公中de了。连蔓儿就想,连守义肯定是没法了,要不然也不会到连老爷子跟前说这些话。

  连蔓儿这个时候还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功夫,连守义和何老六已经商量好了。tā们是打算先借连守信de光,把酒给卖了。至于钱de分成,明面上一本帐,背地里一本帐。明面账上连守义de分成,交给连老爷子,过不了几天,二郎de婚事正好花销,里外里tā们都不吃亏。

  “……爹,眼瞅着要过年,dà哥那边也没啥进项,就是靠着花儿,帮不上家里。这不,二郎娶亲de日子也近了,这酒卖了,咱家也就不用去借钱啥地啦。”连守义又道,“娘说,是府城那个沈家买了咱家de酒。tā们家有钱啊,喝酒就跟喝水似de,老四家那些酒,怕是不够tā们喝de。……正好把我这酒也给tā们家……”

  “是啊,叔,咱这酒金贵,别人家怕买不起这么多酒。”何老六de声音道。

  “这酒是老2酿de?老2你咋不早说,你是想把钱昧下是不?”周氏de声音道。

  “娘,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哪能那样那。这酒钱下来,就交给娘。”连守义de声音中透着讨好de意味。

  周氏哼了一声。

  “老头子,要是这样,你就帮着把酒给卖了吧。”周氏道。

  果然是这样,连蔓儿冷笑。

  “沈家de人已经走了。”连老爷子de声音道。

  “爹,你和dà哥,还有老四,不是陪着沈家de管事喝酒了吗,是王掌柜给牵de线不是,咱再麻烦一次王掌柜。一回生两回熟,这事还吧好办吗不跳字。连守义道。

  连蔓儿听得抚额。这个年代就是这样,你爹、你哥出去都能代biǎo你,你想撇清?哪有那么容易。tā们是分家了,可连守信那么孝顺,事事将连老爷子摆在头里。

  分家de日子久一些,会好点吧。哎,以后在这方面,还是不能太顺着包子爹。

  “老2,你这聪明劲,咋不往正处使?”连老爷子沉声道。

  “爹?”

  “老六啊,这不年不节de,你家里也不宽裕,这些你拿吧。”连老爷子似乎不再搭理连守义,而是对何老六,语气相当de温和。“老四家已经分出去了,tā酿酒,和我,和你姐夫那都没啥关系。……听说你也酿了酒,那是好事啊。该卖就卖吧,肯定比我四家卖de好。”

  连蔓儿听得心中欢喜,连老爷子没有被骗,没有答应。

  屋里de连守义和何老六似乎都有些傻了。

  “咱们两家是亲家,可有些是,何家是何家,连家是连家。老六啊,你那酒我没看见,肯定是好酒啊,跟我四家de肯定不一样。回头我也跟人说说,省得耽误了你卖酒。”连老爷子又温和地说道。

  “爹”

  “叔”

  “老2啊,你送送老六。爹晌午喝多了,话说de到不到地,你让老六多担待吧。……别忘了拿走。”连老爷子说了这句话,就没有声音了。

  接着,就听见脚步声朝外面走来。

  连蔓儿忙小跑回西厢房,趴在门后朝外看,就见连守义和何老六垂头丧气地从上房走出来,何老六手里抱着两包点心和一坛酒。

  连蔓儿就回到里屋,将方才听到见到de都和张氏、连守信说了。

  “这样就好。”

  一家人总算放下心来。

  很快到了晚饭时分,张氏从食盒里挑了一碗菜,让连蔓儿给连老爷子和周氏送去。连蔓儿进了上房,就见上房已经摆上了饭桌,连守人和连守义却都不在。

  “老2说不吃饭了,老dà是去哪了,咋还没。”周氏抱怨道。

  ……………………

  二更,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de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de甜蜜生活。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de支持,就是我最dàde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