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白契与红契


  ??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

  白契和红契,这dì契lǐ还有这么些的讲究?连蔓儿并不懂,连守信和张氏虽是成年人,白契和红契是回事,但他们并没有亲自经手过。吴玉贵见白契已经立好了,左右无事,又要显露他的本事,就慢慢dì给讲解起来。

  简单dì说,白契又叫做民契,红契又叫做官契。刚才他们买卖双方经众人签下的就是民契,这民契送去县衙,交齐了契税之后,经过官府的验证,办理正式的过户手续,由官吏在民契上粘贴官方统一制的契尾,再盖上官印,就是官契了。官契之所以又被称为红契,就是因为官方盖的大印是红色的篆体。

  连蔓儿听吴玉贵说完,她就懂了。

  “经我手的买卖,大多都要办红契的。”吴玉贵又道,“也有那些只拿白契的,能省下些税银。不过以后若是衙门查究起来,税银依旧是要补的,弄不好,还有重罚。”

  经牙侩订立的买卖契约,如果不去交税,那么被查出来后,经手的牙侩也要跟着吃挂落。

  “当然是要办红契的。”连蔓儿就道,“这事还要吴三叔帮忙。”

  连守信和张氏也说了些客气话,请吴玉贵帮着办理红契。

  “这是当然的。”吴玉贵立刻就应承下来。

  连蔓儿虽不懂现在的衙门是办事的,但是料想和她前世也差不了多少。若是他们去交税,办红契,只怕要跑冤枉路,还要看人脸色,甚至要花钱打点。可是吴玉贵熟门熟路,却可以很快就将红契办下来。

  连蔓儿和张氏商量了一下,他们买田的银子是九十五两银子,需要交二两八钱五分银子的契税,牙侩们经办房宅田dì买卖,一bān要收取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的xīn苦钱。连蔓儿就从的荷包中,取出来五两的碎银子,一并都交给吴玉贵。

  “那就有劳吴三叔了。”

  吴玉贵谦让了一番,高高兴兴dì将银子接了。五两银子,除去交契税的,他能入手二两多的银子,这超出了他一bān的收入。

  “今个天晚了,我明个起早就去县lǐ,当天就把这红契给你们办下来。”吴玉贵心lǐ满意连蔓儿会办事,就允诺道。

  连守信自然是满口的感激。

  连蔓儿见吴玉贵这样应承,心lǐ也是高兴。她,在买卖上可以尽量的和对方讲价、压价,但是给这些经手办事的人的银子上,却不能俭省。不仅不能俭省,还要尽量多给,这样人家才肯真心出力为你办事。而且连蔓儿心lǐ还有打算,她不会只买这二十五亩dì就满足了,以后她还会买更多的dì,还要做别的生意赚钱,相与下吴玉贵这样的人,是非常有用的。

  武掌柜已经在安排酒席了,是武仲廉买连蔓儿的蒜香花生方子一席,赵金卖给连蔓儿土dì一席,这两席并在一处,赵金和连蔓儿也都另外添了银子,干脆就置办了两桌,又去请赵金的老伴,还有吴玉贵的家眷们,连家这边自然也要请家人。

  “就请爹和娘,”连守信和张氏商量道,“大哥、二哥和三哥也请来吧,这样看着和美。”

  契约已经立好了,也不怕谁再呱噪,连蔓儿就没有反对。

  连守信和张氏回三十lǐ营子请连老爷子,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依旧留在酒楼lǐ。吴玉贵就住在镇上,因此他的家眷▲先到了,来的是吴玉贵的王氏,还带了他们的一儿一女来。

  吴家显然家境不,三个人身上穿的都是潞绸的衣裳,王氏和她闺女的头上、耳朵上和手上都戴着金银的首饰。

  大家忙相互见了礼,连蔓儿几个★要管王氏叫吴三婶。她带来的名字叫做吴家兴,今年十六岁,比连蔓儿几个要年长。吴玉贵的女儿吴家玉却只有十一岁,比五郎小,却比连蔓儿和小七大。

  吴家兴虽然十六岁,却颇为老成,到了后,就和王氏说要去吴玉贵那边。

  “你去吧,把你五弟也带上。”王氏就道,“五郎,你去跟你三叔和家兴哥坐着去。你们爷们一处,我们娘几个。”

  “哥,你去吧。”连蔓儿也推了推五郎。五郎听听吴玉贵那些人,也能开阔眼界,多长些见识。

  五郎就和吴家兴都坐到吴玉贵身边去了。武仲廉、吴玉贵那些人,五郎只是倾听,吴家兴偶尔能跟着说上一两句,显然平时吴玉贵是带他出来应酬的。

  打发走了吴家兴和五郎,王氏就拉着连蔓儿和小七的手,和她们,不过是问她们多大年纪了,在家lǐ都做,又询问张氏和周氏等人。吴家玉安安静静dì坐着,她长着一张圆圆的脸蛋,皮肤非常白净,两只眼睛很大很漂亮,眼光和连蔓儿对上的时候,就会微笑。

  大家交谈了一会,连守信和张氏已经请了连老爷子来了,不只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守礼也来了,周氏和连守义没来,连枝儿跟着张氏来了。

  众人自是又相互见礼、寒暄了一番。看人都到齐了,武仲廉就吩咐开席。男人坐了一桌,女眷们坐了一桌,他们刚坐下,吴家兴和五郎也坐了。

  “爹说那桌子太挤,让我和连五弟坐。”吴家兴道。

  “也好,我还怕你坐在那桌,小小年纪就要喝酒,可了得。”王氏就笑道。

  大家都坐下用饭。张氏和王氏坐在一起,自然是有许多话说。

  “二姨没来?”王氏就问张氏。王氏是跟着吴玉贵他们称呼周氏为二姨。

  “娘她老人家身子不大舒服。”张氏笑着解释。

  “我听我们大嫂说,二姨可极少出门。”王氏就道,“改天可要去看看她老人家。”

  王氏这是客气的话,张氏也笑着询问吴家的长辈,两个人客套了一番,话题又转到几个孩子身上。

  张氏就不住口dì夸吴家兴少年老成,以后肯定有出息,吴家玉又漂亮又安静,有大家闺秀的样。

  “……就是那些大户人家的,也比不上。”

  王氏听了自然高兴,也没口子dì夸连蔓儿几个。

  “……多能干,又有主意,这么大点的小人儿,就能上集来卖了。他三叔说过几次,就是不是你们家的孩子。”

  “还有枝儿,今年十四了?哎呦呦,出落的多水灵。我看着,咱这十lǐ八村的姑娘都比不上她。听我们大哥、大嫂说,枝儿还有一手做菜的绝活,这真是样的娘,样的闺女,这孩子可是得了你的真传了。”

  王氏嘴lǐ的大哥、大嫂指的是吴玉昌夫妻俩,那关于连枝儿做菜的话,自然是才因为上次操办分家的宴席。

  吴家兴和吴家玉都抬起头看连枝儿。连枝儿听王氏这样夸她,又见吴家兴兄妹看她,就有些不好意思dì低下头,脸上染上了一抹红霞。吴家玉还没,吴家兴忙转开了视线。

  “……可没嫂子你夸的那么好。”张氏就笑道,“不过咱们庄户人家的孩子,屋lǐ屋外的活计,自小就会的。枝儿粗手笨脚的,好在还勤快。”

  能做出一桌酒席,可能是粗手笨脚,勤快这却是最好的品质了。

  ★连蔓儿一边吃菜,一边听着王氏和张氏互相夸奖对方的孩子,对自家的孩子似乎谦虚的很,但实际上却都很有技巧dì夸耀着,不由得心中暗笑。

  “姐,二伯咋没来?”瞅了个空子,连蔓儿小声问连枝儿。

★  按说有这样吃喝的好事,连守义没道理不来的。

  “二伯刚从西村回家去,是让人给送的。”连枝儿也小声道。

  “他咋啦?”连蔓儿问。

  “不咋回事,说是把腰给扭了。”连枝儿答道,★“爷问他是咋扭的,他说的含含糊糊的。”

  连守义会扭了腰,他出去闲逛,又不是去干活了。连蔓儿想到这,心中一动。难道连守义是在搬酒坛子的时候,着急忙慌dì扭了腰?如果不是这样,他为不说是扭的腰?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连蔓儿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一顿饭吃完了,张氏和王氏已经成了好,几个孩子也相互熟悉了。王氏就邀请张氏去她家坐坐。

  “今天就算了,天太晚了。下次我再去看嫂子吧。”张氏道。

  众人就在悦来酒楼门口分手,连蔓儿一行人慢慢dì往回走。等回到三十lǐ营子的时候,天就放晴了,太阳挂在连家西边的墙头上,天边出现了大片的彩霞。

  “是晴天。”连◇蔓儿道,她听说过一句谚语,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lǐ。是晴天,那吴玉贵就可以去县lǐ,帮他们把红契办下来。虽然这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但是连蔓儿还是希望能够早一点拿到红契。

  连蔓儿说着话,走进屋○☆lǐ,她爬到炕上坐下,立刻哎呦叫了一声,又跳下了dì。

  二更,求粉红,希望还能加更哦。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lǐ的家长lǐ短、恩怨纠葛。

  书号:★☆lǐ,她爬到炕上坐下,立刻哎呦叫了一声,又跳下了dì。

  二更,求粉红,希望还能加更哦。
lǐ,tāpádàokàngshàngzuòxià,lìkèāiyōujiàoleyīshēng,yòutiàoxiàledì。

  èrgèng,qiúfěnhóng,xīwàngháinéngjiāgèngò。

  tuījiànruòyánwánběnshū:《jǐnpíngjì》qīngzháidòuzhǒngtiánwén,dàzháiménlǐdejiāzhǎnglǐduǎn、ēnyuànjiūgě。

  shūhào: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