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八章 凭什么不服?(下


  宁缺向桃树下走去。

  听着脚步声,柳亦青紧张起来,手zhōng残余de剑柄握de更紧,有些慌乱地四处扫视,先前他说不甘想要再战yī场,然而当宁缺真de向他走过来时,他才想起自己伤重眼盲,只怕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对方。

  宁缺走到柳亦青身前,停下脚步,看着他满是鲜血污垢de脸,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依然不服,因为你觉得我隐藏实力,过于阴险。”

  柳亦青身体微颤,紧紧抿着嘴,用了极强大de意志,才能忍住没有因为痛苦而呻吟起来,没有因为伤势而倒地昏迷。

  这位年轻de南晋强者,用沉默和姿式,表明自己确实如宁缺所说,依然不服。

  “其实那是因为你根本还没有懂战斗是怎么回事。你以为自己de这yī剑已经足够简单,却根本不是真de简单,因为你想了整整三个月,你想着要应对我de箭与符,想要言语和朝小树乱我心神。”

  宁缺看着他说道:“而我没有用符,也没有用箭,我甚至什么技巧都没有用,我没有想朝小树,也不去想你手zhōng握着de剑,不关心你和剑圣之间de关系,不畏惧你,不轻视你,不以言语试探你de战意,不用手段扰乱你de心思,我只是抽出鞘zhōngde刀,然后yī刀向着你砍了过去。”

  柳亦青听明白了yī些,身体颤抖de愈发厉害。

  宁缺看着他,说道:“这才是真正de简单。”

  柳亦青沉默片刻后,似哭似笑说道:“我懂了。”

  宁缺毫不留情。直言说道:“你根本不懂,想法简单。才是真de简单。”

  “你想de太多,所以你才会输给我,而且你说de也太多。”

  柳亦青扶着桃树,身体yī阵摇晃。险些昏倒过去。

  宁缺没有停止,看着他继续说道:“开战之前,你说如果我拿出全部实力与你真正yī战,你便告诉我朝小树de下落,这句话本身就很愚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片刻,看着柳亦青身下如血般de桃花,说道:“就算你不告诉我朝小树de下落,我也会把你打成yī堆gǒu屎,你威胁我。只不过是让我更加清楚把你打成yī堆gǒu屎de必要性,现在我已经把你打成了yī堆gǒu屎,我倒要看看你说不说朝小树de下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不服。”

  柳亦青终于明白了自己今天输在何处,虽然依然心有不甘,却是不得不服,然而听着对方不停de言语刺激,把自己形容成yī堆gǒu屎。再想着自己身上de重伤,瞎了de双眼,顿时心生怨毒之意。

  片刻后这些怨毒之意尽数化为茫然无措,做为南晋剑阁指定de下yī代领袖,他在世人眼前输给了对方,而且双眼已瞎。这yī生都再也无法恢复境界修为实力,只怕连剑都无法再握住,将来又凭什么雪恨?

  柳亦青内心里de骄傲,在这场惨败和宁缺平静却狠辣de战后分析zhōng逐渐消失,直到最后了无踪迹。他看着眼前de黑夜,想像着黯淡de未来,胸zhōng充满了绝望de情绪,意志骤然崩溃,身体靠着桃树重新坐了下去。

  他de右手再无力握住那把残余de剑柄。

  因为宁缺de话语,把那最后yī根稻草也都毁灭了。

  宁缺向前走了yī步,拾起残余de剑柄,沉默看了很长时间。

  这确实是朝小树de剑。

  朝小树当然不可能败给柳亦青这种人物。

  那么他de剑为什么会落在南晋剑阁里?

  战斗de时候,为了保持心境de清明坚定,为了让自己砍出de那yī刀简单到极致,宁缺什么都没有想,此时战斗已经结束,那些不吉de判断,瞬间涌入他de脑海,令他握着残余剑柄de手微微颤抖起来。

  当年春风亭雨夜血战后,世间很多人都以为宁缺和朝小树相交莫逆,非常熟稔,才能浴血并肩,但宁缺自己清楚实情并非如此。

  他和朝小树之间是东家与租户de关系,是长安城黑道领袖与花钱雇佣de杀手之间de关系,或者像先前他对柳亦青说de那样,是食客之间de关系,二人之间可以说风花雪月却没有说过,更多de时候都是在说银钱与煎蛋面,所以他和朝小树并不是那么熟,只见过几次面,他甚至连朝小树de家都没有去过。

  但人世间总会有那么yī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de,很随意地走进你de生命,和你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个人便开始同生共死。

  就像朝小树在雨天里走进老笔斋de情形。

  也很像当年宁缺和卓尔在燕境山村里相遇时de状况。

  这种关系很淡,淡到可能很多年都没有任何联系,或者偶尔通通书信,即便相遇于繁华夜舫上,也只是举起杯zhōng酒,叙两句别后事宜,然后再次分离。

  这种关系◆很浓,浓到多年之后再次相遇,两个人在街畔对视yī眼,微微yī笑,便可以接过对方递过来de刀,向着无穷无尽de敌人杀将过去。

  而当你知道对方在世间某个角落,处于危险de境地,需要你de帮助时,★无论当时是在考科举,还是和公主成亲,你都会毫不犹豫地掷掉手zhōngde毛笔,撕掉案上de考卷,推开主持殿试de官员,冲出皇城,扯掉身上喜庆de新装,无视床畔美丽含羞de新娘,骑上骏马远赴千里之外。

  宁缺看着手zhōngde剑柄,沉默不语。

  不知道朝小树如今在哪里,面临着怎样de局面。

  他忽然发现自己和朝小树不熟de事实,真是个美丽de前提。

  因为这样,他就不知道朝小树是不是信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那套de家伙,因为这样,他就不用这时候便确认朝小树已经死了。

  宁缺抬起头来,望向箕坐在桃树下有如死人般de柳亦青,把刀握de更紧了些,然后向前再踏yī步,缓慢而坚定地举起刀。

  观战民众发出yī声惊呼,他们没有想到宁缺似乎要杀死这个南晋人。

  人群zhōng,黄鹤教授眉头微蹙,担忧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

  ……

  ……

  (只能两千两千de啃了,这是最后最硬de骨头,下yī章三点前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