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三十八章 奔散的马头,离散的


  秋雨青山上的红莲寺,骤然间变得肃杀起来

  隆庆挥袖拂雨,道袖轻舞,风雨大作

  这一拂里,蕴藏着他绝对的愤怒

  这些愤怒来自于胸口的箭洞,那些沉淀数年的羞辱和伤tòng,那些曾经的绝望,也因为他今日这场战斗的开端和他的想像之间的极大落差

  在他的想像中,身赋绝学,承袭半截道人一身惊天修为,又有通天丸之处,晋入知命境、并且远不是普通知命境的自己,今日重临世间,理当潇洒踱步而出,轻描淡写地击败宁缺,让这个带给自己无尽黑暗的仇人,陷入绝望之中

  然而谁能想dào,从战斗一开始,他便始终落在下风,准确地说,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卑微境地之中,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一身霸道的知命境修为,还没有得dào丝毫展露,自己便受了极重的伤

  险之又险地硬抗闪避六枝元十三箭,还有一枝箭在铁弓弦上,七箭之后,隆庆被压制的苦不堪言,羞辱dào了极点,也愤怒dào了极点

  这看似简单的道袖一拂,有着压抑多时的怒火和被压制dào极点的战意,一旦施出,威势十分惊人,红莲寺残破石阶上下,雨水骤然一空,无数滴水珠,被尽数卷入袖风之中,然后狂肆地向黑色马车袭去

  磅礴以至狂暴的天地元气,混合着雨水前行,竟似比元十三箭也不稍慢几分,每滴雨水,仿佛都变成了一根羽箭,或是一颗坚硬的石头

  令宁缺感dào莫名畏惧的是,那些迎面扑来的漫天水珠在雨空清光的照耀下,竟似涂了一抹淡淡的黑色,透着股诡异的危险味道

  宁缺闷哼一声,射出了第七枝铁箭,然后以最快的度把桑桑推入车厢里,这时,那漫天黑色的雨水便dào了身前,他只来得及横移大黑伞,遮在身前

  漫天雨水像密集的箭矢般,击打在大黑伞的伞面上

  还有很多雨水,击打在车厢侧壁上

  黑色的马车,剧烈地颤抖,似乎随时可能侧翻,看上去就像汪洋里的一只小船,显得极为单薄可怜

  漫天黑雨太密太多,大黑伞面积再大,也无法完全挡住,宁缺没有注意dào有几滴雨水,从缝隙里飘进了车厢,落在了桑桑的身上

  他紧紧握着伞柄,右手关节微微发白唇角淌出鲜血

  与漫天黑雨无关,是因为他强行射出了第七枝铁箭因为太过匆忙,而且隐隐中对隆庆拂过来的黑色雨水感dào忌惮,所以这一箭,未能射中隆庆的身体

  元十三箭对念力的消耗极为剧烈,当年刚刚研发成功时二师兄曾经说过宁◎缺只能射出数箭,便会虚弱无力

  如今他的实力境界远胜当年,早已可以射完十三枝箭,然而今日七枝铁箭连射,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也没有休息回复的机会,就如同七次闪电连续在雨云中亮起一般,如此高频高密的□射击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即便去年冬天在雁鸣湖上对阵夏侯他都未曾这样做过

  幸亏修行浩然气渐成,入魔后身躯得dào了很大的强化不然仅仅是连续射出这七枝铁箭,宁缺便会虚脱倒地,而此时,他手臂上的肌肉◆依然严重拉伤,右肩关节传来阵阵剧tòng,短时间内,再难拉动铁弓

  ……

  ……

  最令隆庆皇子感dào心寒和震惊的,不是宁缺元十三箭的威力,也不是此人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强悍手◎★段与意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对手是怎样的人,他只是怎样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宁缺的第六根铁箭能够射中自己

  如果不是屈辱的用胸口原先就有的箭洞避过这一箭,他或许会被射成重伤,甚至有可能死亡,然而◎◎当时他已然进入知命境对战的领域,整个人与周遭的自然融为一体,宁缺的修为尚在洞玄境,凭什么能够捕捉dào自己?

  隆庆发现宁缺的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或许那些秘密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他身旁,比如先前▲◆那个撑着大黑伞的小侍女

  隆庆看着宁缺被雨水打湿,却毫无变化的脸,神情微异说道:“你真是个怪物”

  宁缺看着站在石阶后的隆庆,看着他胸口那个洞,说道:“你才是怪物”

  隆庆抬步■走下石阶,面无表情说道:“彼此彼此”

  宁缺说道:“客气客气”

  隆庆说道:“这次不客气,轮dào你死了”

  宁缺说道:“何以见得?”

  隆庆看着他手中铁弓,微笑问道:“尚能射乎?”

  宁缺心情渐寒,脸上的笑容却比对方加真挚,说道:“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

  隆庆说道:“我的人已经dào了,如果你还能射,那便……请射”

  宁缺的笑容渐渐僵硬

  隆庆的神情愈发优雅

  秋雨之中蹄声疾,山道上那十余黑骑终于来dào了红莲寺前

  七箭连射,便是七道闪电,此时距离桑桑喊出隆庆的方位,其实只过去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可以想像这些黑骑的度是多么惊人

  ……

  ……

  宁缺的修为是洞玄境巅峰,就算他真的是知命以下无敌,就算除了元十三箭,他还有很多强大的手段,甚至有信心战胜普通的知命境修行者,但在桑桑重病的情况下,他没有可能单独战胜已入知命境的隆庆皇子,还有那十余骑洞玄境高手,甚至没有办法从对方的围攻中逃走

  此时敌人并不能确定,他真的无法再次控弦开弓射箭,所以隆庆没有出手,而是警惕地等待着机会,○然而即便他寻机恢复,能够勉强再射,却不知道该射哪里,如果还是要尝试杀死隆庆,那如何抵挡马上便要来dào的如狼似虎的堕落骑士们?

  这场战斗的结局看似已经无法改,绝望地看不dào任何希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宁缺脸上微僵的笑容忽然变得生动起来,就像干涸很长时间的土地,忽然受dào清凉山泉的滋润

  隆庆注意dào他神情的变化,心头微微一凛

  寒冷的秋雨一直不停浇洗着大黑马的头颅,○却始终无法浇熄它眼中的暴躁情绪和狂暴的战意,然而就在宁缺脸上笑容发生变化的那一瞬间,大黑马眼中的暴躁情绪忽然消失不见,看着那些冲向马车的黑骑,流露出极端鄙夷的嘲讽轻蔑神情,就像看dào了一群白痴
  最前面的那名堕落骑士,开始默默摧动念力,右手离开马缰,开始捏剑诀,背上鞘中的飞剑嗡嗡轻鸣,身上的黑马急促而兴奋地喘息,马颈上的长长鬓毛随着最后加的冲刺,在雨中不停翻飞,看上去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就在这时,一络鬓毛飘了起来

  这个画面极其细微,不易察觉,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隆庆皇子面色剧变,厉啸警告

  然而黑骑正在高冲刺,堕落骑士们就算听懂了他的警告,并且有▲足够的纪律性来执行他的命令,也已经无法退出

  他们已经无法退出这个战场

  这个宁缺安排好的战场

  冲刺在最前面的那匹黑色骏马,重重地一蹄踩进泥泞土地,第一个冲上青陵,然后便再也★zúgòudejìlǜxìngláizhíhángtādemìnglìng,yěyǐjīngwúfǎtuìchū

  tāmenyǐjīngwúfǎtuìchūzhègèzhànchǎng

  zhègèníngquēānpáihǎodezhànchǎng

  chōngcìzàizuìqiánmiàndenàpǐhēisèjun4mǎ,zhòngzhòngdìyītícǎijìnnínìngtǔdì,dìyīgèchōngshàngqīnglíng,ránhòubiànzàiyě无法继续,因为它的马蹄断了

  紧接着,粗壮的马颈上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线

  强健的马身上,出现了多数细密的红线

  因为不同部位的用力不匀,那些红线渐渐变宽,然后分开

  整个马身,变成了无数块悬浮在空中的肉块,肉块间隐约有血

  最前方那颗马头,悄无声息地脱离身体,依然向前飘行,甚至还能看dào马鼻里喷出的热雾,还能听dào它喘息的声音

  一匹冲刺中的骏马,就这样变成了冲刺中的无数块血肉

  这个画面诡异dào了极点

  马背上的那名堕落骑士,也有几乎完全相同的遭遇

  他的右手离开缰绳,刚刚捏成剑诀,飞剑刚刚出鞘,上面便多出了一道深刻的切痕,悄无声息断成两截

  他捏着剑诀的手指上多出了一道细细的红线

  手指像熟透的果实一般,纷纷落下

  紧接着,他的小臂被切断成无数截细片,又被切成细的肉块

  他的颈被切断

  整个身体被从中切断,又被切的细

  然后和身下被割成碎块的马身,一道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就像一座崩坍的冰川

  前一刻,还是一名洞玄境的高手,和一匹神骏的战马

  下一刻,便变成了积水青陵上胡乱堆砌的两堆血肉

  ……

  ……

  听dào隆庆皇子示警,做为堕落骑士中最强者的紫墨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感觉dào秋雨中那道诡异而恐怖的气息,他近乎本能里重提缰绳,不惜把身上战马勒至近乎窒息,也要强行停下度

  骏马一声tòng苦地长嘶,如人般立起,身体却控制不住的继续向前,紫墨闷哼一声,飞离马背,重重摔在湿漉泥泞的地面上,然后双脚蹬着泥地,pīn命向后坐退,看着身前的秋雨,苍白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情

  ……

  ……

  睡了两个多小时,六点半起床,吃饭,然后写dào这时候才写出一章,真是困啊……接着写下一章,争取十二点半前写出来(未完待续)

  
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