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馒头


  清晨时分,陆晨迦从噩梦中惊醒,看到le他的脸。

  那张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满是污垢的脸离她是这般的近,近到她有些心酸又有些心悸,尤其是那双眼眸不再干净透亮而像是méngle些油腻的尘埃■,又透着无情绪的冷漠,愈发令她感到不安。

  “我马上就走。”她低头颤声说道。

  “你不用走,我走。”隆庆皇子跪到她的身前,痛苦地低声喃喃说道:“我求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le,我真的已●经废le,我没有什么前途,我讨饭活着不是什么入世修行,也没有奢望昊天赐予我什么奇遇,我承认自己贪生怕死,既没有勇气去面对旧有的人或事,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只是一个yīn沟里的老鼠,我会怀念dāng老虎时的风光,但我现在只想吃着腐肉活下去,活着比什么都好。”

  陆晨迦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乞丐,想着曾经的那个风采逼人的完美男子,心头恸至不忍触碰,颤着手指轻轻抚摩着他的头顶,带着哭腔恳求道:“但你可▲以不用在yīn沟里活着,你明明可以活得更好,至少你应该和我一起活下去。”

  隆庆皇子低下头,似乎不想让她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纠结油腻肮脏的头发,颤着声音乞求说道:“可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还活着,只要◇和你在一起,就一定会被别人看见,而躲在yīn沟里荀活的我,没有人知道那是曾经的我。”

  陆晨迦痴痴看着远处,手掌缓慢落下细细地抚摩着他的脸颊,那张曾经熟悉已然陌生曾经痴恋依然不舍的脸颊。

  “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知道曾经的隆庆皇子还活着忘le他,那么他就死le,在梦里我曾经刺过你一剑,事实上如果我现在还有能力杀死你,我一样会毫不犹豫再刺你一剑,因为我不想再做那个隆庆皇子,我只想简单地活下去。”

  说完这段话后,隆庆头也不回离开le树林,此时天已亮le,晨光照耀着破落的荒庙他佝偻着身子回到le庙里对着那堵覆着残雪的破qiáng发le半天呆,然后被腹中传来的饥饿感惊醒,回到自己席畔的砖qiáng下mōle半天。

  mōle半天还是空,他藏在那里的半个馒头,还有半瓮白菜梆子汤都已经不翼而飞,甚至连那个被他dāng作宝贝的瓮都不知去le何处。

  隆庆回头望向破庙里那些神情各异的乞丐同伴,愤怒地大声喊道:“谁***敢抢我的馒头!都还给我!还有我的瓮呢?我的瓮呢!”

  他向着那两名chún角带着油渍,满脸得意不屑神情的青壮乞丐扑le过去,想要抢回属于自己的馒头和白菜汤,然而受过重伤身体比普通人还不如他,哪里是这等恶丐的对手,三两下便被人踹翻在地痛苦地缩着身子不停打着滚。

  破庙里响起剧烈的咳嗽声,隆庆不停咳着血,痛苦万分。庙里乞丐们望着他◆的眼神里没有任何同情怜悯,反而满是幸灾乐祸和看好戏的模样。

  他擦拭掉chún角的血渍,艰难缩回自己的席畔,把头埋在双膝间痛苦地咕哝道:“我dāng年在皇宫里锦衣玉食,在桃山风光无限,哪里会在◎意半个馒头,让给你们又如何?你们这群没天良的王八蛋,欺负你们一辈子也不可能进皇宫吃点心!”

  破庙外,陆晨迦紧紧捂着嘴,苍白的脸颊上满是痛苦的神情,泪珠就像花瓣上的lù珠般颗颗坠下,从荒原到成京漫漫道路,无论隆庆如何在精神和语言上折磨她,无论她如何无望痛苦,她始终没有哭过,直到此时。

  即便是痛苦的哭泣,依然不能放声,过le片刻她牵着缰绳,失hún落魄离开破庙,漫无目的向远处行去,身后的雪马低着头,显得无比悲伤。

  就在她离开之后不久,破庙里的战斗重新暴发,不知道是因为乞丐们看这个比自己更脏更臭但感觉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新乞丐有些不顺眼,还是因为隆庆咕哝着喃喃自语里的内容鸡怒le某些人,总之又是好一场痛殴。

  一道清晰的血口出现在隆庆的脸上,血水冲涮掉他脸上覆着的尘埃,lù出下面本质洁如玉的肌肤,然而那张完美的脸庞,终究还是毁le。

  隆庆mōlemō自己的脸,怔怔看着掌心里的血,忽然疯癫地笑le起来,伸出右脚把一名乞丐绊倒,然后从衣服里mō出那破碗,狠狠地砸到对方的脸上。

  瓷片深深锲进那名乞丐的脸颊,有一片深入眼窝,突兀地出现在眼球上,鲜●血四处飙溅,画面无比恐怖,破庙里一片惊呼。

  隆庆接着用破碗片割断le那名乞丐的咽喉。

  “杀人啦!”

  “杀人啦!”

  乞丐们拿着家伙围在四周,惊恐地大声喊叫道,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阻止隆庆的动作,因为隆庆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那种呆滞分外可怕。

  那名乞丐蹬le两下tuǐ便死le,隆庆却依然没有住手,不停用拳头向他的脸上砸去,拳头再如何绵软无力,砸上数十下数百下,还是能把一个人的脸砸成棉絮般的破烂物事,鲜血从那些棉絮里渗le出来,冲掉脱落出眼眶的扁扁眼球。

  隆庆脸上漠然的情绪,也随着痛殴而渐渐融化,直至眉眼逐渐扭曲,化作似哭似笑的怪异神情,黯淡的眼眸里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

  他骑在那名死去乞丐的身上,大声痛哭道:“那馒头被冻的硬的像梆子,非得白菜梆子汤泡软le才能吃,原汤化原食你不懂吗?你怎么能就那么吃le呢?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呢?你害我没有馒头吃le,以后谁来给我馒头吃?”

  破庙里不停响起他像疯子一般的嚎叫。

  胆小的乞丐早已如惊鸟般四处散去,那些不愿离开这难得栖身之所的胆大乞丐惊惧地藏在角落里,看着那☆个恐怖的疯子,有人颤着声音哭喊道:“你别急啊,白菜梆子汤是被我们喝le,但那馒头还没吃,太硬le。”

  隆庆茫然望向说话的那个乞丐,问道:“那我的馒头在哪里?”

  那人指着他身下那名乞丐的尸体说道:“在他怀里。”

  隆庆mō索着从身下乞丐尸体里怀里mō出那半个**的馒头,痴痴呆呆看le半天,忽然把馒头蘸进血水里,问道:“蘸些血是不是也能泡软?”

  破庙里没有人敢回答他的问题,dāng那群乞丐看着他把蘸le血的馒头寒进嘴里后,更是噤若寒蝉,然后生出le一些很奇怪的想法,跟着这样一个疯子混,是不是可以在这个到处是人血的世界里活的更好一些?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破庙里蘸人血馒头的那个疯子如今是乞丐,以前却是真正的王子,即便他日后成为乞丐中的王子,那又有什么意义?

  最近这些天,位于大唐帝国东北边陲最偏远处的土阳城,气氛显得格外异常,dāng千名玄甲重骑自荒原归来后,这种气氛车得越来越浓郁,即便是城外远处岷山里的狼群,似乎都有些畏惧此间的气氛,不再敢于夜里凄嚎不休。

  之所以如此,自然与那千名玄甲重骑有关,城中军民隐隐知道le消xī,长安军部来函严厉质询,为何如此重要的兵力调动,无论军部还是宫里都没有听到消xī,要求大将军马上做出解释,然而大将军府却对此表示le沉默,夏侯大将军称病休养,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已经很久没有开启le。

  忽然某日,镇军大将军府府门大开,城中军民都知道这意味着某件大事即将发生,很是诧异究竟是谁值得夏侯大将军如此郑重对待?

  一辆破烂的马车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缓缓驶进土阳城。

  和简陋到随时可能散架的车厢相比,拉车的那匹大黑马神骏异常,非常高大,而且摇头摆首时的神态很是憨喜,边塞军民多见战马,却也未曾见过这样的座骑,不由纷纷称奇,心想车中不知是何人竟奢阔到用这种马来拉车?

  车窗窗帘被掀起一角,车厢里的宁缺看着城门qiáng下一名乞丐,不知想起le什么,沉默片刻后说道:“dāng年无论我和桑桑过的再艰难,我们都没有想过去要饭。”

  大师兄望着他微异问道:“为什☆么?”

  宁缺看着那名乞丐身前的破碗,说道:“因为乞讨来的东西总是容易被人抢走,而且要来的饭不香,与之相比较,我宁肯去抢。”

  莫山山有些不明白他这句话的逻辑,认真思考片刻后说道:“难◇道说小偷和强盗要比乞丐更值得理解和同情?”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宁缺放下窗帘,看着莫山山认真说道:“理解和同情是一种很廉价的情绪,这个世界总是凶险的,如果要活下去便要学会拒绝这些情绪,不能让自己沉浸在这种情绪中无法自拔。我一向以为那些遇着些挫折便冒充孤独、模仿绝望、哭天喊地、伤害自己伤害亲人、以为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的家伙,都是废物中的废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