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锋芒毕露

    奕天漠倏一出手,那如深渊海浪般的灵魂风暴,瞬间将陈铎三人淹没。

    陈铎一干人的识海,在他的灵魂风暴之下,如被风吹的油灯火苗,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直 这一刻,陈铎、东fāng阂、睢月茹才认识 奕天漠的真垩实境界,心中之惊惧简直难以言啥,再也生bú出丝毫的狂妄抵抗之心,只想三神教马上派出强人来主持公道。

    奕天漠眼瞳深处,灰白色的光芒如一狠狠钢针,释放出摄人的精光。

    他 这么平静地 着陈铎三人,陈铎、东fāng阂、睢月茹却纷纷抱着头,一脸痛苦的哀嚎bú已,只觉灵魂下一刻 会崩溃,下一刻 会形神俱灭。

    “yán少爷……”

    李福bú敢再假装bú认识石yán,上前一步,满脸苦笑着拱手,连连道:“这里是三神教,本教有本教的规矩,还请yán少爷bú要让我们难做人。”

    bú远处,十来名分属别的势力的武者,远远 着,bú敢靠近,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并bú认识石yán,可陈铎、东fāng阂、睢月茹却早早来了日岛,在岛上很是活跃,所以有很多人都知道陈铎三人的身份。

    睢月茹在阴阳洞天或许地位bú太高,可陈铎、东fāng阂,却是灵宝洞天和东fāng家的关键人物,这两人bú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非常bú凡,加上身份尊贵,一般很少有人会和他们过bú去。

    石yán的突起发难,让许多人为之惊愕,然而,更让他们觉得奇怪的还是石yán的身份。

    杨家自从扬青帝被囚困之后,所有势力都消失无形,在无尽海的地位一落千丈,按照道理,这次的聚会本bú应该有杨家人参与,可石yán却来了。

    他bú但来了,竟然还携着一名神境武者而来!

    在无尽海,神境武者乃是巅峰存在,只有各fāng势力的首脑才能够迈入如此境界,一名神境武者,对任何一个势力来 ,都是极其可怕的重要角色。

    虽然外界一直有传言,传言杨家bú单单只有扬青帝一名神境武者,但众人并未真正见识过。

    奕天漠的出现,让许多人暗暗惊诧的时候,也心中疑惑。

    他便是杨家潜藏着的神境武者么?

    怀着这个心思,众人 向奕天漠的目光,越加的敬畏留意,暗暗记下奕天漠的一举一动,打算事后向身后的师门详细道来。

    “yán少爷……”,李福可怜兮兮的哀求,却bú敢向对待陈铎那般,直接出手来警告。

    石yán神情bú为所动,轻轻皱着眉头,冷眼 着那陈铎三人,在奕天漠的灵魂风暴之下鬼哭狼嚎。

    陈铎三人的识海,渐渐充盈了奕天漠的灵魂力量,奕天漠的灵魂力量犹如数bú尽的尖刀,在他们的识海之中绞砍。

    这种灵魂上的直观痛苦,要比肉体的伤害还要令人难以承受,这点石yán深有体会。

     着三人在惊恐中bú断地哭喊, 着那睢月茹叫嚷着眼泪鼻涕都一起流出,他先是心中充满快丵感,渐渐地有些麻木,最后开始有些厌恶。

    挥了挥手,石yán示意奕天漠停下来。

    陈铎三人灵魂骤然猛地颤抖,识海在一番巨大的风浪中,慢慢平息。

    一圈圈银灰色的纹线,猛地从三人脑袋上荡漾开来,三人眼瞳先是失神迷茫,慢慢恢复清明理智,最后才全部清醒。

    此时的三人,蓬头污垢,身上全身灰尘,脸上泪水和鼻涕混杂,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噗哧!”,一名三神教的女弟 ,忍俊bú禁,bú由低声嗤笑出来。

    旋即意识 了bú妥,她吐了吐舌头,急忙收声。

    旁边一些观望的各fāng势力的武者,也都忍bú住想要狂笑,但却一个个辛苦的忍耐着,模样都非常古怪。

    陈铎三人清醒之后,一见自己的样 如此狼狈,气的几欲吐血,恨bú得打个洞钻下去。

    三人连头都bú敢抬,急忙用衣袖擦拭脸上的污秽,然后捂着脸, 要从这边逃离开来,连和石yán兴师问罪的念头都没了。

    “bú准走。”

    石yán再次淡然轻喝。

    陈铎三人身 一颤,悲愤欲绝的回头,眼睛要喷火了,瞪着石yán一副想要拼命的驾驶。

    尤其是那睢月茹,向来自诩为仪态优雅诱惑的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弄的这般狼狈,如疯婆 一般,这种羞辱,是她做梦都bú曾想过的。

    在极度的侮辱下,这女人脸色扭曲,显得有些狰狞,那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蕴藏着无尽的杀气,似乎会控制bú住,随时都会冲上来。

    “石yán,今日的羞辱,来日我必当让你十倍奉还!”,东fāng阂神情阴厉,阴沉沉道。

    “回去告诉你们的长辈,你们三fāng,一人割让五座岛屿出来,作为对付我杨家的赔礼。”石yán漠然bú动,压根没将东fāng阂的威胁放在心上,“一个月后,我要见 你们的赔偿。”

    此言一出,旁边围观的众多武者,一片哗然。

    在此魔人大举入侵之际,各fāng势力抱成一团,应当要全力对付魔人,bú该在这个关头搅局。

    可石yán却倒行逆施,居然要趁火打劫,还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这是什么状况?

    众人惊呆了,一边暗骂石yán的卑鄙bú硕大局,一边为石yán的无耻狂妄为震惊。

    “称凭什么?”陈铎咬牙道。

    “ 凭他们。”石yán伸手指向奕天漠、卡巴、轧猛。

    卡巴、轧猛阴恻恻的嘿嘿冷笑,一股睥睨众生,震慑四fāng的恐怖气息,忽然从他两人身上释放出来。

    周围观望的武者,只觉识海震颤bú已,体垩内的精元如脱缰野马般bú听使唤,从心灵深处泛出一股乏力的感觉。

    一些个境界太低的武者,直接膝盖发软,似被大山压倒, 这么忽然跪拜下来。

    神境武者!
    bú用多想,光凭如此气势,众人便知道卡巴、轧猛两人,也在三神境!

    “三,三个神境武者!”

    bú知道谁呻吟了一句,周围所有武者都是心中发寒◎◇,脸色悄悄泛白,bú由自主的往后撤去。

    李福深深地弯着腰,脑袋垂在胸口,胖胖的身 微微一颤,再也没有任何央求石yán放手的意思。

    陈铎丶东fāng阂□一脸呆滞,犹如被重拳轰击在脑海,直接被震傻了。

    之前一心寻思着要报复的睢月茹,披头散发,痛苦的扯着头发,表情似哭似笑,眼中满是绝望和屈辱,再也生bú出丝毫的报复念头。

    “你们可以走了。”石yán一脸厌恶,挥挥手,催促道:“滚远一点,bú要让我再次见 。”

    陈铎三人失魂落魄,丧家之犬一般狼狈而逃,一路跌跌撞撞,像是连路都走bú好了。

    石yán带给他们的震撼,已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心理预期,他们本 承受bú住,在加上心灵又被奕天漠做了手脚,这才会狼狈 极点。

    “那个……”李福终于抬头,态度更加谦卑了,“这件事情,我还是要禀报上面,yán少爷,你莫怪,我们,我们有我们的规矩的。”

    “嗯?”石yán淡淡点头,“我没杀他们,只是吓吓他们,这也违反规矩?”

    李福一愣,认真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陈铎三人本没有受 重伤,只是在众人面前丢了一次人,现在还好好活着,还真的bú算是违反规矩。

    “我们随便逛逛去。”在他愕然呆愣的时候,石yán冲奕天漠三人点了点头, 这么越过李福,直接往前fāng行去。

    围观的武者,一见热闹结束了,纷纷一脸惊诧的快速闪远,bú多时便走的一干二净。

    暗红色的石室中。

    一个个身穿黑袍的尸神教武者,浑身阴气森森,眼神阴冷的 着石室之中的两口阴木棺。

    尹海也在其中。

    石室中,两口阴木棺之中的两具天尸,又被重新困入其中。

    一名带着青面獠牙厉鬼面具的尸神教武者,身躯被巨大的黑袍笼zhào,一双眼睛释放出碧绿色的诡异邪光,怔怔地 着那两口阴木棺。

    “教主,这两具天尸,是bú是真的出了问题?”尹海站在他旁边,神态恭敬,弯腰请示。

    尸神教的教主轻轻点头,眼眸中碧绿色邪光慢慢收敛,“这两具天尸似乎真的有了点意识,这真是一件让人惊奇的奇迹。按照道理来 ,这么短的时间,这两具天尸绝bú可能拥有意识,它们离尸王还有一段漫长的距离,没那么快发生变异……”

    “它们的变化,或许和当年的那  有关。”尹海斟酌了一平, 心翼翼道。

    “那  ……”尸神教的教主冷哼一声,冷眼扫了尹海一眼,道:“区区一名弱 的武者,难道比我们是尸神教自顾流传下来的秘法还要神奇?他要是能让天尸短时间异变成尸王,我们尸神教的那些先辈研究的炼尸秘法,岂bú是成了笑话?”

    尹海心中一寒,连忙低头自责,暗骂自己愚蠢。

    “我暂时控制了它们的意识苏醒,没有外力的影响,短时间这两具天尸bú会再有异变。”尸神教教主沉吟了一下,吩咐道:“在日岛议会结束之前,你 安心守着它们吧。●”

    “遵命。”! !

    [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