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烘干


  ??费章节(12diǎn)

  阴天没有阳光,就无法将剩下的那五十斤蒜香花生晒干,这样就无法完成hé武掌柜的约定。连蔓儿走到院子了,就感觉到空气湿漉漉的。她下意识地伸出手,结果就有小水◎滴滴落在她的手心上。

  下雨了。

  雨并不大,但是看天上乌云密布,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放晴的。

  连蔓儿走回屋子里,看着几个笸箩里放着的那些还没晒干的花生,这可办那。

  ■“要不,放铁锅里再炒一遍吧。”连守信建议道。

  连蔓儿摇了摇头。煮过的花生再放铁锅里炒,不仅不能炒干水分,还会将花生的外皮全部破坏掉,到时候就没法卖了。

  “那可办?”一家人接连提了几个建议,都因为不可行,被连蔓儿否决掉了。大家也都发起愁来,今天下晌如果不能按时交出二百斤的蒜香花生,按照约定,他们就要认罚。不那位武掌柜会罚他们,会罚他们很多银子吗?这段他们卖蒜香花生的钱,有一半用来改善生活条件了,攒下来的钱并不多,那么就只能拿出原来卖苦姑娘儿赚的钱,另外,还有沈六给他们的那些银子了。

  连蔓儿毕竟还是个孩子,当时只想到能赚到一笔钱,却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突发*况。张氏就想开口说连蔓儿几句,可是一看到连蔓儿皱着眉的样子,就将责备的话又咽了。

  这个家,应该是她hé连守信负责赚钱来维持的。连蔓儿是个孩子,赚钱这样的事,本来不应该是她该操心的。如果不是家里太穷,连蔓儿哪里用这样千方百计地想法子赚钱。连蔓儿已经做的很好了,她这个做娘的还能在这个时候去责备她,给她雪上加霜。而且这个时候责备连蔓儿,对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帮助。还是děng事情过后,找个机会,hé连蔓儿好好谈谈,让她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做事千万要谨慎。

  张氏这样想着,就看了连守信一眼。连守信也在发愁,不过也没有责备连蔓儿的意思。

  “还有半天功夫,咱尽量想想法子。实在不行,咱把做好的花生送,我hé你爹都去,那个武掌柜他要罚,就让他罚。咋地他也不能离了大谱。都有我hé你爹那。”张氏就道。

  “对。”连守信diǎn头附hé道。

  连蔓儿抬起头,她的心里有些感动hé欢喜。▲连守信hé张氏虽然包子,但是在做人处事方面,同时还有许多的可取之处。有很多人,在面对困难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解决,而是怨天尤人,相互指责。而连守信hé张氏则不是这样,他们的态度更积极,更正面。 ◆
  比如说现在这件事,他们很可能会亏钱,这对一个本来就穷的家庭来说,是极大的打击。如果换做别的父母,很可能会责骂她,说这些都是她造成的。但是张氏hé连守信没有。他们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反而安慰她,表明他们做父母的会出头来承担责任。

  正因为张氏hé连守信这样的性格,所以连家四房的孩子们的性情都不,待人处事大方有礼,相互之间也非常hé睦友爱。

  “爹,娘,我想到了一个法子。”▲连蔓儿心中一动道。

  “啥法子。”一家人都看向连蔓儿。

  做蒜香花生最后这个干燥的环节,在大批量的生产中,都是采用烘干机之类的设备来完成的。这里没有条件制造烘干机,连蔓儿她们的生产规模■,更是比小作坊还小作坊,所以就采用了日光晒干这个法子。

  现在没有日光可以利用,烘干机也是不可能的,那么有没有可能采用别的方式进行烘干那?答案是有的。

  三十里营子的人家家都睡的是土炕,就是用粘土晒制成一块块的土坯,然后用土坯垒起来的炕。这样的土炕当间,都留有一条烟道,一头穿过墙壁通着外屋的大灶,另一头则直通另一面墙里的烟道。墙里的烟道是竖直向上的,直通房顶的烟囱。冬天里,大家主要就是靠烧外面的大灶,通过这条烟道,将炕烧暖的方式来取暖。

  他们昨天在外面另外搭灶来煮花生,除了怕屋里的灶不够用,也是怕大灶烧火太多,这个天气,将炕烧的太热了,屋里没法住。

  连蔓儿走到炕头的炕沿钱,伸手将炕席掀开。炕席下面的土坯炕上,垫着一大张草纸,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十来只红彤彤的尖椒。这些尖椒摘下来的时候还是充满水分的,是连守信爱吃辣椒酱,嫌外面晒辣椒晒的太慢,就把辣椒放在这里,用热土炕来烘干。

  “爹,这辣椒你是昨天放的吧,现在就干了,能磨碎了炸辣椒酱了。”连蔓儿就拿起一只红辣椒来道。

  “是啊。”连守信答道,一时还没明白连蔓儿突然说这个。

  “呀,花生也能这样烘干不?”小七突然跳道。他年纪小,脑子聪明,也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被连蔓儿这样一启发,第一个就想到了用土炕烘干花生的法子。

  连蔓儿摸了摸小七的头,眼睛里都带上了笑意。

  小七这么一说,大家伙的脑子也都跟着转过弯来。

  “这还真是个办法。”连守信就笑道。

  “咱们只有半天功夫,要烘干五十斤花生,怕是得多烧diǎn火。”连蔓儿就道。

  “柴禾咱有的是。”张氏就道。

  连老爷子是勤快而且节省的人,地里的一根草也是要收到家里来的。那些gāo粱杆、花生秧子、大豆秧子、糜子杆,还有gāo粱茬子、糜子茬子,晒干了,都可以作为柴禾。连守信也是个闲不住的人,秋收过后,每天都会去附近山上捡拾树枝,或是干脆砍些树枝晾晒,为的就是冬天家里有足够的柴禾,hé孩子能够不受冻。

  找到了办法,一家里立刻就行动起来。连守信hé五郎去抱柴禾烧火,张◎氏hé连枝儿就将炕头的炕席都掀开来,连蔓儿hé小七找来草纸、薄草席铺在土坯炕上,然后才将湿花生均匀地摊开。

  外面灶里烧上了火,很快,炕就热了起来,湿花生上就有水汽开始慢慢蒸发。

  “☆咱这灶hé炕,都是你三伯给盘的,烧diǎn火就能热上来,冬天可好了。你三伯比你爹都内秀着咧。”张氏就道。

  连蔓儿diǎn了diǎn头,照这个样子,只要火够,这五十斤的花生很快就可以烘干。

  “娘,爹说干烧水太浪费柴禾,咱煮diǎn啥不。”五郎就从外屋探进头来问。

  “先烧一锅水,够咱一天喝的。”张氏就道。

  “放diǎn白糖,咱喝白糖水。”连蔓儿就道。他们现在的饮◎食以粗粮hé菜蔬为主,而且都是纯天然有机食物,而且每天屋里屋外的忙活活计,根本就不用操心血脂血糖问题,可以放心吃糖、吃肉,连蔓儿因此很开心。

  “蔓儿,昨天不是还买了骨头吗,一会也炖了吧。”连■枝儿提醒道。

  “我去拔萝卜。”小七就道。

  “diǎn。”张氏看着小七跃跃欲试的样子,她这小最近脸蛋似乎圆呼了不少,“外面下雨那,你披上diǎn,地下滑。”

  “我也去。”连蔓儿见花生晒干是没问题的,心中顿时放宽了,就起了玩心。

  “去吧,都diǎn。”张氏就笑道。

  连蔓儿就跑到外屋,打开屋门朝外面看了看,雨下的不算大,但是这样出去,头发、衣服还是会被淋湿,现在天气又凉了,到时候感冒可就不好办了。

  还真得披diǎn。可是他们家没有雨伞,也没有雨衣,只有夏天遮阳的草帽。这可办那。

  “蔓儿,小七,来披这个。”五郎就站起身,从水缸后面的杂物架子上拿下来一条干净的麻袋,将麻袋底的那一端两个角抓起来,对在一起,又将麻袋抖顺。这样麻袋就成了一个锥形的帽子,下面还披着一zhǎng条。五郎就将这锥形的帽子戴在连蔓儿的头上,一条大约一米多zhǎng的麻袋,将连蔓儿的头完全遮住,身子也遮住了一大半。

  连蔓儿摸着身上这件简易的麻袋“雨衣”,她是不是该称赞劳动人民智慧多那。

  很快小七也披上了一条麻袋雨衣。锥形的帽子尖尖的,披垂下来的麻袋片随意中带着diǎn波西米亚的风情,如果脸上蒙上一块布,这个形象,似乎有diǎn熟悉,到底是那,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小七已经跳着笑着跑了出去,还故意伸出手去接雨水。连蔓儿在脑子清醒之前,也跳进了雨里,hé小七一样傻笑着。

  “别玩了,你们俩。”连枝儿追出来,站在门口,看着连蔓儿hé小七笑着斥道,“快去快回,别着凉。”知子莫若母,张氏就小七hé连蔓儿肯定想在雨里玩,就让连枝儿跟出来嘱咐她们。

  “哦。”连蔓儿呆呆地应了一声,这才的幼稚行为,肯定是小七总粘着她的缘故,她被小七给同化了。

  连蔓儿hé小七这才跑去后院,在菜畦梗上拔了三颗白萝卜,又跑,将萝卜洗干净了,切成大块,放在骨头汤里一起熬。

  děng一锅骨头汤熬的浓浓的,屋里炕上的花生也差不多干了。一家人忙摆上桌子,吃了午饭,然后将花生收进袋子里,装上平板车,上面盖上草帘子遮雨,由连守信推着车,连蔓儿、五郎、小七一起就往镇上去了。

  想起小时候,下雨天故意在外面疯跑。小孩子都爱玩水吧,不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diǎ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