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买地的是谁


  ??费章节(12点)

  乡村人家买房子置地dōu是了不得的大事,连守信想让连老爷子也参与进来,zhè也合乎情理。连蔓儿,连老爷子还是通情达理的。可是现在将事情告诉连老爷子,就瞒不了连□家的其他人。

  他们用来买地的钱,dōu是分家后赚的,别人没有插手的份。但是想想连家那几口人的性情,连蔓儿觉得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等事情dōu定好了,再告诉连老爷子也不迟。

  “爹,●刚才二伯见咱家要买地,好像有啥别的想法似地。”连蔓儿想了想,就对连守信道,“咱们还是别让爷跟着为难吧。”

  连守信自然明白连蔓儿话中的意思,连蔓儿说的对,但是脸上的神色还是有些黯然。

  “爹,咱不用爷跟着操半点心,等把地买下来,给爷一个惊喜,再请爷到镇上,陪着武大爷、武掌柜和吴三叔一起喝酒。”连蔓儿又道,末了征询连守信的意见,“zhè样是不是更好?”

  一般zhè样的买卖交易之后,dōu要操办一桌酒席,买卖双方、牙侩、中人等坐下来吃喝一顿作为庆祝。zhè个场合请连老爷子去,既表示四房人对连老爷子的敬重、孝顺,也同时将买地的事情告诉了他。

  “zhè样也行。”连守◎信听了连蔓儿的话,立刻点头道。他心里敬重父亲,同时也zhè个时候就告知买地的事情,恐怕会chū现麻烦。zhè样的安排可以算做是周全妥帖的。

  “爹,那你就和吴三叔去赵家村,我和娘拿了钱就。”连◇◆蔓儿就道。

  “哥,小七,我一个人就行,你们俩跟着爹。”连蔓儿看见五郎和小七也dōu下车了,就忙低声嘱咐他们,“一会量地啥的,多个眼睛照看着,咱也省得吃亏。”

  三个小孩子咬了一会耳朵◎○,五郎和小七就欢欢喜喜地跟着连守信又上了车,往赵家村去了。

  连蔓儿则快步走回家里来。

  雨已经渐渐的停了,不过天还没有放晴。张氏和连枝儿没在屋里坐着,而是坐在外屋的门口,一边做活计,◎○一边不时地往大门口张望。他们将屋门大敞着,zhè样光线比屋里好,还能随时看到大门的动静。

  一看见连蔓儿了,连枝儿就忙放下活计,迎了chū来。

  “蔓儿,你了,花生dōu卖了没,爹咋没□◎,还有……”连枝儿一连串地问。

  “姐,咱进屋。”连蔓儿小声道。

  连枝儿见连蔓儿神神秘秘的,就有事,也就不问了,两个人进了西厢房,就和张氏一起回屋里来。

  “花生dōu卖了。◎”为了让张氏和连枝儿放心,连蔓儿一开口就将她们最关系的问题说了,“zhè是卖的钱。”

  连蔓儿就将散吊钱从提着的篮子里取chū来,放在炕上。zhè三吊钱里有一多半是买花生的钱,要给连老爷子的。

  “zhè就好了,你奶打发你老姑来,dōu问了两次了。”张氏松了一口气道,“咱zhè就把钱给送。”

  “娘,先别急,我还有件大事和你说。”连蔓儿忙就压低声音,将她如何将蒜香花生的方子卖了八十两银子,又如何找了吴玉贵一起看地等事情简单地和张氏说了。

  张氏和连枝儿dōu是又惊又喜。

  “一个方子,就能卖八十两银子”

  “咱家要买地了”

  连蔓儿看见她们zhè样,心里也高兴,就笑了。

  “我爹和五郎、小七就是去量地了。”连蔓儿道,“已经定了,就买赵家村那二十五亩地。”

  “二十五亩地啊,加上咱分家得的那六亩地,就是三十一亩,比咱没分家的时候的地还多一亩那。”张氏喜的似的。原来连家几十口人,就三十亩地,现在她们就六口人,却有三十一亩地,zhè日子能过不好那。

  “那咱的钱够吗不跳字。张氏和连枝儿欢喜过后,立刻想到了银钱的问题。

  “咱有卖方子的八十两银子,那块地每亩要四两银子,吴三叔帮着,给咱减了五两银子,要九十五两银子。”连蔓儿道。

  “那还要十五两银子那。”张氏道。

  “嗯。娘,我就是拿钱的▲。上次沈六爷给的二十两银子还没动,正好添在zhè里miàn。”连蔓儿道。

  “对,对。”

  连蔓儿就脱鞋上了炕,从她和连枝儿的柜子里miàn,取chū他放钱的木匣子,又从贴身处将钥匙取●chū来,打开木匣子的锁,拿chū十五两银子来,想了想,又拿了几块碎银子,zhè才将木匣子又锁好,放回原处。

  张氏已经拿了一张大帕子,将那十五两银子包了,依旧放在篮子里,那几两碎银子连蔓儿就放进了的荷包里miàn。

  “咱买地的事,先别和人说……”连蔓儿就看着张氏和连枝儿道,“等dōu定下来,再告诉我爷就行。”

  张氏和连枝儿立刻明白,dōu点了点头。

  “我也和你去,让你姐看家。”张氏飞快地换了件衫子,对连蔓儿道。买地是大事,张氏不放心,要跟看看。

  zhè样,就留连枝儿一个在家里,连蔓儿和张氏拿了银子从家里chū来,直奔赵家村。她们赶到的时候,连守信正和吴玉贵、赵金正拿了尺子,在丈量土地,五郎和小七也在旁边帮忙,多搬了几块石头表记土地的边界。

  等将丈量结果和赵金手里的地契核对后,没有差,大家又一起往镇上来,当即就请了武掌柜做中人,写买卖田地的文书。

  负责写文书的是悦来酒店的账房金。

  “立契买卖旱地文字人赵金,情因迁居县城又兼无力耕种,今将祖遗站耕旱地壹处,坐落与赵家村,东至某某处,西至某某处、南至某某处、北至某某处,共二十五亩……情愿实卖与……”金写到zhè,抬起头问买方的名字。

  连蔓儿早就守在桌子旁边,立刻大大方方地答道连蔓儿。”

  “连蔓儿?小姑娘,就是你?”金吃了一惊。

  连◇蔓儿郑重点头,“没。”

  武仲廉,武掌柜、吴玉贵、金几个人脸上的表情dōu很平静,他们dōu看chū来了,连家zhè个小姑娘在家里的地位非同一般,zhè有点,不,应该是很奇怪。不过有的人家溺爱●孩子,事dōu是有可能的,他们dōu是经历世事,有些城府的人,不管心里想,表miàn上是不会大惊小怪的。

  五郎和小七dōu和连蔓儿站在一起,听连蔓儿自报名字,他们心里倒是没想法的。他们已经习惯了,大家赚的钱dōu是连蔓儿收着,要花钱,连蔓儿dōu会询问他们的意见。钱放在连蔓儿那里,很安全。

  连守信和张氏对视了一眼,两夫妻有点汗颜。

  “我们家,是我们zhè闺女当家咧。”连守信笑道。

  “嗯,就写蔓儿的名吧。”张氏也点头道。

  连守信和张氏心里dōu非常清楚,买地的zhè些钱,虽然他们也chū了力,但多半是靠连蔓儿几个孩子赚来的。在他们眼里,连蔓儿死里逃生之后,性情就变了许多,尤其是在银钱方miàn。连蔓儿想尽了法子赚钱,赚的钱必须要她收起来,不让别人碰,装钱的匣子藏在柜子里,还加了锁,钥匙时刻不离身。

  同时,连蔓儿对人并不小气,家里的各种开销,可以说dōu是chū自于连蔓儿的小金库。

  夫妻俩闲时难免会想,自家的小闺女会zhè样。他们也想到了缘故,连蔓儿赚钱,把着钱,是因为心里缺乏安全感,她不想再被卖掉,她认为有了钱,就不会被卖掉。

  每当想到zhè里的时候,夫妻俩dōu难免又是惭愧又是心疼。因此对连蔓儿的各种把着银子、当家做主的行为dōu听之任之了。

  现在连蔓儿摆明了,是要在地契上写她的名字。

  他们又有办法那

  zhè两夫妻表了态,金下笔就再不迟疑。

  “……情愿实卖与连蔓儿名下耕种,现交无欠。除画字银并酒食在外,其旱地,旱地本色额银,连姓赴柜上纳,不干赵姓之事。倘有赵姓亲房人等言词争竞,赵金一miàn承当,恐后无凭立契买卖旱地文约永远存照。”

  “某某年某某日立。实卖旱地人赵金,同堂弟某某某;同房亲某某某;同亲谊武某某……;代书人金某某。”

  连蔓儿取chū寄存在酒楼柜上的八十两银子,又将从家里带来的十五两银子也拿了chū来,大家验看,银子成色dōu是上等,而且足秤,自然dōu是十分满意。卖方赵金,连同他请来的两位同村本家,武掌柜、还有金dōu在★各自的名字后miàn签字画押。zhè份买卖的地契文书就算是定好了。

  连蔓儿看着文书上的名字,忍不住笑的眉眼弯弯。从此以后,她名下就有了二十五亩地了。就算zhè样还算不上是个小地主,起码她也算●gèzìdemíngzìhòumiànqiānzìhuàyā。zhèfènmǎimàidedìqìwénshūjiùsuànshìdìnghǎole。

  liánmànérkànzhewénshūshàngdemíngzì,rěnbúzhùxiàodeméiyǎnwānwān。cóngcǐyǐhòu,tāmíngxiàjiùyǒuleèrshíwǔmǔdìle。jiùsuànzhèyàngháisuànbúshàngshìgèxiǎodìzhǔ,qǐmǎtāyěsuàn是略有薄产。她可以不用担心被卖,不用担心会挨饿。

  “zhè白契是立好了,还要不要换红契?”

  30粉红的加更,晚上还会有一章,继xù求粉红。

  好书推荐:

  《娥媚》作者:峨嵋,书号:2136108——师兄开口闭口说她是猪,哼哼她明明是专门吃老虎的朱朱80万字每日至少两更,放心跳坑吧。(未完待xù。如果您喜欢zhè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