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八十一章 诸境之上第(0:14)


  歧山大师微笑说道:“有希望与真实是两回事,而且即便破了,也不值得骄傲,正如你先前说,很难认为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_泡&书&”

  宁缺笑着说道:“您这话便有些嚣张了”

  大师微怔说道:“何来嚣张?”

  宁缺说道:“五jìng乃天人之隔,能破五jìng,那便成了传说中的圣人,修行界已经多年没有圣人,结果您却说这算不得什么,难道不是嚣张?”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破五jìng虽然困难,但修行界里有机会的人其实不少,而且即便破了五jìng,又哪里便能称为圣人?”

  宁缺不解,说道:“为何我没有听说过谁有可能破五jìng?”

  歧山大师看着他问道:“书院二先生如今是什么jìng界?”

  宁缺想了想,说道:“二师兄现在应该是知命巅峰jìng界,不过……您也知道他那脾气,谁知道他如果真生气了,会不会怒发冲冠就要破碎虚空”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歧山大师没有笑,因为没有听懂

  宁缺有些尴尬地自己收了笑声

  歧山大师说道:“既然二先生已然是知命巅峰jìng界,那么……”

  说完这句话,大师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佛殿上方

  宁缺顿时醒悟,二师兄已经是知命巅峰,大师兄自然已经接近破五jìng甚至可能已经破jìng至于老师……这是正常人类范围里的讨论,和他老人家没有关系

  “好,我承认确实有人可能破五jìng”

  “dāng年柳白曾经和颜瑟大师战过一场,东海之畔风起云涌,shì人都说他最有可能破五jìng,在我看来,其实他早就已经可以破jìng而出,只不过没有迈●出那一步”

  歧山大师说道:“莲生师弟dāng年惊才绝艳,道佛兼修,又有魔道为基只要他愿意,破五jìng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他不愿意”

  这一段,宁缺在魔宗山门里听莲生自己说过dān◎g时他只信了六分,因为总觉得这话有些大人物临死前的自吹自擂意味

  “为什么?”

  宁缺极为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些人都没有选择跨出最后那步?”

  “破五jìng,代表修行者脱离了俗shì,不仅能够最彻底地掌握天地气息的规律,了解shì界的规则,甚至可以创造出的规则,然而这毕竟是昊天的shì界,大shì界的规则不可挑战,那么战斗依然要依靠大shì界的规则”

  歧山大师说■道:“所以对那些寥寥可数的真正强者来说,停留在知命巅峰和破五jìng而出最大的区别在于对shì界本原的认识,对实力的提升并不大”

  宁缺无法理解,说道:“能有提升总是好事,谁能抵挡住这种诱惑?★

  歧山大师叹息一声,又看了一眼灰濛濛的天空,说道:“你说的很对,这种诱惑确实太大,但也正因为诱惑太大,所以那些人才不敢迈出那一步”

  “你可知道五jìng之上有哪些jìng界?” ●
  “天启,无距……我只听说过这两种”

  宁缺回答道这还是dāng年从渭城去长安城的旅途上他听吕清臣老人说的dāng时他还不能修行,如今已经是知命jìng的大修行者,但对于五jìng之上◇那些传说中的领域的了解,依然停留在这个程度

  在书院后山他曾经问过,师兄们却觉得他的问题太过无聊都没理会,此时似乎能够从大师这里听到解答他不由有些兴奋

  “典籍之中,越人间的领域有很多种,你说的天启,便是西陵教典里记载最多的那种,无距亦是大神通,除此之外,曾经出现在典籍之上的还有佛家的无量与寂灭,魔宗的天魔jìng、道门的清静……这些jìng界均在五jìng之上,各有妙像,彼此之间却没有什么强弱优劣之分”

  歧山大师说到此处,停顿了很长时间

  “而传说里,在诸jìng之上有妙jìng,便是最古老的典籍上也没有记载,只在一寺一观一门二层楼里口口相传,那便是……”

  “魔宗之不朽”

  “佛门之涅槃”

  “道门之羽化”

  “书院之凡”

  ……

  ……

  秋雨淅沥,殿前渐寒

  歧山大师把身上的棉衣裹的紧了些

  “魔宗开创不过千年,未曾听闻有人修至不朽,佛祖圆寂之时天有异象,应是涅槃,道门羽化相对较多,那便是民间传说里的那些神仙”

  宁缺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

  歧山大师感慨说道:“数万年里,或者能有一人走到漫漫修道路的尽头,能有一人抵达彼岸,能有一人永shì不朽,到那时,他们便会回归到昊天的怀抱”

  宁缺看着被雨水打湿的石阶,怔怔问道:“死亡还是永生?”

  “没有人知道”

  歧山大师微显惘然,说道:“佛祖不可能再来告诉我们,羽化成仙的道门前辈,也不可能告诉我们,所以这是最大的诱惑,也是最大的恐惧”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大师问道:“所以无论柳白还是莲生,都不敢迈出那一步?”

  歧山大师说道:“应该便是如此”

  “破五jìng距离那些至上jìng界还有极yuǎn一段距离,然而正所谓食髓方能知味,修行者体悟到自己创造规则的感觉★后,便再难以控制继续向上追索的渴望,所以除非确信自己的天赋只够刚好跨过那道门槛,否则没有人敢跨那一步”

  大师缓缓摇头说道:“然而能够破五jìng之人,必然都是柳白或莲生师弟这样了不起的人物,◆hòu,biànzàinányǐkòngzhìjìxùxiàngshàngzhuīsuǒdekěwàng,suǒyǐchúfēiquèxìnzìjǐdetiānfùzhīgòugānghǎokuàguònàdàoménkǎn,fǒuzéméiyǒuréngǎnkuànàyībù”

  dàshīhuǎnhuǎnyáotóushuōdào:“ránérnénggòupòwǔjìngzhīrén,bìrándōushìliǔbáihuòliánshēngshīdìzhèyànglebúqǐderénwù,他们对自己的天赋何其自信”

  宁缺忽然说道:“夫子……”

  歧山大师说道:“不要问我,数十年前,夫子他老人家亲口说过,他不是圣人,如果你要我猜,我猜他老人家修的是清静jìng”

◎  宁缺笑了笑,说道:“他这么好热闹,哪里清静了?”

  歧山大师说道:“清静在心,那便足矣”

  宁缺伸手到殿外接了些雨水,用手指细细搓着,过了很长时间后,问道:“难道没有人能够不升天吗★?”

  歧山大师说道:“谁能逃得过天理循环?”

  宁缺缓缓收回手,在院服上擦了擦,说道:“老师没有告诉过我这些”

  歧山大师说道:“因为夫子确信你将来肯定会走到知命巅峰,看到那道天人之隔,到时候你自然便会知晓,在人间之上的诱惑和恐惧”

  人间之上便是苍穹

  宁缺抬头看着秋雨里的天穹,发现那里确实很苍凉

  他觉得有些冷

  天道,果然无情

  ……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