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口出狂言

□    sēn林深处n

    石岩大手按在白翼zúzú长tǐng拔的双峰上,一声暴喝之后,浑身毛孔竖立,等候着狂风暴雨的 来。

    出乎意料,羽柔的暴起袭击并□未马上 来。

    石岩不但施展出石化,还将乌光盾祭出,并且暗暗运转精元,将全身力量流边体魄, 是为了抵御可能会让他惨死的一击。

    然而。苦侯了十秒钟,那本来凌厉的攻击却并未如约而至。

    石岩愣了。呆呆的 着面前的白翼zúzú长。却愕然发现她浑身肌肤泛红,眼神 ílí不定,鼻息粗重,竟奇怪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连背脊出收拢的雪白羽翼,都在轻轻颤抖着重新展开。

    入手触感温润有弹xìng,美妙之极,那饱满的丰tǐng前端,一粒葡萄大 的凸点鼓胀着。渐渐变唉……”

    “轰!…”

    汹涌的yù望,如火山一般爆发,石岩好不容易恢复清明的双眸,骤然变得灼热火辣,身体中邪火一路狂飙!

    只是一霎,石岩便再次失去理智,yù望主导了一切。

    空着的一只手,也忽然伸出来,一把按在这高贵雍容的美fù的美tún,不客气的搓*揉了一下,石岩猛地凑上前,朝着那红润的朱 hún便咬了下去。

    芳香扑鼻。销hún的滋味如电流掠过身体,石岩雄伟的身躯轻轻颤抖,每一个毛孔都愉悦起来。

    石岩啃咬着这一zú之主的美妙樱 hún,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在她那动人的酮体上肆意活动,尽情侵犯这失神的美fù。

    “嘤………”

    羽柔喘不过气来,在石岩的强ěn之下呼吸困难,忍不住shēn吟了起来。

    从来不曾被男xìng侵犯的白翼zúzú长,在一声shēn吟之后,沉入深渊的神志快速恢复清明。

     í茫的美眸,骤然闪过一道摄人的寒光。下一刻,一股凌厉之极的狂猛波动,突然从她jiā 躯中喷涌而出。

    “嘭!…”

    石岩如建山岳轰击,身体像断了线的风尊,远远抛飞。

    人在半空,他便喷出一口鲜血,身上乌光盾破裂,浑身劈开肉裂,倒地之后。全身力量都被震的混乱不堪。

    “你竟敢!你竟敢!。,白翼zú的zú长。sēn寒着脸。眸中凌厉的杀气如一柄柄利剑,竟凝炼如实质,瞬间从她瞳孔中暴射而出。

    石岩全身无力,身体中的种种力量全部错乱,有心躲避,却发现竟然连一丝力量都难以动用,只能眼睁睁的 着那一道道炫目的白光射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身体瞬间被重创。那识◎海的五魔反倒是突然安分下来,在这个关键时刻,没有继续作乱。

    “我能帮助你们翼zúlí开这里!…”石岩咬着牙大喝。”“我死了。你们便一辈 待在这里吧!…”

 ■★   白翼zúzú长的美瞳之中,闪过一道惊人的白光,狂躁的情绪突然随之凝滞。

    “咻咻咻!…”

    一道道射向石岩的白光,突然偏lí了方向,在石岩两耳处穿过,深深◇没入大地之中。

    石岩暗暗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不知死活道:“你太动人了,别怪我,任何一个男人在你面前。怕是都控制不住自己。呵。真没想 你从来不曾经历过男人,我真是赚 了。

    在如此境况之下,石岩不但没有装孙 ,竟然还敢口出不逊。当真是色胆包天了。

    羽柔身体中的凌厉反击”瞬间将石岩轰飞。双眸中奇异神光,也不自禁的飞射出来。要不是石岩的一声暴喝及时,他 算是躲得了一波。也躲不掉第二波。 算是身体强悍无比,怕是也承受不住。

    “你该死!…”

    羽柔鼻息粗重,美眸寒光闪闪,一身的凌厉杀气,她狠狠地 着石岩。咬着银牙,气的jiā 躯乱颤。

    缓缓从地上坐起来,石岩劈开肉裂,身上鲜血淋漓,但却在羽柔的怒视之下,绽放出灿烂的笑脸,“哈哈,死也值得了!你太 í人了,能够一亲芳泽。 算是为此送命,我也认了。哈哈!。”

    羽柔雪白的翅膀轻轻一动,jiā 躯瞬间挪移 石岩身前,一柄精元凝炼而成的细长白剑。从她手心一点点的突出来,抵在石岩喉咙处。眼神sēn冷的望着石岩,声音冰寒道:“你真不怕死?…”

    “怕。。”石岩笑了笑。坦然点头:“当然怕死,但●我知道你不会杀我,哈。我应该是第一个亲过你的男人吧?…”

    “你还敢 !…”

    羽柔芳心震颤,怒极反笑,“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算是现在不杀你,▲等你将结界破除了,以你今日的做法,我不但会杀你,还会让你死的极其凄惨! 时候你 会知道落 我手上,比落 那多隆手中更加痛苦!”。

    “我相信。。”石岩点英,以容不迫道:“我知道你的境界修为超讨多隆,你真要想让我遭罪,我自然不可能死的轻松。。,羽柔美眸有些短暂的失神,望着面前夸夸而谈的青年,她是越 越气。这个可恶的  ,竟然真的色胆包天。居然不知死活的侵犯了她,在她洁白无瑕的完美洞体上怨意妄为,她恨不得现在 将石岩千刀万剐。却又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下杀手。

    为了翼zú。为了lí开这个鬼地方,她必须忍!

    “你真的太 í人了……”

    石岩轻声呢喃着,暗暗打量着她,缓缓挪动身 ,将脖颈脱lí羽柔那炫目光剑的攻击范围,旋即突然站了起来。

    羽柔提着那光剑。手臂伸直,冷笑着 着他,沉吟了一下,那光剑一点点收缩,慢慢在她手心消失。

    悄悄松了一口气,石岩眼神异光一闪。突然上前一步,猛地握住这美艳贵fù的素白玉手,豪气道:“我们都那样了,你 做我的女人吧。…”

    “你!。,白翼zúzú长猛地一甩手,狠狠地瞪着他,“你这  疯了么?让我做你的女人,我从来不曾见过你这般狂妄的臭  !你有什么?你能够给我什么?你凭什么让我做你的女人? 凭你亲了我?…”

    羽柔冷笑不迭,双眸冰寒彻骨,不断地宽慰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杀手。

    “你应该有着通神一重天之境的修为。。”石岩洒然一笑,“1的确。这是非常可怕的境界,而我却只有地位之境的修为,我和你之间,还有涅巢、天位两重境界,一般人要迈过这两个境界,或许需要千百年的时间,大多数人终生也迈不过这两道坎………”

    羽柔愣住了,略显诧异的 着石岩,“你没傻啊,明明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还敢口出狂言,你凭什么☆?。”

    “最多五十年,我定然能够达 通神之境!…”石岩突然喝道,“最多六十年,我必然超过你!…”

    “咯咯!咯咯!…”

    羽柔突然★■捧腹大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指着石岩,这白翼zú的zú长满脸讥笑,“五十年进入通神之境!六十年超过我!哈哈,真是可笑,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般狂妄自大的人类。现在外界的青年,都像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么?…★

    “不是。。”石岩摇了摇头,“一般人在你面前,连靠近都不敢,更别提冒死侵犯你了。…”

    羽柔脸上的讥笑骤然收敛。

    “不错,你的确比所有人胆大,但这并不代表什么!。,“我想,普通地位之境的武者,在你之前那不自禁的反击之下,已全身爆碎身亡了。 算是涅巢武者。在那那一击之下,都很难活命,而我。却还站在你面前。…”

    羽柔美眸光芒骤然明亮。

    她只是被石岩的古怪举动给弄的有些心乱。所以才忽略了此事,给石岩这么一提醒,她终于意识 石岩能够不死。绝对称得上奇迹了。

    她对自己的力量极其有信心,她知道她不自禁的反击之力多么恐怖!

    正如石岩所 ,别 地位境的武者, 算是涅巢境的武者,承受了她那么一击,也必死无疑。

    而石岩,却还在她面前夸夸而谈。

    “你的确有两下 。…”羽柔不得不承认,“但是你的狂妄。和你如今的实力。并不成正比!如果你现在在通神之境,我倒是会考虑一下你■的提议,不过……”“哼哼!”

    石岩有些头疼。

    他知道在这个鬼地方,不论是yīn魅zú还是翼zú,都对他心怀不轨,他不相信帝山和羽柔之前的保证”他知道一旦他将◆结界破除,等待他的必然会是一死。

    他之所以冒险侵犯羽柔,扰乱羽柔的心扉。 是希望能够在羽柔心上留下点持殊的情感,只要羽柔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他便可以获得更多的求生机会●,当他发现这 似久经风霜的美fù居然从未经历过男人之后,越发觉得可以将她当成突破口。

    然而,真正实施起来,他发现还是太过困难,不论他如何舌灿莲h ā。这女人根本不▲为所动。

    难办啊……”

    “咦!你,你的身体!”羽柔突然掩口惊呼,美眸中异彩涟谜,一划见 什么神奇事情的模样。

    石岩低头一&nb☆sp,发现不死武hún发挥了作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伤口。

    “不死神体!你是上古三大神王的后裔!…”白翼zúzú长,呆愣半响,突然失声尖叫起来,美眸中电光闪烁,俏脸上满是震▲■惊,曼妙的jiā 躯止不住轻轻颤抖。

    [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