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杀!

    石洞zhōng,三具新尸,三个伤者,加yī个石岩。

    石岩往洞zhōngyī站,什么都没有做, 感觉 从那三具新尸身上涌来源源不断的精气,精气钻入他身体七百二十个穴道内,让他穴道都觉隐隐生痛。

    自然而然的,石岩运转起“暴走”,肌肉干瘪,本来 瘦削的身 ,又猛地瘦了yī圈。

    yī股阴冷、肃杀的邪恶气息,从他全身缭绕着的白雾zhōng迅速弥漫kāi来,充斥在整个石洞zhōng。

    那些邪恶气息,似乎有着蛊惑rén心的奇妙力量。

    三个活着的武者,不自禁的吸入了yī些那些雾茫茫的白气,yī股疯狂杀戮的怨气,突然 从心底滋生出来。

    “  !我要剥了你的皮!”

    领头的大哥冷喝yī声,掌心zhōng突然绽放出yī朵妖异的灰绿sè罂粟花,那罂粟花纯粹以精元凝炼而成,栩栩如生,在他掌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只是yī霎,灰绿sè的罂粟花,便有蒲扇大 ,花蕊zhōng点点冰寒光芒森冷彻骨,有蒙蒙的绿光扩散kāi来。

    随手yī挥,那yī朵蒲扇大 的罂粟花,便从他手心飞逸出去。

    罂粟花的花朵,仿若yī张凶残的血盆大口,竟然当头朝着石岩狠狠的咬来,似要将石岩头颅吞入进花蕊zhōng央。

    “喝!”

    石岩低吼yī声,丝丝缕缕新吸入穴道内的负面力量,瞬间凝炼起来,从他全身毛细◇孔zhōng飘逸而出,瞬间在他身前凝化成三道鬼影。

    鬼影浮在他身前,阴森可怖,眸zhōng蕴藏着对世间无穷无尽的怨恨。

    “老二! 四!六 !◆

    那个瘦 的青年,yī脸骇然,呆呆的望着悬浮在石岩身前的鬼影,忍不住惊恐叫了起来。

    三道鬼影,赫然正是地上的三具新尸的模样!

    领头大哥也是脸sèyī变,不由退了yī步,可那yī朵妖异的罂粟花,却没有收回,依旧罩向石岩的脑袋,狠狠地撕咬了下来。

    “破!”

    石岩出拳,yī缕缕白雾缭绕凝炼,种种负面力量如涓涓细流yī般汇集,成为yī条惨白sè银蛇,猛地钻入了那罂粟花花蕊zhōng央。

    “嘭!”

    罂粟花撑爆,点点冰寒之光,骤然激射kāi来,如绚烂的烟花,妖异,奇诡。

    “ 心!”

    领头大哥惊呼yī声,急忙上前yī步,将另外两rén护住,手心zhōng点点异光闪烁,上前yī抱,竟然将那些激◆射过来的冰寒光点全部收入胸前。

    石岩神情冷酷,心念yī动,昏暗的石洞zhōng,他全身石化,成为暗褐sè,坚硬若铁。

    十几个冰寒的光点,“噼里啪啦”的冲射&○◆nbsp他身上,却被石化之后的身体全部挡住,只有丝丝阴寒之气,透过石化的肌肉,渗透 他身体。

    那些阴寒之气,在他身体之zhōng急冲,却被石化之后的肌肉给抵消大部分力量。●

    只是yī瞬,石岩手脚便恢复正常,再感觉不 yī丝yī毫的冰寒之气。

    “丁岩!”

    迪雅兰冲了进来,yī眼  石□岩yīrén独自面对三名武者,忍不住惊呼yī声,关切道:“你没事吧?”

    “用‘蓝魔炎’挡住领头的,我先杀那两个先天武者!”

    石岩漠然吩咐了yī句,旋即心念y○yányīréndúzìmiànduìsānmíngwǔzhě,rěnbúzhùjīnghūyīshēng,guānqiēdào:“nǐméishìba?”

    “yòng‘lánmóyán’dǎngzhùlǐngtóude,wǒxiānshānàliǎnggèxiāntiānwǔzhě!”

    shíyánmòránfēnfùleyījù,xuánjíxīnniànyī动,那悬浮在他身前的三道鬼影,突然如饿狼扑食yī般,猛地朝着那洞内的三rén冲去。

    石洞太 ,只能堪堪容纳这几rén,任何攻击施展kāi来,敌rén都难以通过移动方位来躲避,只能够硬抗。

    洞内的三rén,yī见鬼影扑来,都显得有些惊恐。

    对于未知的事物,rén天生会觉得恐惧。

    尤其是,这三道鬼影,yī分钟前,还是他们的兄弟!

    三rén想要退避,却发现背脊已经紧贴岩壁,无路可退。

    “不要怕!”

    领头大哥尖叫yī声,胸口接纳的点点冰寒之○光,被他硬生生揉成yī团,化为yī圈冰莹的银光屏障,挡在了三rén身前。

    石岩心zhōng冷哼yī声,心念再动。

    三道鬼影,硬生生在三rén身前停下来,隔着●guāng,bèitāyìngshēngshēngróuchéngyītuán,huàwéiyīquānbīngyíngdeyínguāngpíngzhàng,dǎngzàilesānrénshēnqián。

    shíyánxīnzhōnglěnghēngyīshēng,xīnniànzàidòng。

    sāndàoguǐyǐng,yìngshēngshēngzàisānrénshēnqiántíngxiàlái,gézhe○那银光屏障,张牙舞爪的做出撕咬啃食的姿态来,三道鬼影眸zhōng无穷无尽的怨气,正对着三rén。

    种种负面力量,仿佛汇聚在那三道鬼影的眸zhōng,通过目光的对视,直达那三rén◆的脑海。

    在那些负面力量冲击之下,霎那间,三rén突觉自己身处在九幽地狱,似有无数的厉鬼迎面扑来,想要将他们扯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三rén神情yī滞,脸上同时显现出惊恐莫名的表情来。

    “兰姐!溶解冰寒屏障!”石岩暴喝。

    迪雅兰娇躯yī颤,想也不想,早 酝酿好的“蓝魔炎”脱手而出,化为yī只灵巧的火烈鸟,yī头冲入了那银光屏障zhōng。

    “嗤嗤!”

    银光屏障被高温融化,这rén精元凝炼起来的屏障,在迪雅兰的“蓝魔炎”武魂之下,明显不支,yī个拳头大 的洞口,突然裂了kāi来。

    三道鬼影,如轻烟yī般,从那裂kāi的洞口钻了进去,yī分为三,分别没入三rén的身体。

    石岩暴突前冲。

    全身的精元疯狂的灌注在手臂,他手臂疾冲时,空气zhōng竟传出如山崩的沉闷炸裂声!

    那铁拳上缭绕的雾气凝炼成糟粕状,化为yī层惨白sè液态物质,覆盖在他手zhōng,令他那枯瘦的手臂狰狞可怖,如恶鬼的利爪。

    “噗!”

    石岩手如利剑,直接将曾经调戏穆语蝶的瘦 汉 胸口洞穿,拳头刺穿那rén身体,狠狠地冲击在岩壁上,岩壁同时传出沉闷的轰鸣。

    “  找死!”

    领头大哥,有着rén位之境的修为,竟然在这时从噩梦zhōng醒来,yī见又有yī个兄弟惨死当场,不禁怒喝yī声,手心zhōngyī团银灿灿的强光,猛地轰击在石岩的胸口。

    排山倒海般的重力,夹着着冰寒冷气,瞬间在石岩胸口爆发。

    “蹬蹬蹬!”

    石岩连退三步,方才站稳。

    硬生生承受了这rén位强者的全力yī击,他只觉胸口隐隐生痛,迅速体察了yī下,发现身体竟然安然无恙。

    除了那冰寒之气令他胸口僵冻之外,他yī点伤势都没有。

    “石化武魂”的第二阶段,果然强悍!

    心zhōng狂笑着,石岩运转精元,急速在胸口的筋脉zhōng活动。精元如暖流,在筋脉zhōng滚动时,迅速将胸口的僵冻解除。

    迪雅兰提着短剑冲上去,此时已经和那领头大哥战在yī起,那yī只“蓝魔炎”幻化出来的火烈鸟,成了她最强的助力,竟然和她yī起围攻领头大◎哥,不但将那rén凝炼出来的冰寒之力全部抵消,还隐隐克制了那rén的诡秘武技。

    “你们没事吧?”

    穆语蝶捂着鼻 进来了,洞内的血腥味太重,她yī进来★,差yī点 吐了出来。

    “将尸体堆积起来!”

    石岩皱眉吩咐了yī句,不等穆语蝶回答,又形同厉鬼yī般冲了过来,瞬间 了另外yī名还在噩梦zhōng的先天之境武者身前。

    “ 五!”

    领头大哥耸然变sè,猛地尖叫起来,yī脸急迫。

    他怎么也想不 ,硬生生承受了他的yī击,只有先天之境修为的石岩,不但能够活下去,竟然还有再战之力!

    他可是rén位二重天之境!

    “大哥……”

    在他的尖叫之下, 五霍然醒来,下意识的叫了yī声。

    这也只是叫了这么yī声……

    下yī刻,他的叫声便戛然而止,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岩壁上,七孔流血。

    石岩全凭“暴走”之后拥有的恐怖冲击力,身体如山推,直接将此rén撞死在岩壁上,撞的此rén浑身骨骼碎断而亡。

    “ 五!”

    领头大哥惨然痛叫,眼睁睁的 着兄弟yī个个被杀,他第yī次后悔了。

    ——后悔招惹了石岩这个杀星,后悔前来幽暗森林了。

    “穆 姐!堆积尸体!”

    石岩回头狠狠地瞪了惊慌失措的穆语蝶yī眼,冷道:“不想死的话,快点动手!”

    穆语蝶娇躯yī颤,在石岩那冷厉冰寒的目光之下,她也顾不 嫌弃尸体的鲜血淋漓了,不得不蹲下来kāi始收拾,将支离破碎的尸体挪 yī角,yīyī摞起来。

    “丁岩!帮忙!”

    迪雅兰惊叫yī声,“这家伙精元浑厚,我短时间收拾不了他!”

    石洞外妖兽越来越多,兽吼声更是此起彼伏, 样 要不了多久,这个山谷zhōng 会填满妖兽了,迪雅兰知道时间宝贵,必须趁早收缩了领头大哥。

    “来了!”<●br>
    石岩冲上前,竟然猛地挡在了迪雅兰的身前,正面对向了那领头大哥。

    “嘭!”

    领头大哥手zhōng银光绽放,又是yī击狠狠地重击在石岩的胸◎口。

    “嘿嘿!”

    石岩狰狞冷笑,仗着“石化武魂”的第二阶段,硬生生的又承受了这yī击,将这领头大哥逼迫的背靠岩壁,再也没有退路。

    “蓝●魔炎”凝化成的火烈鸟,趁势从yī边飞过来,在那领头大哥的肩膀上落足。

    yī缕缕火炎,如蔓藤yī般缠绕向领头大哥的肩膀,他的肩膀马上传来焦糊的味道,火炎威力越来越大,从他肩膀又缠绕●向他的腰腹,焚烧他的要害。

    “啊!”

    领头大哥凄厉的惨叫起来,疯狂的轰击石岩,想要打kāi石岩这个缺口,从石洞内逃出去。

    “是你们苦苦相逼,非要闯进来,现在想走?嘿嘿,迟了!”

    石岩撑起乌光盾,运用起“石化武魂”,冷笑着承受了他的狂轰滥炸,瘦削的身躯仿佛万年磐石,任凭雨打风吹,却屹然不动。

    迪雅兰身 yī侧,短剑顺势递过去,将那领头大哥yī条腿刺穿。

    “放我yī条生路!我身上有从‘雷翼银狼’洞内偷来的宝物,只要你们放我yī马,全部给你们!求你们了!”领头大哥龇牙咧嘴的惨叫着,哀求石岩的手下留情。

    “宝物我要!你的命,我也要!”

    石岩咧嘴冷笑,身上yī条条惨白sè淡雾,突然将此rén包裹住,在此rén惊恐惊叫声○zhōng,yī指刺穿了他的喉咙。

    领头大哥双眸精光迅速黯淡,紧靠岩壁的身躯,yī点点地往下挪移。

    没有多 他yī眼,石岩回头瞪了穆语蝶yī眼,低声▲冷哼道:“真是麻烦,现在都没处理好。”

    穆语蝶强忍着心zhōng的不适,在堆积那些尸体,可是她有洁癖,能这么做已经不容易,指望她效率有多高,那是不可能的。

    哼了声,石岩也不废话,皱着眉头,满手鲜血的将yī具具尸体叠罗汉yī般叠起来,冷声道:“妖兽聚集进山谷了,能不能活命,还要 天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