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手中握着的将


  齐四爷很愕然很糊涂,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刀锋及体前的那眸间,

  自己握着刀的右手腕处忽然生出一阵剧痛,那种痛是一种烧灼般的痛楚,清晰明确到无法控制,所以他才没能捅穿自己的心窝。他更加想不■明白明明那把刀和自己的xiōng口之间只隔着那么窄的一dào缝隙,桑桑那小丫头怀里抱着的棉褥怎么能塞得进来?

  因为震惊惘然于这些问题,他竟是忘了阻止长安府衙役把桑桑带走,直到那些人走出临四十■七巷他才清醒过来,有些恼火地mō了mō剃成青皮的光头,咕哝着骂了几句脏话,一屁股坐到了老笔斋门前的石阶上。

  “麻烦四爷帮忙盯着chuáng下的东西还有天井里那两个瓮,可不能弄丢了。”桑桑临走前留下了一句话。所以他决定在桑桑回来之前,自己就一直坐在石阶上,吃喝拉撤睡皆如此,反正不能离开一步。

  天启十五年的第一天,长安城下起了小雪。

  雪huā缓落而稀疏地向地面降落,在枝桠间偶能留存,落在石板缝里也能稍驻,但落在单薄衣裳下的瘦削肩上,便瞬间化成为水渍。

  桑恶低头看了一眼肩上的水渍,把怀里厚重的被褥往上掂了掂,显得有些吃力,她可不想把被褥放到脚边,被雪水弄脏了可◇不好。

  整座长安府寂静无声,没有师爷出来示事,没有通判召唤下属问案情,一应官员衙役都躲在各自的房间里,便是三急也宁肯绕远路,不肯从园门前过。

  事实上先前官员甚至没让她进衙,让她站在○府前石阶下侯命。然而一瘦弱shì女站在风雪里,站在肃穆衙门前,不知惹来了多少民众旁观议论。

  长安百姓最是胆大,连皇帝宰相都敢骂,更何况是区区长安府一时间府外不知响起多少污言秽语甚至长安府漆黑◎的大门上多了很多雪球的痕迹。

  官员们迫于无奈才让桑桑进了长安府,却依然不肯问话,只让她站在园门前。

  瘦弱矮小的小shì女,抱看被褥站在雪间,看上去十分孤单可怜。

  王景略一■dedàménshàngduōlehěnduōxuěqiúdehénjì。

  guānyuánmenpòyúwúnàicáiràngsāngsāngjìnlezhǎngānfǔ,quèyīránbúkěnwènhuà,zhīràngtāzhànzàiyuánménqián。

  shòuruòǎixiǎodexiǎoshìnǚ,bàokànbèirùzhànzàixuějiān,kànshàngqùshífèngūdānkělián。

  wángjǐngluèyī直在旁看着她,想着先前齐四爷抽刀自杀那幕画面,他总觉得有些诡异,难dào说这个小shì女竟是深藏不lù的强者?可当时巷中的天地元气确实没有丝毫变化,他沉默思付片刻后自失笑了起来,心想这小shì女与书院●有些牵扯瓜葛自己大概便是因为此才会想的太多了些。

  缉拿老笔斋的小shì女回军部审问,弄清楚她与光明神座之间的〖真〗实关系,以厘清这件事情的真相,防止帝国受损,这是镇国大将军许世亲自下的命令然■而窝藏逃犯毕竟属于司法范畴,神圣不容侵犯的唐律中写明禁止军方干涉所有司法案件,所以军部才想着让长安府出面,然而再用叛国的罪名把她送到军部。

  王景略已经把名帖和镇国大将军亲笔书写的执信送进了长安府深处,只待那位府尹大人出来说句话满足了唐律的要求,他便可以把桑桑带走。

  然而长安府尹上官杨羽大人的病似乎愈发重了。

  师爷愁眉苦脸看着王景略,说dào:“大人从昨天中午开始发烧,傍晚时分便昏mí不醒,至此时滴水未进,太医院来了两位老人,也完全没好法子。”王景略厌恶看了那名师爷一眼心想你家大人若一心想装昏扮死,别说太医院的御医,就算是西陵神殿赐来神丹,也没办法让他从chuáng上爬起来。

  “那府尹大人究竟何时才能视事?”

  “其实依卑职看来,若军部想要问那小shì女什么事情也不见得非要带到军部去问,说实话长安府上上下下谁都不敢担这事,您尽可以在这园子里问。”

  “窝藏逃犯唐律里可没写军部可以以此问案。”

  “只是sī下问问又不是衙里的正式询查,无碍的。”

  王景略挥手让那名师爷离开,沉付片刻后缓步走到园前,看着那名站在微雪间的小shì女看着她微黄发丝上的雪huā,微微皱眉问dào:“冷不冷?”桑桑抱着厚厚的棉被,真没觉得冷摇了摇头。

  王景略从衣服里取出几份文书,搁到桑桑抱着的棉被上逐页翻开指着上面的字迹,介绍自己的身份:“我叫王景略,修行宗门乃龙虎山一脉,大唐天枢处登记在册,如今在军部任职,依照唐律,我有权力向你问话。”

  镇国大将军许世毫无疑问是大唐军方第一人,便是这样的大人物询问一名小shì女,也必须把明面上的chéng序走完整,不是因为这名小shì女身后的书院背景,而是因为他要表现出来尊重唐律的态度,并且让书院看清楚这个态度。

  王景略跟随许世在南疆征战时久,非常清楚那位老将军孤拐强硬的个xìng,加上大唐帝国尚wǔ,军方地位特殊,所以他并不担心书院的反应。

  “那个老人曾经牵涉到十几年前长安城的一椿血案,西陵神殿指其背叛昊天,全世界都在搜捕他,然而他却在老笔斋里和你一起生活了很多天,我想问你……”

  王景略微微一怔,停止了询问,因为他发现桑桑把头抵在厚厚的棉被之上,似乎根本没有听自己问题的想法,更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思。

  他微微厌烦说dào:“你只是一个婢女。你不要指望你的少爷,甚至书院会替一个婢女出头,我不想为难你,只要你能说清楚自己与那位老人之间的关系。”

  桑桑抬头看着他,说dào:“我不能说。”

  王景略微异说dào:“为什么?”

  桑幕说dào:“小时候少爷警告过我,我不可以回答陌生人问出的问题。”

  王景略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园内响起一dào平静而充满威严感的声音。

  “小姑娘,有些问题是你必须答出来的。”

  一把黄油纸伞出现在长安府,伞面上有细碎的雪huā。

  说出这句话的不是伞下的dào人,而是伞畔一身绛衣的某位官员。

  王景略微微皱眉。以往在亲王府做客卿时,他对朝廷里的强者没有太多了解,那个雨夜竟是完全猜不出颜瑟大师的身份,如今他已经是朝廷里的一分子,知dào了很多事情,所以很轻而易举地认出了这两人的身份。

  一身绛衣的官员是大唐天枢处的最高官员诸葛无仁,撑着把黄油纸伞的dào人则是国师李青山的弟子何明池,这样两个人同时出现,足以代表朝廷里的修行者。

  王景略没有想到除了xìng情孤拐、身份尊崇的许世大将军,朝廷里居然还有别的人对这个黑瘦小婢女感兴趣,敢感兴趣,难dào他们不知dào老笔斋的主人是谁?

  诸葛无仁看着王景略微微点头致意,说dào:“本官不知dào军部要查什么案子需要询问此女,不过我们倒确实有些紧要事情需要问她。”

  大唐天枢处是帝国管理修行者的机构,与军方及昊天dào南门的关系都极为密切,主官诸葛无仁向来极为神秘,传闻这名官员根本不会修行。

  王景略此时确实没有从他身上感知到任何气息,然而却愈发警惕。

  不会修行的官员,能够把朝堂和军中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管的服服帖帖,除了大唐帝国本身的力量之外,这种人毫无疑问是很了不起的角色。

  何明池收了黄纸伞,看着王景略轻声解释说dào:“我与诸葛大人去了临四十七巷,才知晓这个小婢女已经被王先生带到了长安府,所以便过来了。”

  王景略dào:“不知诸葛大人要问什么问题。”

  诸葛无仁冷漠说dào:“自然是你不能听的问题。”

  王景略沉默片刻后自嘲一笑,负手于身后缓步向外走去,说dào:“最好快些。”

  哗的一声,黄油纸伞再次在何明池手中打开,随着伞面蓬散,一dào若有若无的气息也随之笼罩住长安府这片园子,外界的声音顿时变得微弱起来。

  桑桑抬头好奇看了黄油纸伞一眼,大概是想到了自己那把大黑伞。

  何明池以为小婢女在担心什么,温和笑着解释dào:“只是隔音而已,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诸葛大人有些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照实回答便好。”

  诸葛无仁盯着桑桑的眼睛,语气yīn恻问dào:“颜瑟大师和光明神座同归于尽之前,世间只有你在那座山顶,我想问你的是大师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这位官员的语气很是冷厉,何明池忍不住微微皱眉,大概是在想宁缺师弟既然是天枢处的客卿,你为何对他的shì女何必如此强硬?

  桑桑看着官员沉默片刻后认真说dào:“那辆马车是颜瑟大师留给我家少爷的。”

  诸葛无仁带着厌憎和恼怒情绪厉声喝斥dào:“你知dào我问的不是那个。”

  桑桑完全没有被对方的模样吓住,非常认真地回答dào:“无论是马车还是别的任何东西,就算有也都是留给我家少爷的,所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无仁深深吸了口气,冷漠说dào:“然而有些东西太过重要,

  就算是当事人也不能sī相授受,因为尊件东西干系着整个大唐帝国的将来。”

  何明池撑着黄纸伞沉默不语,他非常不赞同天枢处的举动,但他必须承认诸葛大人这句话很正确。长安城这座大阵庇护大唐国祛绵延千年,它的阵眼无论如何不能流落在民间,流落在一个黑瘦单薄的小shì女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