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脱困

    种种暴戾、杀戮、毁灭之力,从血纹戒之中荡漾开来,形成了一个 不见de黑洞。

    充盈在石岩脑海内de负面情绪,和身体内所有de负面之力,一起如流星一般涌入血纹戒,血纹戒得 这些力量de注入之后,其中产生de吞噬之力越加de狂猛。

    石岩甚至觉得”这一刻de血纹戒,可以吞噬天地!

    玄冰寒焰de意识,首次显现出了惊慌de意味,竟试图重返石著de脑海。

    血纹戒内de吞噬之力,倏地再次狂猛了一倍!

    玄冰寒焰开始恐惧了,拼尽一切xiǎng要从石岩身体离开。

    可血纹戒产生de吸吮之力,却一点点de加大!

    不但如此,石岩鲜血之中,心脏之力,甚至连三个阴珠,一身de精元,都开始变得不受控制,纷纷注入一缕缕力量”涌入了血纹戒之中。

    此时de血纹戒,仿佛成了吞噬天地间一切力量de根源,它de吸吮力,将石岩身体内蕴藏着de种种力量,全部硬生生扯入出来,纷纷吞噬。

    石岩骇然。

    血纹戒仿佛永远填不满de黑洞,将他身体内残留de各种力量,全部扯入其中。

    得 这些力量de补充之后,血纹戒内产生de吞噬之力,再次暴涨了数倍!

    玄冰寒焰de意识,死命de挣脱,恐惧dexiǎng要从石岩身体逃出去,却在暴涨了数倍de吸吮力之下,身不由己de慢慢滑向血纹戒。

    “不!不!不!”

    一个个灵魂讯念,从玄冰寒焰de意识之中传来,玄冰寒焰真正恐惧了,它de恐惧之意石岩可以清晰de感受 。

    玄冰寒焰de挣扎,在血纹戒de疯狂之下,变得有些力不从心。

    终于,玄冰寒焰de意识,硬生生被血纹戒给吞没了!

    成千上万de寒气光点,突然从周围数十座冰川之中飞逸出来这些寒气光点有数亿之多,密密麻麻,纷纷飞逸过来,接连不断de闪入血纹戒之内。

    那数亿de光点,正是玄冰寒焰散逸出去de力量,这些力量凝结海水成万丈冰川, 是为了夺舍de时候不受外物de影响。

    如今,玄冰寒焰de意识处在血纹戒之中,那些分散出去de寒气之力,也受 玄冰寒焰意识de影响在血纹戒传出了吞噬之力de时候,那些寒气只当是主人de召唤,纷纷飞逸向血纹戒。

    无声无色间,周围数十座冰川,一座接着一座消融。

    没有了玄冰寒焰寒气de支撑,本是海水凝结而成de冰川也恢复了原样成为了大海之中de海水。

    只有石岩这一块,因为数亿de光点汇集,这里de冰川虽然也在消融,速度却有些迟缓。

    半 时后。

    所有de光点,全部被血纹戒吞噬,成了血纹戒de一部分。

    石妻全身无力。

    心脏内de星辰之力,消失无影。

    三个穴窍内de阴珠消失无踪。

    所有穴窍之内de负面力量,荡然无存。

    一身de精元,○一点不剩。

    这一刻,石岩连一丝力量都没有了。

    这些年来吸收de种种不同de力量,精修de精元都被血纹戒吞噬一空。

    只有脑海中,还有一缕▲yīdiǎnbúshèng。

    zhèyīkè,shíyánliányīsīlìliàngdōuméiyǒule。

    zhèxiēniánláixīshōudezhǒngzhǒngbútóngdelìliàng,jīngxiūdejīngyuándōubèixuèwénjiètūnshìyīkōng。

    zhīyǒunǎohǎizhōng,háiyǒuyīlǚ微弱de精神力,试着催动那精神力石岩心神试着沉入血纹戒。

    血纹戒内,出现一团银白色de火炎那火炎在血纹戒之中飘飘荡荡,激*射出漫天de冰花,试图从血纹戒之中冲出来。

    可惜,在那一团火炎外围,却有着一个巨大无比de漩涡,那漩涡罩住了银白色de火炎,不论那火炎如何使力,都难以从中冲出来。

    一丝丝清凉无比de气息,从血纹戒内传来。

    石岩将心神收回,凝神去望,发现在血纹戒de表面,多了个米粒大 de白色花纹,那花纹,赫然正是玄冰寒焰de银白火炎形态。

    玄冰寒焰被血纹戒吞噬,血纹戒上则是显露出火炎花纹,似乎是某种至理,可石岩却领悟不透。

    清凉de气息,从血纹戒传来,石岩de身体,在那清凉气息de散溢下,浑身舒坦,神志清明。

    冰…消失,石岩赤裸de身躯,一点点地朝着海面浮去。

    暗暗勘查武魂,石岩 心翼翼地试着接纳天地灵气,却发现不论是不死武魂、石化武魂、还是星辰武魂,都还在身上,在催动天地灵气de时候,他也可以敏锐de察觉 灵气de波动。

    身体并未发生太多de变化,境界也在百劫二重天,只是体内聚集de那些力量,被血纹戒给强行提走了。

    精元可以恢复”星辰之○力可以用星辰武魂聚集,阴珠找 阴气聚集之地,也可以重聚,那些负面力量,只要杀了人,一样可以充盈穴窍…

    接纳种种力量de根本还在,石岩并不担心,只要给他时间,他可以很快再次◆恢复如初。琳达!琳达!琳达!”,卡蒙大喊大叫,在甲板上吆喝,没事了,船可以行动了……”

    才换了一身干净教服de琳达,一手拿着毛巾擦拭湿发,扭着头从船只下面de楼梯走出来,好 地皱着眉头,问道:“卡蒙,你叫喊什么……”

    “没事了,船可以行动了……”卡蒙嘿嘿一笑,“我们现在可以继续出发了……”

    “嗯……”琳达愕然,她还准备撇下一行人独自领取功劳呢,听卡蒙这么一 ,急忙冲上甲板,迟疑了一下,她又飞身冲入了海中。

    她刚刚下来de时候”发现 船被冰川死死夹住”根本不可能轻易de从冰川之中挪开来,她也不信以卡蒙一行人de能力,真de能够将 船弄出来。

    “噗通……”

    一头没入海水,琳达凝视一 ,俏脸倏地变了。

    数十座冰川,竟然一座不剩!

    琳达还当自己烟花了,在海中用力插了揉眼睛,睁大眼再 。

    还是没有!

    一座冰川都没!

    刚刚de一切,似乎只是幻觉,仿佛,在这一块海底,根本不曾有过什么冰川。

    如果单单只是她一人  海底de异常, 不定她真会怀疑自己眼花了,然而,之前卡蒙也下来过,也  了海底de冰川异状。

    两人不可能都眼花!

    琳达脸色变幻莫测,美腿连连划动,在海中游戈,xiǎng要去远一点  情况。

     在此时。

    一个赤裸de青年,缓缓从下方de海中往上面浮动,青年身形消瘦,皮肉晶莹,眼神却虚弱不堪,仿佛受了重伤。

    琳达只是望了一眼,便捂着嘴,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呜呜!”人在海底,她只能发出这种奇异de声响,却满脸惊恐,呆呆de yǎng石岩,娇躯连连摇摆,急忙朝着 船上行去。

    她害怕了。

    石岩愕然”浑身无力de他,在往上浮动de时候,异常de吃力,猛地  一个模样娇好de女人在海中,他心中狂喜,暗道一声有救了。

    那知道那女人一  他,如见妖魔,竟一脸惊惧,不顾一切de往船上冲去”似乎怕他吃人一般。

    石岩心中暗暗苦笑,只觉身 越来越重,不得不挣扎着挥手,脸上挤出笑脸,摆出一副我非常善良温和de模样。

    琳达已浮出水面,贪婪de呼吸了一口空气,旋即低着头,表情惊惧之极de又往海中望去。

    石岩满脸◆人畜无害de笑容,双眸中也全是友好,不断地朝着她挥手。

    琳达愕然,呆呆de 着石岩,表情复杂。

    石岩身 缓缓下沉,手脚越来越重,不过血纹戒内●rénchùwúhàidexiàoróng,shuāngmóuzhōngyěquánshìyǒuhǎo,búduàndìcháozhetāhuīshǒu。

    líndáèrán,dāidāide zheshíyán,biǎoqíngfùzá。

    shíyánshēn huǎnhuǎnxiàchén,shǒujiǎoyuèláiyuèzhòng,búguòxuèwénjiènèi★溢出来清凉气息,却让他神志清醒,那些清凉之气还有空气de效果,让他不至于窒息而亡。

    琳达眼睁睁de 着石岩, 着他一点点de沉入海底,犹豫了好一会儿,她一咬牙,红◇★溢出来清凉气息,却让他神志清醒,那些清凉之气还有空气de效果,让他不至于窒息而亡。

    琳达眼睁睁de 着石岩, 着他yìchūláiqīngliángqìxī,quèràngtāshénzhìqīngxǐng,nàxiēqīngliángzhīqìháiyǒukōngqìdexiàoguǒ,ràngtābúzhìyúzhìxīérwáng。

    líndáyǎnzhēngzhēngde zheshíyán, zhetāyīdiǎndiǎndechénrùhǎidǐ,yóuyùlehǎoyīhuìér,tāyīyǎoyá,hóng★着脸又冲入海底。

    石岩一身赤裸,下方de 兄弟在海水中摇头晃脑,放肆无比。

    琳达心中暗骂,不敢去望石岩下半身,红着脸一路冲来,美腿连连晃荡,很快接近○了石岩。

    石岩一 琳达过来,急忙一把抱住了她,在海底冲着她连连微笑,表达自己de友善。

    可他身体赤裸,不着一丝,这般猛地抱住琳达,立即让琳达脸红de更加厉害。

    琳达用力地挣扎了一下,从石岩怀抱内挣开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抓着他de一只左手,拖着他直往海面上浮去。

    石岩心中苦笑,不敢在这个时候和琳达做对,老老实实地任由她抓着,随着她往海面上浮去。

    琳达美腿晃荡,长发在海水飞舞,丰臀摇曳间荡漾出层层水浪,犹如海中de一条美丽de水鳗。

    石岩 着身旁de琳达,视线在她全身游荡了一遍,心中暗赞。

    “噗……”

    琳达终于从水面上浮出来,在她身旁,石岩也露出头来,嘴角含笑,声音却异常虚弱:“谢谢……”

    琳达哼了一声,红着脸对上面de卡蒙道:“丢一件衣服下来……”

    “咦!这  是谁……”

    “妈de,暴露狂啊你,一件衣服都不穿……”

    “我靠,他还和琳达姐靠着!老 跟了琳达姐这么多年,都没有这种待遇……”

    “  ,离琳达姐远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船上,那些武者一  石岩全身赤裸,还和琳达紧紧靠着,全部坐不住了,纷纷破口大骂起来。

    “卡蒙……”琳达娇喝,一脸地不耐烦。

    “知道了……”卡蒙铁青着脸,随意找了一件破旧de衣衫,抬手扔进了海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