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控尸!

    血纹戒荡漾出奇异的波纹,波纹中铭刻着古老的符文,仿佛海水中的游鱼,在波纹内缓缓游戈着。

    灿灿虹光,从血纹戒中绽出来,一股邪恶、苍古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底下陵墓。

    数不尽的古老符文,仿若一尾尾 鱼,在血纹戒内的波纹内游动。

    第一个古老的符文,突然碰触 其中那一具男天shī。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那一个古老的符文,活了一般,附在那天shī的shī身上,在那天shī上游走,快速逸入这一具男天shī的脑海。

    更多的古老符文,交替碰触 两具欠shī。

    一个个古老的符文,仿佛都有了生命,纷纷钻入两具天shī的脑海,和天shī脑海中的七个生印连接在一起,像是一种奇妙的咒法,改变了天shī的脑域,赋予了天shī一种全新的生命。

    两具天shī灰白色的眼瞳内,突然多了一个个印记。

    那印记,正是石岩之前打出的生印!

    一个个生印,在天shī的眼瞳内转动着,释放着勃勃生机,让两个天shī脸上渐渐有了生气,拥有了生命的波动。

    两个天shī,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脑壳却散出淡淡光芒。

    天shī的脸上,竟逐渐有了人类的些许表情……两具天shī,脸上夹着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神全是迷惑。

    很快地,天shī身上的异样全部消失,天shī眼瞳内也不再有生印浮现,他们脑壳内,也没有了奇妙符文闪烁出来。

    石岩神情肃穆,呆呆的 着两具天shī,脸上满是惊异。

    血纹戒光华隐去,似恢复了正常,然而,身为血纹戒主人的石岩,精神力涌入血纹戒,却发现通过血纹戒,似乎和两具天shī有了感应。

    手持血纹戒,他精神力注入,可以清晰的感应 两具天shī的迷惑,感应 两具天shī脑海内的一些情绪波动。

    初获新生的天shī,脑海有了意识,却太过简单,似乎心智尚未健全。

    “石岩,这,这 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身火红色甲胄的夏心妍,美眸异彩涟涟,不敢置信地 着两具迷茫的天shī“,在这两具天shī的身上,似乎,似乎有了淡淡的生命波动?这,这怎么可能?”

    “生命波动?这意味着什么?”石岩深深地皱着眉头。

    “只有万年的shī王,才可以形成意识,真正拥有不同寻常的生命,拥有运用五行之力的天赋啊。”夏心妍不断地摇头,美眸中全是不解“,这两具天shī,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jiān拥有生命意识,绝不可能!”

    “只有shī王□,才可以形成意识?重获生命能量?”石岩愕然。

    夏心妍肯定地点头,一脸骇然“我们这次真在劫难逃了,天shī已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这拥有生命的天shī,不知道该多么可怕”,石岩脸色一●◆变,神情警惕。

    两具天shī神情迷茫,不知道过了多久,两具天shī一起望向石岩,天shī的眼瞳内,悄然闪出了生印的手掌印记。

    石岩骇然。

  ▲  两具天shī望向他的时候,从他血纹戒之内,骤然传出了两股奇异的波动,那两股波动,竟然来自于那两具天shī!

    那两股天shī的波动,颇为的友善,似乎把石岩当成了亲昵的同伴,蕴含着问询的意味。

    两具天shī在问他怎么办?

     着那两具天shī的眼睛,感受着血纹戒内奇异波动,石岩立即察觉 了这个诡异的事实。

    “控制别的shī奴!”

    石岩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脑海内的精神力凝为一股波动,涌入了手指上的血纹戒内。

    两具天shī眼瞳内的生印,倏地一亮。
<☆br>    天shī同时厉叫。

    一个个陵墓的人shī、地shī,纷纷从石岩、夏心妍身旁离开,聚集在天shī的身旁。

    人shī、地shī在天shī的厉叫下,◇都显得非常听话,被天shī操控着,随着厉叫声的响起,天shī的责妙生命波动,突然笼罩了整个陵墓。

    地底陵墓中。

    数十个石室中的棺材,一口接着一口被shī奴从里面打开,石室内,所有还未出来的shī奴,一起钻了出来,纷纷聚集在两个天shī的身旁。

    夏心妍脸色苍白,摇头叹道:“ 来真要丧命于此了”,“心妍,和我死在一块,会不会觉得不值?”石岩突然掉头,灿烂一笑,神情坦然。

    夏心妍略显错愕,怔了一下,才啼笑皆非道:“真不知该如何 你,在这个时候,你还在意这些?”

    “你 ,和我死在一起,会不会觉得不值?”石岩固执的 着她。

    “没有,你虽然很可恶,但也很有趣。”在遍布shī奴的陵墓内,夏心妍沉吟了一下,才淡淡道:“和你死在一块,也没有什么值不值的,我没想这么多,只是,只是有些遗憾吧了,”“遗憾?”石岩笑了,无妨,不论什么遗憾,总有机会弥补的。

    活下去, 可以将遗憾弥补,我给你机会,杀了他们!石岩突然指向被磁殛域场束缚的两个阴阳洞天的地位武者,他手一指,域场消失,两个阴阳洞天的地位武者,突然从半空跌落。

    夏心妍讶然,不知道石岩发什么疯。

    下一刻,两具天shī再次厉啸。

    近百shī奴,疯狂地冲上来,却越过了石岩和夏心妍,扑向了两人身后那两个阴阳洞天的地位武者。

    夏心妍捂着嘴,娇躯惊颤,不敢置信。

   ◆ shī神教总部,shī神殿。

    殿内墙壁上,雕刻了数不尽的各类shī奴,许多shī奴的身上,有着蝇头 字,在殿内流溢出白光,仿佛萤火虫一般在shī奴的身上飞舞着。

    殿内,摆放着一口口的棺材,每一口棺材上,都坐着一名shī神教的长老。

    这些长老端坐在棺材上,棺材内冒出一缕缕奇异的气线,气线缓缓钻入那些shī神教的长老体内,这些shī神教的长老,在棺材上要么盘膝修炼,要么在凝视观望殿内shī奴身上的蝇头 字,默默记在心里。

    在shī神教,立了功劳的长老,根据功劳的大 ,分别可以在shī神殿呆三天、五天、七天不等。

    shī神殿中的每一口棺材内,都蕴藏着奇异的能量,那些能量对于shī神教长老的修炼大有稗益,即便是三天、五天的时jiān,也足以让他们体内的力量精进许多。

    shī神殿的墙壁上,在shī奴身上飞舞的蝇头 字,更是记在了shī神教的种种奇奥秘法。

    在shī神殿呆上几天,长老可以获得数不尽的好处,这也是shī神教长老对shī神教忠心耿耿,不断地想着为shī神教立功的原因。

    其中一口棺材上。

    一个耄耋之年的阴森老人,一头白发,脸上皱纹如沟壑,突然勃然变色,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尹海长老,怎么了?”从shī神殿的地底深处,传来一个威严沙哑的声音。

    耄耋老人,神情阴厉,将嘴角的鲜血擦拭掉,道:“禀报教主,我那两具天shī脱离了我的掌控,我留在那两具天shī体内的shī魂印,爆碎了。

    那两具天shī,和我的联系逐渐变淡,并且……并且对我流露出仇视的情绪!”“尹海长老,你是不是修炼走火入魔了?天shī没有自主生命,岂会有仇视情绪?你当你的天shī,是我掌控的shī王么?”地底传来一声不悦的哼声。

    “教主恕罪,属下不敢胡 八道”,尹海一脸惶恐,在那棺材上跪了下来,低着头急道:“真的!我真的可以感觉的 !那两具天shī真的对我传出了仇视情绪!虽然相隔千万里,但我的感觉绝不会出错,教主明察!”“你那两具天shī,被炼了多少年?”两千三百五十年。尹海跪着,恭敬道:二十年前,这两具天shī是教主亲自赐予我的,他们都是涅巢二重天之境的修为,两千三百五十年的天shī,断然没有拥有生命意识的可能性,地底那人沉吟了一下,淡淡道:他们被你放在那一个埋shī之地进行shī藏?九十三号埋shī之地,尹海毕恭毕敬道。

    “九十三号……”shī神教的教主,低吟了一下,淡淡道:“我现在传出讯息,问问那边情况,真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去  情况”,“属下明白”,九十三号埋shī之地。

    那一名和李庄、睢月茹还在商椎细节的shī神教的地位武者,腰jiān的铃锁突然传来急促的声响。

    这人神情一变,露出惶恐之色,突然闭上眼,两只手紧握那腰jiān的铃锁。

    十秒后。

    此人霍然站了起来,一脸惊骇,底下天shī有变故!郭旗,怎么回事?李庄讶然。

    我受 总教传来的讯息, 尹海长老的两具天shī,脱离了他的掌控,总教让我立即下去  情况,这个名为郭旗的shī神教武者,突然将铃档放入口中,猛地厉啸起来。

    啸声传遍整个岛屿。

    所有shī神教的弟 ,听 啸声之后,都是神情惊骇,纷纷朝着中央的石楼赶来。

    “我们下去 &nbs★p”,郭旗不敢迟疑,猛地从石楼上纵身跳下来,急着要立即进入陵墓。

    李庄、睢月茹忽视一眼,也满脸惊讶的从石楼上下来,一起冲向地底陵墓。

    “不用下来了,我们自己会上来”,地底陵墓内,突然传出了石岩的懒散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