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可杀!

    “曹 姐,你的灵神wǔ魂一向jí其神奇,在这里,你可能察觉 石岩和杨家人的位置?”一处沙丘上,潘哲在试过音石,放出精神力受阻之后,终于垂头丧气的问向曹芷岚,将希望寄托在这个女人身上。

    黛眉微皱,曹芷威闭目悄悄感受了一会儿,旋即睁眼轻轻摇了摇头,“只有在一定范围内,我才可以察觉 特殊的能量波动。我想,此时杨家的wǔ者,应当在我的感应范围之外,所以我也不能得知他们的方向。”

    “这么 ”我们在这里,已经算是迷路了?”潘哲摇头失笑,“那鬼地方,竟没有返回的传送阵,mò不成,我们要在这个区域呆上一辈 不成?”
    “我可不想。”曹芷岚神情淡然,“虽然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大,不过,只要我们四处活动,总能察觉 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构造出这里的人,不会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的,嗯,我需要一些时间●◎。”

    “和,能够和曹 姐传 一块儿,真是我的荣幸。”潘哲洒然笑道,眼睛微微一亮。

    曹芷岚并未答话,美眸中点点异光闪烁,已开始找寻此地的异常。▲

    “师兄,我们该怎么办?”何青曼和邪魁两人,站在另外一个沙丘上。

    两人身旁,还围着五名来自于天邪洞天的地位wǔ者,这五人,也是侥幸和他们传送 一块儿的。

    五人悄悄将何青曼、邪魁两人围住,防止远处别的势力的wǔ者,听 这边的谈话。

    邪魁神情阴沉,双眸冰寒,冷哼一声:“你问射我问谁去?”

    “师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何青曼有些委屈,撅嘴嘴,一副清然欲泣的俏丽模样”“我记得师兄以前,很非常喜爱我的”为什么,为什友现在这样对待我?”

    “为什么?”邪魁眼神满■是凶厉,“你难道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在邪魁的凶狠注视之下,何青曼略显心虚,胆怯的后退了一步,却咬牙倔强道。

    “前来苍穹海域时,你便推三阻四,不愿意过□来”那时候起,我 知道你的心,不是全然向着我们天邪洞天。只是,我还是没想 你胆敢做的那么放肆!你在宫殿之中,和杨雪的那一战,是在玩耍么?”话 后来”邪魁突然暴喝。

    何青曼娇躯一颤,“你,你 出来了?”

    哼!”邪魁冷笑,“不止我一个 的出来!你连wǔ魂都未动用,身体的力量发挥了几成?你以为曹芷岚、狸砚晴、潘哲都是傻&★nbsp么?只是人家不愿意多 罢了,这次事情过了,此事一旦传出去,对你、对我们天邪洞天的名誉都有影响!我可不想让人 我们天邪洞天的人,还在和杨家人纠缠不清!”

    “☆师兄,杨雪……杨雪和我的关系,一向很好,我下不了手。”何青曼摇头,眼眶泛红。

    “这是战争!不要井以前的感情!”邪魁神情阴鸷,“你最后攻击石岩那一下,也没有动用全力”杨雪和你还算是有些交情,石岩这  ,你怎么也下不了杀手?我真是怀疑让你继续跟我们一起, 底是不是错误的决定。”

    何青曼咬着牙”无力反驳。

    “上次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作 不见,不过,再有下次的话,别怪我这个做师兄的,不讲情面!”邪魁冷哼一声,“记住,我们天邪洞天洞天已经参与了进来,从此之外,杨家所有人,都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死敌,这个事实永远☆shēngdeshìqíng,wǒkěyǐdāngzuò bújiàn,búguò,zàiyǒuxiàcìdehuà,biéguàiwǒzhègèzuòshīxiōngde,bújiǎngqíngmiàn!”xiékuílěnghēngyīshēng,“jìzhù,wǒmentiānxiédòngtiāndòngtiānyǐjīngcānyǔlejìnlái,cóngcǐzhīwài,yángjiāsuǒyǒurén,dōushìwǒmenbúgòngdàitiāndesǐdí,zhègèshìshíyǒngyuǎn不会改变,你我都是天邪洞天未来的栋梁,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自己,明白么?”

    何青曼垂着头,一言不发。

    “你自己好好想想,该 的我都 了,希望你下次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不再是你师兄,而是第一次惩治你的人!”邪魁拂袖而去,神情冰冷之jí,他已将天邪洞天的未来,当成了他自己的未来,这次对杨家的追杀,他势在必得。

    毕竟,天邪洞天的根基在伽罗海域,一旦杨家恢复元气要爆发,第一个要下手,必然会是他们。

    一团赤红的火炎在前方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火光飞溅中,那火团越来越快。

    火团之后,一道颀长的身影,犹如幽灵闪电一般,紧紧跟着,始终离火团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

    地心火在快速飞驰之中,浓烈的火炎之力,不可抑止的流露出来,那炙热的炎力,石岩也吃不消。

    保持十米”已是石岩想要磨砺之jí,能够做 的jí限了。

    只要试着和地心火的距离再次拉近,那炙热的火炎之力, 会让他呼吸困难,体垩内的精元会在火炎的渗透之下,主动来涌出力量来抵御,这会大幅度消耗他的精元,会让他身体快速疲惫下来。

    因此,十米远,对他来 ,乃是最为合适的距离突破 地位之境,石岩觉得体垩内的力量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变化,不单单只是力量的暴涨,还有他对于力量的认识,对于精元的掌控,都随着迈入了一种的新的境界。

    现在他操控精元,得心应手之jí,一偻缕精元之中,☆似乎有着他的神识念头,只要他心念所动,精元会从身体每一条筋脉之中迅速飞出来,在他的心念变化的那一瞬间”变成他想要的模样。

    精元凝物,这一刻,也变得轻而易举了。

  ◆  各种鸟禽、h ā草、棍棒、wǔ器,只要他心存完整的影响,用心神御动,精元 会非常精妙的凝炼成这种模样,在识海内神识的作用下,精元幻化的鸟禽可以在虚空之中缓缓飞翔,h ā草栩栩如生,wǔ器则是坚韧无比。地位之境,是对体垩内力量全然认识的过程,原先对他来 ,精元只是体垩内能量之一,而现在,精元 像是他身体的延伸,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是力量之源,也是寄托了情感的精灵。

    “还有多远啊?”石岩传出讯念,飞速前行的身 ,略一凝滞,随手取出几粒回元丹,一口吞下,他慢慢放缓速度,一边疾行,一边来催发体垩内的药力。

    在深渊战场中,回元丹乃恢复精元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毕竟这里的天地灵气jí为稀薄,想要借助于天地元气来恢复精元,需要的时间要比外界多十倍都不止。地心火察觉 石岩速度的放缓,也识相的随之缓慢下来,欢快的将它的喜悦和兴垩奋传了过来。

    “很快了么?”石岩细细体悟了一下,顿了顿,将神识放开,想要查探一下周围的状况。

    神识如波纹一般荡漾出去,却被这奇异空间大大阻拦,不像在外界那般的流畅”神识蔓延出去的速度也慢了许多倍,覆盖的范围,更是减少了数十倍多。

    “嗯?有生命痕迹!”

    突然,淡淡的生命波动,在神识探索的jí限区域传来,从那些生命波动来 ,应该是地位wǔ者无疑了。石岩精神一振,下意识的认为可能会是杨暮他们,即便不是杨暮,只要是别的探险者,他也至少能够有个交流,问问自己在什么地方,问问对方知不知道应该怎么从此地离开。

    在这里,他跟着地心火,不知道行进多长时间了,他对于这里充满了疑惑,又孤独了太久,的确像要找个人交流一下。

    “你先进来,我们迟些赶路,容我过去见见一些人。”石岩传讯。地心火扭扭捏捏,有些不情不愿,却在石岩的召唤之下,还是老老实实钻入了血纹戒之中。地心火乃天火,jí为强大,不过,它现在尚未进化完毕, 算是进化完毕,也有许多克制它▲的存在,要不然,玄冰寒焰也不会被数次禁锢住了。

    在这个世上,有许多奇异的宝物,是可以让天火都逃脱不掉。 譬如他可以利用聚魂珠,让那脱离肉身的魔主灵魂一点办法都没有,也有一●★些神奇的灵宝,可以针对性的让天火束手 擒,因此,地心火还是呆在血纹戒中比较安全。

    地心火一落入血纹戒,石岩 将放出的神识收回了,然后沿着神识感应的方向,一路朝着目○■标而去。

    大概半个 时之后。石岩突然在一个沙丘的背面停下来,悄悄靠近那沙丘,探出头来,眯着双眼,远远 向那正朝着这边靠近的一道道身影。

    人在☆沙丘背面,从那个角度,石岩可以  来人,但因为距离较远,他只是冒出一头,来人很难  他。凝视瞩目,远处的人影略显模糊, 不清真垩实的相貌,可石岩并不着急,继续等■候。

    终于,一道身穿火红色铠甲的妖娆身影,在人群中被他发现,虽然一样 不清楚她的相貌”但从那一身穿着,石岩还是认出了那道妖娆妙曼的火辣身影,正是何青曼。

 ◇   认出了何青曼,又miáo了miáo她身旁的几个人,石岩从记忆的穿着,又找出了邪魁来。

    再 了一会儿,重新放出神识探索了一下,他可以肯定曹芷岚、潘哲、古玲珑、荐砚睛这几个战榜排名靠前的新一代青年才俊,并未和邪魁他们走在一起。

    神识如天眼,将来人的实力一一收入心底,石岩缓缓缩头,指枪诀运转,将自己埋入沙丘下方,缓缓呼吸,令身体垩内的一切气息都隐藏起来。

    包括邪魁、何青曼在内,共十一名地位wǔ者,无地位三重天之境,可杀!PS昨天真瘫了,挂水挂 夜里十一点,十二点才 家,还被蚊 咬了一晚,汗,真他娘□的悲剧  

    [                    

    ◎□的悲剧  

    [              &ndebēij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