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二十九章 汝虽未老,但请


  说到此时,这位如今世间最有权势的男rén抬起头来,望向桌畦的大师兄,缓声说道:“敢请教大先生,若您处于我当时的情况,您会如何抉择。”

  大师兄没有沉默,也没有微笑,只是静静看着冬园里■的一株树,仿佛在回忆很多年前属于他自己的故事,说道:“如果是我,我大概会能杀几rén便杀几rén。”

  夏侯听着他的回答,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大先生何等rén物,shēn后又有夫子这座大□山,这世间有谁敢对你不敬?”

  忽然间,他神情一肃,寒声说道:“但我只是一个师门覆灭不容于世的魔宗余孽,我只是一个惶惶丧家之犬……换一个家宅当狗,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便是当狗也是一件很围难的事情。”

  夏侯收回目光,稳定而有力的手指缓缓轻击着桌面,说道:“因为狗都是有主rén的,而我这条看似强大可以到处咬rén的狗,却始终不知道自己的主rén是谁。”

  “我是西陵神殿的客卿,我又是大唐帝国的大jiāng军,我不可能向神殿出卖帝国的利益,也不能向帝国出卖神殿,那我这条狗能为神殿和帝国带来什么利益?”

  “我只能不停杀不停地征伐,替我大唐帝国打下越来越多的疆土,消灭越来越多的敌rén,只有这样皇帝陛下才不会疑我,同时我又必须暗中听从神殿的命令,替他们处理一些在帝国内部不方便处理的事物,如此他们才会继续信任我。”

  “这和日子真的很苦闷,陛下始终不肯完全信任我,神殿更是对我戒心十足,而像唐那样的明宗子弟,一旦出世第一次事情就是要杀我。

  “我是叛徒,从离开山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个叛徒,从河的这边到那边又到这边再到另一边……这并不是在光明与黑暗间反复无常……事实上只是一个黑暗的残余在光明的照耀下芶延残喘,寻觅一线生机和希望。”

  “然而有时候我也在想,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背上扛着的那些过去,那些不想让rén知晓的过去,那些东西扛的久了便zhǎng在了你的shēn上你的心上,怎么都无法让它变得轻一些,更不要奢望能gòu把它从你shēn上拔出来。”

  “可世事总是在往涛走的,陛下派书院来边塞实修,明显是不想用我了,而一条狗如果没有了用处,随时都可能会被宰掉,我很艰难才在中原活了这么多年,才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我不想被宰掉。”

  “怎样才能不被宰掉?除非不当狗,怎样才能不当狗,而是当狗的主rén?你要拥有力量,很多rén都说本大jiāng军是世间最有力量的男rén,但其实你我都很清楚……这和力量并不能超凡脱俗,依旧还在世间,所以我的颈上总有一根绳子。”

  “所以我想得到那卷天书,因为我想拥有超出这个世间的力量,我想挣断那根绳子……从此不用再在河的两岸反复挣扎,而可以得到真正悄自由。

  夏侯这一番讲话很zhǎng,在他说话的过程中,无论大师兄还是宁缺都没有插嘴,只是静而沉默地倾听着,听着那段含糊的历史,听着这位帝国大jiāng军平静叙述里隐藏着的怨毒和不甘,听着那些世间没有太多rén知道的秘辛。

  大师兄看着他温和问道:“为什么要对我们说这些……”

  夏侯笑了笑,端起茶盏jiāng冷茶饮尽,轻声一叹说道:“自然不是想用这些话改变一些什么,只是这些话在我的心里藏了太多年时间,一直没有机会对别rén说,世间有资格听我说这些话的rén太少,而大先生你毫无疑问是其中一rén。”

  大师兄感慨说道:“既然说之无益,何必多言?”

  夏侯看着他的眼睛沉声说道:“当年我曾经想要求见夫子,请他老rén家开解我的痛苦和困惑,我心想书院传说中是一个有○教无类的地方,既然能gòu出现轲先生这样的rén物,指点我这个魔宗余孽也不算什么,但是很可惜夫子始终不肯见我,只是让陛下给我传了两个字,直到今日我依然不知那二字何解。”

  大师兄问道:“哪两个★字?”

  夏侯应道:“无为。”

  大师兄沉默片刻,然后看着他笑了起来,温和的笑容里蕴藏着很复杂的情绪,有些怜悯有些感慨也有些毫不掩饰的惋惜。

  “观大jiāng军今日行事,看来还真是未解夫子之意。”

  “还请大先生指点。”

  “无为,便是无所为,大jiāng军自离魔宗来我大唐,所思所行皆锋芒毕现,以武力以战功以暴戾招摇行事,为的便是能在活滴大河中站稳,从而不给你shēn后那rén带去麻烦,然而你却没有想过,若从一开始时你什么都不做,或许还会更好些。”

  大师兄慢条斯理说着话,缓缓举手阻止夏侯说话的意思,继续说道:“便说当年慕容琳霜圣女之事,先帝接掌教之信大为愤怒,已然准备与西陵刀兵相见,然而你却心忧那rén暴露,抢先烹杀慕容以此取信西陵,这又怎能怪帝国不帮助你?……

  “一应世事本无常,你若无为而对,或许那之后的所有烦恼都会不存在,可惜你太过紧张那rén,一着错便看着错,直至到了今日无法挽回的地步。”

  夏侯紧握双拳厉声说道:“可是当年夫子没有说话!”

  大师兄目光微冷,看着他的脸沉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让老师为你说话?你又怎么知道如果神殿动手,老师不会替你说话?你莫要忘了,当年若不是老师点了头,你那妹妹又怎么可能成为我大唐的皇后娘娘!”

  冬园里一片死寂,jiāng军府里所有下rén早就已经被遣走……没有rén能gòu听到大师兄说的这句话,而听明白了这句话意思的宁缺,则是低着头盯着面前的茶盏一动不动,只有桌下微微颤求的右手显露着他内心真实的情绪。

  大唐帝国的皇后娘娘居然是夏侯的亲妹妹!她也是魔宗的rén!

  冬园深处一株细细的树枝仿佛是承受不住场间的气氛或是枝上挂着的雪霜,咯喇一声折断堕入残雪之中,大师兄缓缓jiāngshēn涛的茶盏推的远了些,抬起头来平静看着夏侯说道:“如果你的话说完了,那么接下来该我说些你大概不喜欢听的话。”

  夏侯微微眯眼……轻击桌面的手指卑已停下。

  大师只,问道:“草原上那拖袭击联军粮草的马贼听谁的命令?”

  夏侯回答道:“我。”

  大师兄问道:“呼兰海畔那逾千骑主唐骑兵是谁调过去的?”

  夏侯回答道:“我。”

  大师兄问道:“是绵想在山道里一拳打死我小师弟。”

  夏侯平静回答道:“还○是我。”

  大师兄沉默片刻……然后看着他说道:“既然如此,你归老吧。”

  夏侯大jiāng军老吗?

  无论是zhǎng安城里的文武百官、皇帝堑下……还是世间亿万民众乃至西陵神殿■的大神官们,都不会这样认为。这位武道颠峰强者还处于自己rén生最强大的阶段,精神意志都没有丝毫愕蔽的迹象,有很多rén以为当许世jiāng军因为年老体衰注定离开历史舞台之后,他便jiāng是世间第一名jiāng。

  然而就在这位不可一世的jiāng军自己府邸里……就在这寂清微寒的澡,园中,那名穿着旧袄破鞋看似寻常的书生,毫无道理毫无理由便说他老了,然后让他归老。

  当这句话从大师兄嘴里说出后,无数层锋色的冬云汇聚而至,来到土阳城的上空,层层叠叠罩住冬园……天光黯淡无比,园中树木老态毕现。

  夏侯眯着眼睛看着大师兄。

  在回答了很多同题后,他只问了一句话:“大先生要干涉朝政?”

  大唐帝国有资格知道书院后山的rén都清楚,书院严禁干涉朝政,这是夫子给自己以及后山所有弟子定下的铁律……如果没有这条铁律,只怕无论是书院里的那些先生们还是宫里的皇帝陛下,都会弄不清楚究竟谁才是帝国的主rén。

  虽然世间有很多俗世蚁民根本没有听说过夫子的名字……但只要是夫子说出的话,世间无rén敢违逆……更准确一些说,那些知道夫子是谁的皇族大臣道士僧rén,从来不敢违逆夫子的意志。西陵神殿所在的桃山那年一日之间尽秃头,便是这和意志最强大的保障,好在夫子时常游历天下,而且似乎也不怎么喜欢乱说话。

  夫子说书院不能干涉帝国朝政,那么那间培养出了无数朝臣、最有资格干涉朝政的书院便从来没有干涉过帝国朝政,后山里的那些rén也不例外。

  今日大师兄要让夏侯这位帝国大jiāng军就此归老,算不算干涉朝政?

  shēn为大唐jiāng领,面对书院的压力,还能淡然相应,夏侯不愧是rén间巅峰强者,拥有世rén难以企及的自信与力量,这和强大令rén心生敬畏。

  然而大师兄只用一句话,便摧毁了夏侯所有的强大。

  “夫子不让书院干涉朝政,是因为他总以为朝政俗务乃是末道小,事,修行之rén应该尽量远离,帝国动荡甚至覆灭,只怕也不能让他老rén家眨一眨眼睛。你shēn为神殿客卿,应该很清楚当年夫子上桃山之事,所以你应该明白什么事情才是夫子眼中的大事你瞒着朝廷和神殿在荒原上组织马贼群是小事,你想抢夺天书也是小事,你是魔宗余孽同样是小事,你这些年所做的任何事情在夫子眼中都是小事,但你想杀我书院小师弟,这便是大事。”

  对于世间强者而言,每临大事有静气乃是他们必须具有的气质。

  然而面对夫子心中的大事,即便强若夏侯也必须沉默,然后认真思考,他思考的时间很短,盏中如血的黑毫还未全冷,他感慨望向相伴多年的冬园。

  “既然老了,那便归老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