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们一起修行吧(上)


  第二百五十四章我们一起修行吧(上)

  暑意正盛的夏夜里,星光如雪,也不可能平凭几分凉意,叶红鱼苍白如雪的脸色和冷淡如冰的声音,却让人感觉她整个人仿佛不在湖畔的庭院客居里,而是在大雪纷飞的凛冬中。(《》.)

  “我不会死,所以你不会有麻烦,我只是需要时间修行。”

  宁缺心想果然如此,只是不知道她从神殿带走le什么le不起的修行秘诀,轻声说道:“一个人单独修是修,双修也是修,如果你遇着什么门槛,不妨与我一道参详参详,说不定对你会有所帮助。”

  叶红鱼冷漠说道:“你会这般好心?”

  宁缺面不改色说道:“双修或者能双赢嘛。”

  叶红鱼平静说道:“你自己说过,陈皮皮dōu不敢用这等下流话来撩拨羞辱我,没想到你却是这般无聊之人。”

  宁缺怔le怔,说道:“我先前说的话何处下流?”

  叶红鱼静静看着tā的眼睛,没有发现一丝羞愧和窘□迫,心想双修之法是神殿教典里的不传之秘,莫非这家伙真不知道?

  不过在荒原天弃山脉里,她见过宁缺太多无耻冷血的表现,所以她也不会确信这一点,转而说道:“你是夫子的学生,何必从我这里偷师?”

  “我说过不是想从你这里偷什么,只是互相参详。”

  宁缺稍一停顿,笑着说道:“好吧,我确实想从你这里学些什么,书院虽说什么dōu有,但却没有神术方面的典籍。”

  “你会神术。” ★
  tā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在大明湖畔,我见过你的万丈金光。”

  叶红鱼说道:“神术是昊天道门不传之秘。”

  宁缺说道:“桑桑是光明神座的继任者,她有资格学神术,只不过光明大神官★死的太早,她有很多地方没有学明白。”

  叶红鱼wēiwēi皱眉。圣堂.

  宁缺说道:“你在担心什么?怕教会le徒弟饿死le师傅?怕我家桑桑将来成为西陵年轻强者里的第一人?”

  叶红鱼说道:“激将法?”

  宁缺说道:“是。”

  叶红鱼说道:“既然知道是激将法,我为什么会同意?”

  宁缺wēi笑说道:“因为你是最强大的道痴,你会担心被桑桑超过吗?”

  叶红鱼面无表情说道:“我从来不担心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

  宁缺追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同意?”

  叶红鱼思忖良久后,问道:“你拿什么来换?”

  宁缺很认真地回答道:“房租。”

  叶红鱼静静看着tā,说道:“我还是低估le你。”

  宁缺问道:“无耻程度?”

  叶红鱼点le点头。

  宁缺转身向客房外走去。

  叶红鱼看着tā的背影,忽然开口说道:“你不能旁听,她不能告诉你。”

  宁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认真说道:“我以夫子人格发誓。”

  ……

  ……

  没有能够发现叶红鱼的秘密,没有能够从那个秘密里挣些好处,这让宁缺感觉有些遗憾,不过tā相信,只要这个道痴继续在长安城里住下去,tā总能找到机会。

  躺在大床上,tā像过去十几个夏天里那般,抱着桑桑洁白如莲、又冰凉如寒玉的小脚丫,xiǎng受着只有tā能xiǎng受的清凉夏日。

  “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答应,不过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所见过的西陵神殿的人里面,就这个女人能让我感到几分佩服,神术修行到什么程度无所谓,你身体里的寒症相信能更快驱除。圣堂.”

  桑桑觉得脚有些痒,蹭le蹭,轻轻嗯le一声。

  宁缺看着窗外银白的星光,听着声声浪的蝉声,忽然觉得怀里的小脚丫子热le起来,心境却是平静恬美至极,暗自想着自己曾与书痴同游,如今与道痴同住,隆庆不知生死估计已死,花痴也许会来报仇,说不定可以化仇为友,那么天下三痴便dōu与自己有le关系,定然是一段佳话。

  正自得意,眼前窗外银白的星光忽然间变成le长安城冬天朱墙前的那些鹅毛大雪,tā想起le雪中那个黑发如瀑、眉眼如画的女子,不由心生惘然。

  从小到大,桑桑一直能感知tā最细wēi的情绪,只不过片刻沉默,她便察觉到宁缺此时的心情有些异样,好奇问道:“在想什么呢?”

  宁缺捏le捏她的小脚丫子,说道:“没什么。”

  tā心想,连意淫dōu有些困难的人生,未免有些无奈。

  ……

  ……

  不论因为什么原因,反正叶红鱼同意le与桑桑一同修行神术,虽说桑桑在神术方面的天赋与潜质,早已得到le光明大神官和天谕大神官两位神座的承认,但她毕竟前十五年的岁月dōu消磨在做饭洗菜擦桌这些事情上,论起对道门神术的理论认知和道痴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桑桑有些紧张走进le幽静的别居,然后那个安静le很长时间的屋内,光明渐作,庄严气息随风四溢,好在是盛夏白昼,并不是太过显眼。

  当天夜里,宁缺和桑桑在床上认真地讨论le很长时间,在确定自己确实没有修行道门神术的天赋之后,tā决定还是要尊重一下夫子的人格,从那之后再没有询问桑桑,也没有尝试去偷窥。

  当桑桑再次走入别居时,tā就站在种着数株梅花的庭院间,安静等待,夏时梅花自然不会开,老枝弯曲自有别样美丽,正如tā此时的心情,虽然自己没有从这件事情里觅得好处,但桑桑能有好处也一样美好。

  又是当天夜里,叶红鱼端着碗白米饭在吃,忽然◎她抬起头来看着宁缺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小侍女的修行天赋有多高?”

  宁缺摇le摇头,又点le点头,说道:“我知道很高,但不知道具体多高。”

  叶红鱼平静说道:“非常高,高到如果我是◇◎你,想着自己的侍女修行天赋竟然比自己高这么多,一定会羞愧到去撞柱。”

  宁缺开心地笑le起来,说道:“我洗澡的时候又没有被人看光光,贞洁仍在,何在学那些妇人在衙门里玩撞柱的把戏。”

  ○◎你,想着自己的侍女修行天赋竟然比自己高这么多,一定会羞愧到去撞柱。”

  宁缺开心地笑le起来,说道:“我洗澡的时候又没有被人看nǐ,xiǎngzhezìjǐdeshìnǚxiūhángtiānfùjìngránbǐzìjǐgāozhèmeduō,yīdìnghuìxiūkuìdàoqùzhuàngzhù。”

  níngquēkāixīndìxiàoleqǐlái,shuōdào:“wǒxǐzǎodeshíhòuyòuméiyǒubèirénkànguāngguāng,zhēnjiéréngzài,hézàixuénàxiēfùrénzàiyáménlǐwánzhuàngzhùdebǎxì。”

  叶红鱼看着tā,忽然开口说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杀死你,哪怕引起西陵与唐国之间的战争也在所不惜。”

  宁缺倒吸一口凉气,感慨说道:“原来我现在已经这么重要le?”

  ……

  ……

  与桑桑共同参详神术,并没有对叶红鱼的生活带来更多改变,她还是长时间留在客房内,依然沉默,专注甚至有些痴狂地继续着她的修行,借着天光对着那张在纸间撕下的剑发怔,偶尔走出客房,则是在别居庭院里对着天穹喃喃自言自语,抚着弯曲的老梅若有所思。

  她脸色愈发苍白,眼眸愈发明亮,神情愈发憔悴,却依然专注坚毅,旁观这些发生的宁缺,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有个道痴的称号。

  只有修道如痴这四字,才能形容这位少女道士。

  很自然地,宁缺想起le书院后山里的人们,想起le人生如题各种痴这句话,想起le自己登旧书楼,进后山,悟符道,甚至更早一些的书道冥想岁月,感慨想着果然■dōu是相同的人,不由心生戚戚。

  tā忽然向梅树旁的叶红鱼走去。

  “虽说修行确实需要痴劲,但一味苦修,终究不是道理,我有过一些经验,放松一些,反而能够看到壶外青天。”

  叶◇红鱼转过身来,看着tā平静说道:“你哪里来的骄傲和自信,来判定我这十几年的修道生涯里,还没有逾过你所说的那一关?”

  宁缺说道:“但你至少现在可以再尝试一下。”

  叶红鱼wēi讽说道:“怎么尝试?带我去道观旧寺拜山?还是像带莫山山一样带着我在长安城里欣赏风光?还是双修?”

  宁缺wēi显窘迫,不是因为双修这个词,而是因为对方提到le书痴,待心情平静后,tā看着她认真说道:“我们打一架。”

  听着这个提议,叶红鱼眼眸wēi亮,对于她这个道痴而言,这个提议着实有些符合她的性情,wēi笑说道:“你敢和我打?”

  宁缺很诚实地说道:“你现在修为境界下降的厉害,而且这些天心神损耗很大,如果要战胜你,现在似乎是好机会。”

  叶红鱼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所以为的战斗,dōu以生死为线。”

  宁缺说道:“彼此彼此。”

  叶红鱼说道:“你真相信我弱le?”

  宁缺静静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也许你的洞玄下境只是假象,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连你dōu不敢挑战……”

  说到这里,tā笑着闭嘴,在心中默默说道,如果连受伤堕境的你dōu不敢挑战,自己又凭什么去挑战那个强大的敌人?

  ……

  ……

  符纸飞舞在幽静的庭院里,悄无声息附着在上面的浩然气,瞬间变成磅礴的天地元气,扰的庭院里一阵狂风大作。

  一根青色的衣带,便在狂风之中灵动游舞,就像是一柄百炼而成的秀剑,又像是一条在透明湖水里自在游动的鱼。

  别居粉墙后的柳树一阵摇晃,阴影时聚时散,雁鸣湖上波纹密集而起,似极le陈皮皮迎风而立○时的那张脸。

  风停。

  院中的梅树早已断成数千段碎枝,被那两道强大的气息碾压成一道直线,在庭院间青色的石板上,不偏不倚,不西不东。

  宁缺在梅线的这头,叶红鱼在梅线的那头。 ■
  ……

  ……

  (还有一章,请投推荐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