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第十六章 心血


  村庄很漂亮,十几座民宅看似散乱地排在一大片草坡之下,草坡上有数十排葡萄架,不远处有条小河,河旁shì石块修砌而成的磨房。

  农夫的家在村口,屋顶搭着浅灰色的草,不知dàoshì不shì因为搭的厚密的原因,竟然看着有些厚重的感觉,房墙色shì极淡的土灰,门上却涂着红浆果汁混树汁的漆,再加上屋前绿幽幽的草,蓝色的院栅,整体显得格外鲜艳。

  屋内的陈设倒shì寻常,宁缺那双被田园风光喂饱的眼睛终于可以暂时休息。农夫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解释说自己的老婆孩子去山后的林子里去摘什么野果,然后端出了妻子给他预备好的、谈不上丰盛的菜肴,又在井旁去洗了盆瓜果和一把时新野蔬,把酱碗和酒壶▲往桌上一搁。

  宁缺也不客气,就着蘸酱菜和一碗猪蹄,便喝起起酒来。他本就shì个好酒之人,酒量却很糟糕,想着稍后还要赶路,喝了两碗,便把酒碗递给了桑桑。

  桑桑越喝眼睛越亮。农家自酿的●包谷酒不可能比九江双蒸更烈更美,但只要shì酒,便能令她欢喜。农夫看着这个身穿侍女服的小姑娘居然如此擅饮,顿时梦回吹角连营当年,兴奋地与她拼起酒来。

  能够在酒dào上战胜桑桑的人,以前没有出★现过,以后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宁缺不行,隆庆不行,农夫自然也不行。没有过多长时间,他黝黑的脸颊便变得通红,言谈间酒气渐重,口齿也变得有些不清。

  便在这时,小院外传来脚步声,然后shì急促的叩门□xiànguò,yǐhòuyěyǒngyuǎnbúkěnéngchūxiàn。níngquēbúháng,lóngqìngbúháng,nóngfūzìrányěbúháng。méiyǒuguòduōzhǎngshíjiān,tāyǒuhēideliǎnjiábiànbiàndétōnghóng,yántánjiānjiǔqìjiànzhòng,kǒuchǐyěbiàndéyǒuxiēbúqīng。

  biànzàizhèshí,xiǎoyuànwàichuánláijiǎobùshēng,ránhòushìjícùdekòumén声和催促声。

  宁缺早就听着动静,想着从来只有话本小说里的钦差大臣,才会随便吃顿饭,便遇着不长眼的歹人,难dào如今的自己也有了这等待遇?

  他并不知dào朝小树在大河国乡下便遇着过闯门。也没有想明白天枢处客卿加暗侍卫荣誉总管再加夫子亲传弟子的身份其实远远要高于所谓钦差,只shì总觉得这事情来的有些太没dào理。便没有动。

  也轮不着他动,农夫听着院外传来的声音,打着酒嗝站起身来,示意宁缺坐着。自己推门而出便开始与那些叩门的人吵架。

  “出工我什么没出?去年冬天修水库,谁不知dào我杨二喜出力最多?乡里修公学我也乐意,问题shì这漆钱没dào理让我垫着啊。”

  “杨二喜,谁让你垫了?谁让你垫了!你只不过shì找借口,就shì想多挣几两银子。我告诉你,这可shì县衙定的价钱!”

  “我呸!咱乡的公学比别的乡大一倍,那得多多少漆钱?县衙定的价钱不◇○对,难dào也要让我赔着本做?”

  “真shì放肆到了极点!不要仗着你shì退伍的老兵,我就不敢收拾你!仔细我告到县衙去。让县老爷来整治你!”

  “我去公学解律先生那里问过,唐律里面便▲○对,难dào也要让我赔着本做?”

  “真shì放肆到了极点!不要仗着你shì退伍的老兵,我就不敢收拾你!仔细我告到县衙去。让县老爷来整治你!” duì,nándàoyěyàoràngwǒpéizheběnzuò?”

  “zhēnshìfàngsìdàolejídiǎn!búyàozhàngzhenǐshìtuìwǔdelǎobīng,wǒjiùbúgǎnshōushínǐ!zǎixìwǒgàodàoxiànyáqù。ràngxiànlǎoyéláizhěngzhìnǐ!”

  “wǒqùgōngxuéjiělǜxiānshēngnàlǐwènguò,tánglǜlǐmiànbiàn没有这条!我shì退伍老兵,本来就可以减半工。你们钱给的不够。就别想我动手!”

  “**你***!”

  “**你祖***!”

  “**你太祖***!”

  “你居然敢对太祖不敬!我要去长安城里告御状!”

  ……

  ……

  一番争吵混着无数脏话秽语,终究还shì无聊地结束,院栅外那名愤怒到了极点的里正,不知骂了杨二喜多少辈祖宗。却始终没有闯门进来☆。

  杨二喜骂骂咧咧回了屋,对着宁缺和桑桑挥手说dào:“莫要理这些腌臜事。咱们仨继续喝,错了,我和这丫头继续喝。”

  听着这番争吵,宁缺大概猜到冲突的原由为何,又随意多问了两句。杨二○喜解释dào:“既然shì募役,银钱至少得给够,不然我才懒得去,我自家的猪圈还没刷完……你也不用替我担心,公学里的解律老师把那条唐律给我找了出来,我占着理,别说里正,就shì县太爷来,也没办法说我什么。”

  宁缺说dào:“你就不怕里正来阴的?如果真得罪了县衙,官府随便找条罪名,可就能把你整治的不善。”

  杨二喜酒饮的有些高了,听着这话大笑起来,转身在厢柜里掏出一把保养极好的黄杨木弓,拍打着厚实的胸膛,骄傲说dào:“有啥好怕的?谁没有当过几年兵?真把我逼急了,难dào我不会动手?”

  宁缺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遇着什么真的不平,自然也没有发生惩治黑心官员,继而牵连他身后背景靠山,最终在京城里掀起一场狂风暴雨,演变成一场政治斗争的可能。

  喝酒用饭七半饱后,宁缺便向杨二喜告辞,杨二喜shì个直爽人,酒满意足不再刻意留客,帮他把水囊灌满,又给了两个香瓜,便相互dào别。

  黑色马车继续南下,伴着越来越斜的日头,行走在安静的dào路上,行走在如画的田园村镇间,一路可见野花,多见青色的稻田。

  宁缺坐在窗畔,看着大唐南方肥沃的原野,想着先前在农夫家里听到见到的画面,又想着此生大概没有机会再与那名农夫相见,不由生出一些感慨,然后明白了为什么书院和大师兄为对唐律如此重视。

  “都说西陵shì天赐之国,其实我大唐才真shì天赐之国,南方田野肥沃,风调雨顺,少有灾害,再往南去又有群山为先天的战略屏障……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shì这里shì书院,有唐律,还有真把唐律当回事情的陛下和官员们,而且那名农夫、甚至那个里正都能生活的如此认真。”

  他说dào:“大唐肯定有贪官污吏,有像我一样dào德败坏的家伙,但只要绝大多数人都在这样认真的生活,那么这片肥沃的原野,便等于一直在被不间断地浇灌心血,必将一直肥沃下去,这shì很了不起的事情。”

  桑桑问dào:“你想说些什么呢?”

  宁缺想了想后说dào:“我想说的shì……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替这个国家去抛头颅洒热血的冲动,你知dào的,我向来很恐惧这种莫名◆其妙的热血感,因为这种热血感很容易让人死的太快,所以,我很佩服当年建国时的那些前贤。”

  ……

  ……

  西陵深山。知守观侧,也有一大片平缓的草甸。只不过这里的草甸和唐国南方的■●那些草甸不同,上面没有葡萄架,也没有粉刷成各种鲜艳颜色的民宅,只有连高低都完全一致的青草以及那座威严的dào殿。

  dào殿后方的炼药房里。这些天一直在不停地挥散着淡淡的药香,那个古朴的药dǐ☆ng始终搁在炉火上,隆庆每天依旧要去洞窟里服侍那些奇怪的老dào士,却把剩余的时间全部投放在炼药这件事情上。

  隆庆的炼药之法来自天书沙字卷,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然而炼了数日,dǐng里泄出来的药香越来越浓,却依然没有成功。

  沙字卷上记载的修行功法和炼药之法,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并局限于dào门——坐地丹也不shìdào门的圣药,而shì佛宗的心血药。

  隆庆清楚坐地丹珍稀罕见的原因shì什么。不shì因为佛宗的大师们真的心若止水,对修行没有任何企图心。而shì因为这味坐地丹所需要的原材料已近枯竭。而且这味所谓的心血药居然真的需要心血。

  他炼的这炉坐地丹,一直未能出dǐng,等待的也正shì那味心血。

  佛宗圣药需要的心血,自然不可能shì猪心狗心也更不可能shì狼心。而shì心境真正平静,气息真正精纯。甘愿殉dào的苦行僧的心头之血。

  如此心血自然世间难寻,尤其对于讲究慈悲戒杀的佛宗而言,哪里肯用门下弟子的生命来炼药,而苦行僧修行到甘愿殉dào的境界,却又必然心若止水,怎么可能为了丹药这种身外法门行此血腥手段?

  因为这些原因,这种虽然不及通天丸,但亦非常神奇的丹药,竟shì从来没有在佛门里真正出现过,便shì传说中的悬空寺也没有,反倒shì当年魔宗势盛时,曾经生擒过两位月轮国的高僧,炼了两dǐng。

  随着时间流逝,魔宗凋零,那两dǐng坐地丹早已药尽dǐng空,如果隆庆炼成这dǐng丹药,那真将会给修行界带来极大的震动。

  只shì……心境平静、气息精纯的苦行僧到哪里去寻找?隆庆如今修为境界如此差劲,就算找到又如何能够杀死那些僧人取其心血?

  昏暗的房间内,药dǐng缓缓地喷吐带着药香的雾气,有几缕飘到他的脸前。隆庆的脸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灰暗的眼瞳里现出一抹极淡又极复杂的笑容,似在自嘲又似在嘲讽世间那些不幸的人们。

  他伸手摘下胸前那朵黑色的桃花,然后缓缓脱下身上的旧dào袍,平静而一丝不苟地折好放在蒲团旁的地面上。

  **身躯的肌肤异常苍白,就如同风化前那一刻的玉石,胸口处有dào约拳头大小的洞,那个洞贯穿了身体,隐约可以看见被挤压石化的内脏创壁,斑驳污糟色彩恶心,看上去恐怖到了极点。

  这shì在荒原雪崖上,他被宁缺用元十三箭射出来的洞。

  谁也不知dào受了这么重的伤,隆庆究竟shì怎么活下来的。

  箭洞里隐隐可以看到白色的骨头和蠕动的内脏,在偏左方的深处,还能看到一颗血红色的心脏正在缓缓跳动。

  隆庆走到药dǐng前,用极强的意志力让自己的手不再颤抖,然后他握着一柄小刀,探进胸口那个箭洞里,用刀锋轻轻划破心脏的表面。

  一滴鲜血在那处缓缓渗出。

  一股难以承受的极致痛楚,从心开始发端,穿越最短的距离,进入心底深处。

  隆庆的脸色骤然间变得苍白无比,仿佛流光了所有的血。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发出绝望的嚎叫,五官却shì痛苦地扭曲变形起来,如同夜色中的鬼脸一般恐怖。

  片刻后,那滴鲜血离开刀锋,坠入蒸腾着白雾的药dǐng里。

  顿时,药dǐng里沸腾如海,翻滚如怒,药香骤敛,只剩下浓浓的血腥味。

  ……

  ……

  (仔细思考后得出一个结论,将夜这书肯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如果要说好,和我前几本比起来的话,将夜基本上不落闲笔,这算shì一个进步,我还shì花了一点点心血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